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永恒与一日 ——行游希腊(八)

发表日期:2014-09-06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景区:希腊 点击数: 投票数:

3“可以疯一点”

“你什么都有,但是你仍然错过了生命,因为你心中少了一点疯狂。如果你可以疯一点,你就会知道生命是什么。”——卡赞扎基《希腊左巴》

卡赞扎基是个希腊人,他的文字被誉为复活了荷马的精神,具有古代英雄史诗的气概。《基督的最后诱惑》是他最有话题性的作品。1988年,马丁·斯科西斯将小说拍成电影,被宗教界人士认定为亵渎圣典,从而引发轩然大波,以至于CCTV把这部影片的轰动效应当作新闻在新闻联播里播出,新闻联播哦亲!!

然而,卡赞扎基最优秀的作品还是《希腊左巴》。在小说的序中,作者说这部书是写一个他非常喜爱的老头——矿工阿历西斯·左巴,因为“如果叫我在世界上选择一位导师的话,我肯定选择左巴,他教给我热爱生活和不怕死”。

先前那段儿关于疯狂的话,正是左巴(一个年迈却始终率性不羁、精力充沛的开矿工人)对“我”(一个年少、怀抱高远理想却理性压抑的书呆子)的教诲。 


于是,俩书呆子,醒醒和我,决定接受教诲响应号召。骑摩托去远离海岸线的内陆看看,寻找那些因海盗“促使”而在内陆建立起的城镇。——此举虽然不见得让我知道生命是什么,但必定会比较好玩儿。

不做有趣之事,何遣有涯之生?



这场景有点符合我的想象了,开始脑补各种宙斯作死的段子,尤其是关于放羊放牛的那些。





啊!活的羊活的羊!一堆毛茸茸的小屁股真是萌萌哒!




路边有很多很多很多的小神龛,小教堂。有种说法,每当有人因为交通事故身亡,就会在事发地点修一个神龛或者教堂。这样想来……还是骑慢一点比较好。




割过的田垄只剩下几块石头标识地界




连上几个陡坡,看到全岛最高处的大风车。




翻过小小的丘陵,一个完整的村寨出现了。这就是全岛唯一的内陆居民区:上迈拉村。




作为一个成熟的现代居民区,学校、广场、教堂,一个都不能少。

排在第一的是学校,希腊人非常重视教育,上一代人决心要把自己失去的受教育机会全都提供给孩子们。年轻一代普遍都会讲英语或其他外语。希腊在国外的留学生人数是欧盟国家中最多的,虽然大多最后学非所用(醒醒因对此心有戚戚焉而表示很受伤)

路的对面是一所小学,孩子们独有的声音先于路边的标识牌提示了我们这一点。虽然看不清人,但他们的笑闹一直没有缺席,全程陪同我们参观上迈拉村。




广场是非常重要的所在,从苏格拉底时期开始就是希腊人重要的社交场合,这爱好和中国大妈一样。

不过他们更愿意摆玄龙门阵,而不是跳小苹果什么的,虽然希腊人也颇有舞蹈天赋。




广场上的老人终于走近了!多好看的张飞胡子!




广场附近的教堂用晴空下的钟楼标示出自己的方位。




隔着围墙转了一整圈,没找着入口,只好从栅栏的缝隙往里头窥视,看起来很漂亮啊。




再找一圈,发现一个小小的告示橱窗。





然后发现!小小的橱窗旁边这个小小的门竟然就是入口!



门虽小,内里乾坤却大




这就是建于公元6世纪的MONI PANAGIAS TOURLIANIS教堂。




大理石制的多级钟塔负责测量阳光的温度, 1400年来一直忠于职守。




浮雕有种外星人的气质




说起来,6世纪的时候,大家的审美标准都差不多啊,不信对比看看这个北魏时的雕塑。都是小短腿儿呢!



还有16世纪克里特学院成员的绘画,就剩一小片儿了,趁着还有得看,抓紧看看吧




哎呀!这不是刚才的张飞老爷爷吗!到这儿打瞌睡来了呢



远道而来没啥见面礼,上柱香先。




转身往里一看,心底先叫一声儿好!




没想到小村的教堂也这么美




可爱的小楼梯




还有个话筒呢,想来礼拜时人不少




应该是圣经吧




翻看了也不能确定,满篇的希腊文,就像在看高数课本。

(想起几年前在开罗的清真寺翻了寺里的古兰经,朽白知道后把我一顿儿好骂——“女的怎么能摸寺里的古兰经!”可人家埃及的阿訇都没说不行)





整间教堂最与众不同是这堵木制圣壁,雕刻于18世纪的佛罗伦萨。




工艺繁复精美,是镇殿之宝。



细节最是漂亮






有的地方只在头像处填入图画



有的地方则是整幅镶嵌




至于教堂的穹顶,当然要按照惯例画上他们





而最中心的位置必然只能留给这个人



许多不明觉厉的小物件儿,不知道派什么用场。





这个椅子的作用我倒是知道的。




刚坐下,木制圣壁的背后就转出一个人来,看他那小眼神儿,我差点以为自己是坐错了地方。




如此其乐融融的景象,距离刚才只过了几分钟。

这个爷爷教我辨认希腊字母,又翻着“大书”教我读了几个祷告时常用的句子。对了,他的英语口语也很正呢。

 



东正教是希腊的国教,全国上下大大小小的教堂数不胜数,就连我这样匆匆路过的游人,也遇到了好多个。不过,说到最喜欢,还是这个藏在小岛内陆小山村里的小教堂。它因为偏僻而宁静从容,又是我此行所见中惟一一个有“环境”的教堂,隐身在蓝天白墙罅隙中的石板小路,自有一种“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意味。




随意在廊柱间走走也是好的

 




喵五郎,笑一个

 




最最好的是,在这里随便怎么走都不会有人理睬你,仿佛你本来就该是这里稀松平常的一部分,还不如手机新鲜呢!





关键词:希腊

作者:醒醒

《永恒与一日 ——行游希腊(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醒醒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