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畅游泰北那些温存的小镇丨昆明-清莱丨一天横跨三国

发表日期:2015-02-28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I 点击数: 投票数:

2015年的春节假期,终于决定启程向异国他乡,用15天的假期彻底离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得城市,向美丽安宁的泰北进发。这次的行程是这样的:昆明-老挝-清莱-拜县-清迈-清莱-老挝南塔-昆明

 

除夕夜吃完12点的饺子,在各种各样抢红包的节奏里进入了梦想。为了避开出行高峰,我们凌晨5点就爬起来,装上行李,发动车子开上高速公路向祖国的边境磨憨口岸进发。(自驾出行,建议大家一定做好车辆保养,刹车片建议更换新的,因为泰北拜县的路那是极品山路啊,相当考验车子的性能和司机的技术)

到达昆磨高速甘庄休息站的时候是上午10点左右,大年初一这里就有热腾腾的牛肉米干,天气大好,心情大好。

 


中午时分,到达了勐腊的景兰大酒店,那天勐腊县城失火,GPS规划的路线被禁止通行,在勐腊县城转悠了一圈才找到住宿的酒店,下午在酒店好好的睡了个回笼觉,傍晚时分,同行朋友们的车陆续抵达,第二天我们将编队一起出关。

 


这就是酒店房间眺望出去的勐腊,那条金色的公路就是小磨公路,它的尽头就是云南磨憨口岸的签证大厅。勐腊的夜晚也是很暖和的,白天有30多度,晚上也有20度左右,很是舒适的温度。

 

景兰大酒店旁边是一个夜市,可以喝啤酒,吃烧烤,炒米干的味道特别不错。


夜市,从这一刻开始,夜市这个词就已经深深的刻进我的脑海,因为即将开始的旅程里,散发无限魅力的就是夜市。

 


第二天上午9点,我们一行10辆车整队后分发对讲机,然后就向磨憨口岸挺近,准备出关。由于提前把材料提交申报,车辆的材料也齐全,签证盖章的速度很快,驾车的司机需要把车先停在关内的停车场内,然后签证盖章后再回来开车过关。出关的时间没有超过30分钟。这就是祖国的大门啦。国徽看上去还很是威严。

 


出关之后步行100米左右就看见了老挝的国门,这就是老挝的签证大厅,一下子就觉得时光倒退了20年,木质的办公桌椅,很沉的那种。也不像国内的签证大厅绝对不允许用手机,更别说拍照。

 


到了老挝,这里就叫做磨丁国际口岸了。办理入关手续的时候也很快,大概也是30分钟,我们的领队说,在春节大假这样的速度简直是个奇迹。

 

出关的时候,车子整个要进行消毒。然后就可以驶上老挝的国土了。

 

在老挝,汽车也是靠右行驶,出关后顺着老挝的路一直开,基本全是大山,偶尔途径几个小村子,房屋又小又破,看样子生活也是非常困难的。小孩子会衣衫褴褛的站在路边跟你友好的摆手,顿时觉得好淳朴。但到了后来的几个村子,就看见小孩子跑出来想你手心向上伸出手来,这是在乞讨吗?突然又觉得很揪心,那么小的孩子,因为生活的贫穷,不得不学会向陌生人伸手乞讨。

 

一路上都很好开,路很平,双向两车道。开车近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到达了吃午餐的地方,一个泰国人在老挝开的泰餐厅。这是我们路上看到的几乎是唯一一个像样的建筑。这里有了我们出国后的第一个WIFI。环境还真的不错。(车队出行一定要有对讲机,非常方便,不管是报路况还是指挥停车,都妥妥的。)


在这里吃了一顿很不错的午餐,开始用勺子吃饭。然后继续上路。大概继续行驶2个小时左右,我们就穿过的老挝的国土,来到了老挝和泰国交界的一个口岸(记不得名字了)在口岸下来办理了签证,缴纳了过桥费之后,我们就开出了老挝的国门,跨过一座桥,来到了泰国口岸。

 


老挝口岸

 


在泰国口岸,排队等待过关的车辆。后来听新闻报道,说在春节假期,光是这一个口岸就有3000多辆中国车辆入关……进入泰国之前有一个交叉路口,将靠右行驶的车辆引向左边的车道,之后就一直变成靠左行驶,左舵车靠左行驶其实也蛮好开的,只是超车的时候视线不太好。

 

这就是泰国的道路了,从踏上的第一秒钟,我就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说泰国干净,那是怎样的一种干净。

 

即便是穿过村庄,沿途都没有看到任何的垃圾,也没有行人在乱穿马路,转弯车辆一律会礼让直行车辆,就在这样的公路上,车速很容易就开到了120码,更重要的是没有监控和限速。

 

由于我们是车队,又是双向两车道,一般泰国本地车要是跟在我们后面的时候,车队最后一辆车会通知大家统一打左转弯灯靠边行驶,让泰国车超车。很给力啊~



一路风光无限,再继续行驶4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在北京时间晚上19:00,泰国时间晚上18:00抵达了清莱!清莱用一轮美好的夕阳迎接我们的到来。这一天从早开到晚,会有些疲倦,但是却很刺激,一天之内经历了三个国家的交通,很是奇妙滴。

 

 

晚安清莱~
 


 

 

作者:Alexandra

《畅游泰北那些温存的小镇丨昆明-清莱丨一天横跨三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Alexandra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