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掀起你的盖头来——2014国庆兰卡纪行(十八)

发表日期:2015-09-28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0 景区:康提 点击数: 投票数:

 

DAY 5 10.1 周三:康提-努沃勒埃利耶

参观佛牙寺、Mack Woods茶厂

 

我们在Booking上预定的瑞士酒店房费是不包含早餐的,看到酒店早餐是自助的,虽然要额外支付750卢比,但我们吃了三天简单早餐后,也觉得应该改善一下了。在昨晚聊天的二楼平台抽烟等大家的时候,一抬头,发现果然有猴子爬在了楼上客房的阳台上,难怪有攻略曾经提醒过不要在阳台上放东西,特别是吃的。瑞士酒店餐厅早餐的自助品种不算太多(面包除外),但也总算吃到肉(香肠和培根)了。另外还有现煎的鸡蛋,可以要求单面、双面或者蛋饼,我通常用最简单的英语来跟服务员提出我对煎蛋的要求(其实我也只会这样说),那就是One side、Two side、Mixed,其实只要人家听得懂就OK啦,嘿嘿。

 


P873:二楼餐厅外的大露台

 


P874:猴子爬在上面的阳台上

 


P875

 


P876:吃早饭了

 


P877:餐厅

 

吃完早饭后我还去楼下泳池边散了会步,草坪尽头一排的旗杆上也有飘扬着咱们的国旗。一旁传来锣鼓喇叭声,走过去隔着围墙一看,原来隔壁是个幼儿园,老师正带领一队孩子们在操练呢。

 


P878:瑞士酒店主楼

 


P879:主楼前的游泳池

 


P880:隔壁幼儿园的孩子们在排练

 


P881:酒店的旗杆上有中国国旗

 


P882:泳池一角

 


P883:从泳池望过去对面的山坡

 

前一天的游记里将康提的历史跟大家简单说了下,今天再来讲讲地理。

 

康提和丘陵地带

 


M60:2015版LP的山区亮点介绍地图(查看大图请点击这里

 


M61:走遍全球的丘陵地区地图(查看大图请点击这里

 

作为斯里兰卡文化三角洲最南端的康提,同时也是中部丘陵地带的开始。

 

斯里兰卡是世界屈指可数的红茶产地,其旧国名是锡兰,这里的红茶品牌长久以来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欢迎,这种锡兰红茶的故乡就在斯里兰卡中部的丘陵地带。

 

斯里兰卡岛的中央一带是海拔超过1000米的连绵山脉,这里地处热带,气候温暖,而且水资源丰富,英国殖民时期被开发成为红茶种植园。这一带的山表几乎被茶园覆盖,绿色茶叶一直延伸到山顶,清澈的溪流流淌于其中,带给游人一种清爽的感觉。如今,丘陵地带的许多城镇作为集聚地而逐渐发展起来,比如哈普塔雷、班德勒韦勒、巴杜勒等。这里人们关于丘陵地带的所有话语都离不开茶的故事。

 

英国不仅将这里开发成了茶园,还在此打造出了独具魅力的城镇。努瓦勒埃利耶作为茶叶聚集地而发展起来,同时还是英国人的避暑山庄。由于这里有着和英国一样的凉爽气候,他们在此建造别墅和巨大的欧洲风情宾馆,甚至还建造了高尔夫球场和赛马场。现在这些建筑还残留在城镇里,恰好可以让人们欣赏到苏格兰风情的乡间小镇。如今,这些建筑与斯里兰卡的风土很好地融合在一起,使这里成为具有个性魅力的城镇。

 

大自然不仅只有温柔的一面,有时它会给你一个惊喜。世界尽头时一个1000米高的陡峭悬崖,就好像突然要垂直落下一样。可以说这是斯里兰卡首屈一指的自然奇景。

 

连绵山脉西南部的盆地里,有一座因宝石而闻名的城镇拉特纳普勒。在斯里兰卡具有代表性的特产宝石中,有许多就是在这座城镇的周边用最原始的方法挖掘出来的。另外,耸立在其北面的尖顶山亚当峰,是斯里兰卡著名的圣山,一到旺季,巡礼者们就登上山顶寻找圣人足迹。有人认为这足迹是释迦牟尼的,也有人认为是湿婆的、亚当的、或者是圣者的。总之,圣足山已经跨越了宗派,被人们所敬仰。

 

作为丘陵地带的中心,康提城是无法被人遗忘的。这座坐落在被删包围在狭小盆地中的城镇,是僧伽罗王朝的最后都城。历代的王朝都将佛牙视为国宝来供奉,以显示自己的正统性。现在,佛牙被珍藏于康提的佛牙寺里。古城康提,环抱着小小的人造湖,留存着许多让人忆起往日华丽王朝的一屋,这是一座代表着斯里兰卡的美丽城镇。

 

而今天整个上午安排的就是参观佛牙寺。

 

佛牙寺

 


M62:佛牙寺导游图(查看大图请点击这里

 

这座代表着斯里兰卡的佛教寺院,静静地矗立在康提湖畔,呈现出一派祥和的景象。肤色的墙壁,褐色的屋顶,shift这座僧伽罗风格的八角形店堂大大了完美的平衡。寺院内部,用通透的岩石雕成的佛陀石像,雕刻着精密花纹的石门,描绘着华丽的藏青色蔓藤式花样的天花板等于寺院内部的景色融为一体。

 

供奉在寺院内的佛牙,相传是公元前543年在印度火葬佛陀时得到的。公元4世纪时,当时整个印度动荡不安,佛教严重式微,为保存最重要的佛牙遗骨,避免因争夺而消失,公元311年,印度基提西里·梅旺(Kithsiri Mevan)国王遂派遣西玛玛里(Hemamali)公主,将佛牙和百来颗猫眼石一起镶藏于金色发饰,与旦塔(Danta)王子一同从卡林格(Kalinga)护送到斯里兰卡,供奉在阿努拉德普勒,成为斯国人最重要的精神象征,也是最重要的国宝。也因为佛牙如此尊贵而为最高权力的权杖,历代国王都会将佛牙迎至国都,并兴建寺庙加以供奉。两千多年来,斯里兰卡历经几度迁都,佛牙随着每次迁都不停转移,最后终于安放在了康提。

 

佛牙寺代表着斯里兰卡佛教的中心和最神圣的场所,从修建之日起,几乎每届国王都把最大的心血付诸其中,是佛牙寺成为凝聚斯里兰卡千年艺术魁宝的重要殿堂。1590年,第二代康提王朝时期,国王维马拉·达马·苏里亚一世(Wimala Dharma Suriya I,1590-1604在位)把藏于拉特纳普纳的佛牙拿到康提,并在自己的宫殿旁边建造了供奉佛牙的二层寺院。之后维马拉·达马·苏里亚二世(Wimala Dharma Suriya II,1635-1687在位)修建了一座三层的佛牙寺,装饰了各种各样的艺术作品。他的继任者纳润德拉·辛哈(Narendra Sinha,1707-1739)在破败的佛牙寺原址上重新修建了一座两层楼建筑,并在院墙上刻画了32幅佛本生故事,至今仍保留在院内。到了第三代康提王朝时期,科提·斯利·拉贾辛哈(Kirti Sri Rajasinha,1747-1782在位)统治期间,佛教复兴,他修建了佛牙寺的内庭,并在当时僧院的建议下,把每年的佛牙节仪式座位领队加进康提四大神庙的传统游行当中。如今包围着佛牙寺的墙垣和八角形殿堂是最后一位国王斯利·维克拉玛·拉贾辛哈(Sri Wickrama Rajasinha,1798-1815在位)建造的,成为国王接见集会的民众和向公众发表讲话的地方。19世纪前半叶,英国占领时期,八角形殿堂被当做留置所使用,而现在成为收藏棕榈叶写本的图书馆。

 

P884:佛牙寺

 


P885:八角楼


在斯里兰卡,佛教是非常受重视的。作为王权的象征,佛牙在哪里,都城就建在哪里。16世纪后半叶,基督教徒葡萄牙人占领康提(1505~1658)时,夺取了佛教徒之魂的佛牙,宣称要在印度的果阿毁掉佛牙。但是,僧伽罗人用佛牙的复制品蒙骗了葡萄牙人,将真的佛牙保存在康提。

 

寺院从早到晚都开放,游客可以自由参拜,但是存放佛牙的房间只有一日三次的法会时才开放,时间分别为5:30、9:30和18:30。这个时候,全斯里兰卡的参拜者都聚集在院内,气氛非常热烈。人们伴随着乐曲声恭敬地捧着供品、虔诚地祈祷。

 

能看到佛牙的实物是很难得的,就算存放佛牙的房间在开放时,你实际能看到的也只是镶嵌着宝石的佛塔形状的金质小箱。箱子有七层,最小的一层里供奉着佛牙。据说在佛牙节公开佛牙时,会将佛牙放在金质的花型盘子里。

 


N241:存放佛牙的金塔 (网络图片)

 

1998年,泰米尔猛虎组织在佛牙寺引爆了一辆装满炸药的卡车,造成门廊的大面积损坏。佛牙寺中有一间粘贴,展示了当年爆炸后的图片,令人触目惊心。尽管战争造成的毁坏已得到了修复,寺庙的安保级别却也因此而提高了很多,所有游客都要接受严格的安检。

 

为了赶9点半的法会,我们提前半小时来到了佛牙寺。苏达把车停在了圣保罗教堂这里,然后带着我们通过安检的门口进入到院子内,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棵菩提树。这棵被种植在一座两层楼高的高台之上的菩提树虽然没有阿努拉德普勒的那棵古老,但看上去也有不少年头了。 

 


P886:圣保罗教堂

 


P887:菩提树

 


P888:菩提树种植在一座高台之上

 


P889:旁边的纳塔神殿入口

 


P890:圣保罗教堂的侧面

 


P891:硕大的菩提树 

 

与菩提树相邻的是帕提尼寺,里面供奉着帕提尼女神。绕过菩提树,沿着圣保罗教堂与纳塔神殿(Natha Devala Viharaya)之间的道路往北,来到寺院北侧的Raja Veediya街,这里正好有工作人员在给大象洗澡,我们不禁驻足观看了一会,不知道这头大家是不是佛牙节上最出彩的那头象王呢?隔着与Raja Veediya街平行的护城河有一片高地,高地之上建有一座毗湿奴神殿(Maha Vishnu Devalaya)。

 


P892:纳塔神殿的围墙及院内建筑

 


P893:看见了在给大象洗澡

 


P894:这头长牙象应该就是现在的象王了

 


P895

 


P896:纳塔神殿的围墙和北门 

 

与佛牙寺紧邻的这三座神庙(帕提尼寺、纳塔神殿和毗湿奴神殿)与湖滨大道往西不远处的胜利之神( Kataragama)庙,就像四大护法神一样,每年佛牙节中与佛牙寺一起列队游行,时刻保护着斯里兰卡的佛教和佛教徒们。有人会心生疑问,毗湿奴是印度教的三大神之一,又怎会成为斯里兰卡的守护神?

 

必须指出的是,斯里兰卡的佛教信仰在两千多年的进化过程中已经融入了印度教的一些特色。在波隆纳鲁沃,我们就在四方庭院南面一点见到了湿婆神庙,而在帕巴鲁寺不远处也有一座。关于这些印度神庙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不同种族的统治者所创建,另一种传说是信奉佛教的国王为他的印度王妃所修建。久而久之,几乎每个寺院里都会建一个神殿。斯里兰卡的佛教徒在敬拜佛祖寻求轮回的同时,也会拜神灵,并祈求他们的保护和庇护。纳塔神是大乘佛教中观世音菩萨的兰卡版本,这里的纳塔神庙经常举行重要的皇家庆典;帕提尼女神庙则遍及全国各地,这位出生七次的七身神是斯里兰卡最流行的佛教女神,能驱病邪、求福和求子;胜利之神被斯里兰卡人民奉为最神通广大的神,他能解决一切问题,也能给伤痛者带来安慰,所以胜利之神庙也遍布全岛;毗湿奴神是《大史》中描述的莲花神,也是《大史》中提到佛陀请求帝释神(Sakka)派来守护斯里兰卡的神灵。虽然在斯里兰卡毗湿奴神庙都为印度教徒所掌管,但是在很多寺庙中都立有毗湿奴的神像。除了四大护法神,斯里兰卡还有掌管生活各个方面的小神,祂们都皈依佛教,成为佛教的忠实护法神。因此,我们无需感到奇怪,斯里兰卡最重要的佛教节日——佛牙节,是有佛牙寺和四大神庙共同来完成的。

 

看了会给大象洗澡,我们便沿着护城河折向南。众多穿着白衣白裙的当地信徒们正排着队通过第二次安检门进入佛牙寺。苏达示意我们外国游客不用再次安检,直接走过队伍最前头,来到寄鞋处将鞋子寄放掉,再到一旁购票。佛牙寺门票1000卢比,不再需要额外支付摄影费。

 


N242:佛牙寺售票处(网络图片)

 


N243:佛牙寺入口(网络图片)

 


P897:当地人需要通过的安检处

 


P898:一队学生正好在排队进入

 


P899:在门口看一眼八角楼

 


P900:入口台阶处的月亮石 

 

买好了票,我们便随着热太阳下的朝圣队伍,沿着一根根白色长柱的门廊,踩着月石阶梯,进入寺院内。进大门后随即右转,再要通过一段拱形长廊。长廊两侧的墙壁上绘有朝圣者的形象与拱门图案,而拱形屋顶上则画满了莲花图案。

 

 P901:进入大门后先经过一个盖有屋顶的过道

 


N244:然后便是拱形长廊的入口 (网络图片)

 


N245:拱形长廊(网络图片)

 


N246:两侧的墙壁和顶部画满了装饰图案(网络图片)

 


P902:拱形屋顶上的装饰图案

 


P903:墙上画着手托供品的信徒形象 

 

穿过长廊便来到了圣殿内,这里已经挤满了朝圣者。中庭内有一栋两层小楼,被烟雾围绕。朝圣者们的长长队伍围着小楼延续到楼梯一直排上二楼。整个小楼被26根花岗岩石柱和26根大木柱支撑着,石柱、木梁上都雕刻着各种花朵、动物或几何的图形。墙壁和天花板上描绘着反映佛陀出生、生活的画面,色彩鲜艳,形象栩栩如生。门廊上镶嵌着象牙和金属饰品等。一楼的鎏金小门被红色的门帘遮掩着,僧侣和工作人员不时从掀开的门帘中进进出出。门口的一张雕花大理石面板的木桌上摆满了供品,而围在门前的大多是游客,同时也夹杂着一些手捧莲花的朝圣者。

 


P904:用红布遮住大门的中央神殿,门口有8根象牙装饰

 


P905:中央神殿的后部,可以看到到处都有装饰 

 

“咚——咚——咚——”,传统的康提鼓手以节奏渐强的鼓点宣告了上午敬拜仪式的开始。头裹白毛巾、露着肩和胸、肚子用红布包裹着的壮汉们敲着鼓、吹着号,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后门跟着的依次是手捧香炉的、举着华盖的、手捧供品的、撑着大旗的,再后门则是几位德高望重的僧人和长者。他们围着二层佛殿转了一圈后,壮汉们留在门外,其他人则进入殿内。我们几个等了一会,只听鼓声不断,不见殿内的人出来,却等来了苏达叫我们赶紧上楼。 

 


P906:工作人员在准备

 


P907:仪式开始了,信徒们纷纷双手合十

 


P908

 


P909:手捧香炉的使者

 


P910:乘着华盖的使者

 


P911:手捧供品的使者

 


P912:最后还有托着铜炉的使者

 


P913:烟雾缭绕

 


P914:鼓声阵阵

 


P915:红布拉开,鎏金大门开了一扇

 


P916:高僧进入

 


P917:门前桌上的供品,以及排着长队等候朝拜佛牙的信徒们

 


P918:仪仗队围绕着中央神殿巡游

 


P919

 


P920 

 

沿着楼梯上到二楼,发现这里更是人多,黑压压一片,根本走不动。苏达带我挤到了长长供台的头上,示意我就等在这里。十点钟,一旁的密室小门忽然打开,排队的朝圣者们一阵骚动,随即便开始往前蠕动。原来,小门内便是供佛着佛牙的小金塔。而原本挤在供桌前的黑压压人群也开始往前移动。我随着人群一点点移到了正对密室小门的地方,赶紧用长焦拉了几张供奉佛牙的小金塔照片,便被人群推着往前了。

 


P921:等候朝拜佛牙的信徒们从楼上一直排到楼下

 


P922:在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楼梯转角处照样挤满了人

 


P923:二楼密室前的过道,左侧是排队朝拜佛牙的,右侧是献花的

 


P924

 


P925

 


P926:一些孩子在家长和老师的带领下也来献花

 


P927:镜头中出现了ADA的身影

 


P928:上午10点,供奉佛牙的密室门打开了

 


P929:朝拜的信徒们一阵骚动



P930:远远地望见存放佛牙的金塔 

 

其实这些佛教信徒们排了这么久,也只能看到这个小金塔。金塔虽小却足以证明佛牙的珍贵,因为它本身也是罕世之珍宝。据说小金塔外镶有585颗蓝宝石、775颗珍珠及其他珍宝,内有七层,最小那层金塔的塔顶有一颗钻石,塔里有一朵金莲花,莲花座上有一玉环,佛牙就被供奉在这个玉环当中。佛牙的真面目对我们这些外行普通人来说可能永远是个谜。

 

虽然无法一睹佛牙之美,但整个佛牙寺精美的建筑雕刻和壁画群足以让人大饱眼福。康提建筑具有自己鲜明的特色,大多形式单纯简朴,装饰却极其丰富华丽。木制的门廊除了用颜料进行描画之外,还镶嵌着象牙和金属饰品,陶器则被用来装饰外墙和天花板。佛牙寺运用了斯里兰卡古代历史上一切可能使用的装饰材料和形式,成为一座僧伽罗建筑和艺术的鲜活博物馆。

 

佛牙节

 

与佛牙寺有着最重要关联的,便是斯里兰卡最著名的佛牙节。康提佛牙节于每年的艾萨拉月(Esala公历七、八月间)的新月之日开始,一直延续到满月之日,前后大概15天。艾萨拉月是斯里兰卡佛教年历的三月。法显在《佛国记》中曾写道“佛齿常以三月中出之”,也许此三月指的就是兰卡佛教年历的三月。每年的斯里兰卡新年(印度阳历的开始,基本定于每年的4月14日)之前,佛牙寺的占星家就会推算出本年度艾萨拉月新月当天最吉祥的时间,进行“砍树”仪式。“砍树”仪式标志着佛牙节的开始。四大神庙的住持一同走到一颗还未结过果实的菠萝蜜幼树前,将树下打扫干净,点上熏香,给树干抹上檀香,然后点燃一盏有9根烛芯的油灯,和9片槟榔树叶以及9种不同的花朵共同摆放在树。一身白衣的毗湿奴神庙住持用斧头将幼树砍倒,并把树干分成均等的4份,以从下到上的顺序分别给纳塔神庙、毗湿奴神庙、胜利之神神庙和帕提尼神庙。毗湿奴神庙住持在进行这样的仪式之前还必须用柠檬水将自己的身体彻底清洗干净。

 

各庙住持在敬拜鼓乐的伴奏下把树干带回寺庙种下来,搭建起一座护棚,并用布蒙起来,周围布满棕榈树叶。精心准备的这支树干被称为“卡帕”,被当做雨神的象征,意味着雨神将亲自在神庙内住下。人们通过这样的敬拜祈雨,颂扬雨神给大地带来肥沃和丰盛。各庙住持分别举着自家神灵的标志开始围绕“卡帕”游行,连续5天,到第五天晚上,四大神庙的游行队伍聚集在佛牙寺的东边,准备与佛牙寺的队伍一起游行。一声炮响之后,佛牙寺的队伍接踵而出,然后跟随着纳塔神、毗湿奴神、胜利之神和帕提尼女神的队伍。

 

有佛牙寺队伍参与的游行也要持续5天,到第五天晚上,各大神庙还是抬出各自的肩舆,装饰着一个金罐和一把剑。接下来的5天是康提佛牙节的高潮。每天各庙的游行队伍都会不断扩大,表演不断增加,更加多姿多彩,直到最后一天达到顶峰,游行队伍太长以至于前队已经回来,队尾还未行进。游行队伍把佛牙护送到艾斯吉利寺暂存,有专门的护卫和连续的鼓乐侍奉。四大神庙的住持则回到各庙,作完奉献之后继续游行至葛塔比河,进行“砍水”仪式。四大主持分别走进水里,由随从举着剑和水罐。破晓时分,住持们用剑砍水,而随从把水罐中去年采集的圣水倒空,在砍水的地方重新装满新的圣水。在人们的心中,这是雨神用它的雷电武器击打水蛇,给人类释放雨水,灌溉田园。

 

砍水仪式结束之后,住持们回到城内,在智慧神(Genesa,也就是印度教的象神)庙附近汇合各庙管事一起到艾斯吉利寺接回佛牙。这是佛牙节最后的正午大游行。整个队伍绕佛牙寺广场三圈,佛牙在吉时入主佛牙寺,宣告佛牙节的结束。

 

佛牙节结束后,虔诚的斯里兰卡人并不满足,为了答谢庇护佛牙节的神灵并祈求神灵原谅游行中的失误,兰卡人还要在毗湿奴神庙内举行一场长达7天的舞蹈庆典。

 


N247:佛牙节上的表演(网络图片)

 


N248:驮着存放佛牙的托盘的象王(网络图片)

 


N249:佛牙寺门前广场上的游行队伍(网络图片)

 


N250:打扮得非常华丽的象王(网络图片)

 


N251:驮着佛牙的象王和左右护卫(网络图片) 

 

关于佛牙节最早的起源,历史上并没有明确的记载,说法不一。有人说是公元前3世纪求雨仪式的延续,有人说是公元2世纪时期葛迦跋忽国王献给帕提尼女神庙的节日。根据史料记载,公元4世纪时,佛牙被带到斯里兰卡后,当时的米伽瓦那国王(Sisri-Meghavanna,也称为吉祥云色王,公元362~389在位)在无畏山寺中建造了一座专门的寺院供奉佛牙(即无畏山寺东南方向的佛牙寺遗址,M24地图标注13)。在此之前,斯里兰卡的佛教徒主要依靠敬拜大寺中的菩提树来祈求雨水来赐予肥沃的农田。为了支持当时的无畏山寺教派,米伽瓦那国王为佛牙创造了一个重要的节日。法显在他的《佛国记》中记载了佛牙节时的见闻:“每年的第三个月中,佛牙大游行,从城市中心被送往无畏山佛堂保存3各月。每到满月,佛堂回打开门给公众瞻仰佛牙。”法显之后,《小史》中有明确的记载,从公元9世纪直到14世纪的国王们都遵循了佛牙节的传统进行祈雨的仪式。

 

随着西古城的倾覆和东古城的建立,就像佛教在斯里兰卡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一样,佛陀的遗物——佛牙也扮演者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以至于僧伽罗人民认为谁拥有了佛牙,谁就是王权的合法继承人。历代的君王们举行佛牙节仪式,除了履行传统的祈雨职责迎合民心之外,更是为了向民众表明自己王权的合法性。

 

正是这样的社会环境,给佛牙节的延续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从最初简单的佛牙游行到加入音乐家和舞者,再到加入诵经人,最后四大神庙大联合,游行队伍日益华丽而复杂。18世纪时科提·斯利·拉贾辛哈时期的佛牙节游应该是今天佛牙节的原型。为了寻求政治稳定,即便是在英国人统治期间,佛牙节依旧如期举行。随着国家形式的变化,今天的佛牙节已经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宗教仪式,而是融合着斯里兰卡民间传统艺术之大成的重要节日。亲临佛牙节,让人不单单深刻体会到岛国宗教的繁荣,更是欣赏一场流动的艺术盛宴。

 

可惜,我来的时间不对,看不到这场盛宴。

 

随着人流下楼,在楼梯转角还有一座室内的小庙宇,名叫低层神殿(Lower Floor Shrine Room)。下楼后苏达带着我们往后走,这里是一座由维马拉·达马·苏里亚二世修建的三层楼建筑,名叫新神殿(New Shrine Room),现在成为了佛牙寺博物馆。在一楼陈列了许多泰国信徒捐赠的佛像和与佛教有关的工艺品,二楼和三楼展示着寺庙获赠的许多镀金礼品,自英国统治时期保留下来的信件和日记,各个时期统治康提的英国总督半身塑像,另有一些近年的照片,记录了1998年炸弹爆炸事件给这里造成的破坏。 

 


P931:楼梯转角的低层神殿

 


P932:新神殿一层泰国信徒捐赠的佛像

 


P933:大象木雕

 


P934:二层博物馆内英国总督的雕像

 


P935:锣和钟

 


P936:总督雕像

 


P937:国王穿过的披肩

 


P938:曾经摆放过佛牙的铜罩

 


P939:铜质灯柱

 


N252:讲述印度王子和公主将佛牙带到斯里兰卡故事的浮雕

 

苏达找来了这里的管理员,声称是他的朋友,这位管理员说他很喜欢中国,中国人都是他的朋友,他还打开了二楼的窗户,从这里透过铁丝网能看到二层宫殿顶上加盖的保护屋顶,屋顶是木质的,用钢架支撑,在屋顶内部分隔成了四大块,每块有32个格子,里面镶嵌着镀金的莲花造型的装饰浮雕,其中有几格内的莲花浮雕已经掉落了。这位管理员还打开了位于二层展厅一角的门,门外是个阳台,从这里能眺望康提湖的全景,以及远处山顶上的巨大白色坐佛。这座高13米的白佛建于1993年,据说刚建成的时候表明还涂有一层金色。白佛后面是几座由信徒捐赠的佛像和描绘了佛陀一生的浮雕。他还热情地主动帮我们拍集体照,等我们都拍完了照准备离开时,他拉住我们示意要小费,原来他并不是喜欢中国人,而是喜欢Money。 

 


P940:中央佛殿的保护顶

 


P941:管理员打开了窗户让我们看

 


P942:从阳台上看康提湖,在维修的房子是皇家浴池

 


P943:康提湖的东头

 


P944:康提湖及佛牙寺广场,远处山上的白佛

 


P945:高13米的白佛

 


P946:我们在狭小阳台上的合影 

 

而关于康提湖的由来还有个非常有趣的记载。据说康提的最后一任国王最后一位国王斯利·维克拉玛·拉贾辛哈有一天突然召见宫廷建筑师蒂凡达(Devenda Mulacariya),问他能否把康提改造成一座天上的城市。经过7天的慎重思考,蒂凡达这样回复国王:“我觉得皇宫背后的茂密森林就像蓝天,宫殿前面(南边)可以建造像浮云一样的白色城墙,然后把稻田改造成人工湖,我们就能看到倒映在水中的宫殿和白墙,着不就像一座天上的城市吗?”斯利·维克拉玛·拉贾辛哈非常赞赏他的建议并付诸了实践,在1807年建成了今天的康提湖,修建了一条宽阔的沿湖林荫道,并在稻田以南的马尔维特塔和皇家墓地旁边的艾斯吉利塔分别建起了两座大型寺院。

 

出了佛牙寺博物馆的大门,隔着对面铁栅栏的围墙里,是另外两座博物馆——康提国家博物馆和世界佛教博物馆。

 


P947:新神殿后门外高耸的石柱

 


P948:新神殿外墙

 


P949:佛牙寺侧面

 


P950:佛牙寺导游图(可惜网上找不到电子版) 

 

康提国家博物馆是一座平房建筑,曾经居住着康提王朝的王妃们,而如今围绕着中庭摆放的展品包括王室的各种徽记、康提王朝时代的宝物、日常用具等,也有康提舞蹈的古老服装、王冠等,带着前欧洲时期僧伽罗人的回忆。遗憾的是,这里的展品都标识不清,展示也不尽如人意,环境昏暗。这座建筑里陈列着一系列康提国王1815年将国土割让与英国的协议,其中包括康提王同意归属英国统治时签署的协议副本。

 

而新落成的世界佛教博物馆位于佛牙寺建筑群正殿后面的位置,这座博物馆的前身是高等法院大楼,里面拥有许多图片、模型,生动地展示了佛教在全世界的传播和发展,值得注意的是,这里很多雕像和展品都是复制品,所以也提不起我们参观的兴趣。 

 


P951:世界佛教博物馆

 


N253:世界佛教博物馆

 

在佛牙寺博物馆的北侧,还有一座观众厅(Audience Hall),建于19世纪,这是一个开放的空间,四周的石雕柱子看起来非常接近木质柱子。1815年在这里曾经召开了一场讨论是否要把僧伽罗王朝交于英国的会议。临近观众厅的地方还有一栋小房子,这是大象“拉贾”纪念馆(Tusker“Raja”Museum),里面存放着一头名为“拉贾”的Maligawa长牙象的遗体标本,这是一头死于1988年的象王,是每年佛牙节的重要参与者之一,负责托运装有佛牙的佛塔和托盘。 

 


P952:观众厅和大象“拉贾”纪念馆

 


P953:观众厅

 


P954:观众厅和旁边的新神殿

 


P955:大象“拉贾”标本

 


P956

 


P957

 

在佛牙寺建筑群最北侧是曾经的王宫遗址,这座欧洲风情的建筑是16世纪康提国王维马拉·达马·苏里亚一世建造的。16世纪末,在葡萄牙占领时代成了置留所,从建筑上还可以看到当时的痕迹。现在有一部分是英国政府的官方机关办公场所,但大部分成为了考古博物馆。 

 


P958:王宫遗址

 


P959:纳塔神殿所在的院子

 


P960:佛牙寺内外墙间的过道

 


P961:八角楼

 


P962:八角楼与护城河

 


P963:广场上的雕塑(把佛牙带到斯里兰卡的印度王子与公主)

 


P964:门口卖花的小摊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没来得及参观这里的三座重要寺庙——毗湿奴神殿、纳塔神殿和帕提尼寺,留个遗憾下次再来吧。

 

从进入康提开始一路上都看到有肯德基和必胜客的广告,我曾经半开玩笑地跟大家说一定让他们吃一顿,于是便被大家一直盯着了,那干脆午餐就在佛牙寺门口的必胜客解决了吧。出了佛牙寺新门,来到必胜客门口,居然还没到开门时间(11点15开门)。稍微等了一会,我们成为今天中午必胜客的第一批顾客。在这里我们点了两款披萨和两盘通心粉,还有鸡翅什么的,邀请苏达和我们一起共进午餐。 

 


P965:康提著名的皇后酒店

 


P966:皇后酒店的侧面

 


P967:佛牙寺门口的必胜客

 


P968:坐着等开门

 


P969:我们点的一款披萨

 


P970:另一款披萨

 


P971:通心粉

 


P972:另一款通心粉

 

午餐后,在这里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去火车站购买次日从努沃勒埃利耶到埃拉小镇的火车票。这段穿梭于茶山之间的铁路线是整个山区最值得坐的一段。通常来说,从康提到埃拉的茶园铁路线被称为康提最美铁路线之一,另一条是从加勒到科伦坡的海边铁路线。斯里兰卡的火车行驶速度很慢,如果你时间有限,把茶园铁路线一分为二,个人认为更值得坐的是从努沃勒埃利耶到埃拉这段。

 

苏达带我们来到康提火车站,这是一座19世纪的两层建筑。我们到售票窗口咨询,被告知是在1号窗口购买。结果在1号窗口被告知,一、二等座的票早已售罄,现在只有不对号的三等座了,于是我心里犯嘀咕了,担心遇到不巧的话三等座会很挤。售票员可能看出了我的犹豫,又把我们叫过去说有一节专门的三等座车厢是对号的,这下我不禁大喜过望,赶紧让ADA购票。买好了火车票,在康提部分的行程宣告结束,下一站:努瓦勒埃利耶! 

 

 P973:康提火车站

 


P974:站台

 


P975:售票大厅

 


P976:我们的火车票(上面有座位号)



P977:站外的钟楼

 

 

关键词:旅行斯里兰卡

作者:老J

《掀起你的盖头来——2014国庆兰卡纪行(十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J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