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不眠夜里的怀旧哀思

发表日期:2014-06-01 摄影器材: 索尼 DSC-T50 点击数: 投票数:


 不眠夜里的怀旧哀思

(文:Αρηδ)

  力所而不能及,是为不自量;而一个看似也许可触及却依旧遥不可及的渴望,或许可称为是妄念。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当我终究沦陷进某种妄念里无力自拔的时候,我终于明白,我不过也是那“自扰之”的芸芸“庸人”之一。

  说好的超凡脱俗呢,说好的卓而不群呢。

  徒生许多无名愁;空思量,华发满头。

  少年逝。

      ——火神纪·《少年逝》

  写字一直写到今天,我终于明白,我一直所信奉的所谓“事无不可对人言”其实不过只是我一路一厢情愿的念想。当这所谓的“事”还仅限于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我也许还能有种“君子坦荡荡”的快意恩仇;而当这种“坦荡荡”去牵涉到他人的时候,藏着掖着似乎也就成了一种必须。
  今天很巧遇到了十多年前认识的歪酷博友,然后就聊到了许多年前的那个博客,大家都一样从青年过渡到了中年了吗,彼此都不再写字,彼此都在回忆。
  末了,博友了了说要“保持一种倾吐的习惯”,我倒是颇为赞同的。因为我突然想起来,我的这种好习惯似乎已经在很多年前,就被我遗落在了那个早已经荒废了的博客里了,抑或是被我遗弃在我那已经满地尘土的心里了。

  至少在当下,我总感觉,其实藏着掖着才是我生活里的一种常态。曾经我所追逐的那种倾吐的快感,那种表达欲望的澎湃激情早已经消逝殆尽;所谓坦诚相对,似乎更像是多年前就遗落在了哪儿的一场妄梦。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其实我们一直都会诵念的古诗词,也许只有到了特定的时间里,我们才能真正地理解。我一直觉得苏轼的这厥《江城子》多少有些矫情——念亡人,梦里终得一见,相思之苦不诉,竟是相顾无言泪已千行了……
  读书的时代里老师说那是因为太多的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于是只有泪千行。我佯装是信了,我自己也觉得是信了,只是我从来都无力去理解这是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境。而到现在,我也许多少有了体会;像是一个多年不曾见的老友突然见面,真的是千言万语诉不尽,却真不知从何说起。也许还不至于泪千行,却真的是四目相对口无语,咽喉微硬近哽咽。

  于是在今天,我才突然想起,我已经有多少年不曾完全不需要藏着掖着地一吐为快,当完全把心中所想一次性完全倾吐干净之后,那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快乐与愉悦,甚至是空灵般的舒畅。于是我想起了这本我已经久不曾书写过的日记本来。有些事,也许不适于公示大众,不适于大肆宣扬,于是日记本的存在就有了其最本真的意义了。
  我原来为何近来一直在抄写经文,也许就是因为这种倾吐的欲望如此强烈却找不到任何可能的突破口,我甚至连写在日记本上的勇气都没有的时候,抄写也许就能带给我一种接近于“类倾吐”般的舒缓。
  虽说聊胜于无,但是我毕竟提笔写字都么多年,当我不再写自己的文字时,这种抄写至少能给我一种类似于书写带给我的精神上自慰式的一种快感;而深奥无比的经文能让我一路徘徊在那种似懂非懂的迷朦之中,带给我些许哀怨后的快意。

  精神上的自我麻醉,也许只是为了在这残酷而乏味的生活中,多少有些轻装上阵的自我催眠,佯装成了信徒至少就省却了自己为自己寻找一个前行的方向;这样,我也许还能挣扎着走得更远一些。
  写到这里,我才觉得,这种闺怨式的小牢骚文字,也许才是我写得最轻松快乐的文字。我从来不奢望我的文字能有什么成就,我也从来不奢望我的文字能在什么殿堂里占有多大的一席之地;但是我一直都知道,我的文字一直都能给我一种精神上的自慰,至少他们总能给我减压,让我活得较为舒适,让我不至于过于病态,至少心里舒适。

      2014-05-31;儿童节前夕;2:47。


  我突然怀念起曾经执笔走天下的生活。那时候也许物质相对匮乏些,但是至少我在精神上是自由的。我无须看任何人脸色,我也不必顾及任何人的想法;我想写什么写什么,我的表达欲望每天都能得到满足,至少我可以诚实地表达我的所有想法。
  而今,太多人的脸色每天都在眼前转,太多完全不好笑的言语我得陪着笑脸,太多极其乏味的人每天都必须去应对……我活着,如同行尸。
  的确,面包是必须的。不只是我的面包,还有小羲的面包,小羲妈妈的面包,小羲爷爷奶奶的面包,所有人的面包都是必须的。我也许可以饿着肚子写字,可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饿着肚子来看我写字。
  假如可以,我真想舍弃了所有一切,提着我已经抛弃了的那枝笔,背一个背包,然后四处去闯荡一番。我可以写所有我想写的文字,我可以对着我想笑的人笑,我可以对着我想哭的人哭,然后我彻底地解放了我的精神世界,还有我这已日渐破败的身子。而现在,我感觉我活在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出路的牢笼里,终日惶惶而不知所终。

  但是我知道我做不到。我背负不了那个为父不慈,为子不孝,为夫不爱的骂名。因为我似乎已经不再有以往那种一定会成功的信念,不再有以前那种一定会衣锦还乡来的渴望,不到迫不得已,我也许永远也走不出第一步。
  行万里路,破万卷书;这是古代书生们的必经之路,也许也是他们唯一的一条路。千千万万的书生走出了书斋上京赶考,我们会记得所有衣锦还乡的状元郎,我们也会记得那寥寥无几的一门三进士的荣耀;可是没有人会想到这万里上京路上又有多少尸骨未寒,还魂归故里都无门的落魄书生。
  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年少轻狂爱做梦的少年;我也已经不再是那个勇往直前追逐梦想的热血青年。我似乎更像是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落魄中年男,半夜里突然感觉到了中年危机而不肯束手就擒的困兽,于是我爬起了床,跑到月亮底下哀嚎几声。也就这样了。

  总有人说我是才气横溢,只是不该为了一瓦遮头三餐果腹而埋没了我的才华。我总一味苦笑;我哪有什么才气,我哪有什么才华。我只是比别人勤奋,比别人固执;所以我能一路坚持,所以我能日积月累积少成多。小时候姑丈总好对我们说:笨鸟先飞。我从来不承认我笨,但是我心里知道,我的确笨;也许正是因为我不聪明,所以我会花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玩一些本来我就不擅长玩的东西。而正是因为我付出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有时候我就能玩得比那些本来比我更有天分也更有才华的人更好。
  我没有才气横溢,我也没有任何与众不同的才华。放在芸芸众生之中,我是平庸得不能再平庸的一个人;只是我不甘于平庸,所以我会加倍努力,所以我总能在一些看似没有出路的地方找到出路,然后做出一些在别人看来也许根本无法想像的事来。
  至少在那个时代里,我一直深信我能走出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来,我深信甚至坚信不移,并且我一路就那样坚持地走了下来;而最终,我似乎也走出了一条非寻常路。

  而今,我似乎不再那么深信不疑了。就算我能放弃现有的一切选择出走,我是不是还如当初那个轻狂的少年一样不畏猛虎,我是不是还如当初那个热血的青年一样坚定执着……我怀疑,我的确怀疑。
  做自己想做的事,写自己想写的文字,走自己想走的路。这是奢想,不再是梦想。所以我一直对那些还算是年轻的人们说,别顾忌他人的想法和说法,做完自己所渴望做的那一切,然后再回来承担自己应该要去承担起的那份责任。因为他们还有时间,还有为自己负责为自己拼博的机会。
  我怀念我的旧时光。至少在我的那个旧时代里,我做到了我曾经想做到的事,我过过一种我曾经想要过的那种生活,我曾经也有梦想,我也一路追逐过我的梦想,我甚至已经接近了我的梦想,我甚至得到过曾梦想过的那一切……后来梦醒了,生活依旧得继续。

  不知道多少年以后,我现在的这种生活状态,是不是也会成为我怀念着的旧时光。我希望它会,因为至少这说明在多少年以后,我对现在我所做的种种选择,至少是无怨无悔的。
  我总觉得,现在的这种生活状态是一种忒悲催的生活。我失望,甚至绝望。然后开始怀念旧时光,渴望新生活。我有一些机会摆在我的面前,只是我暂时还是选择了如如不动;我也明白机会不会一直在前面等着我,或许等我再想要那些机会的时候,那些机会早已经选择了那些一直做好了准备的人们。我只是希望,等到了那天,我会觉得我今天所做的决定,至少是没有错的。
  拒绝一份月薪过万的工作,拒绝迁往别一个城市,拒绝朋友已经为我准备好了的那座临河的住所;我所拒绝的那一切似乎更是我内心里所想要的,只是我心里还能想到的是职业上的道德与人性上的仁义。我也许做不出来的是在我还被需要的时候离开,所以我选择了留下。

  也许哪一天,当我不再被需要的时候我再去找给我提供机会的那朋友说,对方会告诉我说已经等了我许久,但是时间不等人,最后在等无可等的时候,终究把许诺给我的那一切给了更好的一个人。那时候,我会后悔我现在做过的这个选项吗。
  我为何把现在的这种生活状态定义成了悲催。因为的确悲催。我做不到我想做的,我完成不了我想完成的,我做着许多我不想做的,妄想着我得不到的,然后我还必须担心以后有一天,我会后悔我今天最重要的那些决定。这才是最可怕的。

  我可以理解为何之前的那段时间我为何能够每天睡四五个小时而每天准时地去上班,因为我知道我承诺了一个公司的运营,所以我也许做不到拓展业务,但是至少我必须把所有一切我能做好的事情都尽可能地做好。
  我也可以理解为何现阶段的这种状态让我忐忑不安,因为我似乎已经卸去了我最重要的责任,而我找不到我该有的位置。
  我其实回不到最初的那个位置上去,我想;因为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所以我就再也回不去了。

  每天,总有些看着我不那么顺眼的人被逼着看到我;我也感同身受。
  每天,总有些不那么好笑的笑话还必须强颜欢笑;我也同样感同身受。
  我在寻求一个契机,在那个契机里,至少我能感知到我存在的意义。

  记得小时候读过闻一多的那首“若为自由顾”的诗,精神上的不自由,原来是如此痛苦的。也许我真的该放下眼前的所有一切走出去,纵然有一天我也许会后悔。
  我为困兽;划地为牢。我无力叫嚣;对月哀嚎。
  天明时分的朝阳会照进我的房间里来,只是那朝阳是否又会照进我的胸膛,点亮我曾经沸腾过的悲悯之光;渡我前行。

  也许我终究还是一个平庸之辈,而今晚,也仅仅只是一个平庸的夜晚。
  我坐在书桌前写了一晚的悲怨;然后,平庸的生活还依旧继续。
  忒悲催的也许不是生活。只是我。自我的那种悲剧的情结又一次将我捆绑,欲解无力。

  晚安。世界。所有爱我的,以及恨我的人们。
  早安。世界。所有爱我的,以及恨我的人们。

             2014-05-31;04:33。

如果您觉得本文值得收藏,请点此通过SkyDrive下载本文,保存一个PDF文件到您的电脑中。



11


关键词:电影外的迷情

作者:火神纪

《不眠夜里的怀旧哀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火神纪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