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盛年。

发表日期:2014-06-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很久以前,我们都做过一个叫作童话的梦。

被灌输着幸福的美好结局,和与世无争般的正义战胜邪恶的情节。

仿佛这样,童年才算真正无忧无虑的缓缓度过。

再长大些,仿佛似懂非懂那样才知道并非所有好人都能坚持一辈子,所有坏人都活该下地狱。

而今,我们更愿意做一个自保且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更愿意用一身无形的盔甲把自己重重包围起来。

害怕着一些本不该存在的纠结与过往,和转眼即逝的幸福。

我们似乎更愿意以一个没有任何期待来换取一场惊喜或者是虚惊一场。

童年时的观念颠覆,如今看来更像是一种成熟的兑换礼。

甚至嘲笑那些幼稚的过往,而久久不愿承认,曾做过的那些疯狂的过往。

是我们丢掉了纯真,还是这个社会本不该存在所谓矫情的纯真。

我们都在拼命赚钱,恋爱,生子。忙到没有空闲停下来想想清楚这些名词的意义。

却再次被时代迅速的不断往前推。

也许就连思考,都懒的动弹的我们,在这个社会大流里渐行渐远。

友人甚是喜欢五月天,追着五月天跑遍整个东南亚也在所不惜。

那种满足感就连那时考了满分也未必有如此境界。

只是,这五人的组合似乎已经红透一年又一年。

从未离散甚至从未有解散消息的他们,总是这么炙热的在这些流年岁月里匆匆而过。

不再年轻的他们还在坚持着象征用于年轻的音乐。

阿信还是在舞台上习惯煽情而无畏。

也许,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做着一件事,一件叫作音乐的事。

他们的初心是那么明确且不动摇。

不再年轻的我们和他们,都渴望倔强地坚持着一些事。

不输现实不输昨天。

守住一点点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

前几日,杭州的骤暖还冷,让人猝不及防。

瑟瑟发抖的清晨与夜晚,似乎怎么都跟夏天挂不上钩。

只是这般闷热的夏天,却还是在这个六月初的时节里。

如期到来了。

暂未听到知了的鸣叫,却迎来了新一轮的高考。

原来生活还是在继续着他应有的步伐,原本的理所应当还是如期到来。

我们青春时经历过的种种并未更改它的色彩,还是延续着世世代代。

只是这年岁的增长,似乎让人觉得忽然拘束了起来。

总想着该有的样子,而不敢轻易放肆。

今天,闺蜜说,你应该买一条适宜的裙子,而不能再装嫩而无畏。

我只是,觉得他需要一双高挑的高跟鞋来配她。

这是裙子的心声,是属于这个年纪的童话。

 

 

 

关键词:杨喧

作者:杨喧

《盛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杨喧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