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吉赛尔”与“螺丝钉” ——行游俄罗斯(十二)

发表日期:2015-10-21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点击数: 投票数:


 

12、马林斯基的吉赛尔与中国好队友

 

 

接下来,要去做一件“极其艺术”的事情:


“打扮得仪表堂堂,正襟危坐地观看《天鹅湖》或《罗密欧与朱丽叶》——还有什么比去芭蕾舞剧院更有俄罗斯派头的?”——西蒙里奇蒙德。

 


在俄罗斯,到处都看得到芭蕾舞表演的海报。

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和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则可以提供终极的经典芭蕾舞体验。但说到历史悠久地位超然,马林斯基还要更甚一筹,自从它1859年作为俄国皇家歌剧与芭蕾舞公司的总部建成以来,就在俄罗斯的文化界扮演者举重若轻的角色。舞蹈设计师马留斯·彼季帕的大多数杰作,包括《睡美人》《胡桃夹子》和《天鹅湖》的首演都在这里。

 

国际惯例,名角都得摆谱,所以先让小角色出来暖暖场是必须的。


登场的这位就是:帝国艺术学院。

学院早在1757年就建成了,但名字是 1764年叶卡捷琳娜一世才给起的(是怕名字起早了养不大?)。作为命名日的礼物,女王还吩咐建筑师亚历山大·科科里诺夫加建了一幢新的大楼。

新大楼充满新古典主义风格,与埃米尔塔日博物馆隔涅瓦河对望。大楼内里装饰相当华丽,是由建筑师康斯坦丁·托恩负责设计的。

从教学的角度来说,帝国艺术学院在表现艺术领域是当今俄罗斯首屈一指的学院,它继承了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初俄罗斯人文美术文化传统。如果你买张门票的话可以进去看展览。这里的展品是几百年来老师和学生一起创造的。列宾就是其中的一员。


左边的雕塑是男的。请顺便看看柱子上的小棍,我说的是柱子上的。


女的在右边,再看看柱子上的小棍!——刚才玩儿的是“找你妹2.0版”,你通关了没?


屋顶中间这尊大神,远看轮廓,我一直以为是佛陀的本家,设计师故意以此表现东西方艺术的融合,拉近了细看才发现脑洞扩大的同时我的视力又下降了。


学院门口的河边上有狮身人面像,据说是3500年前的埃及货。我总觉得它的来历有点可疑。毕竟我是亲眼见过多年以前劫掠者留在埃及帝王谷墓穴墙上的俄语“到此一游”的。


和埃及大部分地方一样,这里的狮身人面像也是成对出现的。不同的是,左下方还有小狮子。


长翅膀的小狮子也是成对的,脑门油光锃亮。

�还有小狮子。



是被大家亲的!

据说,用自己的鼻子去增一下,就会有好运气——我没敢真的贴上去,大冷天的,万一冻住就好玩儿了。还记得上次去尼泊尔,醒醒在蓝毗尼朝拜释迦牟尼的诞生地,脑门上增了一大片金粉,亮了好久好久。


真是到处都有coser,一直摆出远眺的样子好辛苦!不配合着顺他的方向也“眺”一下都不好意思了


于是,就看到了海军大楼


以及旁边的缅希科夫公爵府


再旁边一点是动物学博物馆,它是世界上最古老、最优秀的此类博物馆之一。快要有200年历史了,里头有来自西伯利亚冻土的猛犸象,还有小孩子喜欢的活体昆虫动物园。


沿河的一侧又是地标灯塔。


旁边有路,可以走下去


一直走到入水处


当然也可以再往里走到水面上去,表演“裘千丈的水上漂”。


看看新雪旧冰,一层一层又一层。


实景版“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如果是4月以后来,直到11月以前,这些桥都会在凌晨1点半升起,接下来的三四个小时里,各种船只就会穿过城市驶向世界各地,或者深入俄罗斯内地。想起来都觉得很有趣。


而现在只看得到这样的船——圣彼得堡letuchiy gollandets饭店。就跟府南河上新南门汽车站旁边那艘 “万里号”一样,是吃饭的地方。


以上只是暖场,接下来,角儿就要出场了。

虽说马林斯基剧院也在涅瓦河畔,但是真要一路顺着河走,那能不能赶得及看明天晚上的演出都得另说,所以我们决定先回到大街上去坐一段地铁。


圣彼得堡的地铁实在太有科幻气息了!!!电梯极陡,至少有350米长,垂直深度肯定超过了200米,给人要直接往地心去的错觉。


整个城市一共有5根线路,都没有英文标识,全靠比对字母的形状(比如左右“K”和反写的“N”之类)来辨识路标。


相比起俄语单词来说,这个头像还容易辨认些


地铁很方便,大约3分钟一趟,但停留时间极短!我们以成都地铁的乘坐速度从容上车,结果——醒醒的背包被门夹住了!!!还好车内的几个当地人马上过来帮忙拽,才在列车启动前“全身而进”。

    这回是真的“吓死宝宝了!”


从地铁出来,天都快黑了,还得走好长一段路呢。


心急火燎地赶路,连这么漂亮的教堂都只顾得上看一小眼。


终于走到河边。


不算完,还得再往前,沿河至少一公里。端着个gps,我们边找边走,跟风水先生似的。

路过尼古拉大教堂。


终于看见马林斯基剧院了!

这个剧院在1859年建成的时候,舞台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共可容纳1625名观众。观众席按照意大利式的剧院呈U形环绕舞台。剧院1860年10月2日正式开门迎客那天,以当时皇后的名字被命名为马林斯基剧院。

夜色中比较明显的是新馆。最开始俄罗斯人接受了后现代主义建筑师多米尼克·佩罗的设计,但是他的想法与圣彼得堡的传统建筑彻底决裂,在当地人心中激起了同等程度的反感与兴奋,最糟糕的是,它并不符合克里姆林宫的想法,于是后者拒绝支付越来越高的建筑费用。最后,神一样的甲方彻底怒了,在2009年找了一家新乙方,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这样一个被LP称为“非常乏味的现代建筑”的新馆。


老馆就在河的右边,色调跟冬宫一样是典雅的薄荷绿和白色。

而中间的横幅就厉害了!我们居然赶上了吉赛尔全球巡演230场之后回来盛大谢幕的第231场。


这种盛事带来的第二个后果就是这样:售票处挤满了人。

     现在要来认真说一下买票这件事情了。

     圣彼得堡到处都有预订演出票的售货亭和售票处,也可以直接在网上订票。而剧院售票处则是购买各种演出门票最方便的地方之一,对于我们这种没法准确预计自己行程时刻的人来说,“之一”两个字可以直接去掉。

     但是,挤成这样,确实没在预料中,又不是周末,大家真是闲啊!

     醒醒把自己贴在墙上蹭到售票口,得到的消息是,票早卖光了,这些人挤在这里甚至不是来买票而只是来换自己早就订到手的票!

于是,只有找黄牛党了。根据LP的提醒,黄牛票有三点要注意,一是贵很多,尤其今天这种情况;二是有假票,这个假的意思不是说票是伪造的,而是说日期和座位货不对板,反正是俄语,又分辨不清;三是最阴险的,有可能买到俄罗斯本地票。就跟成都人逛武侯祠门票比外地人便宜一样,马林斯基卖给俄罗斯人的票要便宜一些。如果你不小心买到这种票,在进场时就会被发现,而那些狂暴的俄罗斯大婶会让你相当尴尬。

今晚的形势不是一般的严峻,门口等黄牛的都有一大堆,甚至有从芬兰专程赶来看演出的人,等着淘票。接下来的几十分钟,只能说“臣之辛苦,非独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见明知,皇天后土,实所共鉴。”

最终,我们也没有弄到黄牛票。

但是,要不怎么说人品好呢!在人群全部散开之后,不死心的醒醒又回到空荡荡的售票窗口,竟然被告知有人定了票没来取!!!人品爆发啊!


 

于是,我们终于可以去做这件最有“俄罗斯派头”的事情了。

前面提到过,今晚的演出是《吉赛尔》,它于1841年6月在法国巴黎首演,是浪漫主义芭蕾舞剧的代表作,有“芭蕾之冠”的美誉。从芭蕾的角度来说,是比《睡美人》《胡桃夹子》《天鹅湖》更重要的作品。

因为它第一次使芭蕾的女主角同时面临表演技能和舞蹈技巧两个方面的严峻挑战——舞剧是既富传奇性,又具世俗性的爱情悲剧,取材于海涅的《自然界的精灵》与雨果的《幽灵》,从中可以看到浪漫主义的两个侧面:光明与黑暗、生存与死亡。在第一幕中充满田园风光,第二幕又以超自然的想像展开各种舞蹈,特别是众幽灵的女子群舞更成为典范之作。

    一个半世纪以来,著名的芭蕾女演员都以演出《吉赛尔》做为最高的艺术追求。而今晚的主角是剧团新晋的首席,她刚完成了全球巡演,回到马林斯基进行这次活动的最后一场谢幕演出。


欢天喜地地去存衣服。

这是必须的,在俄罗斯,进入任何一个像样点的地方都要存衣服,更不要说是到剧院看芭蕾这种阳春白雪的事情,可况是堂堂马林斯基剧院,最低标准都要是LP说的“打扮得衣冠楚楚”才行。

好多人都是拎着高跟鞋来的,大衣一脱,就露出各种晚礼服来,深V领啦,大露背啊,高叉啊……在零下二十多度的晚上。而我,裹着小羽绒服和羽绒裤,怪不好意思地堆在椅子上,还冷得直哆嗦。


新楼内饰外观不怎么滴,内饰还很气派。


设施也很现代化。

可惜还没真正进场,就发现出大事了!

我们跑错了地方!今晚的《吉赛尔》在老馆演出,那里才是几百年来经典芭蕾舞剧的传统舞台,而新馆这边要上演的是音乐剧《猫》!距离开场已不到十分钟,而老馆还在河对岸呢!


接下来几分钟的仓皇就不用说了,混乱得直接断片。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地坐老馆里听乐队的暖场演奏了。

说起现场的乐队,这是实在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没个乐队藏在舞台前面演奏就完全没有气氛了。这是我后来在锦城艺术宫看完同样是由圣彼得堡芭蕾舞团带来的《天鹅湖》之后,才通过对比认识到的,说多了都是泪啊……总之后来在成都的那次观赏经历堪称噩梦,醒醒至少说了十次:真的不是误请了团里的后勤人员来跳着玩儿吗!

歪楼:最近又收到四川省演出公司的广告短信,说这回是《胡桃夹子》来成都了,而且“完全按照马林斯基的编排标准”——这下释然了,人说得很清楚嘛,是“编排”标准而不是“演出”标准。


《吉赛尔》分两幕,中场有15分钟的休息,我们的位置在二楼正中“皇帝位”包厢……的隔壁,正好俯瞰一下全场。


隔壁的皇帝位


中场休息是观众的表演时间。

我想,在俄罗斯人自己看来,“马林斯基大剧院的吉赛尔”就是与古典、艺术、奢华、浪漫、自由、优雅、高贵、盛大、庄严……联系在一起吧!事实上,也唯有她才能与美丽、复杂而专横,拥有享乐主义的创意气质的俄罗斯终极女神——圣彼得堡相匹配。




照相机不能带进场的,那就摸出手机甩一张留做纪念吧,毕竟《吉赛尔》的“幽灵群舞”是公认的典范之作。


对了,差点忘了说,马林斯基老剧院在白天看起来是这样的。


关键词:旅游俄罗斯

作者:醒醒

《“吉赛尔”与“螺丝钉” ——行游俄罗斯(十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醒醒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