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EOS 700D追梦以色列

发表日期:2014-08-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以色列的地理是如此特殊,位于亚欧非三大洲交界, 它的面积是如此的小,从南到北开车6小时就能走完。我着迷于以色列的历史,它的历史是那么的悠久, 悠久到变成了一本书《圣经 • 旧约》, 进而形成了整个西方文化的源头。带着对以色列历史的向往和迷恋,我带上佳能EOS 700D踏上了这追千梦年的国土!


Photo by EOS 700D

  清晨,来到位于耶路撒冷老城东部的伊斯兰教圣地内的圆顶清真寺,这里被各种淡米色石灰岩的建筑所包围,那金色的圆顶,蓝色的阿拉伯花纹的外墙十分夺目。随着太阳的升起,圣城之圣在此刻以最原始方式喷薄而出。

  耶路撒冷: 天堂里的金色梦幻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穿透云层, 投射到萨赫莱清真寺的金顶时,我的心瞬间变得宁静安详。眼前,来自耶路撒冷一所宗教学校的七八名女学生矗立在橄榄山上,身着犹太民族的传统黑衣,手捧《托拉》(《旧约》前五卷 ),面对着渐渐明亮起来的金色圣地耶路撒冷低声吟诵。这一刻我仿佛置身于天堂,此时此景,如梦如幻。“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明珠、世界 的圣地,犹太民族教义认定这里就是世界的中心,世界上只有这样一个地方让万千教众心心向往,执着前往。

  这座千年老城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共同的圣城,相传世界的起源地、曾经世界地图的中心。默罕默德在这里登天,耶稣在这里受难,耶和华的声音回荡在锡安山上。人们把和平的心愿托付于此,但偏偏战争成了这里的主旋律。千年前这里血流成河, 而千年过去了,这里依然笼罩在战争阴影下,这里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世界的目光,它仿佛是上帝爱恨交织复杂情感的最终产物,纠结永恒。

  我的耶城追梦之旅从圣殿山开始,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各大名山之中,要数圣殿山(TempleMount)最引人注目。说是山,其实它是依着耶路撒冷古城东墙而建的一处高台,高台上的圆形金顶便是如雷贯耳的圣石圆顶——萨赫莱清真寺,也叫圆顶清真寺,见到它就意味着我已身处人间天堂耶路撒冷。


Photo by EOS 700D

  哭墙位于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西侧的山脚,犹太教把哭墙看作是第一圣地,教徒至该墙例须哀哭,以表示对古神庙的哀悼并期待其恢复,男士进入哭墙,必须戴帽。

  穿过耶路撒冷老城的犹太人区,从一个昏暗的街巷经过一道安检门,便来到了哭墙,这段19米高,52米长,约27层巨石组成的墙壁如今已经成为了犹太民族的精神圣殿,如同中国的长城,印度的恒河, 它是以色列的国家象征,被全世界所熟知。此时, 一位虔诚的信徒,手捧犹太教经文《托拉》进行祷告,祈求家人的平安,这是一种心灵的祈祷! 今天刚巧不是安息日,可以进行拍照,黄昏,阳光轻柔地洒在米色的耶路撒冷石砌成的墙身上, 哭墙边一位正在祈祷的人虔诚的神态打动了我, 将EOS 700D调到颗粒黑白创意滤镜模式,将这 一幕记录下来。祈祷者的神态及照片的画面细节不仅得到精细的还原,黑白的表现方式令祈祷的场景看上去更有历史味道。

  《古兰经》里讲了这么个故事,公元620年7月27日夜里,伊斯兰教创始人穆 罕默德受安拉启示,骑着飞马从麦加来到耶路撒冷,踩着一块巨石登天了 。在天 上 ,他拜会了古代先知,也见到了天堂和地狱。为纪念登霄夜游的神迹,7月27日便被定为伊斯兰教的登霄节;耶路撒冷则成了穆斯林心中继麦加、麦地那之后的第三大圣城。而先知穆罕默德踩的那块巨石,就供奉在圆顶清真寺里。

  被一圈围墙包围的耶路撒冷老城区根据不同种族又分为4个聚集区:犹太区、亚美尼亚区、穆斯林区和基督区。在两侧全是店铺的小巷子中埋头穿行,根本不知道东南西北,就像走迷宫一样。进入犹太区,穿过几条巷子后,哭墙(Western Wall)展露在眼前。哭墙又名西墙,是犹太人第二圣殿仅存的西侧围墙,当时是罗马人攻占了耶路撒冷,焚毁了犹太人在第一圣殿上重建的第二圣殿,这里是最后记录存放着他们约柜的地方。

  哭墙被护栏隔成两个区域,男人和女人分区在哭墙前像上帝祈祷。哭墙有着几十米高,越靠近底部的石块越大,夹缝中有一些杂草顽强地生长着,还有很多写满愿望的纸条静静地躺在石缝中。这是世界各地人民来到这里,虔诚地向上帝祷告并许下的愿望。两旁的女人们有的拿着小本经书紧贴着哭墙在诵读着,有的干脆就伏在墙上失声痛哭,有的坐在椅子上念着经文。烈日下站在高高石墙前的我,触摸着最底层的千年巨石, 每个人都只能是这历史长河中的某个片段,生存和死亡都身不由己。


Photo by EOS 700D

  凯撒利亚的古罗马古城是地中海东岸的明珠,高大的城墙依地中海海岸而建,晚霞将城墙染成红色,一轮圆月挂在空中,此景乃绝佳秘境。

  当夜晚来临时,我又一次进入老城区。在靠近哭墙的路上,就有很多头戴高帽,身着白衬衣黑西服的人来来往往。到哭墙前的广场时,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灯光照亮着的哭墙和广场上全是传统的犹太人,还有很多推着婴儿车的女人和男人。耳边一直嗡嗡作响, 因为大家都在专注地诵经,有的人念着念着突然失声痛哭,年长的拉比此时会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言语片刻,他才会安静一会儿。不是 犹太人的我们,也许永远无法理解他们的这种忘我。经历过这么多苦难的犹太人,也许只有在哭墙下,触摸着祖先留下几千年前的墙石时,他们才能找到归属感,他 们相信这里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

  凯撒利亚: 地中海畔罗马旧梦

  正午的阳光魔术般把地中海渲染成各种层次的蓝色 :墨蓝、深蓝、浅蓝......站在城堡高处凝神端看,由于战争、地震等因素,凯撒利亚古城的大部分城墙及遗迹陷落在海下五英尺的地方,但依然能看出大致的轮廓。高大的城墙依地中海海岸而建,圆形剧场、大型赛马场和热水浴池、宫殿等大型建筑分布得井然有序。尤其是宫殿依水势层层叠 加,共有三层,可想当年希律王携美临窗而立的奢华与境界。

  凯撒利亚是地中海东岸的古罗马古城,由于优美的环境亦是以色列富人扎堆居住的地方,在这里感受到的是干净深远的蓝色海岸线,恢宏的希律王行宫及十字军城堡遗址,在浓浓的休闲时光,当地人都是推着婴儿车一大家人在古迹里,倾听着海浪不断冲刷行宫遗迹的声音惬意行走其中。

  古城有着悠久历史,公元前37年至公元4年在位的希律王是一个荒淫无度的国王,他对希腊罗马文化推崇备至, 地中海岸边的凯撒利亚堪称他的得意之作,从 公元前22年开始动工,历时12载方才建成,集希腊和罗马风格于一体,气势恢宏,极尽奢华,为向当时的罗马统治者表示敬意,取名凯撒利亚亦凯撒之城的意思。公元66年,凯撒利亚城中的犹太人不满罗马人的统治,揭竿而起,但遭到残酷镇压,2万多名犹太居民被血腥屠杀。这成为随后犹太战争爆发的起因,还导致了耶路撒冷和犹太第二圣殿于公元70年被毁。期间还经历了两次地震,公元639年,凯撒利亚被阿拉伯人占领,1101年又落入十字军之手。1254年,法国国王路易九世重新在此构筑工事,修建十字军城堡,可惜10年后城堡被战火吞噬,凯撒利亚从此湮没在 寂寂历史长河中,直到19世纪末开始了考古挖掘,凯撒利亚才重见天日。

  临海而立的十字军的城堡,墙厚坚实,城外筑有护城河,是11世纪路易九世杰作,现如今多处开辟咖啡厅、画廊, 成为当地人消磨时光的绝佳去处。

  从凯撒利亚一路向北,我们来到了以色列第三大城市海法。在海法,圣母海星教堂是必须要看的。

圣母海星教堂名字则是表示,圣母仿佛是茫茫大海中的晓明之星,指引着我们的行程。多么美丽的名字啊!在距今八百多年以前,一些从欧洲而来的基督徒随东征的十字军来到这里,他们效法先知厄里亚的生活方式,建立了天主教最古老的修会——加尔默罗修会。加尔默罗修会又称为圣衣会,奉旧约时代最伟大的先知厄里亚为圣祖,度隐修、虔诚的生活。后来因为阿拉伯人的迫害,他们被迫返回了自 己的家乡,直到1836年才有基督徒重返此地,重新建造了这座圣母海星教堂,并以此为加尔默罗修会的教堂。

  以色列的追梦之旅让我陶醉,在回去路上,飞机起飞那一瞬间,我俯瞰窗外,阳光投射在耶路撒冷,城市弥漫在金黄色光辉中,光影分明。我想起一首歌《金城耶路撒冷》,山林的气息美酒般清爽,黄金之城,青铜之城,耶路撒 冷,到处充满光芒 ;我用我的琴声,永远为你歌唱......


Photo by EOS 700D

  在耶路撒冷有许多的教堂,在安息日来到教堂,点燃一只蜡烛,进行一次虔诚祈祷,可以让人忘却很多烦恼。


Photo by EOS 700D

  在以色列耶路撒冷街头广场,一名男子身披国旗,兴奋地观看烟花表演。五彩缤纷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我随手拿出EOS 700D记录了激情奔放的画面。


Photo by EOS 700D

  耶路撒冷的神殿,内部的结构呈现哥特式风格,拱形结构的大柱,漂亮的玻璃上有宗教题材的绘画,在光线照耀下五彩缤纷,让人在举动相机的瞬间仿如梦幻中。

  高耸飞升的尖顶、怪诞和夸张的肋拱、精雕细镂的雕塑散发出的亘古神秘的瑰丽气质,一扇扇精美无比的彩绘玻璃,阳光从中投下的光线,时而如血红的夕阳,时而如神秘的蓝宝石,时而又幻化成紫英石与黄玉的华彩,好像开向天国的窗户。整个画面的层次和色彩反差比较大,对于相机的画质和曝光准确度提出了考验。由于教堂内光线昏暗,而且建筑都非常高大,对于这种特殊的拍摄环境,利用EOS 700D的翻转屏可以更容易的完成构图拍摄。 通过实时取景确认好曝光准确无误之后,按下快门,所拍摄的图片呈现出了细腻的画质和色彩。

 

撰文:毛欢喜

转自《Deep科学探险》8月刊

作者:佳能EOS学院

《EOS 700D追梦以色列》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佳能EOS学院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