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记忆中玫瑰色的血与火

发表日期:2013-10-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记忆中玫瑰色的血与火 - 王枫 - 帅秋兔、蜜汁羊和俏皮狗
 

(给那些为了和平牺牲的人们)

    有那么10年,每逢夏天以后,爸爸和妈妈就会离开家去湖南做服装生意。记忆中,和爸爸妈妈离开的日子,我总是坐在竹椅上看电视,不是在自己家,而是邻村不同的人家,因为我家是弟弟8岁上学的时候才有电视机。对于男孩,玩泥巴,捉鱼,玩泥鳅就是很好的事情,孤独的女孩最好的玩伴就是书本和电视了。那时候很多电影都是在西湖牌电视机里看的。我家的后门有有一条河,河水清冽有很多鱼,无聊的时候可以去数鱼,可是难过的时候就去别人家看那些黑白电影。

记忆中玫瑰色的血与火 - 王枫 - 帅秋兔、蜜汁羊和俏皮狗
 

  依稀觉得我看的第一部电影应该是《董存瑞》,那时村里最富的人家新娶了媳妇,陪嫁了一个黑白电视机,还顺便请客让村里人看露天电影。一个16岁的少年,小名小虎子,大名董存瑞,立志当兵,经过重重困难和磨练,最后炸了敌人的碉堡,成为英雄。这就是年少的我理解的故事,电影里董存瑞微微的龅牙,普通的面容,笑起来很淳朴很善良(印象中那些黑白战争片中男主角极少有长得好看的,《小花》中的唐国强是个例外),仿佛我们的邻家小弟,似乎他就是我们身边真实的朋友。董存瑞炸碉堡就成了我们生活中演戏的范本。一次次的和小伙伴玩炸碉堡的故事,我们一遍遍的学着匍匐前进,手举着枕头做成的炸药包声嘶力竭的喊着“为了新中国,前进,或者为了冰棍,前进!”去炸掉“敌人”的碉堡。那时候我们的世界非黑即白,世界上只有好人和坏人两种,我们很快乐很简单。我们一遍遍的学习着电影里的台词,学着电影里董存瑞的笑容,董存瑞的小动作。因为没有选择,我们热烈单纯的爱着,喜欢着。那时候的黑白片,剧情简单,人物关系和表情也简单,人死了就是头一转或者手一放,仿佛专门拍给少年儿童看的。对了,对了,“装死”也是我们那时的快乐游戏之一。如果装的像,小伙伴还可以凑钱买一份冰棍作为奖励呢!

 后来就是《狼牙山五壮士》、《地道战》、《地雷战》、《英雄儿女》、《南征北战》等等。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是要流血牺牲的,只是那些血与火在年少的我看来还是蒙上玫瑰色的浪漫。那些简单的电影让人振奋和有活力,让我们充满着一种激昂澎湃的斗志!生活在和平年代,那时的我们还觉得是个遗憾。我们很希望也生活在那个可以战争,打鬼子的年代,我们多余的旺盛的精力就有了很多的用处。我们时常在想,如果在抗日时期,我们也会那么聪明吗,我们也会弄“鸡毛信”,或者会是另一个“潘冬子”,或者我们也有“向我开炮”的勇气吗?

记忆中玫瑰色的血与火 - 王枫 - 帅秋兔、蜜汁羊和俏皮狗
 

 一个人孤独惯了,就习惯了,然后她的朋友就只有书本了,我就是这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毛钱的小人书是我最好的朋友。随便去什么地方,只要看别人家里有小人书,而且人家看起来似乎不珍惜的样子,我就会讨要。《小花》、《啊,摇篮》、《雾都报童》这些电影都是小人书上看到的,这时候的电影开始都是彩色的了。我专注于儿童在战争的作用。那时的儿童是多么聪明又是多么痛苦啊。现在我终于知道生活在和平年代是多么的幸福,没有战争,不管通货膨胀还是其他什么,就已经是最好的时代。刚刚电视的新闻里还播放着“利比亚”战争。现代化的战争,儿童是最受伤害的一群。他们无法再单纯,其实简单和没有选择也是莫大的幸福相比战争而言。

  记忆中的血与火是玫瑰色的,因为我不懂事,远离战争让儿童只有微笑,才能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记忆中玫瑰色的血与火 - 王枫 - 帅秋兔、蜜汁羊和俏皮狗
 
2011-07-31

作者:王枫

《记忆中玫瑰色的血与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王枫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