×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上海外滩美术馆的小资生活精华

发表日期:2014-01-27 摄影器材: 尼康 Coolpix 700 景区:上海外滩美术馆 点击数: 投票数:


前几天与朋友一起到上海外滩美术馆看美展,颇有收获。

上海外滩美术馆坐落于上海黄浦江与苏州河交汇之处的外滩源片区,是一个当代艺术馆。自2010年开馆以来,展出的艺术作品都代表了当代艺术中重要而精彩的挑战,举办的国内外知名艺术家的多场展览为上海外滩美术馆赢得了高度赞誉;同时美术馆致力于当代艺术的研究、交流与推广,与多家院校、基金会及学术机构开放合作,组办丰富多彩的各类活动:讲座、研讨会、影片放映、表演、工作坊与教育项目等。



我们去参观的是当代画家与雕塑家巴尔提卡尔(Bharti Kher)的个展《轻罪》,展期由2014111日持续至330日。

“轻罪”(Misdemeanours)可译为“不端的行为”、“不当的处理”。这是卡尔作品经常给人的感受,意思就是要从所谓正确位置上偏移一点去看问题吧,关注那些背后的、周围的、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生于英国的巴尔提·卡尔(Bharti Kher)是印度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
卡尔的作品核心是对印度文化的理解,包括用水泥和树脂混合而成的纱丽雕塑,还有绘画和雕塑中常用的印度“额痣”bindis
这场展览浓缩了卡尔自21世纪初至今长达15年来的创作,她将印度传统文化内涵转化成现代艺术创作的可能性,以印度与西方文化的融合来面对印度的后殖民情境,以及表现对现今社会的关怀,力图综合呈现其持续演进并错综复杂的世界观。这也是艺术家在亚洲的首次重要个展。



走进大门后第一眼就看到与展览同名的作品“轻罪”,实际上这是卡尔2006年设计的一座用玻璃纤维和皮毛做成的雕塑——
一只站在厚木板上的猎狗,表达了卡尔作品中矛盾、混杂、变异的观念。



作品“西面吹来的热风”,2011年创作,是由一堆废弃的铸铁暖气片堆砌而成的立方体,一个极简主义的典范,也暗示着对殖民主义历史与现代化的反思。





作品“我还能告诉你什么你不知道的?”2013年创作,以数不清的微小“额痣”依照破碎镜面的裂纹被密密麻麻地贴在镜面,仿佛在告诉你,你已知道答案了,你的存在就已决定了你的知识与境界。
 

作品“家庭肖像”





作品“巧克力松饼”



作品“天使”



作品“自画像”

以上几幅作品为卡尔的代表作之一“混种”系列,2004年创作。在这些作品中,卡尔将相互矛盾的人种、物种、家用器具结合在一起,创造出既优雅又诡异的“混种”。

“巧克力松饼”中的女性长着一张猿猴脸,右腿被一条马腿替代;“天使”中的吸尘器诡异地连着一只狗脑袋;“自画像”中的构图让人联想到西方古典的肖像油画,但卡尔的脸渐变成狒狒的面部。

“混种”讨论现代社会中女性所承载的多重身份,她们既要围绕着子女、家务、食物团团转,又要具备野兽般的生存力,如此才能够在男性主导的社会中持久斗争。而其实,她们似乎已经找到了多重身份之间的平衡,并成为卡尔眼中的“都市女神”。



作品“当仁者沉睡之际”,2008年创作。

“混种”的概念除了出现在卡尔的摄影作品以外,还出现在雕塑作品中,同时也可以明显地看到关于印度神话的当代叙述。



“当仁者沉睡之际”这幅作品显然是在影射印度无首女神姬娜玛斯德(Chhinnamasta)。姬娜玛斯徳是印度密教中一个重要的女神,代表着意志和幻觉的超验力量。“姬娜玛斯徳”的意思是“砍下来的头”,她手持自己割下的自己的头,喝着从脖子里喷出的她自己的鲜血,表示着死亡和智慧;她赤裸的身体又象征着原始的欲望与创造力,构成了既矛盾又统一的女神形象。

卡尔借用了这则印度神话,但在表现中结合了她的艺术观念,左手拿着一个类似猿猴的物种的头骨,原型右手中握着的弯刀被精致的骨瓷茶杯代替。 





作品“佩戴披风和盾牌的战士”,2008年创作,赤身裸体的女战士头上长出巨型的犄角(动物中只有雄性才有犄角),将相互矛盾的性别、物种特点混合在一起,表现女战士的强大与自信,但是其盾牌却是脆弱的芭蕉叶,披风不过是一块普通的布,极尽矛盾的混合体。

作品“带银鼠的女子”,2012年创作。“带银鼠的女子”和列奥纳多··芬奇的著名肖像绘画同名。卡尔在这件雕塑中使用了许多不同的材料:玻璃钢,花岗岩,木耙,皮革,陶瓷,毛皮等。不同材料、质感、重量、颜色之间的矛盾和平衡是构成这件作品的基础,女子头顶着四对杯碟,杯碟之上还加了一把牛奶壶,更强化了令人揪心的平衡感。



卡尔把这一系列的雕塑视作“女神”系列,作品充分表达她的美学取向,一种充满了矛盾、迷惑、性和暴力的混杂的美学观,观众在感受到视觉冲突的同时,也会和艺术家一起思考关于性别和身份、神话与现实的话题,一同体会艺术家的道德观和世界观。



作品“不是所有游荡者都失去方向”,2009-2010年创作。



“不是所有游荡者都失去方向”这件作品是由七个大小不一、年代不同的地球仪组成,并安装了机械装置缓缓转动。地球仪曾是殖民者了解世界、扩大版图的工具,卡尔从女性的视角摆弄、安排这种男性世界的玩物,以此表达对旧的殖民主义、旧知识体系和文化霸权的反抗。


作品“皮肤讲的不是自己的语言”,2006年创作,是用玻璃钢和额痣建造的。



一头精疲力尽的母象匍匐而卧。象征力量与野性的庞然大物此时奄奄一息,它的身上布满了精子状的额痣。精子是生命的象征,它们在大象的体表构成另一层充满生命能量的皮肤,仿佛暗示在帮助大象的复苏。这件作品中同时出现了两个极富印度特色的符号——大象和额痣,大象的强大与精子的微小形成强烈的对比,充分表现艺术家想象的张力。





卡尔基于动物的作品系列如“皮肤讲的不是自己的语言”以及“轻罪”等,可能共同构成了德国艺术史学家本雅明•H•D•卜克罗 (Benjamin H.D. Buchloh) 所说的“一种离奇壮观的出类拔萃的体现”。卡尔不断探索荒唐、意外、把戏,身体力行地实践其作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的核心意义,并通过艺术与世界构建联系。



作品“血脉”,2002年创作。数以千计的印度女性日常佩戴的红色玻璃手镯串成一根贯穿展厅4-6层的红色细柱,好像血液贯通于实体建筑而流动起来,  又好像一座为印度女性而造的纪念碑。

在印度,女性的手镯有着特殊的含义。妇女婚后戴上手镯,作为已婚的象征。手镯也被视为守护环,女性经常戴上手镯以示保护丈夫。如果一个女人不带手镯,那就是寡妇了。丈夫死去,手镯就会褪下。手镯一般是12个一小套,24个甚至更多为大套。



作品“这边走”,就是两幅布满额痣的装饰画,却给人无所适从的感觉,有些不解其意。

但是,从展厅这边走出去,就可以来到六楼的休息室,凭15元的门票(学生10元)有免费咖啡供应。



六楼咖啡馆的实习生MM长相甜美,态度和蔼可亲。

坐在休息室里舒适的沙发上听听音乐喝喝咖啡看看杂志,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还可以免费上网呢!



还可以在休息室里与中外朋友一起交流探讨观看展览的感受,获得更多当代艺术的启迪。







六楼休息室外有一个不大的露台,可以坐在这里喝喝咖啡,看看黄浦江美丽的风景,岂不惬意的很哦!





从窗外望去夕阳西下,该是离开的时候了。上海外滩美术馆是一家比较小众的美术馆,虽然名气不太大,但是游人不多,环境清静,如有时间,可以在这里消磨一个闲暇的下午,也是很享受的地方!

总的来说,这次观展还是很满意的!既增加了不少对当代艺术的感性理性认识,又领略了上海外滩美术馆优雅的艺术氛围,感受了一把浓浓的小资情调,这也是很难得的机会!真羡慕身在上海的朋友们哦!

关键词:美术馆

作者:风景就在那里

《上海外滩美术馆的小资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风景就在那里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