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李坑憾事精华

发表日期:2015-07-07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景区:婺源李坑 点击数: 投票数:




“山主贵,水主富”,依山傍水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理想的居住模式。由山、水、园、泉、树、花草以及建筑所组成的溪谷,可谓是上风上水。“坑”指有山有水的地方,前面加上一个姓氏,就是今天李坑村的由来。



   文昌,乃取文运亨通,教化昌盛之意,以励志修身,笃懿士风,振兴文教... 历代文人墨客崇而祀之,并藉此以文会友,吟诗作赋的地方。千年历史的古村落,近千人口居住在缓缓流过村庄的小河两岸,樵渔耕读,自古人才辈出。自古文风鼎盛、 人才辈出。自宋至清,仕官富贾达百人,村 里的文人留下传世著作达29部。




李坑村是历史文化名村。不但吸引了大批的旅游者,也让许多美术爱好者与学生,来这里采风写生。你瞧:

两位女画师正在全神贯注的画画,丝毫不理会周围来往的游客。




山川灵秀,还有着深厚的文化内涵,历朝出仕的文武官员达2665人之多。因此自古有“书乡”之美誉。“大夫第”是从五品的直奉大夫李文进的官邸,建于清咸丰年间(1851一1861年),这个大夫可是花银子捐来的。




大夫第沿袭了婺源徽派建筑的形制,除粉黛墙瓦以外,其门的制式用的是石库门,大门上方的门罩重瓦覆盖,翘角飞檐。由于该宅仿照官厅,因此其房内面积相对来说比普通民居要宽敞的多。雕梁画栋很是精美。只可惜里面被各种商贩所占,贩售各种廉价工艺品,而且价格比街上的高处许多。




大夫第就是进士的家,这幢二层建筑面向小溪的方向,挑出河街,并专门设有隔扇和美人靠。当年这座“看得见风景的房间”是由李文进的家人居住的,当地人更习惯称它为“小姐绣楼”。



  枕河而居听起来很美。村中明清古建遍布、民居宅院沿溪而建,依山而立,粉墙黛瓦、参差错落;村内街巷溪水贯通、九曲十弯;青石板道纵横交错,石、木、砖各种溪桥数十座沟通两岸,更有两涧清流、构筑了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

美丽画卷。




  一座座石拱桥或木桥把小溪两岸链接起来,人们在桥上或溪边行走,潺潺溪水桥下流过,清澈的溪水边洗菜的,刷锅的,洗衣的随处可见.当你站在桥头时,你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历史离我们很近,历史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远。




   李坑的古建筑群毫无疑问是当时最为华丽的建筑,但在现在已失去华丽的一面。白墙上镶嵌着古色古香的雕花和书法已经残剩无几。还有灰色的屋瓦,黑色的房檐都有些破损,脚下的青石板路却是刻满了岁月的伤痕。近几年中,现代的电器,空调,彩电,太阳能热水器按上了,可怎么也抹不掉小桥流水的古朴风情。




李坑是以李姓聚居为主的村落,从北宋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李洞建村,至今己有近千年历史。据村民自己说,他们也是李世民的后裔,没有考证。



  一条小溪从李坑傍溪居客栈的屋前流过,毗邻300多年历史的古老宅院,坐在庭院的石桌石椅旁,品茶也好,发呆也罢,任时光从指间慢慢溜走.




高大的木亭耸立在道路中央,“申明亭”三个大字的木匾高悬亭上。听说这座亭子建于明朝末年,是当时李坑村民聚会场所。每月初一、十五各开亭议事一次,批评和惩办违反村规民约的人。人们常说的“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大概源于此。但有意思的是“申明亭”的“明”字却有意写成了错别字,将明字的日字旁多写了一横且往上提,成了目和耳的混合字,目的是提醒人们在惩办违规者时一定要眼亮耳灵,不可错判。服了,中国的汉字就是棒!





 通济桥:始建的年代已难以查考,不过最后一次维修是在250年前,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石拱桥。  



唐开元年间中,猎人叶氏逐兽长城里,见石如城如垒状,莹洁可爱,因携之归,刊粗成砚。龙尾砚问世后,声名日著。南唐后主李煜就曾设砚务官,在龙尾山为朝廷督制石砚,宋代砚台生产更为扩大。那时的砚山村,几乎家家都有人从事制砚,景象十分繁盛。来旅游带上一端精美的龙尾砚收藏,比那些粗制滥造的工艺品更有纪念价值。 



宝华银楼以制作银器为主,制作工艺精湛,它的名号当年就像“老凤祥”一样出名。现在的店主是世界非物质遗产的传承人,可惜现在不时兴戴银器,而且纯手工的银器制作费时,价格较贵,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款式新颖的黄金,铂金,生意日渐衰落,连他的孩子们都不愿学习这门手艺。





随着旅游市场的不断升温,部分村民为了方便经营对房子进行违规改建,严重破坏了景区的原始风貌。拆下的破旧房屋的木料随意堆放,还有建筑垃圾倾倒在溪水河道中,阻断了水流。




这样的一个小村子,或许躲过了战火,躲过了文革,保持着它最古朴自然的方式,但是因为经济开发,旅游经济的高度开发,即使在自家门口河边洗衣服的时候都会被陌生人的相机所打搅,不得不说是现代文明发展的一种侵略。










昔日的商贾和缙绅们留下的宅院以那些精美的木刻讲述着过去的故事。而更重要的是,那些古老的建筑成为时间的一个纪念,它们是活着的,它们主人的后代在里面生活作息,绵延着人与自然的对视。




走到一个僻静的巷湾,“李知诚故居”,是南宋时期的一个武状元。说是状元,那也是老早之前的事情了,古风尤在,物事人非.流年暗转。



走在小巷中,给人一种难得安静、祥和的感觉。临近主街,会有些喧闹,村中各家各户都做起了小买卖,小店林立,商业化气息比较严重。李坑,李坑,要不要那么坑....感觉就是个过度开发了,不及乌镇的幽静,也不如西塘的精致,更比不上丽江的浪漫情怀,我们不应该反思吗?都说中国的古镇去一个就够了,基本雷同,千篇一律的改造没有个性和特点,就像现在的整容都是大眼睛,高鼻子,尖下巴,那就是美吗?我们得到和失去的到底是多还是少?









作者:雷霆万钧

《李坑憾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雷霆万钧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