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藏地穿越之:探秘人类生命的禁区-羌塘

发表日期:2014-02-24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00D 景区:羌塘 大北线 文部 点击数: 投票数:

 

      因为藏羚羊,炒红了可可西里,须不知,可可西里仅是羌塘高原的一个角,长达五百多公里的可可西里山脉,绝大部分在西藏境内,包括主峰岗扎日。羌塘地处青藏高原的西北部,其北、西、南三面分别为昆仑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和冈底斯、念青唐古拉山脉所环绕,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



       当我们走进这苍茫而辽阔的荒原时,仿佛走进远古的童话世界,行进几百公里都不见人烟。“道路迷离,终日暝行,无里程,无地名,无山川风物可记。但满天黄沙,遍地冰雪而已。”这是湘西王陈渠珍在《艽野尘梦》中描述当年兵退西藏,误入羌塘草原时,那种九死一生的惨烈旅途。直到今天,这里的山还是以前的山,这里的水还是以前的水,这里仍然黄沙滚滚,断断续续的沼泽,一望无际的戈壁,还有枯黄的草原,仍然给我们“道路迷离,终日暝行”的感觉。



       六月的羌塘草原,应该说是大北线旅行最好的季节,然而当我们从霍尔进发不远的塔江拉山口时,即遇到了麻烦,足有半米深的冰雪拦住了去路。这里海拔5500多米,简易公路两旁是乱石滩,车轮陷在冰雪中,进退两难。所幸的是我们同行的有四台车,相互拉扯,折腾了近4个多小时,才通过这上下不足2公里的山路。接下来的路程虽然也难,但好歹还能勉强通过。







      翻过塔江拉山,才算真正的进入羌塘草原,下午八点多,太阳的余晖映照在枯黄的草原上,给寂静的草原,鍍上了一层灿烂的金色,一轮满月悬挂在青褐而圆浑的山峦上,又大又圆,白白亮亮,仿佛是悬挂在空中的银质托盘。清清流水从草上淌过,烘托出草原的宽阔圣洁。景色之美,让人心旷神怡,同时又给我们一种沉静的惬意,算是老天爷给我们艰难的旅途,恩赐了一场视觉盛宴和惊喜。











      由于在塔江拉山口耽误的时间过多,在经过全藏海拔最高的确藏村(5300米)时,天色已黑,原准备在仁多住宿的预案,只好改在亚热乡宿营。



      亚热,属日喀则地区仲巴县,是日喀则西线海拔最高、条件最艰苦的边境乡,平均海拔5300多米,这里地广人稀,自然条件十分恶劣,风沙、干旱、霜冻雪灾等自然灾害频繁。“风吹黄沙雪花飘,雷击大地心茫茫。千里驼铃路漫漫,人烟稀少飞鸟亡”,就是亚热乡的真实写照。而我们从阿里地区又回到了日喀则地区,看来西藏还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大啊。

     亚热扶贫旅馆,我们当晚住宿点,三人间,没有热水,没有厕所,没有饭吃,其算是昏暗的灯光,到晚12点就得停电,然而我们到那已经是晚上11点了,冷,外面的温度似乎已在零度以下。还好,在旅馆门口有个小卖部,在那匆匆吃了点泡面,赶紧回房,拖着疲惫的身体,在淡淡的牛粪香味中进入梦乡。


       从亚热到措勤近380公里路,天苍苍,地茫茫,风吹戈壁,很少见到牛羊。这里人迹罕见,荒芜永远是羌塘的背景,偶尔的奇异地貌和掠过眼前的野驴,白屁股的黄羊也只是衬托了这里荒芜,唯一的亮点就是仁青休布措和扎布耶茶卡盐湖,给人稍微的兴奋。





       措勤,因为有了扎日南木错咸水大湖,才有了措勤这个名,藏语中措勤的意思就是大湖,也是因为有了扎日南木错,才有了大片沼泽湿地。这里地处羌塘高原大湖盆地带,是高原丘陵型,高原宽滩型地貌。县内山峦起伏叠嶂,山脉多为东西走向,四周高,中部为盆地,湖泊之低地,全县草原广阔,河流,湖泊众多,为纯牧业县地带。也是从这里开始,野生动物逐渐多了起来,见得最多的还是藏野驴,据说羌塘高原上的藏野驴数量超过六万头。





      从阿里狮泉河出来已是第二天,除了满身的尘土外,就是焖在车里孕育的斑斑盐迹和汗臭味。所以选择一部密封好的越野车,也是在大北线奔驰的重要问题。而我们这部号称丰田4500的车,已有13年多的历史,两边的窗户都无法打开,再加上甘肃司机恶劣的品性和炽烈的阳光,可以想象我们在车上是何等的煎熬。



      传说香巴拉有四扇大门,一个在布达拉宫底下,一个在玛旁雍措附近,一个在扎什伦布寺的晒经墙下,还有一个在当惹雍措湖边的山上——也只有这一个被赋予了具体形态,据说那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在布达拉宫,在玛旁雍措,在扎什伦布寺都没有找到这扇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当惹雍措。我就是带着这种好奇走进了文部,来到了当惹雍措边。



      文部,西藏原始苯教的发祥地,也是象雄古国的腹地,它曾孕育了被当今世界称为“三大千古之谜”之一的古象雄文化。象雄王国神秘地诞生、扩张,又神秘地消失,其遗留的一切是这块人类最高生存区最诱人的谜团。象雄文化对后来的吐蕃以至整个西藏文化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而苯教的神湖当惹雍措,苯教的神山达果山,玛尼堆、经幡、佛塔,又给这里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象雄王国曾经在青藏高原显赫一时,苯教就形成于此时。公元8世纪象雄被吐蕃王朝所灭。如今与著名的达果雪山、当惹雍错并存的象雄遗址存有无数断壁残垣,供人凭吊和观光。

     文部南村,面对当惹雍措和当惹雍措对岸的达果神山,村里所有的房屋一都是这个朝向。这里的海拔4700多米,却可以种植青稞,柳树也能种植成林,这在青藏高原实属罕见。文部的青稞在象雄王朝时被称为圣食,至今在藏区都非常有名。一条深沟把文部南村分成了两半,沟里流水哗哗,柳树成林,恍惚离开了荒芜的羌塘。湖面和村镇之间田园阡陌,芳草翠绿,一幅江南景色。远处圣湖浩渺,神山独傲,佛塔桑烟,仿佛那横亘千年的历史,佛苯之争的故事,都清晰地展现在你面前。

       我们住在一个叫望湖宾馆的小院里,同样是面朝当惹雍措。老板娘是村小学的教师,身材高挑,似乎有着康巴藏人的血统。他的丈夫是这里的厨师,做出来的菜虽说不上好吃,但作为一个纯种藏人,也算是不可多得的手艺了。房间里摆放着十几个藏式小床,被子,床单估计已有点时间没洗了,50元一个的床位还算凑合。小院后面是座山,山上面湖排列着七宗佛塔,佛塔后面堆放着很多刻有经文的石板,石头和牛角,在夕阳的映照下熠熠生辉,悬挂在上面的经幡五彩缤纷,在阳光下与蓝天白云齐飞共舞。这里是欣赏当惹雍措最佳的位置,蓝蓝的湖水,远处山峦披上晚霞的彩衣,那天边牛乳般洁白的云朵,慢慢变得火焰一般鲜红。夜幕降临,风越刮越烈,气温也在不断的下降,皎洁的月光抚慰着我发抖的身躯,可我坐在佛塔下仍久久不忍离去。



       清晨起来,后面山上已映上了一层金光,橙色的朝霞像一串串悬挂在天空的织锦,拖延飘舞。一群狗狗俯卧在院中,根本不理睬来回洗漱的身影,这里的狗很多,但不像藏区其它地方的狗盲目地吼叫,似乎非常的友好,也许是在这深受苯教教义的熏陶而朴实善良吧。

      据当地牧民说,这湖中有水怪。有专家根据牧民们对水怪描述的特点分析,很有可能是蛇颈龙,蛇颈龙是一种水生古爬虫。这是因为青藏高原远古时代就是一片汪洋大海,属于古地中海洋区。鱼龙,蛇颈龙等远古海洋爬虫和后来的龙王鲸等巨型海兽生活其中。后来地壳隆起形成青藏高原,但仍然残留了很多湖泊,而且这些湖泊鱼类丰富。这消息使我们对当惹雍措更加好奇,在湖边来回蹒跚,为什么说是蹒跚呢,其一是这里海拔够高,其二是已在4000以上的高原折腾了十来天,两腿飘忽,似乎有点不听使唤,可当惹雍措的美丽,香巴拉的大门,还有这刚听说的水怪,足以使我们忘却疲劳,流连在这水天一色的美景中。休整的一天就在湖边,村里溜达,发呆中度过。

      告别文部,驱车直奔尼玛,途中要经过文部北村,也就是当穷错,据说此湖在一天之中能变换三种颜色,而我们去时近中午,湖显翡翠绿色。藏语里当穷错即小的当惹雍错之意。其实,在很多年前,当穷错与当惹雍错是同一个湖。


     

       原本文部到尼玛只有几十公里路,如果顺利,下午2-3点就可以到,不幸的是我们四辆车当中的第四车,在当穷错旁把右前轮给掉了,所幸的是车速不快,才没有出安全事故。

      从阿里狮泉河到尼玛已经是第五天,终于在这洗了个热水澡,也吃了顿还算满意晚餐,喝了一小瓶二锅头,几天的倦意全消。

       尼玛县地处羌塘高原盆地带,北有昆仑山、可可西里山,南有冈底斯山。地势北高南低,地形以高原丘陵平地为主,全县平均海拔在5000米以上,几乎属纯牧业区。北部为幅员辽阔的“无人区”。我们要去的双湖离这儿近400公里,司机没有走301省道,而选择走全线基本为自然路的205线。所谓自然路也就是跟着车辙印走,据说要近100公里。这里是唐古拉山脉下的青藏高原多年冻土区、岛状冻土区和季节冻土区,地表含有水分,加上近几年全球气温回升造成了无数沼泽陷阱,地质状况十分复杂。



      为了赶时间,我们天刚放亮就出发。出城不久,遥远的天际线呈现一线红光,随着太阳的升起而慢慢的变淡,变淡,柔和的阳光映照在大地,也射进了车窗。前面一辆SUV陷在沼泽中无法动弹,我们的司机过去帮忙,确切是的说是想去赚点外水,他们在拉昂错时尝到过甜头,又遇如此好事哪能放过呢,可惜折腾许久也无能为力,只好放弃。

      这里应该说是羌塘草原的腹地,同样也罕见人迹。六月的草原,草还未返绿,仍然是一遍枯黄,景色显得单调而苍凉,很容易让人视觉疲劳。如果想在这里拍几张好片,那还真得靠你独特而刁钻的眼光。司机们大概也没走过这条路,几经周折,几次迷路。午后,在一座不高的山峦前来回转悠,怎么也找不到山口,甚至东南西北都有点迷糊。这班司机估计也没什么文化,在这毫无信号的荒原束手无策,急得只知道开着车左冲右突,好不容易遇到个藏民,也因为语言不通而不了了之,幸好我们带了地图,又根据太阳的方向,朝着西北方向前进才找到山口,在这里至少耽误1小时,来回多跑了几十公里,直到山口,司机,也包括我们绷紧的脸才放松下来,要知道一满油箱油也就只能跑400来公里,尼玛到双湖的距离几近400,如果在这荒无人烟的草原上没油了,那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所以不出冷汗才怪咧。经过近12个小时的颠簸,再次感受戈壁、荒漠、草原、闷热、气馁,终于在下午6点赶到了双湖。我们也是在进入双湖地界时,才第一次看到藏羚羊。



       双湖县位于西藏自治区西北部,平均海拔4600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县。空气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一半,年均含氧量是内地的40%左右,冬季只有30%左右。年均气温在0℃以下,全年无霜期少于60天,每年8级以上的大风天达200天以上。高寒缺氧,气候恶劣,实属世界第三极之极地,历来被认作生命之禁区。双湖所辖面积约12万平方公里,其中2/3位于可可西里无人区,自然灾害频发,更有“十年九灾”之说,和“人类生理极限试验场”之称,历史上因人迹罕至,曾被称为“无人区”。双湖县城很小,真正热闹点的正街不到300米,叫索嘎北路,这个镇叫索嘎鲁玛镇。我们就住在索嘎北路与南路交界处的职工文化中心,四人间,没有暖气,被子很厚也很脏,热水、冷水都得到大堂那去拿,破烂的房门连锁都没有,上厕所要到离住房100米外的地方,总之,我感觉这是我们这趟行程中住房条件最差的地方。

      在羌塘高原,如果要说冷,这里最冷,如果要说风,这里的风最大,而且毫无规则,一会儿从西往东吹,一会儿又从东往西吹,想要在这里躲风,肯怕只有躲在汽车里才行。

       我们这里的目的,一方面是体验无人区的雨雪,迷路、陷车,泥泞和寒风,当然也包括雪山、冰川、沙漠、沼泽、草原、湖泊,亲近大自然,呼吸新鲜空气,感受荒原之美!最主要的是探秘号称世界第三极的普若岗日冰川。不过要到冰川,先要到林业局登记,然后再到旅游局交钱,每人300大元,办完了这些手续才能凭票进入。



      关于普若岗日冰川,在网上有很多报道,但对于冰川的描述并不确切,特别是海拔高度水分太多,为了准确地了解冰川的实际,我特地找到了县旅游局,据说是局长的一个藏族小姑娘,叫巴桑卓玛,通过她给了我一份“双湖县旅游景点介绍”的打印件,介绍的原文是这样描述普若岗日冰川的:

     “普若岗日冰川距区机关所在索嘎鲁玛以北约80公里处,在雅曲乡境内,平均冰厚在150米左右,面积422平方公里,冰源表面平坦,呈西北东南方向条形分布。冰源向四周山谷放射溢出50多条长短不等的冰舌,最低处海拔5350米,最好处海拔6000米。经钻探和雷达测量,冰温为-10度,在冰层底部,冰温-5—30度,2000年-2001年极端最低气温达到-60度。世界上除南极和北极外,最大的冰源。该景区冰川、湖泊和沙石相互伴生,三位一体。冰源周围有许多湖泊靠冰川融水补给,其中最大的湖泊是冰源西则的令戈措(也叫东湖)。其周边地区可观赏到成群的羚羊、野牦牛、野驴等野生动物。11月至次年4月前后,可观赏到高原湖泊令戈措冬冰墙、冰洞等奇景。其沿途的美布塘、康达拉等地是野牦牛栖息的地。”

       这段资料告诉我们,普若岗日冰川的最高海拔才6000米,而不是网上说的6200,甚至6500米。每年的11月到次年的四月是观赏冰川及周边的最佳季节。

       现在从索嘎鲁玛到普若岗日冰川,修了一条简易沙石公路,哪怕就是奥托,QQ都能畅行无阻,再也不用怕陷车的纠结了,80公里路不到2小时就可跑到。公路两旁的景色依旧,荒芜、苍凉,野生动物依然是野驴为多,其次是白屁股的黄羊,再其次才是藏羚羊。可能是我已经视觉疲劳了吧,一路过去相机都没有拿出来。

      眼前的冰川,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样高大宏伟,实测海拔才5300多米,飓风飞起的泥沙使冰川表面斑驳沧漓。这里的风实在太大了,以致于藏民在冰川前坪搭起的帐篷小卖部都被吹垮。原本想挑战6200米的高度,而眼前的高度实在让我失望,因为在5500多米的塔江拉山,都能够搬石头,推汽车,眼前的5300多米那就更不在话下了,就算是爬到眼前的冰山顶,实测海拔才5350米,太小菜了啊。不过话说回来,在冰川里穿梭,还是蛮让人兴奋的,里面的冰由于没有受到泥沙的污染,晶莹剔透。伫立在这银色素裹的世界里,头顶着炽热的阳光,闭眼细听冰川滋滋融化声,仿佛整个世界都沉浸在宁静中平和安祥。耀眼的冰山,绵延跌宕,蜿蜒起伏,美轮美奂。











      去的时候,一头野驴可能是冲击跳跃铁丝网围栏受伤,瘫倒在路边奄奄一息,回来的时候已魂归蓝天,同伴们纷纷要求报警,可又担心怕它成为他们的盘中餐,最后还是确定让它回馈自然,在这里静静地安息。

      穿越羌塘高原,探秘生命的极地,到此告一段落。其实,“羌塘”,意为北方的空地,狭义指藏北无人区,实则是所有北方未知的土地。大羌塘包含藏北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阿尔金无人区、昆仑山无人区,这四个无人区连片在一起,构成了世界上独有的超级无人荒原。而我们并未进入真正的无人区,只是在羌塘高原的边缘“探险”,在写探险这二字时自已都觉得好笑。查了一下资料,所谓“人类生命的禁区”,主要泛指海拔4500以上的高原,从这层意义上来说,我们是闯入了。但比起单人独创穿越羌塘高原的杨柳松,我们只能说是逍遥旅游而以,我们所遇到的路,遇到的险,所遇到的一切,包括所谓迷人的景色,在他的行程里真的可以忽略不计,太渺小了。

       回去的路仍然苍茫而荒凉,该迷路的地方还是会迷路,好不容易走上301省道,此时的藏北高原已是大雪纷飞,这阴层层的天气,是我们自从拉萨出来的第一次碰到,在经过色林措时都只在车上看了一眼,纳木措住了一晚,由于已来过一次,再加上天气不好,照片都没拍一张。应该来说,我们这群人的人品已是相当的好了,10多天的时间里,基本都是阳关灿烂。





 

 

 

 

关键词:冰川文部羌塘大北线普若岗日

作者:常乐

《藏地穿越之:探秘人类生命的禁区-羌塘》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常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