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杭州,一场无关情爱的风月无边

发表日期:2015-09-17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 景区:杭州 点击数: 投票数:

我喜一座城,可以倾墨万字,如诉情肠。
我爱一座城,便说不出写不了,唯恐下笔即玷污了那三千里山河日月。
只好屏住呼吸,让回忆在心底娓娓道来。
既非激情,也无矫情。
但求渗入骨血的是那一池水,一片山,一场无关情爱的风月无边。




拍摄器材:Nikon D700+24-70mm/Nikon P310

新浪微博:唯巫主义 {欢迎勾搭(。・ω・。)ノ} 

工作邮箱:amoreting@hotmail.com






春漫苏堤桃柳艳,莫叫西子妒花枝。

这是一座既适合写意水墨,也适合浓妆淡抹的城,总相宜。
倘我看过你的春夏秋冬,仍不绝莞尔,便是真的爱上了罢。
然,春沐杭城,享不尽的桃李含笑。
湖畔清风几许,时刻撩拨着酥痒萌动的神经。
在最好的季节,再遇杭州,再上苏堤,再游西湖
说起苏堤,怎可不提苏东坡?
子瞻一生坎坷,曾被贬黄州、杭州、惠州儋州,最后在奉召调回京师途中逝于常州
据他感慨,在杭州生活的几年是他一生中最为悠逸轻松的。
那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于是,从保俶塔出发,沿着北山路,跨过断桥,先上了白堤。

苍山常在花有时,风月几度意无边。
最美的正是这个时节,千丝垂笑,海棠花开。
娇滴滴,笑吟吟,说不出的羞涩。
姿态丰盈的碧桃时而跃入视线,丹、彤、茜色、胭脂开了一树。
引得游人三五成群扎进枝下按响快门儿。
岸边停泊待客的船夫嬉笑闲聊话家常。
堤,有一种天大的好处,是普通水岸所没有的,那就是两岸景色皆可观。
比如这白堤:
左顾,辽阔浩荡尽收心底,念去去杂感酸言不复还。
右盼,北里湖小家碧玉,一簇绛紫桃树半掩起远处宝石山上的保俶塔,宁静致远。
左右皆胸怀,只看当下你情愿被哪种情绪所染,心甘情愿。
远处的是风景,近处的是人生。

西泠印社是我在这杭城里最爱的一隅。
这纯纯的爱,夹杂着使人坠入净土的毅然。
纵使短暂停在另一个世,只几分几秒,再回凡俗,也仿佛镀了一层决然,活个酣畅。
一种向美的皈依。
穿过鹤庐,便是另一番天地,除了鸟叫声,仿佛还听到了葳蕤枝叶飘渺的香气。
这是闹中取静的一隅,却不以繁花取胜,草木青翠,绿意无二。
坐在石凳上眺望西湖,方可体悟“喧闹如世间,侘寂似心生”的境遇。
年轻时的个性,多数不过是少不更事的轻狂,更愿追寻千里之外的海阔天空。
待到残年,经历世事变迁后的淡定泰然必化作只属自己的真正气场。
从容的,丰满的,宽宏的,融入骨血的。
这样想来,纵然身陷于闹世又如何,修心养性便可出世又入世,负累不觉。
西泠印社,我还会再来,多年后。
到那时,看能否听闻更多草木间的香气呢喃,然后笑着遇见多年前那个午后的自己。

跨过西泠桥,便上了苏堤。
西有西里湖,曲院风荷与花港观鱼皆相伴于苏堤一路。
东边湖心岛上有阮墩环碧,倘若在一个淫雨霏霏的午后撑船游湖,何等风雅。
苏堤很长,仿佛总也走不完似的,只好左右环顾任花香鸟语醉心醉意。
走着走着,草丛中传来细声的猫叫,几度索寻,一只花狸猫卧在树下草间观看游人。
往前走几步,又一只。
游人如织,早已见惯大场面的猫儿少有畏惧,回头瞥一眼便自顾自徜徉而去。
这些分散在苏堤各处的猫咪是最为灵动的所在,和鸟儿一起为桃红柳绿更添了生趣。


街道上,随意抬头便逢春。



跨过断桥,右望便是北里湖了,保俶玲珑。

 


桃柳映春色,远处的保俶塔亭亭玉立,风姿绰约。



桃树的姿态很美,婀娜多姿。



白堤上一派新绿景象,心里暖暖哒。



果然“西游”。^^



船夫们在闲话家常。















远山,晴云,亭台楼阁,和着芳草萋萋花树之下的游人,一派和谐。



这里是平湖秋月。



和、敬、清、寂。



小槭树很乖巧玲珑的枝叶。



俨然墨竹。















湖光山色,泛舟波澜间,感受着清风徐来的惬意人生。



这里是孤山。





孤山不孤。



玄色小亭俏丽别致,很会令人联想起武侠片里的情景。



漂亮雅致的凤舞祥云纹样柱头。



努力向上,生机勃勃。

 


林间树下的生机。



花开花落终有时。







这是通往西泠印社后门的石路,枝叶掩映。


母上为我拍的^^很爱这种清静的山林,仿佛总也走不到尽头似的。

 




当时镜头上的眩光无论如何也躲不掉,想来也许是神灵显灵了。^^



别有洞天的一方天地。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印社观湖。



一印一世界。



掩映在花树丛中的楼阁。



古人有云:无竹不成居。


从后山的鹤庐蜿蜒着来到了前门



从西泠印社出来,继续逛堤,不知不觉便来到曲院风荷了。

 


水杉成排,倒映湖中,看得人心里静极了。



路边漂亮有性格的(=^.^=)


小野鸭们在岸边嬉戏玩耍^^


刚刚跨过一座石拱桥,苏堤上遮天蔽日的,心旷神怡。


湖光影婆娑,羲和生两轮。

苏堤的南端,一转弯,就遇见柳浪闻莺。



随意一处皆为景。


极富生命力的树,充满张力的倒影。


小岛上长满了淡紫色的小花,看不清是二月兰还是紫花地丁。


这里,我最喜欢的水杉,多年前就爱上了。


也是多年前,曾摸着这个小狮子拍了照,今次再合影。^^


落英缤纷的时节。


探春。


通往各处的小石板路也被绿植装饰得极为精致,从不马虎。


缓坡草坪上谈情的眷侣。^^


草木气质与建筑风格早已融为一体,和谐写意。



 


相传宋高宗赵构曾叹:西溪且留下。

我本对高宗兴趣淡淡,甚至略怀鄙夷,倒是对其父徽宗赵佶钦羡膜拜。
原本,大凡喜好书法绘画的人,很难不爱宋徽宗。
赵佶此人,于治国安邦,虽难成千古一帝,于艺术造诣却是旷世奇才。
千年前,如若这句“西溪且留下”真真出自赵构之口,那他也算做了一件对事。
这片水陆,千百年来滋养着杭城万物,氤氲婉转,陪伴她灵性尽升。
雇一船夫,撑了船沿水路蜿蜒而游,一路钻过许多桥洞,两岸春柳低垂与水相亲。
我来的时机也巧,刚好油菜花开遍远野,从船上望去,无垠无边。
寻一码头上岸,钻进那片花田,同蜜蜂胡蝶一起捉一簇花来闻,尽是春日阳光味道。
所幸个头儿不高,只管被“蒙蔽”在花海之中,一花一世界。
由水路而来,由陆路而归,再好不过。
在船上赏到的风景自是与在路上观到的万物不同,角度有别,感悟迥异。
倘若时间充裕,在西溪小住一晚也是极好,更可体会夕阳西下夜深幽之意境。
李商隐有云:色染妖韶柳,光含窈窕萝。
他虽受友人之邀想来西溪归隐,却也因世俗无奈而抱憾不已。
旅行,总也是要看时间、靠运气的。
时间好、运气佳,方可把一个地方的好处透透的体会到心底。
常听人抱怨某些景点过于商业化而少了许多自然野趣,对此我们无力改变。
去一繁华之所,莫要被其浮躁氛围侵污而生出不快,你只让心灵沉静体会她的妙处。
在西泠印社坐赏西湖时的体悟此刻显得弥足珍贵。
管它喧闹或繁华,不忘初心,只专注于她的美好,既是旅行,也是修行。



一进西溪的大门,便登上游船,走水路游览。



西溪里最好看的便是大大小小岛上的树了。






游船经过,水面泛起涟漪,树木的倒影变形后的姿态仿佛来到了非洲大草原。:P





西溪水多,岛多,所以桥也多。



油菜花出现了。^^



涟漪中变了形的树影美极了。太自然何其神奇,使得万物都已最美的姿态出现。



终于,眼前出现了一大片油菜花田,有些惊喜。











西溪的美丽倒影留在记忆中、心田里。西溪且留下。





杭州植物园,我曾去过两次,一次是在夏末秋初,一次是在冬末初春。

植物园是最能体现一年四季之变化的所在,春夏秋冬,各具特色。
记得那年夏末,杭城梅雨未完,园中丹桂盛开,香气浓郁怡人,正逢中秋。
后来再次游园,是去灵峰探梅,那是正月里,阵阵梅香不绝于鼻间,神清气爽至极!
这是第三次踏入植物园了,却也是第一次瞧见她春日里的明媚。
没有什么比这万物萌发的季节更能带给人希望,就连空气都如此酥软香甜。
寻一亭台而坐,看池畔的影友们架起长枪短炮拍鸟儿,只待捕捉刹那芳华间的光辉。
沿坡路而下,踱进久违了的玉泉鱼跃,鱼乐园别来无恙。
在这座城里的所观所感,皆伴随着点滴曾经的回忆,时而疑惑,时而怀念。
如今看这池中硕大的鲭鱼依旧平安、喜乐,仿佛几年间又长大了不少。
偏苑内姿态优美的槭树生得火红,为这一席粉墙黛瓦增添了许多旖旎。



从植物园的后门进入后,一片林荫路通往缓坡上的花树间。



嫩嫩的春芽。



飞檐衬托起花儿的诗意无限。



水边,影友们架起长枪短炮,等待鸟儿的出现。拍鸟儿,痛并快乐着。:P



石板间生出了嫩绿的青苔,生机勃勃。




花儿们腰肢婀娜的倾身绽放。



通往玉泉鱼跃的路旁有一尊石塑。



每次遇到哈哈镜,都不能免俗。:P



多么灵动的小亭!浮于水上。



玉泉鱼跃里的鱼乐园,游人们在观赏偌大的鲭鱼。



这些鲭鱼超级大,一条足有一米多的长度!



鱼乐园旁边别有洞天的小院子。



鸡爪槭十分珍贵,满树红彤彤的映衬着粉墙黛瓦实在美极了。



停车场也是几年前来过的,看到这颗树别来无恙,分外欣慰。



河对岸的铜鹿群小品,充满灵气。


江南的亭台楼阁,多为青灰色,与周围景致和谐共融,十分古朴雅致。

 



再没有旁的地方一如杭城,令我百去不厌,回首莞尔。




【全文完】



关键词:摄影春天旅行杭州

作者:唯巫主义

《杭州,一场无关情爱的风月无边》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唯巫主义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