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盂兰盆殇:鬼节说鬼话

发表日期:2014-08-14 摄影器材: 索尼 DSC-T50 点击数: 投票数:



 盂兰盆殇:鬼节说鬼话

(文:Αρηδ)

  七月十五;中元节。俗称鬼节。今天的老黄历上说,冲羊,煞东;桑拓木行;癸不词讼,丑不冠带;天德,曲星,四相,天恩,技德宜趋;白虎中,归忌,受死,五鬼,小耗宜忌。

 

  七月半,佛教又称之为盂兰盆节。传说中该日地府放出全部鬼魂,民间普遍进行祭祀鬼魂的活动,道教在这一天强调孝道,而佛家则着重于为那些从阴间放出来的无主孤魂做普渡。这一天,整个儿是以祀鬼为中心的节日,为中国民间最大的鬼节。

  传说地宫掌管地狱之门,中元节这一天地宫打开地狱之门,是为地狱开门之日。已故的先人可回家团圆,因为是为鬼节。所以民间普设道场,放馒头给孤魂野鬼吃,点荷灯为亡者照明归家之路;而道观则举行盛大法会祈福吉祥道场,为死者的亡魂超渡。中元法事是为亡魂赦罪,但是绝对不能完全解除罪孽,只是减轻了一些,希望他们早日安息。在法事中他们不只超度亡魂,更为无主孤魂和那些为国捐躯战死沙场的死难者给予救济。

 

  按佛教典故,相传佛祖释迦牟尼在世时,收了十位徒儿,其中一位名叫目连的修行者,在得道前父母已死,由于目连委挂念死去的母亲,就用了天眼通去察看母亲在地府生活的情况,发现他们原来已经变成饿鬼,吃喝皆无境况堪怜。目连看了之后很心痛,于是运用法力,将一些饭菜拿给母亲吃,可惜饭菜一送到口边即化为火焰,目连看了后更加心痛,于是将这个情况告诉了佛祖,佛祖教训他说,他的母亲在世时种下了不少罪孽,所以死后堕入饿鬼道中万劫不复,这孽障不是他一人能够化解,必须集合众人之力,于是目连联同一众高僧,举行大型的祭拜仪式,以超渡一众亡魂。后来这一传说流传后世,逐渐形成了一种民间习俗,人们宰鸡屠鸭,焚香烧衣,拜祭由地府出来的饿鬼以化解其怨气不致于遗害人间,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鬼节的风俗。


   据清乾隆《普宁县志》记载:俗谓祖考魂归,咸具神衣、酒馔以荐,虽贫无敢缺。可见自古而来,中元节不论贫富皆为虔诚,或祭祀祖先,或普渡无主孤魂。而在我们潮汕本地,古时候此节更称施孤,除祭亡灵,有钱人家还会买下犁耙、水车,甚至是穷人家的女孩,分别写在纸片上,施食时也把纸片撒下,买不起农具或娶不起老婆的,可以凭单领取。

  普渡亡灵,同时亦不忘活人。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资料里看到这些文字时,我不但不觉得古人愚昧,我甚至多少有些感动。至少在我们的先人还无法理解这个世界的全部真相的时候,他们会力所能及地做一些事情,去慰籍那些甚至与我们完全无关的亡灵;而能力好一些的人们,甚至会惠及乡里。

  

  当然,我并不赞赏那些购买穷人家女孩用以施舍的行为,这当然是对女性的不尊重,只是一家愿买一家愿卖,想来也是两厢情愿。而甚至那些穷人家的女孩若不经此事,终究被卖入富人家充当家奴或沦入风尘,此举虽说没有任何尊重可言,但也或许让她们得以嫁入夫家为妻,终比为奴为妾为妓要好上这么多。

  只是小时候每到这个节日的晚上,老人们总告诫我不要出门。虽说普渡众亡灵,但毕竟是地狱之门大开,十八层地狱里的所有亡灵皆出,所以但不准有些没有被施的依旧祸乱人间,或者一些穷凶极恶之灵虽得了施舍依旧心有不忿,故让小孩童呆在家中保一世平安。

   我似乎一向是个无神论者,我一直觉得有信仰的人终究是比我这种没有信仰的人要更幸福的。就算他们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可是他们有自己深信不疑的一套理论来支撑起他们的价值观,然后所有的一切在他们眼里就如此善恶分明黑白立判;很多时候我苦苦思索辗转反侧皆无解的事情,在他们眼前几乎是不假思索就有了一整套的理论支撑。这至少是幸福的,因为深信不疑,因为无需推敲,因为所有一切皆如真理一般清澈而明了。

  很多时候,我根本找不到任何理论依据来证明我的种种猜想,我所能懂的知识也完全不足以解释我眼前的一切,于是我如所有无信仰者一样惶惶不可终日。

  殇。这时候成了一种如同永夜降临般的永久的疼痛。无法抚平。无法抹去。


  最近一直给我的小羲讲一些被我篡改得一塌糊涂的传统故事。《神笔马良》、《叶公好龙》、《画龙点睛》、《仙人指路》、《昭君出塞》、《嫦娥奔月》、《后羿射日》、《蓬莱仙境》……诸如此类。小羲表现出强烈的兴趣,我多少有些老怀安慰,毕竟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总或多或少地必须了解一些关于我们文化传统里关于是是非非的故事,这些故事最终将我们这个民族的铬印镌刻进我们的灵魂深处,最终它们会成为我们的底层基础再构建起我们完整的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

 

  我总觉得,亲近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总比那些没有太多养份的诸如卡梅拉、喜羊羊或者倒霉熊来得更好,所以我准备了这么多故事,一边给小羲讲,一边让小羲参与其中,让她也帮忙编排一些剧情,然后我再帮她把故事圆下去。

  也许是这种互动的游戏更让小羲着迷。所以小羲近来一直缠着我给她讲故事,我也乐见其成。今天晚上我本来还想着给小羲讲中元节,讲地藏菩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慈悲,讲地狱门大开我们施舍孤魂野鬼超渡亡灵,讲我本慈悲,讲众生悲悯……只是这些故事,注定无法在今天晚上讲给小羲听了。

 

  今天晚上的这个故事其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我觉得。也许母亲大人又会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吧。小羲已经多久不曾在晚上跟着我出门了?我记不大清楚了,反正已经很久了。毕竟每天晚上我依旧还得完成一些白天还没来得及完成的工作,所以晚上我也乐得不带小羲出门去,因为那样除了工作,我还得时时照看小羲。于是就算我带着小羲出门去,很多时候我也总将小羲寄在她的小朋友TongTong家,TT的父母亲都是厚道并且值得依赖的家长,小羲每次去TT家总是被照顾得很好,我也总是很放心。

  小羲今天晚上如同平时一样又被寄放到TT家里,然后如同往常一样,羲儿妈忙有她的事就过来接小羲回家;也许是因为看到羲儿妈了,小羲总会多少有些兴奋,于是比平时更加上窜下跳。悲催的事情发生了,小羲想爬上沙发的扶手把沙发扶手当大马骑,结果一个不小心摔了下来,手肘直接撞到茶几上去。小羲后来跟我说,她一开始是装哭的,因为摔倒了;后来发现手动不了,并且非常极其之疼,那时候才是真哭。

 

  TT的爸爸在小羲还没到楼下的时候打了电话给我,说小羲摔了,让我给看看她的手有没有事。小羲是一路大哭到我的面前,我一直觉得小羲就是在装样子,虽说不是假哭,但肯定没有她哭得那般厉害。于是我过去摸她的手臂,发现有点肿,但是因为手头上有点事也还不是很在意,JH叔早年练过功夫,于是我让他帮我看一下小羲。

  让小羲抬手,她说抬不起来;轻轻一碰她又疼得哇哇大哭。想来事情也许并不像我想的那般小了,众人一味地让我带她去检查,我想也好,假如查出来没事,那也图一个安心;假如查出什么问题,那么及早处理也更好。


  去了医院挂了急诊,拍了X光片,医生在检查所见一栏里写着:左肱骨髁上骨质中断,断端对位尚可,余左肘关节各构成骨未见明确骨折征象,肘关节结构关系正常;诊断意见几个惊心触目的黑体字写着:左肱骨髁上骨折。唉,常常摔倒并且总是无事的小羲,这次竟把自己的左手给摔骨折了。

  老人们还总说,小孩子是摔大的。想想也许是因为摔倒时摔得好,小孩子总会不停地摔,但是因为小孩子的骨头还比较有韧性,所以一般来说摔不碍事。我想也许是因为摔倒的时候碰到了硬性物体,所以硬生生地将她的小骨头地撞折了。

  我因为是挂了急诊,所以片子拍出来并且出了诊断,我想让医院直接处理伤情。医院给的答复十分让我诧异,居然只是做了诊断,但是拒绝医治;原因是因为那时候是晚上十一点左右,医院里没有骨科也没有中医科医生在场,而这竟是我们当地唯一的一家三甲医院。医生说让我们自己去外面找中医师看;我很郁闷的是,本地唯一一家三甲医院里都找不到医生,这三更半夜的让我们去哪里找什么医生呀。


   我们这里终究还是小地方,很多时候人情世故的功用就显出来了。长辈们帮我打电话联系了中医院的一名医生,医生答应专门到医院来给我们看看,于是我们又驱车带着小羲赶到了小城的另一端,等了一小会医生赶到,看过刚拍出来的片子后说:好在是折在内侧,照这个片子看问题不是很大,比折在外侧好处理得多;因为内侧所以痊愈之后也不用影响手臂功能,假如在外侧可能要动手术,不然痊愈之后可以手臂往外弯。庆幸庆幸;小羲的手臂被敷上了药并且打上了石膏,然后说回家给她泡着羚羊角水喝去去火,三四天后再带她复诊就好。

  殇。这回真真的是一场殇。小羲呀小羲,活蹦乱跳的小羲变成了一个强忍着疼痛并且一直痛苦的伤员。回到家里的时候小羲其实因为忍着痛也很累了,虽说一直哭哭停停但好不容易睡下了,而我忙完了所有一切,终于平静地坐下来的时候,我看着家里每个小羲曾经钻来钻去上窜下跳的角落,为何现在显得如此空空落落。解开平板上的屏幕锁,然后我看到的是小羲出门之前才看到一半的动画片,退出那视频的页面,然后看看后台,都是小羲刚刚才玩过的那些游戏……

  如此鲜活的小羲,怎么此刻就成了一个伤筋断骨的小羲呢。打开相册,相册的最后是两段视频,是小羲和羲儿妈妈在游戏的两段小视频,看着视频里的小羲坐在椅子上,两只手放在身后支撑着身体然后撒娇地左摇右摆,我突然感觉胸口被重重地刺痛了。是的,小羲的两只手都应该像视频里的那样,来去自如胡摇乱摆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缠着纱布打着石膏挂在她的胸前动一动就痛得哭了起来。

 

  记得我每有伤病,母亲大人总会轻叹着,假如可以,她愿意替我承受去所有的伤病,只要我安好。我一直觉得我可以理解她说的那种心境。而只有到现在这一刻,我才真真正正切身体会到她说的那种急切的渴望。

  只是我没有说,因为说一说也无法减轻我心中的那种愧疚感。发生这件事,我不怪任何人,我只怪我自己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照看好自己孩子的责任;的确,假如我能照看好她,这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了。而也许,就算我一直把她抱在我的胸口处,事情也会突兀地发生;没有人知道。也许该发生的事,终究总会发生。

  感谢今天晚上所有鞍前马后奔跑的人们,TT爸爸、羲儿老舅、JH叔、认识医生的X兄、出建议的羲儿老妗、急诊室里不紧不慢的医生、深更半夜从家里跑出来给小羲医治的JHong医生、还有朋友圈里嘘寒问暖的一众亲友。

  也许经过了这件事,小羲用她的断臂换回来一个当淑女的愿意,从此不再上窜下跳地当一个假男孩,不再玩任何危险的游戏。也许最后当小羲的手完全痊愈了之后,她会觉得这不过是小事一桩,回想今日,不过只是一场小伤病,甚至将来在她和她的朋友交往中,会不会只是成了她吹牛当年如何威猛勇敢的小谈资。

 

  伤病终究会过去。是的。许多年以后再回忆这个晚上,对小羲来说仅仅只是一场非常模糊的小回忆,那时候她会抚着自己已经痊愈看不出任何异样的左臂,然后淡淡地对她的孩子说,其实小伤小病的,不过如此,别怕孩子,这点小发烧小感冒的,你会轻易地战胜它……想当年你妈妈贪玩,曾经……

  这个故事终将成为一个枕边的小故事。截至到现在,小羲疼醒来一次,因为想找我而醒了两次,一个夜晚上过去,中元节已逝。我在找前面的那些资料时渐渐地平息了心境,虽说明天一早醒来看到把断臂挂在脖子上的小羲可能又会一次百感交集,好在我终究还是平静了下来。

  生活的经验似乎在慢慢地让我接受一些我本来也许不可能会接受的事。我从不相信怪力乱神之说,我也从不相信满天神佛;可是有些事经历了之后,我渐渐能接受佛家的那套因果之说,我也慢慢地佩服地藏菩萨的那种无穷尽的慈悲,我甚至开始愿意相信,小羲的这场伤病,也许只是这么多世之前小羲种下的一个因,而今得到的一个果。

  中元节里话中元,鬼节后夜,我满纸鬼话。天渐渐亮了起来,守卫着小羲一夜,我抱着电脑写了一夜的字。似乎只有在这字里行间流淌着的思绪,才得以渐渐平静;似乎只有徜徉在这思索中,我才能找到一种平静。


  中元节。殇。普渡亡灵。施孤魂野鬼。抄一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祈众生平安。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来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空间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二百六十字大明咒,总能让我心境空灵心平气和。第一次以键盘抄经,心至诚,愿以此抄经之功德,度中元地狱门开仍留世间之亡灵。愿以此真经,度世间一切苦厄,度世间一切不平和,度众生罪孽疾苦,度六道众生,同登极乐。

  中元节殇。殇。殇无殇。祈平安。祈众生平安。

  老黄历上又说:今日宜祈福、嫁娶、安床、作灶、纳采、祭祀、求嗣、解除、修造、动土、安葬、赴任、坚柱、上梁、栽种、斋醮、穿井、盖屋、捕捉;忌移徙、入宅、安香、归宁、出行、纳畜、开市、立券、出货、分居、开仓。
  咱不迷信。只是有时候想想,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只是很多时候我们不理解,于是不解释地将所有一切都归于迷信而已。也许不去迷信,但有时候看看,是不是多少也有些借鉴意义呢。

2014-08-11;甲午马年壬申七月,中元节翌晨06:22。

如果您觉得本文值得收藏,请点此下载本文,保存一个PDF文件到您的电脑中。



14


作者:火神纪

《盂兰盆殇:鬼节说鬼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火神纪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