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五一假期平塘行

发表日期:2014-06-18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点击数: 投票数:

上半年假期较多,几乎每月都有,但基本都与传统节日有关。因老父独自一人在老家生活,平时难得去陪他老人家,所以每逢节日放假,大多是回旧州老家,与父亲一起过节。“五一”不是传统节日,在农村根本就没有“五一节”的概念,因此每年的“五一”假期就成了我外出过摄瘾的绝佳机会。今年也不例外,邀约了三个摄友,大家一合计,决定平塘走一遭。

平塘是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一个县,与我所在的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黄平县相隔不过两百来公里,路程不算远。其实对平塘我是不熟悉的,选择它,倒不是因为知道那里有多么美丽的风光和独特的人文,而是因为贵州省摄影家协会“五一”期间在平塘县城举办“2014贵州.平塘‘中国民间龙舟争霸赛’现场摄影大赛”,大家抱着散散心的目的去那里碰碰运气。

因为是临时起意,走的急,我们没有对平塘做更多的功课,线路也是率性而为。决定从谷陇方向往凯里走,是基于以下三个原因:一是一位摄友家住谷陇,需要去接他;二是妻子要去凯里与放假回家的女儿会合看望岳母,正好同路;第三,也是最主要的,是天气预报“五一”那天天气晴好,谷陇加巴一带有可能出现壮观的云雾。正是报着这样的预期,大家在清晨五点就从县城出发了。

夜幕茫茫,星空中偶见几颗晶亮的星星。车出县城,凡经过河谷深沟地带,都见到了或淡或浓的雾,大家不免欢喜,心想今早应该有戏。到达谷陇天刚朦朦亮,接到摄友后马不停蹄向加巴方向驶去。沿着那条熟悉的山路,不过十来分钟,我们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里长。

里长是谷陇镇的一个苗族聚居村,与这一带的其他村寨一样,它处在大山的山腰上,脚下是清水江,一条公路从它的上面通过,周围是层层叠叠的梯田,远处是连绵无尽的群山。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这一带雾特别多,一个个的苗寨经常云遮雾罩,形成虚无飘渺的美丽雾景。正因为此,我们这些追云逐雾的摄影爱好者经常来到这里拍摄雾景,对这一带已经非常熟悉,并确定了几个固定的“最佳”拍摄点。里长就是我们最喜欢的拍摄点之一,在它的对面有一个高台和几个小山包,离公路不远,站在这里,不远处依山就势的苗寨、宛如玉带的梯田、绵延起伏的山峦尽收眼底,如果遇到合适的天气,这里将是一个非常理想的风光拍摄地点。去冬今春以来,我们已经多次来到这里,但每次都是趁兴而来,败兴而归,几乎快要磨灭了大家的热情。幸运的是,这一次老天没有让我们再次失望,盼望已久的雾景终于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大家不免有些“受宠若惊”之感,车刚停稳便纷纷下车,就着微亮的天光和手电光凭着记忆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经过我们“整理”的拍摄点,从天边那抹醉人的玫瑰红由浅变深再变浅、从晨曦微露到旭日冉冉到日上三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大家才意犹未尽地离开,走向另一个拍摄点。

 


 


 


 


 

说句实话,这次看到的雾景并不是最好的,主要是雾的位置较底,一直在谷底徘徊,没有出现我们期盼的雾绕山寨的美景;再者雾较散,发灰,远山只有谈谈的轮廓;长期的阴雨使得空气的温度过大,通透度差,不仅山寨朦胧而且日出也朦胧,因而拍出来的图片显得有些“脏”,不透,算不上好片。当我们走到另一个拍摄点时,出现在我们此前的雾景比刚才看到的要大气、开阔许多,可惜的是时间已近八点,错过了最佳的拍摄时机。


 


 


       带着些许遗憾,大家才正式踏上平塘的行程。就在要离开黄平地界进入凯里地域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一片白色的带状景物。大家一阵惊喜,下车一看,原来是一片铺盖着地膜的田地,种的是烤烟,几个苗族妇女正在地里喷洒农药。当然,更让我们惊喜的,是前景的农田、中景的山峦与远景的雾景相得益彰,形成了一幅难得的人文风景画,不能不令人叫绝。


 

       继续前行,刚进入凯里地界,又一处美丽的景色吸引了大家。我们找了一户人家上到楼顶,呈现在我们眼前的美景让大家激动无比。这是一个很大的寨子,古老的木瓦房与现代的砖房夹杂着掩映在绿树丛中,浓雾正流淌在寨子的边缘,远山若隐若现,给人以身临蓬莱仙境之感。随着太阳升高和气温的上升,浓雾在极速流动、飘散,一个个的山头忽隐忽现,真的是倏忽变换、气象万千。一直到雾散山现,大家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一路下坡,汽车穿破浓雾,来到清水江边的小镇——旁海,在这里吃了早餐,又马不停蹄地启程赶路。到达凯里已是上午十点过钟,妻下车后我们一行四人直奔此行的目的地——平塘。在沿贵新高速前行的途中出了点小插曲,因不熟悉路,车到墨冲路口时停下来犹豫了许久,在询问了路过的司机并打电话向朋友求证后从这里下高速,在墨冲镇上吃了晚到的中餐。此时已是中午两点半钟,太阳高挂,气温比想像的高,水饱饭足的我有些昏昏沉沉,直想睡觉。可还有三十多公里的路程要赶,加上有主动请缨的美女司机和豪车带路,一路的疲劳都在渴望、兴奋与青山绿水中烟消云散,感觉只是倏忽间,平塘县城就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宽阔的大道虽行人寥寥,但却旌旗飘荡,节日气氛甚浓。但最能让我们直接感受节日气氛的,是在街上跑了几圈、问了无数家旅馆也没有找到落脚点的辛苦与无奈。最终,我们不得不求助活动组委会,来到他们指定的接待站——平塘县委党校。在等待管理人员来开门的过程中,困极了的我趟在树荫下的一块石板上就呼呼大睡起来,醒来时已是一个多小时以后。此时的院子里已经停了几辆车,都是与我们一样准备在此住宿的同行。姗姗来迟的管理人员很热情,把我们安排住进了学校的集体宿舍,套间式,两层高架铁床,简单的垫的和盖的,仿佛一下子把我们拉回了学生时代。虽然简陋了些,但能够住下已让我们十分满足,何况还是免费的呢?

       稍事打点,也顾不上吃晚饭,西下的太阳就把我们吸引出了房间,在一位在此长期租住的仁兄的带领和指点下,我们徒步来到街上,准备到一个制高点去拍摄县城的晚景。路程并不远,据说有半个小时左右就可到达。我们来到河边,沿着河岸公路和人行道慢慢行走。河叫平舟河,河里已经投下了明天比赛用的浮标,夕阳把它的金辉洒进河里,暖风拂过,泛起阵阵金色涟漪;路叫玉水路,沿街拉起的警戒线并没有拦住人们享受晚风的渴望,三三俩俩的行人漫步在人行道上,把他们的身影留在了斑驳的林荫道上。


 


       县城西边有一座山叫莲花山,那里是观景县城的制高点。跨过摇摇晃晃的铁索桥,登上用鹅卵石精心铺就的上山曲径,鼻孔里充盈着小径两旁盛开着的小叶女贞散发出的浓烈香味,当身上的衣衫将要湿透时,我终于来到了最后的观景台——一栋木质结构的二层小楼。小楼面对县城方向的边沿已经摆满了三脚架,各种品牌的相机严阵以待,各种口音的摄影人在楼内来回度步,只等最佳拍摄时机的来临。我见缝插针地找到一处放置脚架之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摆弄着相机,细细地品赏着被称为“玉水金盆”的平塘县城。原来,平塘县城三面环水,一面依山,美丽的平舟河在这里水势变缓,水清似碧,如一条玉带绕城而过,形成一个巨大的U形图案,把整个县城紧紧的护佑住,这才有了“玉水金盆”的美誉。


13


       这时太阳已经落山,天边并没有出现我们想要的晚霞。好在是久雨初晴,空气的通透度尚好,我们决定再等上一会,希望能拍下繁星照耀下的“玉水金盆”,从华灯初上,到夜色深沉,从人流如织,到最后剩下我们四个人,差不多两个小时,我们一直在不停地记录着光影的流动和星月的变换,直到弯月当空,繁星隐退,我们才在饥肠辘辘中在带着一丝遗憾下山。

 

 

       需要说明的是,大家看到的“玉水金盆”是倾斜的,这可不是我相机水平线不稳的问题,其实这是玉水河自东北流向西南、县城北高南低的地势造成的。我也尝试把它的地平线纠正了一下,虽然前景的县城正了,但远山却变形了,给人以“假”的感觉,反而适得其反。


       下到河边已是晚上九点,河岸的灯光璀璨炫目,人行道上人影憧憧,生意兴隆的夜市摊一个挨着一个挨,各种气味不仅集中刺激着我的鼻孔,也把暂时隐藏的饥饿感强烈的勾起。好不容易找了一间小餐馆坐下,猛喝几杯热茶,让疲惫的身躯得到放松;一锅热菜如风卷残云般一扫而空,体力得到稍许恢复的我们徒步回到住宿点,脸脚未洗便倒头睡下,把一天的奔波劳累消弭在沉沉的梦乡里。


       清晨五点,大家如约起床,趁着夜色又一次来到莲花山上。这次我们四人是最早上山的一批摄影人,点据了有利的摄影位置,静静地等待着朝霞的出现。刚开始天空昏暗,正当大家有些灰心的时候,天边出现了一缕紫红,然后慢慢迷漫在整个东天,最终由紫红变金黄,似一片燃烧的火焰点亮人间的黎明。


 


       稍有遗憾的是,静静的玉水河没有起雾,河岸的景观灯也不知什么时候关了,整个县城显得过于沉寂,使得我们拍出的图片大打折扣。


       终于,朝阳如一团火球喷薄而出,不仅映红了天空、照亮了大地,也把我们的激情进一步迸发。感谢外地摄友们带来的这一位美女,因为有了她的爽快答应,才有了我的这幅美女观日出的图片。


       随着太阳的升高,莲花山的小径上走来了早起锻炼的人们,他们的到来给这静静的清晨带来了生气,也为我们的摄影增添了新的元素。


       下山后来到铁索桥上,几位在河里晨泳的人让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要知道时令才刚刚进入五月,河水的温度应该还是很低的,估计不会超过十摄氏度吧!


       这几只船据说是今天的比赛用船,船身不大,船的两头分别绑上木雕的龙头和龙尾就是龙舟了,这与我所见过的龙舟完全不同。此时它们还静静地趟在玉水河里,清晨的阳光柔柔地照射在船身上,似乎在养精蓄锐,等待着那个激动人心时刻的到来。


       吃了早餐,我们来到举办祭龙仪式的广场。因为太过疲倦,因为对这种人山人海的人为场面不感兴趣,我便坐在人群的外围一边休息、养神,一边用塑料袋包裹相机,为即将举行的水龙游行做着准备。十时整,随着一通锣鼓声响起,“水龙”从广场里冲开人群跑了出来,随即沿街准备的各式水枪、瓢盆等喷水用具被热情的人们发挥得淋漓尽致,漫天的水珠肆无忌惮洒向独具特色的水龙、剽悍的耍龙人、漂亮的美女和沿街疯狂的人们,霎时间街道流水,路人湿身。水龙沿街狂奔,跟不上节奏的我跑松了鞋带、跑湿了衣服和鞋子,大部分时间都是举起相机盲拍,得到的结果大多是人们的背影,很不理想。


 


 


 


 


 


       气喘吁吁跟到终点,希望能看到一场精彩的表演,但事与愿违,游行结束,群龙四散,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无奈只好随人流在街上徘徊,好不容易移动到河滨公路,可河岸边已经站满了看热闹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根本找不到一个插身之位。正彷徨间,摆放在街边的影展让我在此流连了将近半个小时。

       这时河道里响起了哨声和鼓声,龙舟比赛就要开始了。打电话联系摄友,已经各在一方,难以聚拢,遂独自往大桥上走去。此时骄阳似火,强烈的阳光让人睁不开眼,但却发现有不少人在抬头望天,且议论纷纷,好奇心让我也顺势往天上看了一眼,原来太阳被一轮大大的圆圈包围住了,色彩艳丽如彩虹。发生日晕了!我知道这是一种天文现象,很常见,而且非常清楚地记得“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的谚语,但如此明显的日晕还是第一次看到,惊奇中一边赶紧找合适的前景进行拍摄,生怕它消失,一边快速来到桥上,在得到现场安保人员的同意后走到大桥的栏杆边,安安心心、舒舒服服地拍了起来。可惜的是太阳太高,日晕太大,要把天上的奇异景观与地上精彩的比赛场面都纳入一个画面实在太难,照顾到天上的日晕,地上的建筑物就全都变了型,照顾到地上的比赛,天上的日晕就只能残缺,因此摆弄来摆弄去都没有拍到一张说得过去的片子,白白浪费了天文奇观与人间盛事的完美组合。


 


      又是一通锣鼓声响起,又一轮比赛即将开始,走到桥的另一边,跨过警戒线(感谢保安们,他们又一次给我放行,也许是我脖子上的“长枪短炮”起了作用吧),利用桥栏的水泥墩作为支撑正二八经的拍起龙舟比赛来。居高临下的位置拍摄起来非常给力,长焦、广角轮番使用,大场景、特写任意可为,在这里,我拍到了此行的第一张获奖片《碧水蛟龙》。 


        最先进行的是女子比赛,似乎参加的队伍并不多,也许是表演赛,几个回合好象都是这些姣龙们在碧波中劈波斩浪。

   

     

       在摄友的一再催促下,我离开大桥,准备从桥头的人行步梯下到河边去会合,可上上下下的人挤在一起让人每行一步都非常困难。好不容易走到一半,已经两腿发软的我便靠在栏杆上暂闲。正因为这次休息,我拍到了此行的第二张获奖作品《奋力争先》。从我站的地方离河边大概有三十来米,河边有一株枝繁叶茂的杨树,树挺高,树下站满了看热闹的人,树枝与人头之间恰好留下一个空间可以观察到河面上的龙舟比赛情况。正当我走到那里站住休息不久,两条比赛的龙舟便在急促的鼓声和人们的加油声中划来。这不是天然的画框吗?我赶紧拿出相机,换上长焦镜头,等待着下一次龙舟的到来。一直拍了三个来回,才在合适的光线条件下定格了这个画面。其实当时我的器材已全部收进包里,本打算与摄友们会合后就返程回家,如果不是因为人太多,如果不是因为实在太累,如果不是偶然间的一次观望,这幅作品可能就与我失之交臂了。

 

       天太热,时间已是正午,紧密的人墙也阻挡了我进入河边拍摄特写的奢望。好不容易聚拢起大家,打了一趟三轮摩的回到住处,趁摄友们收拾行装之际自己赶紧倒在床上迷糊了一会。收拾伴当,大家来到街上,找了一家新开的餐馆,吃了一顿可口的中餐后就踏上了回家的路。

       此行时间虽短,但收获尚可,一是观赏到了美丽的风景,二是第一次参加现场摄影比赛就获得了一个二等奖、一个三等奖,心中甚为欢喜。全程所花费用人均不到三百元,所得奖金绰绰有余,也算是涉摄六年以来的第一次,叫我怎能不高兴呢?

 

作者:苗岭山人

《五一假期平塘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苗岭山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