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触摸欧洲 佳能EOS 100D欧洲行摄记

发表日期:2014-07-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图/文 :查凌睿 编辑 :李硕

  旅行与摄影都是我的最爱,而能到文艺气 息浓郁、一步一景的欧洲游览拍摄,是我 一直以来的心愿。

 

让相机成为手臂的延长线

  由于本次的旅行行程长,行走时间长,还 要经常爬山登高,所以我选择了目前最轻便的 单反,佳能的EOS 100D。它真的很小巧,比大多数的长焦相机都要轻便。

  另一个选择它的原因就是搭配像40mm f/2.8 STM这样的饼干镜头之后,触控快门结合 实时取景非常快捷方便。根据我在旅行中的经验,在人文纪实拍摄中,陌生人并不喜欢你拿着相机一通连拍,而如果这时候你用实时取景进行拍摄,则人们的防备心就不会有那么重, 拍摄的照片也更加自然。

  镜头的选择上,我选择了非常规的搭配,仅 携带了佳能的EF-S 10-22mm f/3.5~4.5 USM镜头和一只EF 40mm f/2.8 STM饼干镜头。因为本次是一次纯文化之旅,所以需要拍摄的建 筑较多,带上一个超广角镜头是非常有必要的。而综合考虑重量和实用性,40mm饼干镜头则可以基本完成室内拍摄以及扫街的拍摄。


Mátyás教堂

位于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是布达佩斯的象征之一。 因为历代匈牙利王的加冕仪式皆在此举行,又有“加 冕教堂”之称。

EOS 100D,10mm,ISO160,f/5.6,1/200秒。

 

我站在布拉格广场

  读过捷克作家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听过蔡依林和周杰伦合唱的《布拉格广场》,但是在真正来到布拉格之前,我还是不能想象歌曲里那句“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的画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布拉格是捷克首都,作为欧洲最美丽的城市之一,其最著名的便是老城广场了。这里的每条街道上都可以找到13 世纪以来的各式的建筑物。

  在建筑拍摄中,我喜欢使用超广角进行拍摄,这样的照片虽然以严谨的建筑摄影的角度来看有些变形,但是它放在网上绝对是集赞利器,超广的视角不但能拍全整个建筑和城堡, 同时夸张的形变也会让建筑显得非常有气势。


建于19世纪的锁链桥,是连通布达和佩斯的九座桥梁中最古老、最美的一座。

EOS 100D,40mm,ISO3200, f/4,1/40秒。

 

  100D最让我欣喜的是它自带机身HDR 功能,因为欧式的建筑都非常的大,所以难免 会出现亮部和暗部光比过大的情况,而在使用 HDR之后,这样的情况可以有很大的改善。一个超酷的超广角镜头,再加上机内HDR的修饰,在欧洲拍摄的照片很多都可以不用任何后期就有非常不错的效果了。

  在布拉格,各式各样的老式建筑固然是主角,但是同时他们也是这个城市最美的背景。在旅行中,我非常喜欢拍摄当地有意思的一些特色汽车、街头艺人表演。当然,这都要以美丽的城堡作为背景拍摄,这时候40mm饼干头就派上了用场。40mm饼干头配合实时取景的拍摄你就好像是在触摸照片。想要哪里清楚就点哪里值得一提的是,100D还有一个名为“背景模糊”的滤镜。通过使用这个滤镜,可以让拍摄物体的背景更加的虚化。虽然40mm饼干头的光圈并不是很大,但是通过和这个滤镜组合,我也能拍出柔美的虚化。

40mm饼干镜头配合100D的触 控屏,能抓拍到很多有趣的街头画面。

EOS 100D,40mm,ISO250, f/2.8,1/1000秒。

 

特色模式 一样精彩

  虽然我是一个带着单反在欧洲旅行的“女汉子”,但是对于机器的操控很多时候我还是有点手忙脚乱。和职业摄影师不同,在旅行中,我乐于尝试各种不同的拍摄模式以及滤镜,并且愿意把拍摄参数的调整交给相机。因为我知道,我要的只是一张照片,至于它是如何拍摄出来的,Who Cares ?

  在众多模式中,我非常偏爱儿童模式,它除了能自动帮我设定好光圈快门,让我拍摄的照片永远不虚之外,它独有的色彩模式也让皮肤的表现非常的棒。由于欧洲人大多数为白种人,在使用了这个之后可以让皮肤拍的白里透红,以至于之后的拍摄中,只要是涉及到人像的拍摄,不管被摄者是否为儿童,我都会选择这个模式进行拍摄。

圣约翰内波穆克

是布拉格查理大桥上最古老的雕像,用来装饰的瓷片可以告诉人们他的历史。

EOS 100D,40mm,ISO400,f/4,1/200秒。

扔掉三脚架 手持也能拍夜景

  提到欧洲的主要河流,不得不提的就要算是多瑙河了,而提到多瑙河,我们就不得不到匈牙利的首都,布达佩斯。这座欧洲的著名古城位于匈牙利国境中部,坐落在多瑙河的中游两岸。作为一个被河分割的城市,它最有特色的景点便要算是铁链桥了。作为第一座真正连接布达与佩斯两城的桥梁,我花费了半天时间进行拍摄。白天的拍摄由于是顺光,所以随便按动快门就可以拍出好看的照片。而傍晚的拍摄说实话我有一些担心。因为在这次旅行的时候,为了行李的轻便,我毅然决然的把三脚架仍在家中。于是我只能硬着头皮用手持进行夜景的拍摄。拍摄时间我还是很严谨的选择了太阳落山后半小时的“ MagicHour ”,所以使用2.8光圈拍摄的时候差不多ISO 3200就可以满足曝光正常的需求。


街头拍摄的乐趣就是能抓拍到人们的喜怒哀乐,特别是甜蜜的爱情。

EOS 100D,40mm,ISO500, f/4,1/60秒。

 

  这时候虽然曝光正常了,但是噪点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就在我准备开启高感光度降噪功能的时候,发现100D还有一个名为多张拍摄降噪的功能。在启用该功能的时候,相机会自动 拍摄4张照片,然后进行机内合成的降噪。降噪之后的照片不但细节还都在,而且噪点也少了很多。

  如果你和我一样,旅途中并没有太多富裕的时间,经常拍摄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失去光线了,那么可以尝试一下不同的艺术滤镜。比如这张傍晚拍摄的教堂,直接用机内滤镜将其变成黑白,不但噪点去无踪,而且质感十足。

Mátyás教堂外的街景

超广角镜头下的天空和建筑都更加气势磅礴 

EOS 100D,10mm,ISO100,f/5.6,1/1000秒。

最美的风景一直在路上

  在旅途中,除了高大雄伟的建筑,有意思的街头艺人,我最喜欢的就是在火车上的时光了。不知道谁曾经说过,最美的风光永远在路上,当你在欧洲,乘坐欧洲的火车进行旅行的时候,你才能真正领略这句话的真谛。在窗外,一会儿你可以看见丰收的庄稼、而过一会儿你则能看见成群的绵羊在牧场里吃草。所以在欧洲的旅行中,我在火车上是从来不睡觉的,我会选择一个靠窗的座位做好,拿着相机,准备时刻进行一场“风景狩猎”。在高速移动的火车上进行风景拍摄,我还是选择使用零延时的光学取景器,虽然100D只有4张/秒的连拍,但是配合上伺服对焦以及零延时的光学取景器,我还是拍摄到了非常多的好照片。就好像我真的在那里停留,仔细拍摄一样,如果我不说的话,相信很多照片都不会有人相信我是在火车上拍摄的。

漫步在布达佩斯街头,能时常发现 这样搭调的老爷车,随时准备好相 机才不会错过。

EOS 100D,40mm,ISO400, f/4,1/1000秒。

 

  在当然,火车上也是一个人文拍摄的绝佳环境,你可以在固定的空间内和固定的人呆很长时间,彼此从不了解到了解。从不熟悉到熟悉,有时候,一个善意的微笑便能换得一张好照片。100D搭配40mm饼干镜头进行拍摄,在光线较暗的车厢内,利用窗户光进行补光,抓拍 出来的照片效果非常不错,且肤色红润。

 

写在最后

如果说,以前提到欧洲的时候我会把它当做一幅优美的风景画,那么这次深度旅行之后, 我则把它从画变成了一幅幅生动的照片。让相机变成手臂的延长线,去触摸它,感受它。而作为我的旅行伴侣,100D的表现超出我之前的预期。一路拍下来,不管是美丽的布拉格广场,还是夜幕下的布达佩斯,亦或是飞驰列车窗外的美景它都可以完美的记录。再配合上各种趣味拍摄模式以及艺术滤镜,又给我的欧洲之行添 上了一抹别样的色彩。


坐落于多瑙河畔的布达佩斯国会大厦,是一座宏伟壮观的新哥特式建筑,是布达佩斯的象征。

EOS 100D,40mm,ISO3200, f/4,1/60秒。


Zadar绝美的海上落日,暮色伴随悠扬的海风琴洒在古镇热情的人们身上,使用了玩具相机创意滤镜。

EOS 100D,40mm,ISO1000, f/4,1/160秒。

 

 

转自《影像视觉》6月刊

作者:佳能EOS学院

《触摸欧洲 佳能EOS 100D欧洲行摄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佳能EOS学院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