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不畏权势审驸马 为民除害美名扬精华

发表日期:2014-12-05 摄影器材: 尼康 Coolpix 3200 点击数: 投票数:

提到审驸马,人们会自然想到铁面无私的包拯审理陈世美的案子,但还有一人秉公审理驸马的案子知者不多,那就是河南参政审驸马的案子,在当时轰动一时。

审驸马的河南参政乃河北邯郸永年县徐北汪人士,姓徐,名政,永年县志载:“政,天顺已卯举人,厉官西安府知府,时三年不雨,岁大饥,且乱政,赈济有法,禁戢有要,民赖以安,陞河南参政……”

明朝“成华”年间(14494月),徐政被派遣到河南开封任河南参政。有一日,他正在查阅有关治理黄河的水文资料,忽听衙门外鸣冤鼓响起,虽马上升堂传击鼓人上堂。这时从外走进一位老汉和一位老妪,到大堂后,跪在地上嚎啕痛哭。徐政忙对其劝道:“有什么冤情,慢慢讲与我听,我可好为你做主呀!”老汉这才忍住悲痛,哽哽咽咽道出自己遭到的特大不幸……

原来,这老汉姓李,名茂,老妪是他的老伴孙氏,李茂家住本城东街,卖茶为生。老两口膝下只有一女,名叫李金兰,年仅18岁,长得如花似玉,貌若仙姬,老两口爱女如命,李金兰心灵手巧,贤孝有加,常为别人绣花为家添些零钱,现时就到街上帮爹妈卖茶水。昨天,金兰姑娘正在街上帮爹娘卖茶水,忽然走过来七八个穿红挂绿的后生,看样子好像是什么当大官的子弟。当这帮人走到茶摊前时,为首的一个穿绿缎子的年轻人顿时被金兰姑娘的美貌吸引住了,那人两眼冲着金兰姑娘盯了一会儿,回头招呼随从道:“停下喝杯茶在走。”那帮人都围着小桌喝起茶来,可那领头的端着茶不喝,两眼色迷迷的盯着金兰姑娘,还阴阳怪气地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呀?”

金兰姑娘很厌恶的扭过头去,“你们喝你们的茶,问人家那么多干什么!”说完背对着这帮人到一边去,不理他们。

旁边的李茂老汉一看人家的派头,知道有些来头,忙赔笑说:“小孩子家不懂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请慢用茶,这茶水就算我请大人了。”那穿绿缎子的年轻人也没说什么,喝完茶,起来付了茶钱,一呼随从离开了茶摊,李茂老汉长出了一口气,心想:人家总算没有找事,真庆幸呀!

谁知快到黄昏时,礼貌老汉和金兰姑娘正在收拾茶摊准备回家时,那帮人又来了,其中有一个人把李茂拉到一边,小声说:“我家老爷来东京游玩,没带夫人,今晚想请你的女儿陪陪他,报酬嘛……

那家伙一边说,一边掏出一个元宝乡李茂递过去,李茂老汉一听,肺都快要气炸了,随手将元宝打落在地,骂道:“回家叫你妹妹配去吧!”

那穿绿缎子的年轻人一看老汉把元宝打落在地,气急败坏的说:“什么?真他妈的不识抬举,我看你是不吃敬酒吃罚酒。”说着,把手一挥对手下的奴才喊道:“把那小妞给我抬走。”一伙人一哄而上,抬起金兰姑娘就走,转眼消失在夜幕里。

李茂老汉马上就傻了,老汉忍气吞声匆匆收拾了茶摊,回家拉上老伴连夜四处寻找女儿,可诺大个开封城,那里去寻?老两口一边哭,一边漫无边际的四处寻,四处呼唤着女儿的名字,训了一夜也未见女儿的踪迹。

天蒙蒙亮时刚回到家,有一个好心的邻居跑来告诉李茂说:“那伙人是从京城来的,领头的叫刘威,跟皇上还是什么亲属……”

李茂老汉一听,怒而无奈的来到县衙告状。知县听了,苦笑一下对李茂说:“那刘威是当朝驸马,近日来开封游玩,住在东京大客栈内,可能是离开公主多日,晚上寂寞,便看上你家姑娘让其陪伴,那是你家姑娘的福分。你呀,就忍个肚疼算了。我一个小小芝麻官,怎敢管人家堂堂的驸马爷呢?”

李茂老汉听后,没了主意,有气无力地回到了家。可刚回到家里,一个在客栈干活的小伙计跑来告诉李茂说:“昨晚,刘威逼金兰跟他睡觉,金兰死活不从,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挣脱刘威跳楼自尽了。”

犹如晴天霹雳,老汉再也忍不下这口恶气,拉上老伴又一次来到县衙告状,知县仍不敢接案。李茂老汉又和老伴跑到府衙告状,可知府大人也不敢接案。老两口无助的在大街上哭诉,这是有几个围观的好心人告诉李茂说:“听说新来的徐参政大人是个不畏强权、不循私情、铁面无私的有名清官,你们去参政府试一试。”于是,李茂老汉就和老伴一起来到了参政府击鼓鸣冤。

徐政一听案情,气得怒发冲冠,心想:大胆狂徒,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又逼死人命,大明律法何在?然后对李茂说:“老人家请放心,我一定为你主持公道。”然后,迅速派人对住在东京大客栈的刘威进行监控,不致使他离开开封,同时亲自带随从着便装走访百姓及客栈,调取证据,很快事实就得到了证实。

那天,刘威把金兰姑娘抢到客栈后,把其锁在客栈的楼上房间内,就和打手们大吃大喝起来,说:“今天小的们把小妞给我抬回来了,算我犒劳大家,这事儿回去后谁也不许告诉公主,今晚我要好好快活快活。”

吃完酒,刘威吩咐要把好门,防止姑娘逃走,自己便走进房间,先说给姑娘多少多少钱,姑娘不从,刘威一怒之下强行剥姑娘的衣服,姑娘拼命挣脱刘威,开门想逃,可一出门就看到打手们在门口守候,情急之下,纵身跳下楼来,当场就摔死在了楼下,那刘威看姑娘死了,说:“真他妈扫兴,都回去睡觉吧。”然后像没事人似的就回去睡觉了。    

 徐政探完案情,一切准备就绪后,马上生堂。一声呼唤,重衙役、差人道:“请参政大人吩咐!”

“你等听了,速到东京大客栈将一名叫刘威的歹徒给我抓来,务必给我抓来,一切由本官做主。”“是”,众人领了飞签火票,刚要出发,忽听一声:“不用徐参政兴师动众,刘威来了。”

徐政闻声一看,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走到堂下,那人趾高气昂,说道:“徐大人唤我刘威何事呀?我到开封游玩,未曾到府拜访,想必是徐大人想让本驸马回朝后在万岁面前为你美言几句?”

徐政看那家伙有恃无恐的神气摸样儿,心中怒火又添两分,一拍惊堂木喝道:“狂徒刘威,快将你强抢民女,逼其致死之罪如实招来!”

刘威一听,大笑道:“徐大人说话要注意分寸,我刘威可是皇亲国戚,当朝驸马。”

徐政一听,更加气愤道:“王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驸马杀人,该当何罪?”“什么杀人?说的多难听,阿,你是说昨晚在大客站摔死的那个小妞吧?那是我昨天到她的茶摊喝茶,她听说我是当朝驸马,就跟到客栈想再看看我的芳容,不慎从楼上摔下来摔死了,关我何事?你堂堂参政怎能听信一个野老头瞎说?我知道你有仁爱之心,我也有呀!人死了,你说让我出多少银子?对老头儿安抚一下不就行了?我回去后,你的官职……”

徐政正言道:“不要强词夺理,快如实把罪行招来!”

刘威大笑道:“我逼死民女?可有证据?”

“好吧,你不招不要紧,本官有的是证人!”徐政说着,冲堂下喊道:“传证人上堂”。

话音刚落,只见呼啦一下上来几十人,又在大街看到抢人的街坊,又看到金兰姑娘如何跳楼自尽的客栈老板和伙计,徐政对他们道:“不要害怕,依实说来。”

于是,众人都放下心来,一一证实刘威强抢民女,又逼迫致死一案的经过,并在证词上押字画押。

徐政收了证词,冲刘威冷笑道:“你还有什么话说?”然后吩咐道:“先将凶犯刘威关进大牢,待本官进京面君,等候发落。”

这时刘威傻了眼,冷汗马上从脸上冒了出来,心中暗想:早听说徐政办事认真,今天怎么就让我给遇上了?要是他把真情告诉皇上,自己身为驸马,在外寻花问柳,那可是欺君之罪,自己小命不保,还要受牢狱之苦。正想着,只见衙役一哄而上,就要拿他下狱,刘威猛然跃身,一头撞在墙上,不省人事了。

徐政见状,忙命人叫大夫抢救,可那刘威早已气绝。

刘威的众打手一直在大堂外等候刘威,一听说刘威撞死,慌忙快马星夜回京,向公主报告去了。

徐政一见这局面,决定马上进京,向皇上说明案情,请皇上明断。临行前吩咐手下将刘威尸体盛殓,再到客栈将金兰尸体盛殓,等自己回来再作计议。安排妥当后,迅速带一名心腹快马进京面君。

等徐政来到京城,刚到午门外时,公主早听到驸马刘威被徐政“逼死”的消息,提前来到金殿,要求父皇朱见深立即处死徐政,为驸马报仇。皇上一见女儿哭成泪人似的样子,顿时龙颜大怒,刚要下找找徐政回京,却听太监奏道:“河南参政徐政求见。”

朱见深一怔,心想来得正好,便吩咐传徐政上殿。

徐政刚登上金殿跪下,还未开口,就听皇上怒道:“大胆徐政,身居要职,不思报效朝廷,反而恩将仇报,鼻饲皇亲,该当何罪?”

徐政抬起头来,据理力争,奏道:“吾皇圣明,驸马刘威之死,事出有因,请容微臣局势向吾皇奏明……”

这是公主又哭闹起来,上前搂住朱见深的大腿,要求快件徐政处死,以报杀夫之仇。

朱见深一见女儿那副可怜相,不由怒道:“徐政你逼死皇亲,欺君罔上,罪该万死,立即斩首。”于是,御林军将徐政乌纱摘下,打入木笼囚车,京城游街示众,押赴市曹斩首。

游街示众,必须游遍皇城四门,然后在行处斩,当徐政刚游致南门时,迎面过来一辆凤辇,凤辇旁边跟着一匹高头大马,上面坐着一位威风的将军,凤辇后面跟着数十名扛枪的卫士。

不一会儿,凤辇整合囚车在大街上相遇,见那凤辇窗帘撩起,凤辇中贵妇人冲起码的将军说:“你看那囚车里的人可是你四舅?”那将军仔细一看囚车里的徐政,不由大吃一惊,慌忙下马,猛冲向囚车大叫:“舅舅”。

这位将军是当朝兵部尚书边勇,边勇自幼聪慧,小时常跟大舅徐敬练武,跟四舅徐政习文,练就文武双全,三年前考上武状元,后被皇上任命为兵部尚书,掌握有重兵,外号“边半朝”。

边勇上前忙向徐政询问根由,徐政简要介绍了经过,边勇心想事情紧急,便对旁边的监斩官道:“我要马上面见皇上,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再斩,如果不等我回来斩了徐大人,我马上杀你全家,听清了吗 ?”

监斩官自然认识赫赫有名的兵部尚书“边半朝”,连连称是。边勇又回头禀告母亲,让母亲和手下们在这里看着舅舅,然后快马奔向皇宫。

边勇飞马来到武门外,翻身下马,连马也没顾得拴,就一步三尺的跑上金殿,先向皇上朱见深施礼后道:“赶快赦免徐政,别的事以后再说。”

朱见深见兵部尚书前来为徐政求情,暗自吃惊,但仍然不改初衷,对边勇道:“徐政在河南逼死皇婿驸马,此乃欺君之罪,岂能赦免?”

边勇也着了急,大嚷道:“皇上殊微臣无礼,你若不赦免徐政,我边勇就辞官不干了。”皇上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边勇有重大兵权,是一名武将,他如果回去后造反,可如何是好?朱见深正不知所措,忽然又有一人奔上金殿来,施礼奏道:“恳请皇上赦免徐政,否则微臣告老还乡。”那人说着,竟真的双手摘下乌纱,放在了地上。

朱见深一看,原来是吏部的盖尚书,又使他吃了一惊,问:“为什么?”

盖尚书道:“皇上只知道驸马死了,却不知为何而死。你想:徐政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平白无故的逼死驸马呀!因驸马死了,你只听公主一面之词,不问事由就要斩我外甥徐政,这怎能不让人心寒呢?这又怎能服天下人呢?”

这一下皇上真的犯了嘀咕,觉得盖尚书说得有道理,想到这里,朱见深忙道:“二为爱卿平身,朕马上传旨,传徐政上殿问个究竟。”

这时公主又不干了,哭着闹着向皇上撒起泼来,这时徐政也回到了金殿,着问公主道:“刘威身为驸马,竟在外寻花问柳,这是对公主的莫大羞辱,而公主非但不记恨刘威,怎能反而偏向刘威呢?”

公主道:“可有证据?”           

徐政正言道:“有”,遂把刘威如何强抢民女,如何逼死金兰姑娘的案情叙述了一遍,同时忙从身上取出开封几十人写的证词呈与皇上朱见深。

两班文武大臣闻听,也都称赞徐政言之有理,公主想了想,也觉得徐政说得在理,哼了一声回后宫去了。

此时边勇向皇上道:“既然案情清楚,可以赦免徐政了吧?”

朱见深道:“多亏爱卿及时提醒,险些使我酿成大错,徐政本无罪,仍回河南任参政,安抚百姓,正我大明律法。”

徐政谢过皇上,回到河南开封,安抚李茂老汉,受到当地百姓的颂扬。正是:不畏权势审驸马,为民除害美名扬。

-----------徐氏第十九氏孙徐振安整理撰写。

下图为县电视台记者正在听徐北汪村徐文现讲述徐政审驸马的故事:


讲述

下图为徐政墓碑的正面和背面:


正面                                                                                                           背面

作者:天下无忧

《不畏权势审驸马 为民除害美名扬》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下无忧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