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用影像记录生活】初夏时节谷陇行

发表日期:2014-05-14 摄影器材: 尼康 D800 点击数: 投票数:

                                2014年5月10日 星期六 大雨转多云


       从凌晨开始的大雨一直断断续续的,在上午十点来钟的时候终于结束,阳光艰难地刺破云层把它的光辉洒向大地,不仅给世间万物带来了生命的能量,同时也撩拨着我那颗封闭了整整一周的躁动之心。
       坐在医院阳台上陪伴父亲输液的我看到天气转晴,不自觉地拿出手机拨通了摄友们的电话,相约下午出去过下摄瘾,大家欣然应允。
       下午两点准时出发。出行的方向地是预先确定的——谷陇方向,线路是却是临时决定的 ——翻过尖山坡经黄飘到谷陇。最初的想法是到加巴一带的梯田拍摄农民犁田的场面,最后却走到了我们从未拍摄过的地方——岩英。
       行程是轻松愉悦的,满目的苍翠和一路的花香让我们走走停停,拍拍走走。有拍摄价值的就拿出相机一阵猛拍,没有必要的就用手机按上几张,织“围脖”,编说说,发微信,有没有“大片”无所谓,与好友们分享行程的快乐才是最大的快乐。
       天气不是最佳,期望中的蓝天白云时隐时现。不过春末夏初正是农忙时节,沿途有许多的人文题材供我们拍摄。
       这是翻过黄飘大坳后团仓村的摆搞 ,一位在寨子边放牛的苗族老人再次吸引了我们的眼球。大家一窝蜂地下车,或蹲或站在路边,长短镜头齐刷刷地对准前方,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翠绿的山村,浑黄的田水,弯弯的田埂,悠闲的水牛,和蹒跚的老人,它们共同组成了一幅初夏时节的山村美图。

 


        都说摄影人的目光犀利,特别是在面对美景时。同样是在团仓村,我们的车虽是一路下坡疾行,但这一片虽不大却有些特色的梯田没能逃过我们的眼睛。稍感可惜的,是此时天气不佳,天空有些发灰;时间不对,正午的光线硬且平;时机不好,梯田还没有全部淹上水。不过这并不影响她呈现给我们的美好形象,在我们的眼里,就如一位深居山野未加修饰的少女,待条件成熟时一定会变成落落大方、亭亭玉立的美丽姑娘的。难怪大家笑说应该在这里挂一个牌,把它作为黄平摄影的又一个拍摄点。


        都说摄影人的目光犀利,特别是在面对美景时。同样是在团仓村,我们的车虽是一路下坡疾行,但这一片虽不大却有些特色的梯田没能逃过我们的眼睛。稍感可惜的,是此时天气不佳,天空有些发灰;时间不对,正午的光线硬且平;时机不好,梯田还没有全部淹上水。不过这并不影响她呈现给我们的美好形象,在我们的眼里,就如一位深居山野未加修饰的少女,待条件成熟时一定会变成落落大方、亭亭玉立的美丽姑娘的。难怪大家笑说应该在这里挂一个牌,把它作为黄平摄影的又一个拍摄点。


 


        这里是青塘地段路边的一口小水塘,今早的那场大雨让水塘里的水变成了桔黄色。持续的低温阴雨让人们郁闷、烦躁,今天难得的升温似乎一下子释放了人们心中的郁烦。这不,初夏时节的河水虽还很冰凉的,可这几个放牛娃却勇敢地在这浑浊的水塘里戏水洗澡了。看到我们下到塘边去拍摄他们,这帮小家伙起初还有些羞涩,纷纷跑出水塘准备穿衣离开,但在我们的再三请求下有两位大胆的还是再次返还水塘,并一遍又一遍地表演跳水的“高难度”动作供我们拍摄。为了表达对他们勇敢行动的鼓励,离开时我们给了两位小英雄每人一元钱作为奖励。


        由于天气越来越不符合我们的拍摄要求,快到谷陇时在我的提意下我们改变了原先准备去加巴一带拍摄的计划,改走翁坪方向去查看地形,目的是为下一步有合适的天气到翁坪一带拍摄梯田雾景作准备。车刚出谷陇镇,一处很宽大的施工场地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原来这是正在建设中的谷陇水泥厂工地,也许是刚刚下过大雨的缘故吧,工地上几乎见不着建设的场面,几位来此找活干的农民坐在路边的土坎上略显无奈地观望着空旷的工地。但对我们来说,记录一下这样的场景作为资料保存却是必须的。


        一条小河从水泥厂工地的前方流过,浑浊且湍急的河水从刚刚披上绿衣的田野间一路奔腾而来,在我们的眼前呈现出梯状的瀑布流,着实让我们小小的兴奋了一下子。


        小河的旁边就是繁忙的湘黔铁路,不到十分钟一趟的列车又一次改变了我们的行程,大家决定到岩英去拍摄那个著名的“火车打转转”。这是离岩英不远的一个叫宝老山的苗寨,寨前一块稻田里一家三代收油菜的场面同样让我们激动着,感叹着。


         岩英是谷陇镇的一个苗族聚居村,离镇上并不远,也就二十来分钟的车程。其实对岩英的依稀印象,一是缘于对岩英高跷传统技艺的敬仰,二是发生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没有人愿意再提及的记忆。由于受地形地势所限,跨越重安江后一路爬坡而来的湘黔铁路为了“更上一层楼”不得不在这里连续转了几个大弯,从高空看几乎就是一个完整的太极图案,下面的两张谷歌地图截图很形象地证明了这一点。正是由于坡度大弯道长,火车经过这里都会放慢速度,特别是在火车提速之前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火车速度更慢,用蜗牛爬行来形容也不为过,所以才发生了哪些不该发生的往事,也因此让许多人记住了它。

 

         我们来到地图中那个叫龙讲(用“颈”字更为形象和准确)坳的地方,将车在岩英小学的门前停下。由于从来没有到这里拍摄过,对这一带的地势不熟悉,根本不知道在哪个角度去拍摄这个铁路大转弯。下车问了当地百姓,他们也讲不出个所以然,只是指点我们到对面的小山包上去,说哪里能够看到铁路在这里转弯。我们来到小山包上,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相隔不远的两条复线铁路,蜿蜒流淌的沟壑,绿树掩映的苗寨,和起伏葱茏的群山,但我们想要的大转弯并没有出现。


 

        其实要想这附近找一个理想的角度拍全大转弯是不可能的,一是附近没有这么高的山峰,二是这个大转弯确实够“大”。我查不到整个大转弯的长度是多长的资料介绍,但可以根据列车的行进速度来估算一下。我们所在的山包几乎是大转弯一半的位置,列车从出现在铁路桥到转到山下铁道的位置差不多是五分钟的时间,按时速不低于60公里计算整个弯道应该在十公里以上。画面中现时出现的两条铁路其实就是一条,它们之间的直线距离估计就在二百米左右,为跨越这短短的距离,设计者们不得不在大地上划一个大大的曲线来克服它。也正因为有了这美妙的设计,不仅让我们能够很容易地把它们定格在一个画面之中,也让我们能够有时间从容地使用相机的多重曝光功能记录下一列行驶的列车运动在不同点上的轨迹。
       
 


        按大家预定的想法,在这里拍摄完铁路大转弯后我们将取道翁坪经重安回县城的,哪知大家在这里拍起了瘾,根本没有想离开的意思,不到十分钟一趟的列车让大家欲罢不能。这时太阳西沉,天色渐晚,天边出现了醉人的晚霞。我暂时放弃对列车的拍摄,返回原路选择了几个角度拍摄太阳落山的过程。哪知随着时间的推移晚霞逐渐失彩,倒是那座高高的牛岛山久久地矗立在那里,默默地见证着太阳的悄然褪却。这时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什么时候我们登上牛岛山,去感受一番山高人为峰的快意?我想这一天来的不会太晚!


 


 


 


 


        随着时间的流逝,镜头中的火车慢慢地变成了一条流动的光带,逐渐布满乌云的天空让大家打消了拍摄星空下列车在群山之间流动的画面,在天空完全暗下来的时候,我们选择了离开,在茫茫夜色和饥肠辘辘中原路返回。


 

作者:苗岭山人

《【用影像记录生活】初夏时节谷陇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苗岭山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