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丹巴县梭坡碉楼(道孚慧远寺)攻略(2014川西藏区行色攻略之三)精华

发表日期:2015-09-27 摄影器材: 尼康 D5000 景区:丹巴梭坡莫洛村碉楼(道孚慧远寺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七日:2014年9月13日

    昨天傍晚是在镇上左边扫街随拍了一回,今日七时早起后,便往右手方向迎着旭日,慢慢逛去。

    早餐后,九时热科依约来到酒店接我们去丹巴中路。八美到丹巴是走四川省道303线。


    行前作业,得知八美到丹巴八公里处,左拐2公里有个慧远寺,曾是七世达赖格桑嘉措的驻锡地,要求热科经过时拐进去参观一下。

    慧远寺坐落在公路北侧的一个盆地里,远处山上森林广袤,近处是开阔草原牧场和平缓的农田,整个盆地内小河流淌,风光秀丽。这个盆地地势就像个莲花,中心花蕊就是慧远寺(慧远寺的相片是从八美包车到丹巴,中途下车一逛所摄)。

    传说七世达赖格桑嘉措幼年经过此处看见山水奇异,就发愿说以后要在此酷似莲花的坝子上建造一所宏伟的寺庙,后来这一预言果然应验!

    清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清政府出资、拨款修建这个属于格鲁派寺庙,作为七世达赖喇嘛的行宫,这也是藏区唯一一个由当时政府出资、拨款修建的寺庙。

    整个寺庙建筑规模宏伟,建筑精美、僧众数量在川西地区算得上最多的寺庙之一。由于惠远寺曾作为七世达赖格桑嘉措的驻锡地,在藏区享有“九龙九狮”的崇高地位。

    后来,十一世达赖克珠嘉措更降生于此,并在此地修行两年,越发使得这块莲花宝地充满祥瑞之气,因此惠远寺在藏区影响至深。

    一进寺门,两旁有几块石碑,都是清朝的。虽然跟中原地区相比年代不算久远,不过意义非凡,表明清朝中央政府开始牢牢掌控了藏区。

不知为何寺内有不少乌鸦,巢穴都在僧舍屋檐下。

出家人的房间,还要加锁,有点不明白。

乘胡子吸引小喇嘛目光,远处抓拍。

惠远寺山门外望,山脚就是八美到丹巴的省道303。

    出慧远寺山门,车子左拐上省道S303公路不到一公里有个观景台,站在那里远眺就可看见盆地中的惠远寺,如同莲花古刹一般。

    热科咂嘴赞不绝口,还指着山下近处的一个院子说,那就是十一世达赖降生的地方。


    再前行四五十公里,公路开始盘旋下降,转过最后一个大弯,雅拉雪山赫然矗立眼前。

    藏民称神仙居住的地方为“香巴拉”,丹巴西面的雅拉雪山是藏区的“第二香巴拉”。

    八美海拔3500米,丹巴县城海拔不到2000米,从八美高原下来,这段50公里左右山谷海拔落差陡降了1000多米。雅拉雪山融化的泱泱雪水自西向东奔腾咆哮,在丹巴县城汇入了大渡河。这沿途是高耸的大山夹峙着清澈溪流绵长不绝,森林繁密,间杂天然温泉,风光绝美,迥异于川西藏区的高原景色。这近50公里的地段被称为“东谷天然盆景风景区”。由于都是急弯速降路段,车子左旋右弯,甩来甩去,加之道路狭窄,无法停车,因此没有拍照。


    甘孜州丹巴县内,大渡河纵贯南北,主要居民虽为藏族却与其他藏族不同,称为嘉绒藏族。以前,也有称为嘉绒族,1954年国家将嘉绒族识别为“嘉绒藏族”。藏区藏民称嘉绒藏族为“绒巴”(农区人),从此称呼上也可看出嘉绒藏族与康巴等地从事畜牧生活藏族的区别。一般称呼西藏藏族为卫藏,四川甘孜州、阿坝州部分地区以及云南迪庆州藏族称为康巴藏区,青海、甘南藏区称为安多藏区。除了嘉绒藏族有从事农耕,其他藏区都是以畜牧为生。

    丹巴历史上长期是古羌人的居住地,秦汉是西羌领地。唐朝吐蕃强盛之时进入丹巴,此后藏族与羌人等民族长期融合形成了此处大渡河谷农耕兼顾畜牧的另类藏族文化习俗。

    自古以来羌人就有修碉楼的习俗,估计是部落之间长期相互战争以及抵抗异族人入侵的需要。丹巴的古碉楼历史,可追溯到秦汉时期,称“邛笼”。

    藏族进入丹巴后也继承了这一习俗,藏人修建的碉楼传承了羌人碉楼血脉,至今还有人把此地碉楼称为“羌碉”。丹巴县有“千碉之国” 的美誉,在大小金川及大渡河上游两岸的村寨、山脊和要隘处耸立着无数的古碉建筑。据不完全统计,如今丹巴县境内仅存古碉166座,主要分布在梭坡、蒲各项、中路,其中梭坡84座、蒲各顶29座,中路21座,其余各乡散存32座。

    现存古调最早修建于唐代,最迟为清朝平定大、小金川之时。古碉具有千百年的历史,历经战争和风雨的剥蚀、地震的考验,至今仍巍然屹立,有的久已偏倚,却不倒塌,有的甚至弯曲如弓,自成奇景,其建筑艺术堪称精湛绝妙,令人叹为观止。 

    古碉为片(乱)石夹泥砌成,棱角笔直,墙面 光滑,下宽上窄,面随高度增加而内收。古碉一般高20余米,最高达50m,内建楼层十 余层至二十余层,每层可容纳10余人,每座碉容纳百余至二百余人。这些古碉的建筑形式多种多样,从形状上可分为四角碉五角碉、六角碉、八角碉、十三角碉。但以四角碉为主。从功能上可分为家碉、界碉、寨碉、风水碉、烽火碉、官寨碉,军事防御碉、通讯预警碉等。

    在清朝乾隆年间平叛藏族土司叛乱的大小金川战争期间,由于当地碉堡林立,清军久攻不下,于是将一批俘虏和工匠带到北京香山专门修建这种碉堡以供研究、演习攻击战术,因此至今在北京香山仍然保存着一些同样由片石砌成的古碉。当时的俘虏和工匠也留了下来,他们的后代在房屋建筑上还保留着部分嘉绒藏族民居的特点。


    中午12时过后,到达丹巴县城。当时正在翻修道路,县城里尘土飞扬,一阵风吹过,粉尘弥漫。在大渡河桥头,热科向路人打听方向,然后,顺着右测公路向前开,最后,左拐过河上山,土路上爬升。大约12:40分,到了村口。我下车瞧瞧,村里确有不少高大的碉楼,不果直觉这里似乎不是俺想去的丹巴中路。出门在外,既来之则安之,付清约定的800元车费,让热科回去了。这是,有个藏族小伙开摩托赶过来,说村里规定每人门票20元。给了60元却没有收据,还热情地要带我们去村里的住宿地。我叫胡子、凳子带着行李慢行,俺一人先到村里去。咱甩开那小伙引导的道路,望村中最大的碉楼行走。在这碉楼附近有个僻静院子,院门虚掩,无人看门。我直入一层厅堂,提高声音,终于有个接近40岁的藏族女人出现。问她可以住宿吗?回答,可以。看了看房间,挑个顶层(3楼)三人间,讲好房价240元,包含晚餐及次日早餐。就出去带胡子、凳子入住了。


    丹巴县的碉楼、藏寨非常出名,最佳观赏地是甲居藏寨、梭坡碉楼。问了去过的朋友,他推荐去中路,原因是中路既有藏寨又有碉楼,非常漂亮,集甲居、梭坡两地之美。因此,在康定包车时明确告诉了司机,送到丹巴中路,不料这康定的藏族司机竟然不知中路,以为去看碉楼理所当然地就是梭坡,便于9月13日近13时把我们错送至丹巴梭坡。

    缘分都是天注定,这样计划中的丹巴中路一地游就变成了丹巴梭坡、甲居两地行了。


    俺到的是梭坡碉楼最为集中的莫洛村。住处是藏族民居三楼,雕花的藏式床铺三面有挡板,油漆得五彩斑斓。房间外面有个大平台,约四十平方米。坐在平台,可以俯瞰大渡河,仰望村子东面大山上绿意盎然的树林,特别是散落村中的二三十座碉楼一览无遗。住地旁就是一个高大的碉楼,不过几米的距离。

房间内三张藏式床铺,俺们头回见到,有点惊奇。

站在平台望去,屋后至山顶还有不少碉楼。

东面就是来时的道路。

平台西侧几米是座高大的碉楼。山谷间大渡河奔腾流淌。


    隔壁院子栓了个泼猴,据说这孙子常常闯入农地乱掰包谷,数次俘获后不知悔改,藏人便将它囚禁于此,俺用长焦观察下,孙猴生活倒也不错。

隔壁院子悬挂轮胎处,就是孙猴囚禁之地。

泼猴倒也自在。


    气候已是9月中旬的秋季了,但在阳台上太阳还是毒辣,加之我和胡子在牛背山都被紫外线灼伤了。所以,略微休息一下。约16时三人开始行动了。

    莫洛村坐落在大山与大渡河谷之间,处山谷半坡。河对岸与大渡河平行的公路是省道211,直通泸定。五天前,我们在泸定冷碛镇看到纵贯南北的大渡河,现在就位于着大渡河上游(冷碛镇正北)约180公里处。如果从丹巴县城乘车到莫若村,要在河对岸下车,然后,走过吊桥,才爬一段山路,从西面进村。如果开车,则在未到吊桥前,左拐过一座公路桥,上坡绕几个弯,从村子北面直接进村。

    这莫洛村,整个村落绿树成荫,溪水潺潺,宛如世外挑源,三十几座碉楼从大渡河畔散落至村寨背后的山岗上,风光旖旎。

    我考虑到体力不大行,准备向上爬上山顶,拍拍夕阳西下时的村庄。但胡子、凳子说先下到大渡河谷底,到吊桥看看,再往上到山顶。我便随他们先下到山下的大渡河谷,游走一番,然后往上到村寨高处望望。不想,下去再上来后,没什么体力了,时间也不够,太阳落入西山。所以,下到河谷,回来后,仅在村落附近逛了逛。看样子,还是要根据自己的体能安排活动计划。

    入住的旅店叫扎列家,而距离住处仅五六米的碉楼是全村最高的,就叫扎列家碉楼。主人叫郎龚多吉,基本上是他妻子在打理,他妻子就是当时接待我的那位藏族女子。我从谷底上来,快到住处时,他妻子与另一藏区女人看见我都前俯后仰哈哈大笑。询问得知因为我被灼伤脸,火辣辣疼痛难忍,抹了不少防晒霜(妻子曾在我背包里塞了个防晒霜,但都没用,灼伤后用上,但似乎对已造成的灼伤没有用),她们没见过这样的大花脸,所以狂笑不已。

    当时顺公路从东门进扎列家,现在从扎列家南门出,沿门前村中小道往下走。由于扎列家碉楼最高,所以,进入他家上碉楼参观碉楼收费五元。不过后来,俺回来时正好看见游客直闯进入他家,并没人出面收费。他家没人在,也不关门,只是虚掩院门,民风淳朴呀,不过,俺担心行李(内有现金器材等驴行必需品)安全(住宿房间没门锁)跟着游客上楼了,然后一起离开,是俺心灵龌龊吗?


藏居,一层都是牲畜住处,扎列家也一样,底层栓了头牛。

进入宛如世外桃源般的梭坡莫洛村

树坚强,残腿独立,傲然于世。

看这拦路挡道的牛魔王似乎脾气不小,没办法,只好掉头回去。

回到村里,有个梭坡莫若碉楼简介。

藏式旧民居


拉近看,碉楼顶部已开始垮塌了。

八角碉楼,很少见。

碉楼入口,单根木头粗糙地凿个脚蹬的地方。


    

    晚餐,扎列家提供晚餐是三菜一汤,红烧鸭肉、牦牛肉炒青椒、酱黄瓜、青菜西红柿蛋汤。

    晚上,大渡河水的喧嚣声毫无遮挡地传入耳中,一轮明月清晰地挂在天空,特别明亮透彻。坐在平台上,山谷刮来大渡河的凉风,使人顿生寒意,抓紧睡下,养精蓄锐。

同样的器材(尼康D5000+18-200),在城市里拍月亮从来没有如此清晰过。


第八日:2014年9月14日

    晨,不到七时,赶早攀登村外北侧山坡,为的是拍拍清晨中的莫洛村。山上还有个上莫洛村,公路绕弯通往该村。为了赶时间,俺和凳子,抄近道,从坡地里取直线直接向上攀爬。野地里有牛羊散牧其中,踏进去才知道,地里尽是两三尺的荆棘灌木丛。非常难走,一不小心就被扎伤。因此虽然海拔比起牛背山、塔公、八美低很多,但气喘吁吁,耗尽体力。终于,爬到拍摄位置,就着清晨的朝阳拍了些莫洛村景,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8时许,从山上赶回住地喝酥油茶,配馒头,就些当地小菜,加个鸡蛋,撑饱肚子,离别的时候快到了。

    昨日,发觉到错了地方,俺就启动B计划。打电话与甲居藏寨的小格玛联系,跟她约定今日下午到她那。根据她提供的电话号码,与藏族司机泽郎彭措约好,中午12时在丹巴县城的汽车站见面。

    早上,回住处路上,藏族妇女丹珍志马主动搭讪胡子、凳子,邀请到她家进入碉楼参观。俺见过电视上,进入碉楼的情况。几十米高的碉楼,里面空荡荡的,楼层间全靠一根木头上下。这根木头,一般也就十几厘米粗,砍出一些踏脚的地方,没有栏杆之类的防护设施,爬上爬下非常危险。俺自知没这能力,就不去了。胡子说那家的碉楼约有30M高,在屋里转了四层才进入碉楼。再上到顶上约有20多米,分七层上到顶平台。每层间竖一根直径25cm的木头,在木头上每30cm凿出脚掌大小的缺口供人攀登。胡子登了三层,1险2累几乎放弃,但听到上面呼唤声,并顾及面子,还有好奇心,终于咬紧牙关登上碉楼顶层。收费每人十元。

梭坡莫若村

大渡河对面山坡,也有不少碉楼。

大渡河底,山谷对面,上图局部。

住地就是最下面碉楼旁边的白色藏居。


    俺早餐后,与女主人攀谈了一会儿。我看见扎列家客厅墙壁的扎列家彩色相片旁有张黑白照片,上面是个不到四十岁的男人,相貌清癯,目光坚毅,穿得是汉装,便问那是谁?她说是过世的公公,联想到看见他们家挂有毛主席像,便问应该是解放后的干部吧。了解到,她公公是刚解放时的剿匪队长,热爱国家拥护党,为人干练,作战英勇,性格刚烈,就是好酒,且一喝醉就任性而为。手下的队员都当了县长,依然还是我行我素,最终都是呆在村中,也是因为喝酒英年早逝。俺对这有性格有脾气的前辈不禁心生敬仰之心。

    胡子、凳子回来吃早餐,俺在院子里转转。拍拍玉米,拍拍老奶奶。待二人餐后,大家收拾行李。

右边那个汉子,便是剿匪队长,扎列家的主人。

藏式院门,漆得斑斓璀璨。

老奶奶,潜心向佛,终日独自默默诵经摇经轮捻佛珠。

10:30分,拜别藏族扎列家人,向下一站——甲居藏寨,进发。郎龚多吉开车送我们到丹巴汽车站,车费50元。

    再见了,梭坡,谢谢平和的嘉绒藏民,俺又出发了。


    梭坡莫洛村到县城约7公里,不过修路,车速缓慢,将近11时到了丹巴汽车站。先到售票窗口买了9月16日(后天)到炉霍车票三张,座位号1、2、3,每张76元。再在车站附近稍微逛逛,买瓶大宝努力修复灼伤皮肤,此后几天效果还真不错。

    忽然,发现车站斜对面有个牦牛杂汤店,赶紧进去要了碗牦牛杂汤,15元,味道棒极了,还从没吃过如此美味牛杂汤呀。应该是食料新鲜正宗,对比下咱们城市里的牛杂汤,那简直味道淡如刷锅水。

    12时稍过,泽郎彭措如约而至,开车载我们去甲居藏寨小格玛家,车费60元。

底层就是车站售票厅,立马买了明日到炉霍的班车票。

丹巴县城还能看见老外,看来丹巴名声在外呀。

牦牛牛杂汤


关键词:梭坡碉楼慧远寺。

作者:老人海

《丹巴县梭坡碉楼(道孚慧远寺)攻略(2014川西藏区行色攻略之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人海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