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青海湖②】-马步芳公馆

发表日期:2014-08-20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点击数: 投票数:

8月12日中午1点左右从西宁曹家堡机场出发到西宁市里,大约五十分钟赶到了祁连街的“橄榄枝酒店”,下午没有安排,信步来到了3公里外的“马步芳公馆”。

 

马步芳(1903~1975),回族——中国民国史上一个不可消弥的重要历史人物,素有虎狼之性,嗜血好杀的西域狐狼。其祖父马海晏,早年曾参与甘青回民的反清起义,后归降左宗棠,进入青海。1900年,其随董福祥率甘军救驾,随慈禧太后避八国联军之难。于是其父马麒,叔叔马麟,自清末起就盘踞青海。到了他这里,统治青海已达四十年。在西北作为掌握着整个青海的政治军事权力、富甲一方的土皇帝,他既不像汉族豪门子弟那样,受过系统严格的封建教育,也没有接触过任何西方文明和维新变法的东西,只知道崇尚武力。戎马一生,为了保护自己家族的荣辱兴衰,勃勃野心,不惜骨肉相残。

 

马步芳公馆,虽然只是一座马步芳的私邸,但却是马氏家族统治青海四十年的见证。史载:西宁解放之时,马步芳的部属曾提议炸毁“公馆”,马步芳犹豫再三,终不舍。其子马继援兵败离青之时,曾独自一人,绕行“公馆”三圈,失声痛哭。随后,公馆陷入混乱,字画、物件被大量劫掠。1953年,改为铁路医院。庆幸的是,文革时期,马步芳公馆以“阶级教育展馆”对社会开放。几十年间虽然历经变迁,但基本得以完好保存。

 

太多的故事,繁杂了太多的期待。记得,去时心情十分复杂,心里已然地期待着,却分明又有一种说不清的痛,很长久的痛。那年月的家事、国事,不堪追忆,又不忍不追忆。这位当年叱咤风云、独霸一方的西北王,为了自己的家族敢作敢为。在当时,在如此贫瘠荒凉的大漠之中,他会造就出一种怎样的让人瞠目的奇异景观呢?

 

在一个叫做为民巷的小街落里,我们找到了这座始建于1942年6月(民国31年),据说耗资3000万大洋的青砖楼群的宅院。如城墙般厚实的院墙,将内部的公馆、金库、花园和后宫围的象城堡一般。算不得特别精致,却自有一股逼人的富贵气,院落很大,据说占地有百亩之余。进门就是一堵没有封闭的墙,曰“影壁”或“照壁”。素青的颜色,没有传统的龙凤或其它动物抑或富禄寿禧的文字装饰,却在这般素雅中,隐隐有一种深沉和神秘气息在空间弥散。各院和重要厅宅都有暗道相通,建筑虽然古朴典雅,但始终感觉有种让人脊梁发冷的杀气不时从那厚实的院墙穿透出来。

 

公馆很大,有多进院落和不同形式的房舍以及花园。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手书的“馨庐”最为醒目。据说,馨庐取意于唐代诗人刘禹锡《陋室铭》中的 “惟吾德馨”中的“馨”,与“诸葛武侯庐”的“庐”。马步芳天生好玉,甚至到了痴迷的地步。所以公馆许多建筑的墙面,甚至包括一些下人的房间,都镶有产自昆仑山的汉白玉,百姓都称“玉石公馆”。经考证为“全国唯一用大量玉石装饰墙面的宅院”。前院正中是“玉石厅”,为马氏父子会见重要客人的场所。为了突出厅堂的富丽堂皇和别具一格,内外墙均以汉白玉砌就。使得这个院落的肃杀减弱了几分。我想不出,是欲用雕栏玉砌传递几许温润的气息,还是想印证马步芳“西北唯我独尊”秉性。厅里的意式壁炉,老式电话机,尤其是会客室里没有西北官场中显示主人气派的虎皮交椅或豹皮交椅,简单的沙发和茶几,似乎都在告知道着后人:马虽为西北偏僻一偶的土霸王,但却是一个接受新事物很快,同时懂得追求新式生活方式的人。听说,抗战胜利后,马甚至连服装也洋化了,不再是长袍马褂,取而代之以西装革履。

 

马步芳号称“西北王,” 按我现在的想法,与社会名流交往应该很多。因此,行走间,与社会名流的合影比比皆是。驻足注目之间,更有不时印入眼帘的文人或知名人士的墨宝:贵宾厅里的孙中山条幅,会议室里的于右任手书,马步芳居室里的戴季陶题壁,女眷楼入口处的蒋介石楹联等。一介武夫,尚存几分儒雅,许是马认为依附风雅才能体现自己的身份。

 

马步芳夫人很多,儿子却只有一个——马继援,对其从小栽培有加。年纪轻轻,就被蒋介石委任为国民党军少将师长,镇守兰州。今天仍健在(生活在台湾)。在“馨庐”马继援的故居里,有一张颇为现代的婚纱照,于肃杀、灰暗之中,不免眼前一亮。未曾踏足亲临,很难相信,它会出现在民国时期黄河上游偏远的西宁旧巷里。其中的故事倒也让人感慨。据说,当年马继援曾在重庆结识一位汉族女子,名张训芳,南京才女。马继援旋即坠入爱河。汉回通婚,有违族规,其母坚决不同意。女方家长亦反对。马继援为此在岳母之前长跪十小时。马步芳爱子情切,于是有条件地同意了这门婚事。一是改信回教,二是要改名。训芳这个名字,实为不妥。马步芳名字有个芳字,岂不过份?最终,张训芳改名张训芬,亲事才圆。婚礼隆重热烈。然,亲朋之中,独缺马步芳。

 

资料载:马步芳流亡国外后,大有看破红尘,遁入空门之意。深居简出,专心于伊斯兰经典,偶而也陪同家人外出暂短旅行,但生活范围十分狭小,仅限于二座楼内。对属员和家人管理也十分严格,不许轻易远离。1975年4月,蒋介石逝世,马步芳过于哀恸,引发旧疾,一病不起。马步芳认为生老病死是定然,拒绝到大医院治疗,7月31日病逝在家中,享年72岁。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不知什么时候耳边又赫然响起了苏轼这首传唱了千年的赤壁怀古。

岁月留痕。如今,“馨庐”依旧,然故人何在?

 



 


 













 

作者:阿土

《【青海湖②】-马步芳公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阿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