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掀起你的盖头来——2014国庆兰卡纪行(八)

发表日期:2015-06-14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0 景区:阿努拉德普勒 点击数: 投票数:

在进入无畏山佛塔之前,首先看到的是左侧巨大的圆形池塘,叫做无畏山循环池(Abhayagiri Circular Pond,M24地图标注25)。这座由红砖砌成围墙的池塘直径30米,以前应该是用作蓄水的地方,池塘后面红顶白墙的崭新房屋则是如今寺院主持和僧侣们居住的地方(Abayagiriya Raja Maha Viharaya,M24地图标注26)。我还正在拍着照片,苏达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朝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原来,又有一条身长近2米的孟加拉巨蜥正在树下悠然地吃着地上众多白蚁的尸体,周围来往的人们丝毫没有影响到它的食欲。

 


P237:无畏山佛塔前侧的僧院遗址

 


P238:站在路口看到的无畏山佛塔

 


P239:无畏山佛塔左前侧的圆形水池

 


P240:背后的红顶房屋就是现在的僧院

 


P241:在树根下发现一只巨蜥,身长有两米

 


P242:正在觅食地上的白蚁尸体

 


P243:鼻子上还粘了一片白蚁的翅膀

 


P244:张开了嘴

 

下面,该让我们怀着虔诚之心来朝拜这座宏伟的佛塔了。首先沿着台阶走上围墙后,两侧有4排石柱,约有20几根,估计是原来用于支撑大门的,而今大门不再,但这些石柱却仿佛依旧在述说着历史。

 


P245:入口的石柱

 

公元前1世纪时,佛教教团开始分裂,摩西陀长老所创的正统佛教为大寺派。而当时的瓦塔伽摩尼•阿巴耶国王因幼时王子间争位逃往国外14年,逃往期间曾受到耆那教神庙圣阿拉玛(Sri Arama)长老Giri的嘲讽戏弄,发誓将来一定夷平神庙改建佛寺。瓦塔伽摩尼在逃往期间遇见了摩诃帝沙(Mahatissa)大师,受到他的帮助与恩惠。后来他终于复位,果然拆了神庙,并在原址建起了佛塔和寺院,献给摩诃帝沙长老。国王特将自己名字中的Abhaya和讥讽他的Giri的名字合在一起,作为寺名,以示国王并非懦弱之徒,而是大无畏的国王,所以此寺被称为无畏山寺。

 

然而这却引起了大寺派对摩诃帝沙的不满,认为他的势力太大,并嫌恶他与俗人太接近,而判他为“摈出罪”,将他逐出。摩诃帝沙的弟子巴哈拉玛苏•帝沙(Bahalamassu Tissa)认为判得不公平,起来抗议,大寺僧人说他的抗议是愚痴的,是“不净者”,判他“除弃罪”,即禁止共同诵戒等。于是巴哈拉玛苏就带了很多追随他的比丘去了无畏山寺,不愿再回大寺,另形成无畏山寺派,与大寺形成对峙的局势。大寺是斯里兰卡小乘佛教的中心,始终扮演着维护传统的角色;而无畏山寺则采取与印度各佛教教派交流的进步态度,并且接纳大乘佛教。故无畏山寺曾一度拥有五千位僧侣,并有各国的留学生聚集于此,其繁盛情况凌驾于大寺之上。

 

不久,印度有一群比丘到达斯里兰卡,他们就是法喜(Dham Maruci)上座的弟子,属印度跋耆子派(Vajjiputta)。他们到达后,受到无畏山寺派的欢迎,因为这时无畏山寺派的出家人,为了发展本派及巩固基础,正需要他派的合作。跋耆子派是讲“有我”的,而且认为阿罗汉及阿罗汉果,也可能退堕的,此观点与上座部(Therava da)有所冲突。无畏山寺派联合这群新到的比丘,以及吸收他们的教理,无畏山寺因而称为“法喜部”(Dhammaruci),是依印度法喜论师而得名的。

 

无畏山寺发展很快,因他们常与国外佛教各部派联络,学习大小乘,精通三藏,吸收新的思想,不断努力进步。而大寺方面,反显得退步,因他们固守旧有的一切,不求变革,只研究和深信本部义理,知识不广,不接受他人的新意见,只满意自己古有的荣耀和传统,教理的宣传也嫌落后。这样两派虽然对立,但并不妨碍斯里兰卡佛教的发展。据历史记载,公元前一世纪末,国王摩诃拘罗大帝须(Maha Cula Maha Tissa,公元前17~3)一次盛大供养中,有六万比丘与三万比丘尼。这在当时,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

 

至毗娑婆王(Vasabha,公元127~171),佛教得到国家的护持,也不偏重于那一派,建造不少佛像、塔、寺。他不仅修复很多破旧的佛教道场,更派比丘至各处弘法,教化人民,甚至到达北部的龙岛(现在贾夫纳)。自此以膈一百年中,佛教未再发生任何不幸事件,每位国王都护持各派佛教。

 

公元2、3世纪后,印度大乘佛教趋向发达,其中有一学派称“方广部”(亦译方等部)。约在269年以后传到斯里兰卡。关于这派传入斯国,有不同的说法。在哇诃罗迦帝须王(269~291)时,有方广派(Vaitulya)的人至斯国传教。起初无畏山寺派以为此派教理为佛说,而按纳之;然经比较后,被认为违反上座部传统。后来,国王及一位大臣迦毕罗(Kapila)就共同驱逐这个宗派离开岛上,圣典也被烧毁。但有史料证明,方广部三藏传入斯里兰卡是为梵文,因为大乘各种经典都为梵文,所以方广部三藏,有时称“大乘经”。又《部集率》(Nikaya Sangraha)一文献中说:“无畏山寺派僧,外道方等之群众,混至佛教中伪装出家,假造邪说破坏佛教。”又说:“外道言说与上座部比较,判非佛说。”由此可知上座部与主广部的意见不同。(方广部,亦称方等部,是属印度大乘系统,宣说性空思想,受到大寺派反对,说为异端,而受到弹压)

 

无畏山寺派曾接受和奉行方广部言说,虽遭大寺派和国王嫌恶驱除,但留下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约在公元309年后,无畏山再引用方广部言说,当时有位僧领叫郁悉利耶帝须(Ussiriya Tissa),不满这样做,就带走约三百位比丘去南山寺(Dakkhin Agira Vihara)住,脱离无畏山法喜部。又因这群僧众中有一上座教授名海(Sagala),所以南山寺又名“海部(Sagaliya),或称“南山寺派”,后来也亦称祗园寺派(Jetavana Nikaya),这是斯里兰卡佛教的第二次分裂。

 

后来斯国瞿他婆耶王(Gothabhaya,公元309~322)在位,嫌恶方广部生事,就命令烧毁方广部所有的经论,及驱逐重要的领袖六十位离开斯国。有些人就到南印度朱罗国的迦吠罗婆他那(Kavirapattana)住。

当时印度下是弘扬无著和世亲的瑜伽思想最得势力的时候。被驱逐的斯里兰卡僧到印度后,亲近一位很有才能而善于摄众的青年上座僧友(Sanghamitra),后来他成为传大乘中观至斯里兰卡的领袖。《大史》记载说,他精于传授驱除恶魔鬼鬼魅之法及咒术等,显示灵验。这些说法并不一定完全是事实。

 

僧友非常同情被驱逐的斯里兰卡僧,就决心过海至斯里兰卡弘扬大乘。瞿他婆耶王知道后,就去毗沙(Vissasa)的地方,与这位多学的外僧相见。结果对他非常敬仰,而委托教导两个王子。大王子逝多帝须一世(Jettha-Tissa I),次王子摩诃诗那(Mahasena),学习期间,大王子性格固执不甚谦虚,而次王子彬彬有礼。

 

父王去世,逝多帝须一世继位(公元323~333),僧友怕发生灾难,就趁机回印度。至摩诃诗那为王(公元334~362)时,僧友再回到斯国,对他来说已等待多年,弘扬大乘的计划才得以实现。

 

僧友第二次到斯国时,住在无畏山寺,并鼓励吸引大寺派僧人转信大乘,但未成功。于是他向国王建议,发布命令禁止人民供养食物与大寺僧人,否则有罪。结果大寺派僧人托钵化不到食物,就离开阿耨罗陀去南方的罗诃那和部的摩罗国耶(Malaya),这是大寺派有影响力的基地。僧友得到国王和一位大臣须那(Sona)的协助,毁坏大寺的九层铜殿及其他三十六所佛寺,取走有用的材料去增建无畏山。如此大寺荒芜达九年,甚至塔山也被无畏山的法喜部占据去。

 

大寺是摩西陀至斯里兰卡教最早建立的道场,为全国佛教中心,这时已有六百年以上的历史。虽然佛教部派增多,人民还是对大寺有不动摇的敬仰。当大寺遭到完全毁坏,人民就起来反对国王、僧友、须那,连国王最新密的大臣之一云色无畏(Meghavanna-Abhaya)也叛离逃至摩罗耶,要志兵宣战。国王惊骇,召集会议,承认错误,愿修复大寺,并使两派再和好。可是人民还是怀恨在心。国王怜爱的王后也对此事感到痛心,密命一个木工去将僧友和须那刺死,并由国王命令修复大寺。

 

僧友可能是龙树学派的学者。在南印度拘斯那(Krishna)河岸,近代发掘一所古寺遗迹,被认为是龙树根(Nagarja-nikanda),在此附近发现一处古代斯里兰卡僧人居住的地方,命名为锡兰寺,这可证明斯国佛教与龙树学派的关系。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龙树的入室弟子提婆(Deva,三世纪人),原是斯里兰卡比丘,学习和弘扬中观学说,由此可推知方广部传入斯国,可能是与提婆同一个时代。

 

虽然国王与云色无畏大臣有协议,但国王未真正爱惜大寺。所以在大寺地址范围内,更兴建一座伟大的祗园寺(Jetavana-vihara),供养一位南山寺海部的帝须(Tissa)上座,如此大寺又被废弃九个月。因为这个缘故,大寺派僧人召开会议,设法解决问题及检讨自己错误。在这次会议中,他们判决帝须接受祗园寺乃属非法,触犯根本重罪,与司法大臣合作捕捉帝须还俗。国王虽不甚同意,但因人民反抗,无法阻止。

 

吉祥云色王(Sisri-Meghavanna,公元362~289)即位后,改变作风,为父王向大寺派僧团请罪,修复破毁的大寺,代付一切款项。纪念摩哂陀长老的金像也在这时铸造完成,每年举行盛大的庆祝纪念。国王在位的第九年,有印度迦陵伽国(Kailnga)佛牙城(Danta-Pura)的王子陀多(Danta Kumara,译齿王子)和王妃稀摩梨(Hammali),密藏一颗佛陀左边圣牙逃至斯里兰卡。以后佛牙被供奉在一座特别建筑的佛牙精舍,每年定期请出举行庆祝,公开供奉在无畏山寺展出,让人民瞻仰礼拜。而大寺未能得到供奉佛牙的机会,这可能是王子和王妃信仰大乘佛教的关系,无畏山寺为斯国大乘佛教中心,所以佛牙每次都在无畏山寺展出。

 

直至公元前11世纪,维杰耶跋忽一世(Vijayabahu I)因躲避战乱迁都到了波隆纳鲁沃之后,无畏山寺逐渐衰败,到了波洛罗摩婆诃一世(Parakramabahu I,1153~1186年在位)大乘佛教被下令取缔,敕令破戒比丘还俗,无畏山寺派遂灭绝。而无畏山舍利塔也被荒废,杂草丛生,淹没在密林之中。直到2009年与猛虎组织的战争结束后,斯里兰卡政府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资助下开始对无畏山寺进行整修,历时4年,终于旧貌换新颜,重现了当年鼎盛时期的英姿。

 


N33:无畏山佛塔在60年代的样子(网络图片)

 


N34:无畏山佛塔整修前的侧面(网络图片)

 


N35:开始整修塔尖的照片(网络图片)

 


N36:之后开始整修塔身的照片(网络图片)

 


N37:搭满脚手架的照片(网络图片)

 

如今,在边长为235米的正方形院墙内,佛塔的底部建起了高2米,边长为180米的平台,历史上曾经高达110米的佛塔被修葺一新,现今的高度为75米,塔身最大直径110米。在平台南面的台阶前新建两座白色塔形建筑,左侧挂钟,右侧燃灯。平台之上的佛塔南面新修一间庙宇,庙内供奉了一尊约7米长的卧佛,墙壁上的壁画讲述了无畏山佛塔的历史故事以及维修的过程。在外侧的走廊墙壁上则画有四尊佛祖像,奇特的是无论你站在这组佛像的哪个角度看过去,佛祖的双脚始终是朝着你的方向的。佛像两侧有四组浮雕,上面雕刻了背有7头纳迦蛇神的神像。在最右侧坐着一位看护老人,桌上摆放着一些有关无畏山寺的读物和音像资料出售。

 


P246:站在石柱处的角度看佛塔

 


P247:左侧白塔挂钟,右侧白塔点灯

 


P248:佛塔之前的庙堂

 


P249:门廊墙上的壁画和浮雕

 


P250

 


P251:看护庙堂的老人

 


P252:庙堂内的卧佛

 


P253:庙堂内的壁画述说着无畏山佛塔的历史

 


P254

 


P255:这四尊佛祖像的双足无论哪个角度看都向着你

 

我与兔子在苏达的陪同下按照顺时针的方向开始慢慢转塔,而女孩子们则因为此时的烈日当空,全都躲在了寺庙屋檐下。走到西侧,有一棵茂盛的菩提树,树下也有一尊石刻佛像。在东北侧的塔身之上,有两排整齐的石柱横插在塔身内梯次一路向上,看来这就是维修人员登塔所用的梯子了。

 


P256:逆光之下的塔身显得黝黑

 


P257:塔身的四个方向都有这样的花岗岩堆砌而成的建筑,不明白其作用

 


P258:西面的菩提树,树下有一石佛

 


P259:登塔的石梯

 


P260:顺光的塔身显现艳丽的色彩

 


P261:转到东面的时候,平台上已经看不见游客和信徒了

 

在底座三个方向的台阶附近,有一些又去的浮雕图案,包括在西台阶附近的一只大象拉扯一棵树的图案,北边的一块巨大石板上有佛祖的脚印,东西两侧台阶处都装饰着同轴的月长石石板。

 

一圈差不多逛完,转到东南角的时候,我见整个底座平台之上空无一人,突发奇想,拉着兔子帮我拍了一张坐在无畏山佛塔前冥想的照片,以表我的虔诚之心。

 


P262:我坐在无畏山塔前的冥想照

 

前文说过,我在出发前曾将央视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中讲述当地代表人物的影像作了截屏放在手机里,其中就包括了无畏山寺的住持拉塔纳西里长老。从央视纪录片里我知道这位长老曾经在中国的武汉留学过,会讲一点中文,所以很希望能遇到他。于是我拿出手机,让苏达帮我向看护寺庙的老人打听,结果老人很热情地用手机帮我们联系了寺院的人,告诉我大师此时正在门口水池后面的寺院里,可以过去拜访,我不禁喜出望外,赶紧招呼大家共同前往。

 

43岁的住持拉塔纳西里长老,已经在无畏山寺待了19年。他在纪录片中用还不是很流利的中文说道:“小的时候,我就很希望当和尚,因为我的爸爸妈妈很多时候都会带我去寺庙,那时候我见过很多小和尚,他们穿着黄色的衣服很好看,那时候我就想,以后我要去当和尚”。为实现童年的愿望,拉塔纳西里从小学佛,24岁就成为无畏山寺的长老,2005年他还曾留学中国,在武汉的一所大学获得佛学博士学位。如今,这座有着近2100多年悠远历史的寺庙的未来,已经与他紧密相连。“我们斯里兰卡人都知道法显的名字,法显写过他看过的很多东西,有的时候,我们历史上的事情,书上也不可能看得到,但是从法显写的东西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东西,所以我们很喜欢他。”公元5世纪,法显来到无畏山寺,他亲历了当时佛牙舍利出游的盛况,并在《佛国记》中做出详尽的记载。如今,这已成为记录斯里兰卡历史最早的文献资料。今天,拉塔纳西里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无畏山寺和法显的故事。虽相隔千年,两位僧人却早已心意相通:“我有一个很好的梦想跟中国,因为以前法显跟无畏山寺庙有很多关系,所以我作为无畏山寺的长老,以前是法显来到无畏山寺寺庙,现在我又去中国以后学了中文,以后我想,现在的法显是我,呵呵呵……”

 


N38:央视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中出镜的拉塔纳西里长老(截屏图片)

 


N39:央视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截屏图片)

 


N40:央视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图中能看到食堂遗址和饭槽(截屏图片)

 


N41:央视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截屏图片)

 


N42:央视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截屏图片)

 


N43:央视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截屏图片)

 


N44:央视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截屏图片)

 


N45:央视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截屏图片)

 


N46:央视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截屏图片)

 


N47:央视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中长老们与信徒们的合影(截屏图片)

 

我们绕过水池,来到僧院的铁栅栏门边,院内没有人,苏达小心翼翼地推了下门,门开着,于是他示意我们入内。我们轻手轻脚地鱼贯而入(声明下,我们不是贼,只是为了怕打搅了僧人们的休息),然后苏达又轻手把门合上。也许是听到了动静,中间最大一间屋子里出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位穿着黄色僧袍的我一眼就认了出来,他就是拉塔纳西里长老。我赶紧双手合十,鞠了个躬,长老看到了,脸上立刻从差异变成了微笑。走近后,我用中文跟他说:“大师您好,我们是从中国来的,看了中国拍的纪录片后,特意前来拜访您。”大师哈哈一笑,赶紧招呼我们在门厅入座,并对身旁的侍从耳语了几句。

 


P263:水池边的遗址

 

坐下后,侍从奉上新鲜椰汁,大师向我们这群不速之客致以亲切友好的问候,双方对于这次不期而至的会面都表示了非常的惊喜,并对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表示充分地赞赏,同时也感谢CCTV无意间为我们牵线搭桥,提供了这次难得的见面机会。双方还愉快地交换了看法,表达了中斯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愿望。咳咳,怎么全是新闻联播的味道啊~~~

 

虽然大师会讲一些中文,但是我觉得真正沟通起来还是有点困难,所以稍坐片刻,就打算告辞。正当我跟小伙伴们投去询问的眼色时,侍从从房内捧出了香蕉和苹果,还有一盘类似饼干的糕点,大师说你们中国有月饼,这是我们这里的“月饼”,于是我们大家都惶恐地品尝了点心,吃了水果。临走之时,大师还给我们每一位亲手系上了白棉线制成的手链,并告诉我们这根手链会保佑我们在斯里兰卡的旅途中平安健康。我们的司机苏达还向大师磕头致谢,我们则是双手合十拜谢。

 


P264:和蔼的拉塔纳西里长老

 


P265:我与长老的合影

 


P266:长老给兔子的手腕上系上象征祝福的白绳

 


P267:长老给FREDA系白绳

 


P268:轮到了小圆

 


P269:接着是ADA

 


P270:最后是小爱

 

告别了大师,我在退出院门之后,不禁感慨道,原本只是为了满足我个人的一个小心愿,没想到给大家带来一个预料之外的上午茶,以及大师的祝福。大家纷纷说,为了谢谢我,一致决定晚上请我喝啤酒,哈哈哈。

 

在上车之前,我们又看见了路边有好几条巨蜥,还有几只猴子和它们在一起,两者之间互不干扰,各管各的,充分体现了佛教教义中的和谐社会。

 


P271:巨蜥和猕猴互不打扰

 


P272:和平共处

 


P273

 


P274

 


P275:一条小巨蜥就在猴子边上

 

关键词:旅行

作者:老J

《掀起你的盖头来——2014国庆兰卡纪行(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J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