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永恒与一日 ——行游希腊(二十九)

发表日期:2014-09-08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景区:希腊 点击数: 投票数:

 8、过日子才是正经事之边缘人篇

    我喜欢看老百姓过日子。

    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都要走街窜巷地四处转悠。我总觉得过日子的老百姓才是一座城市最坦诚最踏实的面孔。

    不过,这回,我意外地发现了两张面孔,而他们都同样真实。

    第一张,我叫他边缘人。

    “边缘人”就是“穷人”。但这个“穷”,不是“贫”,而是“困”

    可能这些人也确实没什么钱吧,但他们身上那种穷途末路身陷绝境的困窘给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这些人集中在雅典市中心的伊哈瑞亚区




这里是希腊无政府主义者主要的活动区域。






除了主要街道的正面看起来比较像样,大部分地方是这样的。




破到这样的屋子,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住。




这个算好点的




大火过去不久吧?




里头也许还藏着几个流浪汉




    阿尔巴尼亚人也聚居在这里。

    希腊的移民不算很多,阿尔巴尼亚人占了移民人口的三分之二左右,他们是农业和建筑业必不可少的元素,也是希腊人不再愿意从事的佣人职业的主力军。换句话说,就是进城的“农”民工或者“菲”佣。

    许多阿尔巴尼亚人全家都住在希腊,但是社会地位始终很低下。绝大多数希腊人最初非常排外,对他们表现出憎恶,甚至把发生的每个犯罪事件都归因于这些外来者。

    事实上,他们很少在街头闲逛。




    占据街巷的主要是雅典本地人。

    我承认,看着他们,我有点发怵。




    这个人与门搏斗了很久,响声震天。我疑心再持续几分钟门就得被他卸下来。

    他为什么不直接翻进去呢?




    卖煎饼的小老头早就睡着了。

    我对他的小推车的来历很好奇,看起来,很超市。




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到处都是。




很多避风的柱子下面都放着一只鞋,难道流浪者真的多到必须先用鞋来占位?(走过这一段儿,想起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韩国导演方银振在2012年把它拍成了电影,豆瓣给了8.1分呢)




不过,与他们相比,无家可归,根本都不算一回事儿。




    这是SISA

    它是廉价毒品的代表,吸一次只需要花上两欧元。基本成分是甲基苯丙胺,有时其中会掺杂一些填充原料,如蓄电池酸液、发动机油、洗发水和食盐之类。这种毒品会从体内直接摧毁重要器官,几个月就能致命。

    伊哈瑞亚区的Kapodistriou街就是SISA吸食者的聚居地。




色情,往往与毒品和暴力联系在一起。




一个神情恍惚的从业人员,边走边大声嚷嚷。





鞋跟太高,她走得摇摇晃晃。



警察的作用,在这个街区,主要是心理安慰吧。




    雅典的街区大都有着地标似的塑像,这个街区的地标,竟然是大头朝下的折翼天使。

    不论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它都昭示一件事:这里就是上帝之城中的一块无主之地。

    (歪楼:《上帝之城》是费尔南多·梅里尔斯执导的影片,又翻译为《无主之地》,讲的是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值得一看)




但是,你看,即使在这样的地方——在折翼天使的脚下,也有奋力飞翔的翅膀。





关键词:希腊

作者:醒醒

《永恒与一日 ——行游希腊(二十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醒醒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