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藏地穿越之:317国道见闻

发表日期:2014-02-23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00D 景区:昌都 甘孜 317国道 点击数: 投票数:

 

         素有“藏东明珠”美称的昌都,位于横断山脉西北部、青藏高原东南部的边缘地带,昌都城镇两侧都是巍峨的高山,河谷平地不多,整个城镇被扎曲和昂曲两条河流自然划分成云南坝、四川坝和马草坝三个部分,各个部分又由跨河桥梁相连接,面貌别具一格。建筑物多依山而建,远远望去,层层叠叠,蔚为壮观。整个昌都镇依山傍水,颇具“山城”的秀丽。



        我的317国道纪行也是从这个小城开始。从林芝坐长途班车,整整走了两天,路上也不知道检查了多少次身份证,在西藏可以说,离开了身份证真的是寸步难行。到达昌都已是筋疲力尽,出站后叫了个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川小伙子,来昌都已经有3年的时间了,不久前刚把老婆和孩子也接了过来,看来在这混得还不错。其实从车站到我订的宾馆,走路也就二十来分钟,也许是这两天的车程太累,居然在出租车上睡着了,这可是独自外出的大忌,万一。。。,这是不可想象的事。

        昌都的宾馆、旅店很多,这里算不上是旅游城市,再加上交通也不是很方便,满大街的瞎逛,也没碰到疑是的旅游客。说实在的,我并不喜欢这座小城,甚至都有身在内地某县城的感觉,人多噪杂,街道狭侧,最不堪忍受的就是脏。原计划在这里呆三天,随便到附近的三色海等景点去看看,然后再从这到青海玉树,转四川石渠回成都,可这里的喧闹让我即刻改变了主意,所以到强巴林寺转了一圈后,立即到车站买第二天离开这里的票,因到玉树的车要三天以后才有,只好买了去江达的车票,正是因为这一突变,使我的余下行程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这是后话,还是先说说昌都吧。

       强巴林寺,它占据着昌都城最高的台地,高傲地俯瞰着这座小城,使得小城的芸芸众生不得不对它仰视。不过这种仰视还是很有道理的,它不光是历史悠久的藏东第一大寺,第一个获达赖喇嘛称号的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曾经主持过强巴林寺,而且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帕巴拉·格列朗杰为该寺第一大活佛,所以其名声显赫,在藏传佛教界占有显著地位。



       在过去,强巴林寺占有大量土地和大批农奴,这个拥有几千僧人的寺庙,有22口装水的大铜锅,每一口锅得装一百多桶水。每天寺内所有的用水都靠寺庙周围的百姓,从数百米外的河里背负。由于昌都处在疏通川藏的门户,商业活动成为这一带人民的主要职业,因而也影响到'神圣'的寺庙上来,故僧人们除了念经诵佛外,还兼营经商生息。昌都寺经商所得利息,平均分给众僧人,采取散发酥油、糌粑、茶叶等生活必需品的办法支付。年终寺庙进行结算,如有盈利,便在新年时节,不分大小,平均分摊。时至如今,在强巴林寺下面的市场上,都可看到很多穿着红色袈裟喇嘛们的身影。





       强巴林寺与拉萨等地的大寺不同,是不收门票的,所有经殿内也可拍照,哪怕喇嘛们在经殿诵经,在外面辨经,你也可以随便进出,喇嘛们也非常友好,甚至可以说是和蔼可亲。强巴林寺内藏有数以万计的佛像、文物和大批藏文经典,而我感觉最值得一看的是精美的坛城,强巴林寺是西藏为数不多的拥有密宗所有类型扎仓的寺庙,故而可以全览各类型扎仓的坛城。



       在藏传佛教中,坛城的意思是“撷取精华”。若依“外、内”分析内涵,坛城的外在意义,是指诸佛菩萨本尊的安住净土宫殿;内在意义,则是众生心的清净相;净土宫殿正中央的本尊,就是众生本来清净的佛性。所以坛城不仅象征本尊的智慧和威德,同时也是一种显示宇宙真理的图绘,一种“无限的大宇宙”和“内在的小宇宙”相即的微妙空间。在藏传佛教常作为观想修行之凭借。

     在昌都有一个天津广场,座落在澜沧江的起点,扎曲、昂曲两河汇合处。广场中间,屹立着一座高达29米金鹏展翅的雕塑,也是,“昌都解放60年”纪念碑。60年前的昌都一役,解放军全歼当时的藏军主力,从而促使了西藏和平解放的进程。这里也是昌都唯一的广场,酒吧、茶座林立,已成为昌都市民休闲娱乐的最佳去处。



       离开昌都,仍然是在红色砂岩的丹霞地貌峡谷中穿行,坐在我后面的以为藏族大叔和一个带小孩的藏族少妇,看那年龄不会超过二十,怀中的婴儿可能是生病了,哭过不停,而那位藏族大叔,双眼密闭,手数佛珠,口里念念滔滔地在祈祷。似乎在合凑着一曲十分噪杂交响曲。旁边坐着两位觉母,其中一个还非常漂亮,如果是在大街上,那回头率肯定是百分之百,坠入空门真的有点可惜了。坐在前面的是与觉母俩同时上车的喇嘛大叔,块头高大,一典型的康巴汉子,他那满身浓烈的酥油味弥漫在车厢中,使得我不得不经常开窗透气,而再忍受藏族少妇的白眼。

     虽说是九月,高原的寒风仍然凛冽。在从林芝来昌都的车上,认识了一个林芝农学院的男孩,这次是去左贡,与去江达的方向一致。中餐的时候我们又聊下天,从与他的聊天中,得知了一些藏族人的变化。他家是在拉萨郊区,他们那里的藏民,平日里基本不穿藏袍了,藏袍只有在节日里才穿,现在都成了柜子里的压箱物品。还有就是现在很少吃糌粑,饭桌上也经常有了炒菜和白米饭。这点在然乌镇也得到了证实,就是在藏北高原的文部,那里的藏民也经常吃上了白米饭。村里的年轻人基本上都会汉语,但是只能说,不会写,他也一样。他告诉我也在玩QQ,但是不会打汉语,所以没法与他人聊天。他说得没错,这么多年来,我也认识了不少的藏族朋友,他们都有QQ,也加为了好友,还经常到相互的空间逛逛,可就是从来没聊过天,原因就是他们都不会打汉文。

     车翻过昌都与江达分界的宋拉夷山,到了一个叫玉龙的小镇时,又上来一群人,有藏民,有喇嘛,还有6个四川彭州的农民工,他们是到玉龙铜矿来架设电线的,前天刚到,因为高原反应,不得不打道回府,这五个人后来就成了我回成都的伴。

     玉龙铜矿的铜金属储量居中国第二位,是西藏现代工业的标志性工程。



        到江达,要路过一个叫波罗吉荣大峡谷的地方,这里景色非常特别,沿多曲河约5公里的峡谷两岸,雄峰夹峙,悬崖千丈。行驶在谷中,仰望天空,云天一线,奇峰耸峙,形态各异,令人赞叹不绝。可惜我既不是自驾,也不是包车。面对这奇异的景色,只能望崖长叹,匆匆一过,连张照片都没留下,十分遗憾。

       原本只有223公里的油路,走走停停,上上下下就像城市里的公交车一样,走了近11个小时,才到风雨中的江达,又叫江孜镇。

    江达县位于西藏自治区北部,昌都地区西北部,东与四川省石渠、德格、白玉三县隔江相望,北与青海省玉树县毗邻,南接贡觉县,西连昌都县。县城距昌都镇223公里,距拉萨1170公里,距成都1070公里。江达也是解放西藏的第一站,317国道是江达唯一进出口公路。

    风雨中的江达,又使我想起了丽江,仄仄的街道,密密麻麻的房屋,熙熙攘攘的人流,使本已不宽的街道,变得几乎寸步难行。街道地面本来是水泥地,而现在上面却铺上了厚厚的一层泥浆。看到这样的环境,心一下就沉了下来,还是走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江达汽车站里坑坑洼洼,雨也越下越大。此时已是下午6点多了,顾不得吃晚饭,又返回车站想去德格,班车已经没有了,只有车站门口的小面的可以去,三十八块钱一位,但必须坐满了才走。那6位农民工正好在那找去成都的车,客运班车是没有了,甚至第二天都不一定会有,唯一的希望就是包车。这里小面包的司机,清一色的藏民,所以价格也基本是恒定的,最后谈好是每人500元,顺便也把我捎上,说好了我在德格下,他们去成都。终于又上路了,这时雨也停了,天空仍然是阴沉沉的,不过空气倒是非常地清新。这台东风小康面包车空间还算宽敞。路况也不错,所以一路上还算舒服。

    从江达出来约30公里公路左边,就可看见由川入藏的第一座大寺,也是“西藏东大门”江达县境内最大的寺庙瓦拉寺。瓦拉寺比较奇特的是,它所在的山谷附近,只有一个人口极少的瓦拉村,走出很远不见人烟,仿佛“聊斋”里某位狐仙在山谷幻化而成。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由川入藏的客旅行商,在翻过荒凉难行的矮拉山之后,触目可见一片如此庞大的建筑群,自然会留下深刻的印象。然而,由于人们对瓦拉寺的历史所知甚少,这座入藏第一寺,虽然在许多人的文字记载中都曾提到过,但它究竟是什么来历,没有人说得清楚,一般都是说一说就忘了,通常情况下,只是把它作为一个地标而提到它。

    瓦拉寺并非只有一座寺庙,它实际上分为3部分。一是河边的瓦拉寺,二是附近德钦山上的“瓦拉德钦寺”(那里原是一个闭关修行的地方),第三就是瓦拉寺附近新建的“五明佛学院”。其中瓦拉寺历史悠久,据传最早是一座苯教小寺,后改宗噶举派,八思巴于1253年路过此地时,该寺改为萨迦派。瓦拉德钦寺是民国年间瓦拉寺一个著名的修行者“当曲登巴”所建,而“五明佛学院”是当今瓦拉寺主持活佛于1998年兴建的。

    离开瓦拉不远,就是离开西藏的最后一座雪山-矮拉山。这座山的海拔并不高,只有4200米。但它的路面却是石子路,有的路段还是泥沙路,蜿蜒盘山,驾驶时需非常小心。好在这条路上行车很少,可以停车欣赏山谷美丽的景色,虽然天色不是很好,但仍然能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翻过矮拉山后,就到了岗托乡的地界,也是西藏最边缘的一个乡,以金沙江为界,江对面就是四川德格地界,在这里经过最后一次身份证检查,在余下的川西藏区再也没有这个程序了。

      岗托镇位于317国道要冲,地处西藏东大门咽喉部位,也是当年十八军岗托渡江口。江边还留存了一个完整的碉堡。其金沙江上的岗托桥,为1956年在前苏联道桥专家协助下建成。桥面宽4.8米,净跨100米,高28米,荷载15吨,两旁设人行道,是川藏公路的咽喉要道。大桥的建成,使天堑变通途,从而结束了千百年来“牛皮船傍水回环,欲渡时望江兴叹”的历史。

     进入德格天色已晚,狭侧的街道车堵得寸步难行,此时的德格又下起了瓢泼大雨,司机将车停在已旅馆前,说了声“晚上你们住这里,明早4点出发”,撇下我们就走,我急忙拦住他要拿行旅,他死活不肯,他说:你下了,我这趟很不合算,到甘孜再说吧。就这样被强迫与那6个农民工住在了这个旅店,旅店是个女藏民开的,很便宜,才20块钱一个床位,没有热水,公用卫生间,床上看起来还算干净。雨夜中的德格很冷,屋内昏暗的灯光更使人瑟瑟发抖,衣服都在行李内,没办法,只好和衣早早钻进被子里御寒。气温很低,当时的屋子里并没有什么气味,随着被子里的温度升高,难闻的酸臭味、酥油味扑鼻而来,因为外面风雨交加,又不敢将窗户打开,与我同房的几个农民工却睡得很香,鼾声不大,但也足以让人闹心,所以这一晚把我折腾得够呛,几乎一晚未眠。

     这几年多次出入藏区,睡过冰凉的床,也盖过油光发亮的被子,可从来没有闻过如此难闻的气味。后来从司机口中得知,这是一家专门接待藏民的旅馆,今天还是换了被套床单的,平常味道更浓。

    早上四点准时出发了,雨虽然停了,但气温仍很低,坐在车上都感觉很冷。出了德格,车窗外一遍漆黑,只有我们一辆车孤独地在公路上行驶。雀儿山被厚厚的一层白雪覆盖,因为修路,道路坑坑洼洼,小小的面的似乎随时都有翻车的可能,加之山上曾经发生过窃匪案,我们的神经紧张到了极点,直到下了山,进入宽敞的路面,我这棵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山下没有下雪,但在下阵雨,时大时小,快到新路海叉口时,雨却奇迹般停了,前方还露出了淡淡的红晕。



        玛尼干戈,著名的西部小镇,自古以来就是云南、青海、四川茶马古道重镇。居住在这里的康巴人,头系红头绳,身佩长藏刀,彪悍粗犷,因此才有了中国西部牛仔小镇的美誉。清晨的小镇仍然还在沉睡中,沿317国道两旁,新建了很多现代化的建筑,与几年前的照片相比,已是时过境迁,完全没有了神秘而凄美的感觉。

       过了玛尼干戈,这里离甘孜就不远了,此时已临近7点,红红的太阳,在我们的正前方冉冉升起,顿时大地一遍金光。虽然刚刚进入秋季,公路两旁已是秋色尽染,红的、黄的、绿的,五颜六色应有尽有。收割过后的田野中,那一堆堆米黄色的青稞秸秆,似乎是镶嵌在薄薄的晨雾里,在阳光照耀下更显得金光闪闪,不远的山坡上,生长着成片的不知名紫红色植物,真可愧为红色的天地。



       直到11点,我们才进入甘孜县城,司机将车开进一个似乎是专门为小面的开辟的停车场,里面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小面包车,大门口站着一溜藏民在吆喝,原来这里也是个车站。停车后,司机用电话找来一个人,从着装上看完全是一个汉人,其实他也是一个藏民,他们交谈了一会,那个人从兜里拿出一叠钞票给司机,然后招呼我们将行旅转到他车上去,同时将我们的行旅,往旁边的一台的柳州五菱面包车上搬,搬完二话不说,从江达来的司机开车就走了,甚至连招呼都没打一个。这下我才明白,我们被卖啦,而且还无话可说,因为他走了。

     卖了就卖了吧,可把我也捆绑在他们一起了,原想在甘孜停留几天的想法又泡汤了,在这成群的藏人堆里,你真是有口难辩,而且是有口莫辩,说不清也道不明,看着他们那虎视眈眈的双眼,只有乖乖顺成的分。德格是路过,现在甘孜又只能是一个过客了。此时此刻,那六个五大三粗的农民工,居然比我还老实,一句埋怨的话都没说,乖乖地上了这辆五菱面包。

     然而好事还没结束,车到317国道边时,被告知国道修路,限时通行,要到下午5点才放行,意思就是我们得在这等上4个小时才能上路。还算幸运,我们的车上新上来了一对母女,那女孩似乎是在县政府工作的本地人,一个电话招来了一个开路虎的年轻人,经过这个人与警察打点,又在他的带领下,穿过公路,开上一条泥土小路,朝着新龙方向驶去,然后爬上一个不太高的小山包,再穿过一遍田野,路过一排当年红军留下的战壕,就上了去新龙的217省道,如此折腾了1个多小时,才终于上了317国道。不过这对我来说,还是乐于接受,等于是一次免费的乡村游,何乐而不为咧。说实在的,甘孜县城周边的秋色非常漂亮,如果可以,在这晚上2、3天完全值得,可惜,又一次可惜,成了匆匆过客。











       当时的317国道正在修路,出甘孜几十公里后的路更烂,要在这样的路况下行驶,不光要有扎实的技术,对车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可见我们国产的小面包质量还是可以的。

       到了炉霍,我们再一次被卖。这次是一台8座的长安面包,在停车场硬是又塞进了2人,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小觉母,那小觉母看来病得不轻,这里治不了要去康定州医院,因为甘孜州政府并不在甘孜县,而是在遥远的康定,而康定历来就是川西地区的行政中心,所以那里的医疗条件,肯定要比这里好很多。面对这样一个急需治疗的病人,我们也只好默默的接受,十个人挤在这小小的空间里,难受的程度可想而知,好在从炉霍到康定的路是刚修好的新油路,如果是在甘孜到炉霍那样的路,那可是要死人的哦。

      在快到八美的时候,司机打起了电话,说的是汉语,断断续续听到一些内容,如“老大”,“准备好了没”,“7个人”等。因为天快黑了,我们估计又要被卖一次,在八美这地方已经出现了几次抢劫伤人案,我曾经在这住过一晚上,旅馆老板反复叮嘱我要注意安全,晚上不要外出,房门一定要反锁,害得我那一晚都是在迷迷糊糊中度过的,今天看来又得宿八美,想起这些不寒而栗,心里开始琢磨着怎样应付可能发生的一切。。。

     然而汽车并没有拐进八美镇,而是直接往康定方向开去,一颗悬着的心又一次放下,心想到了康定,就走出了藏区,一切也就安全了,天黑,路上基本没有别的车,加之路况又好,晚上11点时到达康定。司机将我们交给一个汉人,也就是他在电话里叫的老大,并安排在老大的旅馆里住宿。这一天,我们仅在甘孜吃了两个烧饼,又连续坐了19个小时的车,其中有经历了100多公里烂路上的颠簸,近280公里的拥挤,下车的时候,两腿和屁股都是木的,这一段艰难的旅程,我想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老大的旅馆是个地下室,50元一个的大床单间,可以洗热水澡,床上也很干净,虽然是地下室,也还算值。老大的姐姐在旁边开了家川菜馆,我们的晚餐就在那里解决,自从昌都出来,这是第一次闻到米饭的香味,那个美啊,现在都无法形容。

     吃完饭,洗完澡,已经是1点了。这一晚啊睡得真香,可好景不长,不到6点,老板娘就把我们从梦中叫醒,说是车来了,赶紧上车。出门一看,停在马路上的是一辆大客车,而不是那辆长安小面包,看来我们这是第三次被卖了。。。

     从昌都到成都,用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的经历既艰辛,又令人难忘,更让我增长了不少的见识。如果还有类似的旅行,我是再也不会坐这种私人小面包长途旅行了,特别是在藏区。不过如果还有机会,我会自驾或包车再走一次317线。

关键词:昌都见闻江达甘孜317国道

作者:常乐

《藏地穿越之:317国道见闻》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常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