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不是以前那麽遠!現在是這樣近!

发表日期:2014-04-26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点击数: 投票数:

悼念一代宗師「香港天文之父」廖慶齊先生!


二十多年的移民前,居住在香港時的菲林年代己醉心於深空銀河,星軌月亮等等天空上的拍攝.養家打拼的移民路就放下了很多很多年.近這年的半退休生活.又重拾這一興趣事好.年代的轉變,科技的改變.只能從新學習......一代宗師殞落留痕.重溫著我這朋友的朋友的生平事磧.面對浩澣的深空,人類,甚至這星球是何等渺小......

以下是節錄一些文字,文章以作懷念這偉大的朋友.........RIP.  創立太空館 小行星以其命名 香港天文之父廖慶齊先生逝世



                                                                  




 浩翰宇宙,有一顆小行星名為「Liu」,是以太空館創館總館長廖慶齊命名,這位啟蒙本港無數天文愛好者的「香港天文之父」,於本港時間昨晨殞 落,享年83歲,離世前一周在美國家中欣賞了由月全食帶來的「血月亮」。本地天文界稱,沒有廖慶齊,香港很多代學生都未必可到太空館探究宇宙。

         本地天文組織負責人和廖慶齊曾任教的皇仁書院,近期得悉他病重的消息。天文學會會長楊光宇昨在網頁公佈,該會顧問「香港天文界先驅」廖慶齊,於美國三藩市 時間4月23日下午4時(即本港昨晨約7時)與世長辭。
皇仁書院舊生會昨表示對廖慶齊離世表示深切哀悼及無限悲痛,指他離世時安詳,家人陪伴在側。上周二本港下午時間,美國出現一次月全食,可看到呈現紅色的「血月亮」,舊生會稱當時他在居所後院,欣賞這人生最後一次月全食。該會將聯絡校方、天文學會和相關校友,組織追思活動。
                                                                                                       

互動天文台 港人開眼界  2005-10-07 太空館創館館長廖慶齊重遊舊地,別有一番感港府決定在西貢設立一所擁有專業級望遠鏡的互動天文台,讓市民親身或透過互聯網觀星,預計明年中啟用。太空館創館館長廖慶齊表示,本港濫用燈光嚴重,甚至把燈光射上高空,市民難在市區觀星,相信須依賴即將開幕、遠離市區的互動天文台,實現創館以來的夢想,把星空展現人前。
 今日是太空館創館25周年,前太空館館長廖慶齊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有感於本港星空不再。移居美國多年的廖慶齊表示,擁有東方之珠美譽的香港,夜夜燈火璀璨,已把本港市區星空「破壞無遺」,稱香港經濟發展迅速,但「燈光多了,汽車多了,污染也多了,大廈燈光也射上天,現在已難像以前般容易觀星!」
燈火掩星光 銀河消失
 新界原居民廖慶齊,形容在50多年前觀星極為容易,只要前往郊區便可欣賞美麗的星空。他說:「新界燈光沒有現在那麼多,城市也沒有現在那麼光,以前觀星好方便,每逢周末或暑假便會返回新界居住,這便是觀星最好機會,只要關上家中的燈,全天空都是星,因為當時附近只有我家中有燈,關了便沒有燈光騷擾。」
 廖慶齊更批評香港未善用資源,濫用燈光,有大廈把燈光射往天空,街燈又沒有燈罩,他稱:「很多街燈是射上天,浪費資源,甚至是平射!」他更慨嘆:「以前隨便望下便找到北斗星,但現在不見了,好光的星座也只能看見一兩顆星,銀河也在廿年前消失。」
 本港市區星空被破壞,唯有移師往偏遠的地方觀星,當局更答允在西貢麥理浩夫人度假村內發展讓市民觀星的互動天文台。廖慶齊表示,當年原計劃在尖沙咀信號山設立小型天文台,但因技術和結構問題被迫擱置,城市發展更使市區難以觀星,相信新建的互動天文台可把真正的星空交還予市民。
 廖慶齊多年來要讓市民藉望遠鏡觀星的夢想,將於明年實現。他曾向歷屆太空館館長反映,希望可盡快闢建一所天文台,讓市民可藉望遠鏡觀星,他更說:「當年太空館開幕時更被批評,稱天象廳根本並非真正星空!」他希望樓高3層的互動天文台,市民可藉著60分口徑的新型望遠鏡,親身體會星空的震撼。
 天文台耗資700萬元在西貢麥理浩夫人度假村內發展互動天文台,內有互動室、控制室、儀器室及頂層裝有全港最大型的專業級望遠鏡,免費讓市民觀賞夜空。不過,市民更可足不出戶,透過互聯網控制望遠鏡,更可拍出不同的小行星、星雲,廖慶齊說:「M33三角座星系、獵犬座M51星系也能看得到!」  

[2005-10-07] 前太空館長 擁24個望遠鏡
 廖慶齊至今仍保留母親送給他的第一枝望遠鏡。已達古稀之年的太空館創館館長廖慶齊,對天文的狂熱程度,相信無人能及,至今擁有至少24枝望遠鏡,拍下多幅璀璨美麗的星空。不過,廖慶齊笑言,曾試過往店舖購買廣角鏡頭以拍攝流星雨,怎料卻遭店員搶白和取笑:「若果你懂拍攝天文相,NASA(美國太空總署)都不用工作了!」
 現年74歲的廖慶齊,自小便愛好天文,更對天文攝影情有獨鍾,多年來雖擔任太空館館長,但因忙於行政工作,才毅然決定提早一年、於1985年退休,好讓自己發展興趣。即使移居美國多年,他仍然經常回港,了解太空館的「長大」,不時還說:「當年太空館擁有最新的電腦設備!」
退休後仍熱中觀星
 廖慶齊退休後仍不時拍攝天文照片,更在後園設有一部電腦控制的望遠鏡,他曾被妻子質疑有沒有需要那麼多望遠鏡。他笑言,其實不須用那麼多望遠鏡觀星,但回答妻子時,卻說了美麗謊言:「不同的星,當然要用不同的望遠鏡!」他曾擁有至少48枝望遠鏡,但不少已送給朋友。
 回想過去,廖慶齊說:「有一年,想捕捉流星雨較闊的場面,前往買廣角鏡,但職員問買來做甚麼,我便說今晚流星雨,我想買一枝較闊的鏡頭,拍下較多的流星雨!」怎料,職員卻說:「流星雨,太空野!」還質疑他是否懂得使用望遠鏡,使他一臉無奈。

                                                                                                                       

           4歲學詩引發天文興趣

             廖慶齊1931年生於香港,為上水廖氏原居民。四歲那年,他在《幼兒詩選》學會一首關於秋夜的小詩,插圖上有一個男孩子伏在欄杆數星星,旁邊還有一彎蛾眉 月,心想是真的嗎?小慶齊走出騎樓一看,滿天星星走入他的雙瞳,「星途」就這樣開啟了。
廖慶齊畢業於香港大學文學院,之後在皇仁書院任教中文和中國文學。港大59年成立大專界首個天文學會,廖在61年也促成皇仁成立中學首個天文學會,加上他在港大校外課程部教授天文課程,啟蒙無數天文愛好者,香港天文學會、坐井會和天文匯等組織的不少搞手,都是他的學生。
廖慶齊74年與家中的私家天文台和天文望遠鏡,登上著名天文雜誌《Sky& Telescope》(天空與望遠鏡),名聞世界;國際天文學聯合會(IAU)把編號6743號小行星命名為「Liu」(廖),肯定他推動天文活動的貢獻。
                                                                                                       

                                                                                                                       

       廖慶齊數十年前倡議設太空館,港府71年落實,73年選址尖沙嘴,邀請廖慶齊擔任太空館參事協助籌建,最終於80年10月初開放,廖任創館總館長,當年是世界上設備最先進的天文博物館。
天 文學會前會長梁鑑章與廖慶齊一起籌建太空館,「市政局想建館,知道香港有個對天文有認識嘅人,所以請佢籌建,廖生唔係當一份工嚟做,係有心有力」。天文台 前助理台長梁榮武79至82年在太空館工作,他指廖慶齊感染力強,工作不辭勞苦,開館前常通宵達旦工作,「當年播天幕電影,要用幾部投影機逐個影像叠埋, 所以要花好多時間」。 

   香港太空館由今日(十月八日)起至十二月二十八日舉行「情繫穹蒼 
── 廖慶齊先生的星路歷程」展覽,展出該館的創館總館長廖慶齊半個世紀以來珍貴的攝影作品,當中包括一九五七年的阿連德 ─ 
羅蘭彗星、一九七一年的火星大沖、一九九一年的特長日全食及二○○○年巨大黑子群等罕有天象。圖為廖慶齊拍攝的月球直壁,為他贏得由「美國天文聯盟」於一九七七年舉辦的天文攝影比賽冠軍獎。




                 







       在菲林相機年代,廖慶齊已有驚人的天文作品發表,當時尚未發展的上水,幾乎沒有光害問題,他拍到彗星掠過本港上空,1977年更憑拍攝到月球直 壁,贏得「美國天文聯盟」的天文攝影比賽冠軍,他也聞名日本天文學界。
廖慶齊五十年代後期已會將相機機身,套上天文望遠鏡拍攝天文現象。天文學會天文論壇展示一幅他在上水家中天台拍攝的57年「愛蘭──羅蘭」彗星,花了50分鐘曝光;資料還特別介紹他的妻子姚淑嫣不熱衷天文,卻默默支持他,縱容他晨昏顛倒生活,讓他可追逐理想。
他在十多年前一次訪問中不禁「認叻」,「那時我拍攝的天文觀測圖片,隨時可以上《南華早報》頭條半版」。他在1982年獲日本頒發「奇諾天文獎」,又在1984獲大英帝國勳章(MBE)。
                                                                                                       

           康文署:天文界泰山北斗

       康文署在05年10月趁太空館成立25周年,舉行「情繫穹蒼──廖慶齊先生的星路歷程」展覽,署方形容廖是香港天文界的泰山北斗,天文攝影作品揚威世界, 為港增光,相片在技術和美感方面皆有過人表現,獲舉世認同。皇仁校友、天文匯主席彭栩怡表示,廖也不時回母校分享,他的拍攝技巧高超,在日本天文學界地位 甚高。

         



        

  

                                                                                                               

                   



                                                   

1974年4月號,以廖慶齊上水家中的私家天文台,及其約12吋口徑反射望遠鏡作封面圖片。

                           

              廖慶齊對天文學的熱忱,啟發了多代人。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及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是廖在皇仁書院的學生,有幸到老師上水祖屋天台 的私家天文台,欣賞他親自設計的12.5吋口徑反射式望遠鏡。袁國勇說:「當時覺得冇可能,原來呢個世界上,有人做到呢啲嘢,好impress(印象深 刻),係一個震撼。」                                              「留低一份執着同求真」

               袁國勇說,中二開始跟廖老師學習觀星,「佢講好多天文知識,當時黑洞係好前衞嘅學說,佢講得好好,好精采」。「我鍾意做研究,肯定係老師啟發我。搵微生物 同睇星一樣,人同動物有好多病菌,天上有超過億粒嘅星,只係我用顯微鏡,佢用望遠鏡。」雖然老師離世,「留低佢一份好奇心,執着同求真」。
高永文 稱,上周知道廖老師病情惡化,昨獲悉老師病逝感傷心。他記得中一及中二老師教歷史及書法,「老師教書好有威嚴,唔係惡」。中四他參加天文學會,曾到老師私 家天文台,看見村屋有個斜面屋頂,可打開電動天幕,展示當時香港最大的天文望遠鏡。他指:「老師態度好認真,能力好高,靠食飯時間同放學之後,計劃天文學 會嘅事」,也教識他用同一樣態度做人及醫生。                                                                                                                                                                           

       當你見不到天上星星

一首流行歌說,星星是窮人的鑽石;然而,香港已經繁榮至鑽石都不見了。這個年代,想要

­看漫天星宿,除了外遊,就是走進太空館。

太空館這個蛋形建築物,打從開館以來就是香港的地標,同時亦是當年國際天文界的一個奇­蹟。打造奇蹟者,正是現年八十歲的創館館長廖慶齊先生。廖先生可謂「香港天文第一人」­。今天四十來歲以下的香港人,也應該在學生時代探訪過這個充滿星球、穿梭機、太空人的­地方。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物理系副教授江國興,學生時代是太空館常客。他自言,早期的天­文知識以至演講的技巧,都是他從太空館自學得來;現任太空館館長陳己雄,當年在學校自­組天文學會,也是從太空館取得最新的天文資訊來出版會刊;也有年輕的物理學生說,今天­立志當天文學家,正是因當年看過太空館的一個天象節目。以此看來,廖慶齊先生的心血並­沒有白費。

雖然繁星流動、星河燦爛的景像只能在太空館欣賞,但若能因此喚起更多人對自然的關愛,­或許有那麼一天,全球熄燈保育星空的行動,不會只得那區區一小時吧。

己改版,希望網友可看到圖片.也跟跟條例發幾張劣作.日月同在.天堂自由.........



四月十五日晚等到三點半都拍唔到血月食的夜空.怎知等到四月中反常的下大雪了......唯有過了幾天來拍下這殘月了......人生無常,天堂快樂........

                                                                                                                                                                   


日光普照 春風化雨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月缺梦夢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此作品来自于活动 微观世界——另一面的美丽 关键词:

作者:Dreaming

《不是以前那麽遠!現在是這樣近!》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Dreami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