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尾虾的葬礼

发表日期:2013-10-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2013年10月04日 - 王枫 - 帅秋兔、蜜汁羊和俏皮狗
 
 

 我十指纤细,小手冰冷,掌心很薄,传说中这样的人命中缺爱。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小时候我的确是一个没什么人疼的孩子。不是父母不疼我,而是他们没机会疼我,为了生计,父母带着年幼的弟弟(因为我已经在老家上学,所以不能带着我。)在湖南衡阳做服装批发生意,只有在生意最淡的春天才会回来看我。虽然有爷爷和奶奶照顾着,但他们的孙子、孙女太多了,就算愿意疼我,分散到我这里的爱也就没有多少了。

 很多时候我是孤独的,尽做一些在别人眼里莫名其妙的事情,所以也就几乎没有朋友。一个人躲在小叔的书房里看各种各样略显诡异的推理和恐怖小说,嘴里碎碎念着书中的台词,想象着自己就是那些主角,可男可女,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一个人去录像厅看一些电影,跟着剧中人的情绪或喜或悲,不能自拔。更多的时候,我一个人去河边、田里、硬地上捉些小鱼、小蝌蚪、小蚯蚓来玩。我总是把这些小动物当作是恐怖小说里的幽灵或推理小说里的坏蛋,然后心安理得地虐待他们。我用小火慢慢地蒸那些小鱼,等它们快死的时候捞起来扔掉;在田里做好埋伏,捉来成千上万的蝌蚪,在它们没有变成青蛙以前,一个个地掐死它们;挖来很多的蚯蚓,然后竖着把它们切断,看着它们死去我没有一点的内疚和心疼。我就像一只性格压抑的猫用虐待老鼠来维持自己无聊的尊严。这些奇怪的方式帮我打发了很多寂寞时光但是让人感觉更郁闷。

 在没有上课的日子里,我总是几乎用一整个白天来睡觉。可能我是一个太容易投入到文字和影像里的孩子吧,以致我总是做些与看过的小说和电影情节有关的恶梦。每次总是大叫着醒来,内心充满恐惧。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无比渴望朋友,渴望朋友能给我温暖。只是我是一个太习惯孤单的孩子了,不知道怎么去寻找朋友,不知道怎么去表达我想和那些小同学一起玩的心愿,更放不下自尊去乞求别人的友好。

2013年10月04日 - 王枫 - 帅秋兔、蜜汁羊和俏皮狗
 

    直到有一天班里组织植树,老师说植树后男生可以下田捉些泥鳅什么的,慰劳一下我们因辛苦而饥饿的胃。对于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来说,能在大人地保护下做这样有点刺激而有成就感的事情是非常快乐的,所以没多少功夫他们就捉来了很多的小泥鳅、小虾,还有小蟹,放在大脸盆里准备煮了吃。我安静地在旁边看着,然后就看到了那尾小虾。它是那么的漂亮,通体几乎都是白色的,白得很通透,通透中似乎又有一点淡淡地粉色,有玉的质感让人想去抚摸。它第一次唤起我内心怜惜的情绪,让我想拥有它、保护它而不是去毁灭它。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对这尾虾的喜欢,我只是以从所未有的热情央求老师和那些男生把它送给我。

 

拿到那尾小白虾,我感觉无比温暖。我用心地去养它,希望它能陪着我长大,等着父母从远方归来。我把它养在最喜欢的透明玻璃瓶里,小心翼翼地藏在叔叔家的小孩够不着的地方,一放学就去看它,对着它讲很多很多的话,小心地替它找食物,有时甚至拧紧了瓶盖抱着它一起睡觉。这尾小白虾让我长久地处于兴奋和幸福之中。我那么喜欢它,可是最后它还是死了。那是我长那么大第一次那么真诚对待过的东西,可是它竟然还是死了。我难过极了,抱着瓶子,哭着去问奶奶,为什么我对它那么好,它还是死了?奶奶盯着我手中拧紧瓶盖的瓶子说,虾没了氧气当然会死的。

原来还是我自己弄死了它的,我以为我喜欢它,它就可以永远的活下去的,

可是我错了。我真诚地想保护它,可是却用错了方式,我第一次感到深切的愧疚。于是决定给它一个热闹的葬礼,就像它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一样。我尽了很大的努力请了平时不怎么来往的小同学来观礼。柳树叶做成了花圈,玻璃瓶棺材里铺满了玫瑰花碎片,用刀在木头上用篆体刻下“我亲爱的朋友”作为墓碑,竹子做的风车被风奏出美丽的哀乐。我用最质朴的方式、最真诚的心为这尾虾举行了一次华丽的葬礼来表达我最大的尊重。那尾虾几乎让我一夜长大,从此我明白了怎样去爱、去获得爱,怎样去珍惜和尊重生活里的点点滴滴。

后来我和那些一起为我的虾举行葬礼的同学成为了朋友,再也不那么孤僻,开朗了不少,离开父母的日子也温暖了许多。

2009-03-21

作者:王枫

《一尾虾的葬礼》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王枫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