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定州访古(二):中山汉墓和定州石刻馆精华

发表日期:2014-07-31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景区:定州 中山国汉墓 北庄子汉墓石刻 定州石刻馆 定州碑林 点击数: 投票数:

       原来在百度地图上查,定州有一处中山汉墓,距今已有1700余年历史;还有定州碑林,又称定州石刻。及至到了地方,才知道原来汉墓就在碑林院内,或者说,围绕汉墓建起了一处碑林。所谓北庄子汉墓石刻、定州碑林、定州石刻馆和中山王汉墓就是同一个地方,在此广而告之。

  

        西汉初年,定州为中山郡。汉景帝前元三年(公元前154年),分封皇子刘胜为中山国第一代国王,建都卢奴(今定州市),从此开始了两汉十七代中山王长达三百多年的统治。中山王死后,除靖王刘胜墓在满城外,大部分都葬于定州境内。这是清“咸丰十年岁次庚申春二月”所立的“古中山国”碑。落款为:“记名道候补知府定州直隶州山左王榕吉立”。此碑是2009年7月在定州西关南街发掘出土的。王榕吉是清道光二十四年(公元1844年)进士,官至顺天府尹、大理寺卿。 

 

        清乾隆年间,知州曾重修缭垣与墓门,并勒石为“汉中山靖王墓”。 

 

       1995年对此墓进行了清理,该墓早期被人盗掘,出土文物有部分玉衣残片、金饰件、铜饰件等均为汉代器物。根据其葬制、墓室装饰文字和出土的玉片、金饰件,以及该墓所处的位置等,有关专家初步认定为西汉第八代中山王刘兴墓。这是出土的“陶井”。 

        墓室中的坛坛罐罐。墓室中还有所谓金缕玉衣,应该是复制品。原件好像在国家博物馆。 

       院子,几十株高大的柏树蔽日遮天。满铺青砖的院落里,四周寂静无声,除了我之外,在院子里的只有这只小狗。迎门一处三开间的展室,布置有小型展览,介绍了自西汉中山靖王刘胜起,至东汉节王刘稚止,共十七代中山王。在定州市所有的王墓统一叫做汉中山王墓,2001年被列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展室陈列的展品介绍了两汉中山国在定州建都的历史,已发掘王墓的简单概况以及部分汉中山王陵出土的文物。在这些王墓中,怀王刘修墓、简王刘焉墓、穆王刘畅墓已发掘,出土了大量文物精品,一部分收藏在定州博物馆(孔庙)内。其中有珍贵的青玉龙螭谷纹大玉璧、玉座屏、扇形玉饰、金缕玉衣、银缕玉衣、铜缕玉衣,其中掐丝贴花镶琉璃面麟趾金、掐丝贴花镶琉璃面马蹄金在全国首次发现。在刘修墓中出土大批竹简,从残破的竹简中整理出《论语》、《儒家者言》、《太公》等重要古籍, 经河北省文物研究所鉴定,竹简《论语》是目前国内发现的最早抄本。十大河北文物精品中的“战国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战国错金银虎噬鹿铜屏风座”、“战国中山王铁足铜鼎 ”为战国中山国文物;“西汉透雕双龙高钮谷纹白玉璧 ”、“西汉错金铜博山炉 ”、“西汉长信宫灯 ”、“西汉刘胜金缕玉衣 ”为汉中山靖王刘胜墓的文物,也就是说十大河北文物精品中带有中山文化烙印的所占比重为七成。 

        中山孝王刘兴墓封土高约7米,墓室南北长36米,东西宽10米,保存完好。

     “之”字形墓道的入口,就开在展室内,墓室由长方形砖和扇形砖修筑而成。 

 

      北庄子汉墓石刻与中山汉墓同处一院,进入院内首先可以看到回廊四壁镶嵌的488块汉代带铭石刻,这批石刻是1959年于定州北庄子东汉中山简王刘焉墓中出土的。铭文中记录着采石场地、郡国、县邑及采石工匠名, 多数出自工匠之手。 

       这在考古中是不多见的, 从中可以了解涉及到的东汉六州十余个郡国,是研究汉代地理、郡县名称的重要依据, 石刻年代为公元79—88年,这些石刻的字体正处于由秦篆到汉隶的演变阶段,成为书法爱好者研究的珍贵资料。 也为汉代文字从篆书到隶书演变过程提供了大批文字资料,保存着这样大批的汉代文字在全国也是为数不多的。隶书书写便捷,在西汉时期就成为日常使用最广泛的字体。西汉后期的简牍文字已进入隶书成熟期,已向规范化发展。东汉之初,石刻文字的变化尚不明显,与西汉晚期的石刻文字相类同,波磔收敛,蚕头雁尾不明显,古隶面貌依旧。《北庄子汉墓石刻》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字体改连为断,变圆为方,字形方扁,为石刻书法精品。下面是古拙的“望都”。 

        望都,曲逆,北平和曲阳这些石刻中的常用字是当时的中山国的地名。 

        这些墓石是定州附近的中山王墓周围出土的,作为一种供奉物,其上都刻有地名、工匠名等。“望都石 卢奴 刘伯斋”,“卢奴”是定州古名。  

        

        “上曲阳 苦陉工石”,曲阳即今曲阳县。 

 

        ”曲逆梁“。“曲逆”城,战国时期即有,东汉章帝改其名为“蒲阴”城,地在今保定市西偏南。 

 

        “上曲阳 ”,”上“字隶书波势更明显,但夸张的蚕头雁尾尚不突出;”阳“字还夹杂有少量的篆书风格。

       

       参与修建刘焉墓的隶工成千上万,来自不同地方。如何让这支队伍高速运转,各个环节配合默契?最有效的方法即责任到地到人。又如何保证责任到人到地,哪里出问题就追究到哪里?最好的办法即按图索骥,这也符合“物勒工名,以考其诚;功有不当,必行其罪,以穷其情”的古制。   

       定州石刻群是北方较大的石刻群,有定州文物部门收集和征集流散于寺庙和民间的碑刻200多通,涵盖了自北魏、隋、唐、宋、元、明、清到民国各个历史时期的石碑刻,包括碑记、墓志、经幢、石造像等。其时间跨度之大,形式之多样,数量之多,为国内罕见。其中有些价值很高的碑刻,如北齐“彭城寺碑”、唐王维的“阴阳竹碑”、宋韩魏公祠绘画记碑、清乾隆御碑、石竹碑、冯玉祥书的“王瑚木碑”等,均是碑中珍品及石刻艺术佳作,在考古和书法艺术上都具较高的史料和艺术价值。 

       此碑据说是王维画竹石刻“阴阳竹碑”。苏东坡曾诗赞王维画竹曰:“今观此壁画,亦若其诗清……门前两丛竹,雪节贯霜根”。在艺术史上,王维以“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著称,尤其他画的丛竹,充满生机,写出了竹的傲霜冒寒精神,和他写的诗一样,脱去窠臼,一片清新。 

 

       竹以其“未出世时先有节,及凌云处尚虚心”的精神,从古至今都是历朝历代文人骚客所吟诵描画的对象,但你绝然不会想到写竹画竹的鼻祖竟然是立身、立业、立德又立言的关羽。这是一块长方形抹角碑,第一眼望去这块碑上只是一幅竹画,但仔细琢磨,画中的两棵翠竹由顶至根部的竹叶竟簇成一首四句五言诗:“不谢东君意,丹青独立名。莫嫌孤叶淡,终久不凋零。”相传这块碑为三国时期关羽所画的“风雨竹诗,石刻该诗前两句竹叶呈雨动状,后两句呈风动状,由此得名“风雨竹诗”。
     你能读出来吗?请从右到左,从上到下读。“凋零”二字落笔于竹根部(图中看不见)。 

       碑最上方刻该诗系楷体,诗下有印一方,印文为“汉寿亭侯之印”。旁有文字记载此印出处:“弘治二年七月十八日,扬州淘河获出汉印共重二斤四两,其文曰汉寿亭侯之印,道光己酉秋日会稽劳沅恩记。”印下部,即刻有“关帝诗竹圣迹”六个篆体字。下面便是“风雨竹诗”画,画旁右方有一段赞誉文字,曰:“帝大节同天,英姿振古。文综贰衍骁戟于毫端,画合诗传韵琅錾于腕底,宛若禾书芝篆,太古文章依然露叶烟梢。此君面目写一心护虚白,可知造化,为师教万世以丹青讵日圣人之手。道光己酉初秋定州直隶同知会稽劳沅恩谨跋。” 

  

      韩魏公祠堂绘画记。韩琦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历任仁宗、英宗、神宗三朝,治军、施政功绩卓著,对北宋政局产生了具大影响。在定州石刻馆院内西侧竖立着一通《韩魏公祠堂绘画遗事记》碑,该碑记述了北宋名臣韩琦在定州为官三十年后,定州民众相约在韩魏公祠堂两庑绘韩公在定州为官的事迹。该碑立于宋元祐五年(1090年,青石质,圆首,碑额篆书“宋韩魏公祠堂绘画记”,碑阳阴刻楷书。      

      题魏国韩公祠。 

        宋苏文忠公祠记。苏文忠公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苏轼于宋元祐八年(1093年)在政治舞台受到冷落又遭夫人逝世的不幸后,自行上书要求出知“重难边郡“,被批准出知定州,同年一月二十三日到任,次年闰四月十五日又被贬到英州(广东英德)。在定州半年多的时间里,惩治贪赃枉法的首犯,整饬军务,修缮军营,赈济灾民等。老百姓建立祠堂以表纪念。 

        雪浪斋碑: 在定州,苏轼于中山后圃得巨石,其上有如孙位、孙知微所画的水纹一样的纹理,命名为雪浪石,用大块汉白玉石琢为芙蓉盆,将石置于盆中,盛石之室名雪浪斋。石至今犹存(后记)。  

        乾隆对雪浪石也情有独钟,有诗歌石刻为证。 

 

        最珍贵的,自然是北齐彭城王高浟碑,碑阴有元代至正年间补刻内容,称“彭城寺碑”。高浟是北齐开国皇帝高欢的第五个儿子。该碑是魏碑的精品。 

        其他还有重修石佛碑记。 

 

        续修王氏宗祠记,大约应该是王灏他们家族的宗祠吧。 

 

       近代的“食堂”碑。据网友考证的《话说定州“众春园”》一文介绍:“定州‘众春园’初创于北宋初年,是一个初具江南风光的古代园林建筑,清代初年曾接待过几代帝王下榻,又俗称‘行宫’。 清末民初,废科举建学堂,‘众春园’改作校址,并改建增建了不少设施……离台(熙然台)不远的地方建一座高大宽敞的大饭厅,门上镶嵌一块斗书‘食堂’二字的大理石刻匾,现在这块刻匾存于汉墓旁的石刻馆里。” 

 

     “清风店战役胜利纪念碑”应该是碑林中时代最晚的碑刻了。碑正面浮雕百姓拥军支前画面。 

        其实,与定州有关最有名的石刻应该是定武兰亭序石刻。她是王羲之笔下的《兰亭序》。相传唐太宗李世民得到王羲之真迹《兰亭集序》,就令欧阳洵、褚遂良、韩道政等人临摹以赐近臣。其中欧阳洵临摹刻本存于宫中。五代梁时,将刻石运到汴京(开封)。石晋末年契丹军攻破汴京,刻石丢失。宋庆历年间定州人李学究得到刻石,将摹本献给当时定州知州韩琦,因韩坚索其石,李学究被迫另刻一石献上,而将真石深埋。因定州在宋时为定武军节度驻地,故后人将刻石称为“定武兰亭石刻”。熙宁四年,定州路安抚使薛向将其镶嵌在州署东园奎亭西墙上,不久又嫌摹打声烦,便照样另刻一石镶于府外谯楼下。薛向之子绍鹏又刻一石,将真石换去,并故意损坏石刻中湍、流、带、右、天五字以资识别。凡拓本中此五字不全者,即古称“肥不剩肉,瘦不露骨”之定武真本。这样,定武兰亭石刻则有真一假三共四石。大观年间绍鹏之子嗣昌遵徽宗旨意,将刻石贡上,龛于宣和殿。所以欧阳修在所著《集石刻》中称“定武兰亭又有别本,在定州民家二家,各自有石,较真本纤毫不异”。而这些石刻的去处已经无处可考了。有知道的好友请赐教。

      本记录的文字参考了相关的文献和网友的博客,在此一并谢过。

关键词:定州定州石刻北庄子汉墓石刻定州石刻馆中山国汉墓

作者:阿钟

《定州访古(二):中山汉墓和定州石刻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阿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