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索契冬奥会拍摄回顾 体育摄影师魏征专访

发表日期:2014-04-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魏征,中国体育报业总社图文中心副总监,中国体育报业总社摄影记者。拍摄报道过北京奥运会、伦敦奥运会、温哥华冬奥会、南非世界杯足球赛、多哈和广州两届亚运会及多项世界锦标赛等。从事体育摄影多年,在国内外摄影大赛中均有不同斩获,特别是以表现花样游泳运动员在柔美中充满爆发力美感的摄影作品《同步泳者》,让其一举获得第56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奖)体育动作类单幅三等奖的殊荣。

一幅摄影作品是一个情感媒介,观者从中看到摄影作者想要传达的情绪。如果观者产生了共鸣,那么摄影师跟观者的思维就能凝结在一起,这便是一幅好的摄影作品所带来的效果。而我要做的是,在记录的同时,将拍摄想法以及所处环境结合起来表现,这就是我所说的,一幅好的摄影作品所具备的必然条件——对画外空间的探索。
Q-1:您所拍摄的体育作品受到很多影友的喜爱,其中不仅有运动瞬间所迸发的张力,还充满了不一样的艺术意境,您能和广大影友分享一下您的摄影理念吗?A:在我看来,一幅摄影作品是一个情感媒介,观者从中看到摄影作者想要传达的情绪,如果观者产生了共鸣,那么摄影师跟观者的思维就能凝结在一起,这便是一幅好的摄影作品所带来的效果。所以,一张好照片不仅是印在画册上、书里、报纸上,或者是挂在影展的墙上,它更应该是留在观看它的人的心里,并能时常回忆起来。另外,无论作品有什么样的内涵,表达了摄影师怎样的思想,最主要的是经得起推敲。我常一直琢磨照片,其中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瞬间,发现它表现出来的差别。
   摄影的初衷是记录真实的场景。作为一名体育摄影师,我除了拍摄比赛项目的瞬间外,也会关注赛场外的观众、风景等,去关心、去捕捉画外的情绪,我认为这也是是体育摄影的魅力。赛场外面有很多充满魅力的东西让你产生诸多联想,我想把更多的想法交给观者去考虑、去思索,让作品能勾起观者的思索。如果大家看到一张照片之后,看完就完了,并没有拨动你内心深处的共鸣,那么它只是进行了简单的记录和呈现。而我要做的是,在记录的同时,一并将想法以及所处的环境结合起来表现,这就是我所说的,一幅好的摄影作品所具备的必然条件——对画外空间的探索。

Q-2:在拍摄这些充满艺术性的图片时,您是事先就构思好想要的画面,然后再去比赛现场找呢?还是到达现场之后再发现灵感?前期都要做什么样的准备工作?
A:摄影师的很多想法都是在来赛场之前预先想好的,然后再判断应该拿什么样的镜头、在什么样的位置、拍摄一幅什么样的画面。比如,拍雪花四溅的感觉,白色的雪花要衬在黑色的背景上,我会考虑使用EF 200-400镜头,相机设置成高速快门,F4的大光圈,画面就出来了。
我常年工作方式是这样:去比赛之前,会从网络上先检索一下这个比赛的历史,看一下这个比赛的场地,尤其是这个比赛同行们拍摄的照片,比如:国外的通讯社之前拍这项比赛的概况,了解一下拍摄位置,研究拍摄时间,拍摄光线(顺光或是逆光),到了这个比赛场地之后,我会迅速地去占领一个有利的位置,这些都是之前要做的功课。等拍完回到酒店,每天无论多晚都要把卡里的东西导到笔记本硬盘里,然后回顾一下我今天的拍摄场地,回想其他摄影师是如何拍摄的,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总结。另外,看看拍摄中缺少什么,反思是人的原因、器材的原因还是天气的原因,这些原因都综合起来,为第二天的拍摄带来更多的帮助。
其实体育摄影师是在干很多人的活儿,你得自己去考察场地,看场地情况、光线情况、考虑拍摄角度、拍摄位置,了解运动员的状态等,还要考虑拍摄时有没有其他干扰。所以体育摄影首先是体力活儿,然后才是脑力活儿。优秀的体育摄影师是把体力活儿跟脑力活动结合起来,拍出一张张优秀的摄影作品。比如,想要拍摄索契户外比赛,基础有体能爬到比赛的山上去。


2014年2月13日,两名选手在索契冬奥会男子冬季两项比赛中。
EOS 1D X,f/2.8,1/1600s,ISO 1600,焦段88mm,摄影师: 魏征

魏征:“摄影的特点就是如何利用被摄体的优势,创造你自己的影像。”
Q-3:索契冬奥会的雪上项目场地通常都很开阔,您是如何安排拍摄的?拍摄时又会考虑哪些方面的因素呢?
A:在我看来,体育摄影跟艺术创作有些关系的,所以光线是我主要考虑的因素。比如:在光线、光源比较稳定的时候,我会用M档,就是全手动模式,这样的话,我自己可以控制它的快门速度和光圈,出片效果会更好一些。但是在光线变化比较强烈的地方,像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拍摄,尤其是下午的比赛,我当时拿EF 400mm镜头拍摄,会较多用TV模式。这是因为球场上会有太阳光线照射进来,运动员一会跑到了太阳处,一会跑到阴影处,在高速运动的时候,你来不及也没有时间去调整曝光值,所以那个时候用TV档,也就是快门速度优先会多一些。不过在冬奥会室内场馆拍摄比赛时,我还是更多地用M档。


2014年2月21日,选手在索契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障碍争先赛决赛中。
EOS 1D X,f/2.8,1/4000s,ISO 1000,焦段160mm,摄影师: 魏征

Q-4:看到您在微博中提到“索契的自然风光很美,一时间无法分辨拍摄的是风光体育作品,还是体育风光作品”,您现在有结论了吗?
A:我觉得一位中国摄影师到索契冰雪户外拍摄,每天看到蓝天白云、白雪皑皑、夕阳西下的美丽风光,精神会非常振奋。大家都喜欢美的事物,所以当看到这些动人场景时,会不由自主被吸引。然后在这个环境下运动的选手,他们漂亮的滑雪服,以及他们的精神状态都在感染着你、打动着你。摄影的特点就是如何利用被摄体的优势,创造你自己的影像。如果天气不好的时候,我可能会拍摄一些特写类的照片,这跟环境没有太多关系。那么天气好的时候,比如在这次索契冬奥会,我看到落日、雪山,那就自然会结合着大环境拍摄了。所以,在拍摄风光类图片时,我都在思考怎样将环境和人物结合在一幅画面里,这是一个类似于导演的活儿。至于是风光体育还是体育风光,反而显得不太重要了。特别是奥运会本就是国际奥委会,以推动体育在全世界的发展为目的,所以只要我的图片能够吸引人驻足观看,了解喜爱的体育比赛,并在心底留下印象,这已经足够了。


2014年2月21日,选手在索契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障碍争先赛决赛中。
EOS 1D X,f/2.8,1/4000s,ISO 800,焦段200mm,摄影师: 魏征

魏征:“摄影是减法的艺术,这是一句很俗的话,但它却是最实用的。”
Q-5:在拍摄此次索契冬奥会的过程中,有什么令您记忆犹新的事情吗?又有哪几张作品让您印象最为深刻?
A:这次索契仅仅是我第二次拍冬奥会。上次在温哥华冬奥会的时候,中国队在冰上比赛成绩非常好,所以我们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冰上比赛的摄影了,没有机会去雪上拍摄,所以这次我就重点去雪上拍。


2014年2月13日,一名女选手在索契冬奥会女子冬季两项比赛中。
EOS 1D X,f/2.8,1/1600s,ISO 1600,焦段24mm,摄影师: 魏征
这张图拍摄于冬季两项的比赛,我记得使用了EF 24-70镜头。当时有很好的拍摄机会,我趴在雪地上,刚好有运动员从我面前经过。比赛是在傍晚的时候,参与冬季两项比赛的运动员,从我的左侧滑到右侧,人物的动感是比较强的。你能看到在这样一个小的景别下,24广角端的对焦还是很精确的,包括成像上颜色的还原也比较柔和,基本上这就是原片的效果。


2014年2月19日,一名选手在索契冬奥会女子冬季两项比赛中。
EOS 1D X,f/2.8,1/2000s,ISO 100,焦段70mm,摄影师: 魏征

这也是冬季两项比赛作品,在夕阳下拍摄。我使用了1DX的多重曝光,你能看到有三个人影和三个太阳,这里面一个很重要的设置,你可以根据你的想法来选择多重曝光影像的张数。我一直都认为摄影是减法的艺术,这是一句很俗的话,但它却是最实用的。因为一幅画面里所能承载的信息量是有限的,你想象一下曝光次数太多,画面是否会显得很乱呢?最终,我尝试了三张叠加的效果,再拍上夕阳的景色,就是现在这幅图片了。


2014年2月19日,两名选手在索契冬奥会男子冬季两项比赛中。
EOS 1D X,f/2.8,1/500s,ISO 2500,焦段35mm,摄影师: 魏征

拍摄这张照片时,我趴在雪地上的坑里面,用低角度进行拍摄。为什么要拍这张呢?是因为跟吊箱缆车有感情了,在索契拍摄时,我去雪山上天天乘坐。我观察到蓝色的背景很好看,而且天上的缆车线也成为了画面中的元素。另外,我用了很多时间在选片上,因为运动员是横向经过的,他们不能和缆车线重合,也不能跟灯光重合,所以为了满足这些想法,拍了很多幅,最终挑出的这张是自己最满意的。


2014年2月18日,选手在索契冬奥会高山滑雪男子团体决赛中。
EOS 1D X,f/8,1/6s,ISO 100,焦段70mm,摄影师: 魏征
这是高山滑雪男子团体决赛,比赛选手是一群岁数较小的孩子。因为拍的时候觉得人物的年龄、状态都很特殊,他们从比大厦还要高台上滑下来,然后像鸟一样飞起,比赛真是太刺激了!下降的时候,雪板会蹭起一些雪花,为了渲染当时的现场气氛,我用了ISO 100,光圈缩到了f/8,慢速快门1/6s,雪花在身后形成了线条轨迹,就是图片背景中的线条。


图片8

2014年2月15日,一位观众在索契冬奥会男子速度滑冰比赛后焦急的等待结果。
EOS 1D X,f/2.8,1/2000s,ISO 2500,焦段400mm,摄影师: 魏征

这张作品拍摄于男子速度滑冰赛场。当时比赛已经进行完毕,但是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裁判正在统计整理冠、亚、季军排名。这时我转身,发现身后观众席上有一位岁数较大的男士,他表情很紧张,一直在盯着积分的屏幕,看得出非常关注这个比赛结果。我想,如何才能表现出这种心态来呢?他的前面是一个栏杆,他就这样趴过去,手刚好搭在一个五环的上面,最终我通过拍摄这张手的特写来体现观者的紧张焦急。

魏征:“现在的体育运动比以前有了速度上的提高,尤其是竞速类的体育项目,这也要求我们摄影师的器材不管是从感光度还是光圈、快门速度上都要达到相应的拍摄要求才行。”
Q-6:能跟我们分享下这次您携带的拍摄器材吗?您最看重相机和镜头的是哪项技术指标呢?
A:机身是两台1DX,还有一台5D3。去拍雪上项目的时候,因为无法第一时间判断出会有什么样的拍摄位置。因为在雪山和山坡上,任何一个点都能拍出不一样的影像。所以从鱼眼一直到超长焦可能都要背着,比如我背了一个14(EF 14mm f/2.8L II USM)的定焦,一个24-70(EF 24-70mm f/2.8L II USM)的变焦,然后是70-200(EF 70-200mm f/2.8L IS II USM),还会带一个200-400(EF 200-400mm f/4L IS USM EXTENDER 1.4X)或一个500(EF 500mm f/4L IS II USM)或600(EF 600mm f/4L IS II USM)。拍雪上的比赛至少要带四支镜头,从广角到长焦必须都带齐。所以,这么多东西很多时候是很耗体力的,你得有很好的体能先爬到山坡上去,那么这时新款镜头减轻之后就很有好处了,比如这次的500就比老款轻了一斤多。然后是三块电池,1DX的锂电池续航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冬奥会结束之后,我发现备用电池没派上用场,我带着它只求落个心里踏实罢了。
另外,现在的体育运动比以前有了速度上的提高,尤其是竞速类的体育项目,大家能看到打破各种记录,这就要求我们摄影师的器材不管是从感光度还是光圈、快门速度上都要达到相应的拍摄要求才行。比如:这次带的1DX的高感是非常过硬的,镜头方面200-400还有500、600,它们的恒定光圈都达到了f/4,对于提高快门速度是有很大帮助的,这也是我们体育摄影师为什么一定要用好设备、新设备的主要原因。

Q-7:相较之,超远摄变焦头,绝大多数体育摄影师还是更习惯超远摄定焦的,但是听说您这次冬奥会用的最多的却是新款头200-400(EF 200-400mm f/4L IS USM EXTENDER 1.4X),您是出于怎样的考虑?您觉得这款头在成像质量上还算满意吗?
A:当你的机位不可变的时候,拍摄角度也就成了固定的,那么你只有靠变焦量比较合适的长焦镜头来改变构图、记录影像。比如,用200-400去拍一些风光或是有景别的东西,在构图时会比单纯用400的定焦头灵活得多。同时,它还弥补了70-200到400之间的空焦段,在室外、在不确定拍摄位置的时候,它的变焦性远比定焦会更丰富你的拍摄思维。所以在我看来,200-400是一支非常好用的镜头。在高山滑雪大回转比赛中,我用的就是这支200-400,当时在山坡上走了很长时间发现太远了,800以上的镜头可能才刚好够用,所以很沮丧。但是我突然想起如果把这支头切换到1.4X的增倍是能满足需求的,让我没有空手而归。而且这支头给我的感觉,一是保证了高速对焦,二是画质表现也很令我满意,这是我这次在此次冬奥会上器材方面最大的收获了。另外,我的习惯是用RAW格式拍摄,通过后期的冲图,再导入Photoshop做一些调整,包括放大看一下它的细节、分辨率、颜色还原、照片四个边角有没有光线的损失或者中心的成像怎么样。我惊讶地发现这支镜头特别适合体育摄影师去应付各种不同的赛事场合,这的确是一支挺难得的的好头。

魏征:“体育作品得益于摄影师自身的良好专业素质,再就是要依靠相机和镜头快速的对焦,这也是体育摄影中一个最关键的技术环节。”
Q-8:为了完成本次冬奥会的拍摄任务,您选择佳能 EOS-1D X作为主力拍摄装备,对它有没有特别的要求或是想法呢?您认为EOS-1D X在雪场里的拍摄表现如何?
A:因为干了这么多年体育摄影一直都在用佳能的器材,我觉得很靠谱,也没出现过别的问题。所以只要佳能更新了机器我就会用,也不太会考虑别的设备了。


2014年2月18日,选手在索契冬奥会高山滑雪男子团体决赛中。
EOS 1D X,f/2.8,1/4000s,ISO 2500,焦段102mm,摄影师: 魏征

这张照片是从高山滑雪跳台起跳时拍摄的。当时的快门速度是1/4000s、ISO 2500,是1DX的高速快门和高速连拍带来的真实体验。你会看到跟平常的视觉习惯完全不一样的瞬间,也就是人眼根本看不到的东西。而且体育摄影师用高速连拍已经很习惯了,即便是用RAW格式,1DX也能达到我的要求。另外,14张的超高速连拍(记录画质只能选择JPEG)也是很有用的,比如一些国外的专业体育杂志会用它来做技术动作的分解分析。
随着体育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你的快门速度也必须设置得足够快,所以我现在经常会用高感光度、大光圈来满足高速度的快门来完成一张体育摄影作品。而且1DX的高感可用范围也在不断扩大,我个人认为ISO 4000以内都是安全的,一是我用RAW格式拍,二是即使是拍摄暗场,画面中出现一些噪点有时可以烘托赛场气氛。

Q-9:根据您在体育摄影方面的经验,在拍摄高速运动的物体时,您一般会使用哪种对焦方式?1DX在这方面的优势又是什么呢?
A:如何能在一个物体高速运动的时候清晰地捕捉到动感的画面?一是得益于摄影师自身的良好专业素质,再就是要依靠相机和镜头快速的对焦,这也是体育摄影中一个最关键的技术环节。大家一直在说佳能的优势就是对焦快,一直保持到现在,而且肯定还是行业里最领先的,比如我在这次冬奥会上用的1DX,它是61点对焦。我主要使用最中心的双十字对焦点,从构造上来说它是最稳定也是最准确的。而且最中间纵列双十字对焦点应该是5个,所以它可以完全满足我的构图需要。另外还有镜头防抖,佳能现在新的长焦镜头都是三种防抖模式,我一般用到三,即摄影师在运动的情况下拍摄运动的物体。1DX的对焦系统是可以做到中间点延伸出来上下左右四个点的扩展的,这样对相机的对焦面就扩大了,你得到清晰影像的机会也会更大。在应对运动物体加减速时,我习惯把1DX设置成跟踪对焦。所以综合起来,我一般就通过这几种方式完成高速运动物体的拍摄,一个是跟踪对焦,一个是通过镜头设置适合的防抖功能,还有对焦点的扩展以及对焦点的自定义。相信通过一些拍摄的训练和经历之后,大家都能很方便地得到一些清晰的影像。

Q-10:除体育摄影之外,您还对什么题材的摄影比较感兴趣?您近期有什么拍摄计划吗?
A: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拍人文的,而且一直都对用定焦拍人文很感兴趣。另外,人文的受众也广,所以今后很想多拍一些人文方面的东西供大家欣赏。

作者:佳能EOS学院

《索契冬奥会拍摄回顾 体育摄影师魏征专访》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佳能EOS学院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