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腼腆缅甸——2013国庆缅甸行(28)

发表日期:2014-08-06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0 景区:乌本桥 因瓦古城 曼德勒 点击数: 投票数:

Inwa因瓦(旧称Ava 阿瓦)古城在缅甸古代巴利语中为Ratnapura,是“玉石之城”的意思,距离曼德勒仅12公里,是一座四面环水的城池。背面伊洛瓦底江,东面伊洛瓦底支流米坦格河Myitnge River,南面和西面是连接上述两条河的运河。这些河道环绕四周,使得阿瓦成为水中之岛,易守难攻。整个城市布局不同于缅甸的其他四方形都城,类似一只蹲坐的狮子。直至今日,去阿瓦除了摆渡别无他法。

 


MAP 52:因瓦古城游览示意图(查看大图请点击这里

 


MAP 53:2012版LP上的INWA MAP(查看大图请点击这里

 

公元1284年,缅甸蒲甘王朝为元朝忽必烈所灭,缅甸历史上黄金时代就此结束。之后四方群雄并起,征战不休。在阿瓦成为都城之前,实皆城曾为缅族王朝的都城,但是当蒲甘帝国衰落之后,1287年从蒲甘王朝分裂而出的缅族残余势力溃逃至阿瓦地区,有趣的是这股势力却是由原来效命蒲甘王朝皇室的禅族三兄弟所领导的,此三兄弟之后在阿瓦建立了阿瓦王朝,在经过整军经武之后这股蒲甘王朝的后裔重新振作,这是缅甸历史上继蒲甘之后的短暂复兴。

 

另外一个勃固王朝的建立也与蒲甘的衰败有关,当蒲甘为蒙古人所败之后,当时的孟族人趁机发展自己的势力,最终在勃固建立了自己的王国。公元1386年,两个王朝间爆发战争,历史上称为四十年战争,国力因此消耗殆尽。公元1555年,阿瓦王朝被东吁王朝所灭。阿瓦也从此走向末落。1838年地震令阿瓦彻底荒废。昔日车水马龙街道,变成今日农田和棕榈林。

 

阿瓦与中国的渊源并不是一段愉快的历史。1661年,清军攻入云南,南明永历政权崩溃。永历帝流亡缅甸,被缅王莽达收留,安置在阿瓦。缅甸人供应的粮食日益减少,永历朝廷一贫如洗,甚至拿出皇帝的玉玺去换粮食吃。1661年8月,吴三桂攻入缅甸,莽达之弟莽白乘机发动政变,杀死其兄后继位。新国王命令所有永历官员渡河,参加宣誓效忠的仪式。想当年,堂堂大明王朝何曾把这个烟瘴小国放在眼里?而目下,落水的凤凰不如鸡,对方居然敢提出这样的要求!理所当然地,永历王朝的大臣们严词拒绝之。第二天,1661年8月12日,莽白发动咒水之难,大队缅人赶来,将永历君臣召集在一起,撵出住所,15岁以上的男人全部杀掉,皇子龙孙也不放过。屠杀过后,皇帝、太子和皇后夹杂在剩下的三百多名寡妇孤儿中间,被饿了三天三夜。其后,吴三桂一直加紧向缅王索要永历。第二年年初,永历皇帝的枯枝败叶们被押送到昆明。永历帝被吴三桂亲自用弓弦绞杀,终年39岁,大明朝彻底覆亡。

 

如今阿瓦古城已经十分荒芜,残垣断壁尤在,城内已经满是农田村落了。

 

我们到达码头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于是决定吃了午饭再过河。司机帮我们在码头附近找了一家相对干净的餐厅,我们也就简单点了炒面和炒饭。吃饭的时候边上来了一位独自旅行的姑娘也进来吃饭,瞧上去像韩国人,不过没有去搭理,只是几个人私下议论了一番。

 

吃完来到码头,有个茅草棚,一张破旧的课桌就算是收费处了,付了800甲一个人的来回船票,很简陋的凭证。付完钱,就在茅草屋中坐着等船,边上一些妇女和小孩不失时机地上来兜售工艺品。过了一会,就见对岸慢慢驶来一艘船,带顶棚的,和以前来的游客所乘坐的船比起来要“豪华”了一些,至少多了个顶棚。

 


TICKET 11:船票

 


P1809:用茅草搭建起来的“候船室”

 


P1810:兜售商品的小姑娘

 


P1811:从对面开过来的渡船

 


P1812:渡船上已经装上了顶棚

 

从这边的码头摆渡到对岸,只需要短短的五分钟,在这五分钟里,你还能欣赏到伊洛瓦底江上的两座铁桥,以及它们背后的实皆山上金光灿灿的众多佛塔。

 


P1813:伊洛瓦底江上旧铁桥

 


P1814:船老大用脚掌控着船的方向

 


P1815:新旧铁桥

 


P1816:铁桥背后的实皆山

 


P1817:坐在船头的当地人

 

上了岸,立刻有马夫上来拉客。我们看到一个小伙子的车况满新的,就选了他,然后想再另外选一辆车的时候,小伙拉来了一个老头,说是他的伯父,硬要让我们乘他伯父的车,虽然我们看到他伯父的车比较旧,但想想他们一家子出来赚钱也不容易,也就算了。让两个女孩子上了新车,我和老鼠就在旧车上凑合了。

 


P1818:女孩子们坐上了新车

 

坐马车的地方有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面写明一辆马车6000甲,可以坐2个人,参观4个景点:
包括一座房顶已经坍塌的露天寺院亚榻那新弥Yatanarsinmee;
一座由267根柱子支撑的柚木寺庙宝迦雅僧院Bagaya Kyaung;
一座倾斜的瞭望塔南明瞭望塔Nanmyint Watch Tower;
一座明黄色的大僧院马哈昂美寺Maha Aungmye Bonzan。

 

从码头到往村子里的路泥泞不堪,可能是昨天下雨的缘故吧。见到有租自行车骑的人,走过这段路的时候只能是车骑人了。在村口还见到一家带花园的餐厅,很多老外是在这里吃饭的。马车左晃右摇地往前进,我们不得不一手抓着车沿,一手抓紧背包,脑袋还时不时地撞向支撑顶棚的铁杆,一副狼狈相。幸好这段泥泞路不是很长,拐了两个弯后,在已经几乎毁掉的古城东门口终于变成了比较好的砂土路了。在这里我们的马夫驾着马车没有进城,直接拐向了往南的一条路。

 

哒哒马蹄声,扬起了尘土和惊动了小白鹭的翅羽,马车夫熟练地控制着马车,在逼仄的黄土路上蹬蹬而行,两岸都是绿油油的农田,闷热的缅甸午后一切静止不动,让人昏昏欲睡。

 

前行了一段,我们忽然发现QQ和ADA她们乘坐的马车没了踪影,估计是走岔了,赶紧用对讲机联系,并让她们的马夫与我们的马夫沟通,一阵缅语之后,我们的马车掉头进了城门,来到的地方就是马哈昂美寺。原来她们的马夫走的是逆时针的游览线路,而我们的马夫则以为是走顺时针线路。


马哈昂美寺(Maha Aungmye Bonzan)是1822年贡由榜王朝国王孟既(Bagyidaw,1819-1837在位)的王后Nanmadaw Me Nu为国师Nyaung Gan Sayadaw高僧所建造的住所。在1838年的大地震中马哈昂美寺遭到了破坏,之后由Me Nu王后的女儿、敏东王的王后Sinphyumashin在1873年修复。整个寺院建筑的构造是模仿柚木僧院、有七层结构的特点(金色宫殿僧院Shwenandaw Kyaung也是这样的造型),用砖块和灰泥建造,形制应该算经堂。这座寺院是19世纪贡榜王朝的建筑代表作。

 

经堂是供僧人集会研习经义之处,通常为方形的建筑,底层架空,台阶的扶手用龙头雕饰。建筑内部的空间较大,铺地板,除了在西首供佛像外,不做其他装饰。一处完整的缅甸寺庙一般包括以下建筑:塔——供埋舍利或高僧遗骨;庙——供佛像;经堂——僧众集会之所;精舍——住宿与入定之处;戒堂——受戒与处理律法事物之处。通常塔和庙对外开放,供众人参拜,而其他地方则供僧团日常内部使用。

 

站在马哈昂美寺的外圈平台上可以清晰看到伊洛瓦底江和远处实皆山的风光。紧邻寺院的东面是一处僧院,名为Htilaingshin Paya,院内有精舍,已残旧不堪,而院里的白塔在阳光的照耀下分外耀眼。这座僧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蒲甘王朝时期,因此在年代上要早于马哈昂美寺许多。

 


P1819:马哈昂美寺的大门口

 


P1820:一旁僧院的门口的两个石狮

 


P1821:马哈昂美寺黄色的建筑表面在阳光下分外耀眼(QQ摄)

 


P1822:刚拍完上面那张照片的QQ

 


P1823:从我站的角度拍的马哈昂美寺

 


P1824

 


P1825

 


P1826:站在寺院的平台上能望见伊洛瓦底江和两座铁桥

 


P1827:一旁Htilaingshin Paya的白塔

 


P1828:寺院一角(QQ摄)

 


P1829:寺院东南角的平台

 


P1830

 


P1831:寺院内部的走廊

 


P1832:东南角的围栏和隔壁的精舍

 


P1833:这里适合拍人像

 


P1834

 


P1835

 


P1836:我很喜欢这张

 


P1837:寺院下部的结构(QQ摄)

 


P1838:隔壁Htilaingshin Paya的佛塔群

 


P1839

 


P1840:Htilaingshin Paya的白塔

 


P1841

 


P1842

 


P1843

 


P1844:所有人都会站在这个位置拍摄伊洛瓦底江的景色

 


P1845 

 

从马哈昂美寺出来,马车带着我们沿着土路继续西行,来到南明瞭望塔(Nanmyint Watch Tower)。瞭望塔所在位置是曾经的因瓦皇宫旧址,但是经过战乱迁徙地震,除了残破的斜塔,这里已经看不到其他建筑。南明瞭望塔瞭望塔高27米,其兴建者是贡榜王朝的第七代国王孟既(Bgyidaw),在1838年的大地震中,塔顶被震毁,塔身被震歪,现存的塔顶是后来修复的。曾经站在上面,可以鸟瞰整个古城,不过现在的瞭望塔因为地震的原因,已经严重倾斜,出于安全考虑已经静止攀登。只能在外围看看这座用木头建造的瞭望塔。塔影被高高的野草所包围,远远看去,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寥。

 


P1846:南明瞭望塔,楼梯已经被封住

 

从瞭望塔继续往西,过了运河上的一座小桥后折向南,路过一座白色的小型寺院,马夫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在这座寺院的门口经过时,我们意外地又遇到了中午吃午饭时看到的那位疑似韩国MM,因为是一个人,所以是搭摩托车进来的。

 


P1847:MM们乘坐的马车

 


P1848

 


P1849:路过这座不知名的白色寺庙时,在大门口遇见了吃午饭的那个韩国MM

 

下一站马夫带我们来到了一座露天的寺院遗址,叫做亚榻那新弥寺(Yatanarsinmee Temple)。这里虽小且外观不起眼,但在缅甸人及国外旅游书上都特别推荐。因为这里的佛寺已经毁坏,塔身倾倒,但3尊佛像安然的散落户外,佛像虽经风吹雨打日晒,非但没有减损其魅力,更显古朴而自然,受到许许多多人的喜爱。寺中有个大树,据当地人说已超过600年。树下有尊佛像端坐,宝相庄严,与庙宇内的金身佛像很是不同,残破的黑白色让我很是喜欢,当然会让人想起神秀那首著名的佛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对于这座寺院的来历已无从考证,但是并不妨碍当地人络绎不绝地前来朝拜。

 


P1850:被椰子树环抱的亚榻那新弥寺

 


P1851:里面的佛塔已经破旧

 


P1852:寺庙的遗迹,已经没了屋顶

 


P1853

 


P1854:古树下的佛像

 


P1855: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P1856:寺庙周围的景色

 


P1857

 

从亚榻那新弥寺出来继续向南,来到了最后一个景点宝迦雅僧院(Bagaya Kyaung)。宝迦雅寺俗称“柚木寺',整座寺庙充满了缅甸的味道,是由267根柚木建造而成,最长的一根有18米,并因此得名。宝迦雅寺建于1834年孟既国王时期,经历战争却没有任何的损毁,建成到现在都没有翻新过。因为曾经是缅甸王室接受教育的地方,所以整个寺庙的雕刻十分精美细致,每一扇门窗,每一根柱子都雕刻着精美绝伦,栩栩如生的图案。图案里有人、花草和动物的。人物雕像多半是飞天,花草多为莲座,莲花,莲叶。动物图案则是猴子和狮子。在夕阳的照耀下,呈现了一种恬静和安宁的氛围。

 


P1858:宝迦雅僧院

 


P1859:一家曼德勒航空的螺旋桨飞机从头顶飞过

 


P1860

 


P1861:一旁高18米的七层柚木宝塔

 


P1862

 


P1863:雕刻有孔雀图案的围栏

 


P1864

 


P1865

 

宝迦雅僧院是缅甸文化遗产的宝库,虽然它的雕工比不上曼德勒山脚下的金色宫殿,但是这座寺院的底蕴最为悠远。寺庙内十分幽暗,让一切显得更为古老。角落里传来一阵阵小孩朗读声,循声前行,原来寺庙的其中一个角落为一间小教室,低矮的几排桌子,挤满了五、六岁的孩童,由僧侣负责授课。在贫困的乡下,教育程度最高也最受人尊重的往往是僧人,条人命经常扮演者社区的精神领袖,或担负起教育下一代的责任。

 

缅甸虽然是全世界最贫穷和落后的国家之一(其实近几年已经提高了不少),但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数据显示,缅甸的识字率高达90%。其教育系统源于英国殖民时代,只是课本和教育方式等似乎已经过时。虽然学费不算高昂,但是大部分的家庭还是无法让孩子在4年小学义务制教育之后继续上学,因此在缅甸的茶室和街头,比其他地区更经常看见提早结束了童年的孩童。

 


P1866:在上课的小和尚们

 


P1867:一旁监督的老师

 


P1868

 


P1869:寺庙中供奉的佛像却非常小

 


P1870:寺庙的背后

 


P1871:坐在门口休息的游客(QQ摄)

 


P1872

 


P1873:门檐上的雕刻图案

 


P1874

 


P1875

 


P1876:这就是刚才QQ从屋内拍了背影的那位游客

 


P1877

 

在院子里还有些当地妇女摆摊售卖工艺品,但并不会追着游客兜售,只有当你拿起东西仔细查看的时候,她们才会迎上前来跟你介绍。

 

告别了宝迦雅寺,马车载着我们往码头方向走,南明瞭望塔再次从树丛中显现了出来,满目沧桑的感觉让我唏嘘不已,无论一个王朝在当时多么的兴盛,终有衰败的一天。

 


P1878:在古城西南角护城河对岸的瑞迪宫塔(Shwedigon Paya)

 


P1879

 


P1880:ADA笑的很灿烂

 


P1881:南明瞭望塔

 

 

 

关键词:缅甸

作者:老J

《腼腆缅甸——2013国庆缅甸行(28)》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J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