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梦江南集】醉美南浔

发表日期:2014-02-08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点击数: 投票数:

一根湖丝编织出了“四象、八牛、七十二金狗”;

一只湖笔书写出了“九里三阁老,十里两尚书”;

一段运河孕育了“小桥流水人家梦江南”;

一座小镇承载了“浙商夫儒的历程和繁华” 


“南浔”——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不禁让人身未动心已至,有人说如果西塘象个小家碧玉,很亲近没有距离感,乌镇则是个大家闺秀,大方而且精致,而南浔更象留洋归来的十三姨,中西合璧,大气、优雅中带点叛逆。初识南浔,倒让我想起一位同为浙江的江南才女——林徽因,她不像陆小曼那样炽热激烈的爱,却多了些对人生的睿智,她温婉娴雅,看似无力却有着自己明确的坚守,保守却内心追求着新文化的洗礼,更显出珍贵和纯真来。如今伊人虽然已去,南浔也只留下一座古镇,她所承载的岁月的沉淀,却引无数后人折腰。 


江南流水似丝绸,拱桥座座渡扁舟;

 厅台楼阁倒有影,淑女摇琴醉清风。

绿映灯红酒旗风,烟波悠然鸟啼鸣;

细雨连绵巷深静,油伞水珠滴答声。 


短短几句诗,却道出了江南古镇的独特的韵味和情怀,让人赞叹,吟诗作对的人总是多愁善感的人,亦是情意敏感的人,常常羡慕古人,竟有如此丰富的情感,一片落花可以感伤多日,一溪流水可以抚琴半晌……江南水乡自古就是文人的感怀之地。

小桥流水人家也成了文人墨客笔下美妙的画面。 坐上一叶扁舟,懒散的躺在船尾,听着艄公的摇橹声,河道两旁的古宅新柳在眼前慢慢退去,仿佛已穿越时空,耳边似乎想起婉婉的丝竹之声,梦里的江南水乡踏面而来。而在南浔,那丝竹声中,琵琶与吉他在灵空对话,轻柔婉约的旋律缓缓流泄,穿过发丝、飘过耳际、令人微醉。水巷的悠远告别于思念的倒影上,梦里江南,一段微波的梦境,在丝竹的叮咛中渐渐沉淀......

走在一条古巷,踏在历经岁月洗礼的青石板,手指轻轻的划过粉墙,又是恍然如梦,仿佛置身于百年前,耳边响起吆喝声,女子们在河边的石板上洗着衣服,长袍大褂的男人们闲步走过,我也似乎变成他们中的一员,呼吸着百年前生活的气息,点点细雨落在石板地上,也似落在心坎上,演奏着百年前的繁华。白墙黑瓦,承载着悠长的时光;乌篷轻舟,微微荡漾,诉说着旧日情怀;站在一扇窗前看着,看着。。明媚阳光,徐徐微风,饮一壶甘醇浔酒,痴痴沉醉。”


这就是南浔,悠悠江南色,温柔似水的地方。 

南浔,在我的心里,有着简朴的模样:一条河从百间楼,到小莲庄,拐不了几个弯,就串起了南浔的前世今生……南浔,在我的心里,有着低调的睿智,两岸高巍的马头墙内,蕴含了宽广的胸怀和容忍的胸襟,从灰墙黛瓦,到红墙罗马柱,谱写了南浔的融合致远……梦中,南浔很美。它是那么静静的,柔柔的,如雨巷中撑伞慢行的年轻女子; 它是早起茶馆里缭绕的轻烟,是黄昏后书场中悠扬的侬侬软语;它是总也走不到头的长巷,是过不完的青石板桥。。。 

一袭烟雨水色,使得江南水乡即使历经千古岁月,依然轻盈飘缈、婀娜多姿,留给人心三分滋润、七分梦幻,成为东方生活美学的心灵梦乡。


0


1


1-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关键词:古镇南浔

作者:凯文先森【秋奥桑】

《【梦江南集】醉美南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凯文先森【秋奥桑】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