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可望不可及

发表日期:2008-09-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写于2008年6月21日 
教师的生活场所,除了学校就是家庭。学校的日常生活正是教师的栖息之所。它的平凡,催生着我们令其变得伟大的念头;它的安稳,催生着我们骚动的欲望;它的反复,催生着我们叛逆的冲动,它是如此的强大而又弥散,令我们无可奈何,无处可逃。 
这个学期,利用一些零散的时间,翻阅了日本著名教育学者佐藤学的《静悄悄的革命》,虽只看完了前两章,却深深地被他的研究态度所折服,也深深地被书中那些日本教师敬业精神、严谨态度所感动。非常欣赏书中那追求实效的教学常态以及独特的教研活动,羡慕那些日本教师能深入教学给自己一次改革的深刻洗礼。 
佐藤学指出“静悄悄的革命”即是“通过和事物对话、和他人对话、和自身对话的活动过程,既不是追求‘自学自习’,也不是让教室解体为零零散散的个体,而是创造一种活动的、合作的、反思的学习”。这也是他的理想教育,也是我们教师的理想教育。 
在第一章中佐藤学提到“特别用心地相互倾听的教室,互相倾听是互相学习的基础”。在实际课堂中,教师往往想让学生多发言,以此判断学生的参与度和课堂的实效性。但事实上仔细倾听每个学生的发言,在此基础上开展指导,远远比前者更重要。然而,形成互相倾听的教室的第一步,是教师自身自始至终地保持专心专意地,郑重其事地听取每个学生的发言的态度。要能做到与一个一个的学生展开对话。而不是以群体为对象进行谈话。要去体味对方话语中潜在的复杂想法。这种“倾听方式”不是听学生发言的内容,而是听其发言中所包含着的心情,想法与他们心心相印。从而产生“啊,真不简单”,“原来如此”,“真有趣啊”等共感共鸣。同时,教师还要千方百计地促进学生间的交往。要做到让学生能竖起耳朵去倾听教师另一角的学生说话,与远处的学生发生相互交流,那必须经过非常耐心的长期的反反复复的努力。强调学生在学习过程中要发挥其主体性的作用。 
“学习、学习”,这好象是我们挂在嘴边最频繁的语句了,包括家长。然而,对于“学习”这个词的含义,我们并不清楚,佐藤学在第一章通过自己的调查才知道“学习”的本意,当然这是一个日本学者对中国文字的专注,对中国古代汉字的钻研,才有的结果。他在分析“学习”这个词的时候很有趣,也很有哲理。“学”这个字,它上部的中间,两个表示“交往”的意思,上面一个X表示祖先的灵,也就是说学习者和我们中国古代文化相交往,这并不是当当单方面的交往,因为下面一个X表示学习者之间的交往,是对古代文化的一种交流,是两种思想在碰撞。而那包着X的两侧,形同大人的手,意味着大人千方百计地向儿童的交往伸出双手,想尽一切办法支持学生在交往中的成长。下面则表示一个房间一个人,整个字就好象是在一间房子里一个大人教一个小孩知识。而“习”更为形象,上面一个“羽”表示雏鹰,下面一个鸟巢似的,表示小鹰尝试离开巢穴练习飞行。看起来就好象一只刚刚学会了飞,正展开翅膀在飞呢。因此,佐藤学指出,在教室里正是要构成这样一种“学习”关系,即是学生在相互交往中共同成长的过程,而在课堂上教师是触发与支持这一关系的,在家庭里,父母则是触发这关系的,在社会,所有的人都是触发这一关系的人。然而,现实生活中,处处可以看到,儿童不关心他人,相互交往、相互促进的关系非常淡漠;而大人与儿童的关系也是单方面局限在“教育热心”上,而没积极地想办法去与儿童交往,因而相互联系、共同发展的关系也就崩溃。当然,这跟我国的教育体制有很大的关系,还有就是社会的风气以及遗留下来的传统文化有关,不是我们教师个人所能改变的。 
《静悄悄的革命》一书中,佐藤学运用了很多事例,不象我们看过的那些研究性的书籍,他所举的事例都是他自己亲身实践过,都是那么浅显的,但对于我们中国国情却不怎么实用,只是作为一种心目中的理想教学研究吧,让人可望不可及之感,实为难受!书虽未读完,但我会相信这理想的创造活动的、合作的、反思的综合学习课程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显得更加明朗!
 
可望不可及 - 惊鹏而飞 - 风中归来

作者:王枫

《可望不可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王枫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