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用影像记录生活】难以割舍的龙舟情结精华

发表日期:2015-06-27 摄影器材: 尼康 D800 点击数: 投票数:

 2015年6月21日 星期日 雨转阴

 

    端午节划龙舟,大抵是中国南方有江河的地方都有的传统习俗。
    我的家乡在贵州省黄平县旧州镇,长江流域沅江的重要支流舞阳河就从美丽富饶的旧州大坝经过,它不仅养育了勤劳善良的旧州人民,也孕育了灿烂丰富的民俗文化,端午节划龙舟就是其中最重要的节日文化之一。
    其实在我们这里不叫划龙舟而叫划龙船,在我的记忆里划龙船的地点是在石牛寨前的牛场坝,五年前河道还未整治,由西南向东南的舞阳河就从川心堡折向北流过牛场坝,在石牛寨前再折向东,快到巢虎屯的时候又向南流,最终向东而去,在牛场坝上画出了一个优美的几字型图画,人们就选择在水流平缓的“几”字最上面的那一段划龙船。至于人们当初为什么不选择河道相对较宽、人口较为密集、离旧州古城又近的老里坝进行,反而选择在牛场坝这里估计已经已没有人说得清了,毕竟这是一个举办了多年的传统活动,就连那些七八十岁的老人也说在他们小的时候就有了的。也许老人们的记忆是模糊的,但自己对划龙船的记忆却很清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还是个社会物资极度匮乏、人们的生活还很贫穷的时代,处于孩提时代的我与同龄的伙伴们除了有粽子(我们这里叫粽粑)吃外,并不象今天的孩子们还可以在端午节这天有更多更丰富的吃法和玩法,端午节给我们的最大快乐,就是去到离家四公里远的石牛牛场坝看划龙船。每年的端午这天,我们都会早早的起来,先吃上几个父母昨晚熬夜煮好的还在锅里冒着热气的香喷喷的粽粑,待大人们比平时要早的早饭煮好后,匆匆吃上几口便满寨子去邀约伙伴们看划龙船。那时寨子里同龄的伙伴较多,只要在寨子中喊上一圈,十几二十个伙伴不一会儿就集中在了寨子中的那棵大皂角树下,大家手里各自拿着一二个粽粑,荷包里装着满满的到熟不熟的李子、桃子等水果,一声呼唤便浩浩荡荡“杀”向石牛。一路上满是去看划龙船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大家脸上都挂着喜庆的笑容,脚步也比平时要轻快的许多,那阵势似乎是去赴一个欢乐的盛会。现场更是人山人海,河两岸的沙滩、土坎、公路边早已被先到的人们捷足先登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一般最里层席地而坐的都是些象我一样半大不小的孩子,一个个衣衫不整把一双赤脚放在水里打着水花互相抢着粽子或水果吃;中间的大都是些中老年人,他们一般都自带凳子坐着,男人们的旱烟味、女人们的嗑瓜子和笑骂声充斥在空气中;外层站着的,当然都是些年纪稍轻的,拖儿带女的,大都让孩子骑在自己的肩脖上,只身而来的,大都三五一群勾腰搭背讲述着他们开心的家长里短,一双双略显呆滞却也不乏惊奇的眼睛在游离不定中等待着那一声开划的锣响。当然,更多的是在沙滩边缘的草地和路边树荫下谈情说爱的青年男女,他们的目光不在河道的龙船上,在众多的俊男靓女们寻找自己的心上人才是他们到此的目的。那时的我当然不懂大人们的心事,伙伴们关心的是龙船什么时候开始,大家不断的站起来,不时伸长着细长的脖子向上游停放龙船处张望,当一串“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响起后,河道里立马响起急促的鼓声,两只几乎齐头并进的龙船在浑黄的河水里劈波斩浪奋勇争先,人们的吆喝声、欢呼声也同时响起,一张张笑脸、一双双眼睛追随着龙船直到终点。
    那时的划龙船都是由舞阳河两岸的几个寨子自发组织的,最大的“官方”估计也就是大队(即现在的村委会),基本上属于纯民间活动。前来参加活动的龙船也不多,也就是四五只而已。划龙船基本上属于表演性质,没有奖金,唯一的奖品也就是几只活鸭,这也就是为什么叫“划龙船”而不是叫“赛龙舟”的原因。虽然如此,不论是划龙船的,还是看龙船的,人们的兴致都极高,三天的时间让刚刚农忙结束的人们有了一个短暂的放松场所和机会,所以几乎天天人员爆满。印象中除了八十年代初在外求学的两年外,家乡的划龙船我也是年年到场,从无间断。大概是到了本世纪初的时候,划龙船的地点改在了老里坝,再后来因为旅游业发展的需要官方开始介入,性质由纯粹的“划”逐步转变为“赛”,但人们划龙船、看龙船的热情依然不减,而且名声也在扩大,吸引了更多的人前来观看。可从2013年开始,延续了多年的端午划龙船却实然停止了,回家从古老的老里坝大桥上经过,往年人山人海、热闹喧嚣的场面不见了,河水依然浑黄,河面上却空空荡荡。人们嘴里吃着粽子,心中却空落落的难以释怀。人们不明就里,免不了纷纷猜测,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是官方怕出安全问题而不让办了。惊愕的人们无言以对,端午期间在舞阳河上给人们带来欢乐的蛟龙就此消失了两年。
    今年端午照常与妻女回家陪老父过节,经过老里坝大桥上时免不了要往空寂的舞阳河瞟上一眼,心中依然有个牵挂。到家包了饺子吃后就躺在车上睡觉,淅淅沥沥的小雨让我一下子就进入了梦乡。一觉醒来已近下午四点,走出车子,雨后的天空还是那么阴沉,但满意的绿色和清新的空气还是让人神清气爽。这时两个堂侄和隔壁潘叔家的孙子兴致勃勃地从外面回来了,一问,说是去看划龙船回来。我惊诧不已!
    划龙船?哪来的划龙船哦!
    牛场坝噻,你则个不去哦!热闹得恨!
    可恼啊,这样的信息我居然不知道! 虽然时间已晚,我还是忍不住驱车前往一探究竟。果然有划龙船,不过当天的活动已经结束了,到达时人们正在四散,河道里只剩下两只龙船和刚刚驾驭它们的壮汉们在岸边休息。遗憾之后更多的是希望,今天我终于又可以在时隔两年之后再次一睹家乡划龙船的盛况了。
    雨从昨晚一直下到今晨,好在临近中午的时候终于停了。吃过中午饭,一家三口便迫不及待地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依然是人山人海,依然是热情高涨,就连空气中迷漫的味道和声音都是那么的亲切。所不同的,是河已不是那条任性却充满灵性的舞阳河,而是河道整治后把另外一条小溪在原来的河道上筑堤而成的小河,河道很窄,河堤很高,人们只能或坐或站在上面观看,少了些与龙船互动的亲切感。另一个不同是我角色的转换,自己早已不是那个与小伙伴们坐在河边看热闹的小男孩,而是一个手拿相机追梦历史、记录未来的知天命之人。走在湿滑和挤满人的河堤上,我找寻的不仅是角度和焦点,还有那些浮现在脑海中朦胧又清晰的记忆。一次次出现在取景框里的,依然是一张张开心与满足的笑容,一声声传入耳里的,还是从那熟悉的乡音中发出的激动人心的欢声笑语。这就是情结,这就是民族文化,它经历了千百年的积淀,已经深植于人们的潜意识中,外力的隔阻也许能暂时中断它前进的步伐,但绝对不能终止它生命的延续。据说今年的活动完全是村民们自发组织的,我在现在也没看到官方的元素,更没有出现官方所担心的安全问题,现场秩序井然,人们都在聚精会神地观看精彩的比赛。要相信群众的自律性和组织性,我们要做的,应该是大力扶持,主动服务,把该做的事做好,为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和发展民族文化尽职尽责。
    在人们一遍又一遍的欢呼声中当天的活动结束了,我有些意犹未尽。如果不是要回来有事,我定会继续观看到最后一天。我惟愿家乡这项传统的赛事就此继续举办下去,让古老的文化继续焕发它的生命力。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作者:苗岭山人

《【用影像记录生活】难以割舍的龙舟情结》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苗岭山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