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九年的“无花果”心事

发表日期:2013-10-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十九年的“无花果”心事 - 王枫 - 帅秋兔、蜜汁羊和俏皮狗
 
(王子想要拿的就是“无花果”)
       前些天身体不太好,和王子的清晨公园行或者街上压马路都搁浅了,让小小的他成为卧室的囚徒,心里有些不舒服,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
      今天很早就被他的尖叫和笑声惊醒,我这个懒散的晚睡虫总是不知道“今朝是几点”,总是被王子的呼唤惊醒。看着他可爱的样子,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洗了脸,吃了稀饭,看着阳光还不是那么强烈的想杀人,就带着阿姨和王子去菜场,想着买一点菜煮着,吃点好的。逛到熟悉的肉摊前,买了一斤多的猪膝盖,它和香菇一起熬,真是香啊,可是它太贵了,几天没去菜场又涨价了,吃肉也显得有些奢侈了。买了肉也就不知道再要买什么了,似乎炖肉是最简单和不伤害皮肤的一种烧法。看着时间还早,抱着王子,随着人流瞎看,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新菜和水果上市。忽然被一堆水果吸引。它们有着深紫的颜色,圆锥一样的身体,杂乱的、平民的,有水果里那种难得的亲切。凭直觉觉得是无花果(此前在超市里看过干的无花果,没有皮,黄色的),于是询问摊主想得到确认,可惜摊主是个会说话的聋子。我要很大声的问加比划再明白我的意思。问了半天终于确定是无花果。我不顾一切的买下觉得尝尝味道!
         第一次知道“无花果”10岁,第一次吃到“无花果”29岁,19年后第一次吃到这种特别的朝思暮想的水果,感觉也只是平淡,还有长久期待后的绝望与虚无。对一种水果的期待就像对一段感情的期待,等的太久了,等到了也已经不是当初的感觉和味道了。
       王子2岁,第一次见到无花果就吃到了无花果,他省略了当中长久的等待和期盼,很直接的就知道自己不喜欢这种生生青涩的甜味,甜的太嫩太娇了,让人不知所措的味道。其实他并不知道它叫无花果,在他眼里无花果、葡萄、香蕉都只是一种可以吃的玩具罢了,虽然它们有着不同的颜色和质地。王子现在最幸福的就是对什么东西的喜好都是直接的表达直接的占有,也是一种生涩的幸福。
     如果不是话说从前,你一定不知道我为什么写上面的话。第一次知道无花果是三年级在一个同学的作文里。她的家里就有一颗无花果树。老师把她的文章当作范文来读让我们很是嫉妒。其实说起来我和她是仇人。本来我语文永远是第一,她一来我永远第二。她叫莲,是突然来读书的。她的爸爸是个顽固分子,不喜欢她读太多的书,她曾读了三年级又退学的。那个年代全国在普及9年义务教育,对普及不够的人管理很严格。在一次普及执法中她被拯救又可以读书了。所以她来我们班的时候已经14岁了。可能因为心智成熟了,学什么都比我们快。在那篇文章里,她用很美好的心境把无花果写得无比美好,让我很是向往。从此无花果就成了压在我心底的一件事。一直一直我就想吃到它。只是一直一直我都不曾与它相遇,只是今天我遇到了也吃到了,了了一桩心事,只是少了寻找和期待的快乐。或许人生就是这样的吧。
2007-07-31

作者:王枫

《十九年的“无花果”心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王枫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