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吉赛尔”与“螺丝钉” ——行游俄罗斯(十四)

发表日期:2015-10-21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点击数: 投票数:


14、彼得的彼得堡和圣彼得堡

如果圣彼得堡只有阿芙乐尔号和斯莫尔尼宫,那这个“格勒”就不会从姓“列宁”又改回姓“彼得”了——这可是1991年公民投票的结果。

毕竟不管历史曾在这里转过怎样的小弯,彼得家的彼得保罗要塞和一大筐的洋葱头都已经在这里静默了三百多年,而且还将继续静默下去。LP所说的“美丽、复杂而专横,拥有享乐主义的创意气质的俄罗斯终极女神——圣彼得堡”绝对不可能变成一颗螺丝钉。她就是“她”,而不是“她们”,她有自己的名字,永远不会是编号。(歪楼推荐:《我们》扎米亚金,反乌托邦源头之作)

 

  我们先从彼得保罗要塞说起。


彼得保罗要塞最初是个军事基地,它坐落在涅瓦河右岸, 1703年5月27日由彼得大帝在兔子岛上奠基。 圣彼得堡就是在要塞的保护下诞生和发展的。

 


作为俄国同瑞典进行北方战争的前哨阵地,古堡的墙高12米,厚 2.4-4米,沿涅瓦河一面长700米。

 


但是作为军事要塞它并未取得实际效果,反而成为收监政治犯的监狱。在它宽厚的墙壁里藏有许多暗炮台,以及阴沉、寒冷的单人囚室。

不少名人都在这里享受过单间的待遇,比如拉吉舍夫、车尔尼雪夫斯基、高尔基、陀思妥耶夫斯基、托洛茨基、列宁的哥哥亚历山大……


彼得堡罗大教堂是其中最主要的建筑。




大教堂钟楼尖顶上的天使有三米多高,隔着河都看得清清楚楚,再加上头上六米多高的十字架,整个钟楼足有122米,直到上世纪中叶,它都是全城最高的建筑物。

 



教堂的内饰依然是巴洛克风格的。

除了彼得二世和伊凡五世之外,从彼得大帝开始的历任沙皇都安息在这里,包括倒霉的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就是那九个先被分尸,再被扔矿井,又被浇硫酸,从1918年一直折腾到1976年,累累白骨依然暴露在空气中的人。直到1991年,他们的骸骨才被彻底清理出来,又过了好些年这些遗骸才终于进驻彼得堡罗大教堂和祖先团聚,那已经是1998年的事情了。


教堂旁有个小房子。


楼顶也是洋葱形的,据说里头保存了彼得大帝的一只小船。


不过,更多的“据说”都是关于这里闹鬼——可不是么,除开那些有头有脸的死者,还有数千名因为修建而牺牲的无名鬼在这里游荡呢。


必须祭出这娘俩来镇一下。


这里的第二个要点是彼得大帝的雕像,虽然他老人家的像到处都是,但这个却和别处的完全不同。


你看他的小脑袋!据说这才是真正按比例雕刻的。果然异人异象,估计小脑袋跟双瞳、大耳及肩、双臂过膝同属一类。


凡是闪闪发光的,都是摸一下就会有好运的。


很久都没有政治犯可以关进来了,这么好的设施荒废了可惜。


于是,要塞被开发出新用途:造币厂——估计安保级别又得到了提升。


在这种地方居然有个关于昆虫的展览,真是神奇!

其实我本是想好好看来着,可是捣鼓了一下没能成功,话说告别生物课之后就没摸过显微镜呢,于是我果断放弃了。 


还是来跟铸币的老头玩儿一下比较好,他有好多不同国家的硬币啊!



为了配合气氛,我放了一枚人民币的进去。



看完了彼得家的彼得保罗要塞,接下来去看洋葱头。

在彼得堡罗要塞的保护下诞生和发展起来的圣彼得堡是一座文化名城,城市以其众多的历史文化古迹著称,单是洋葱头都有一大筐。对于我这样的建筑脸盲症患者来说,不啻为重大考验,不过,如果是连我都分得清记得住的,那绝对是最有代表性的,所以就说说它们好啦。




首先是十八世纪中叶建成的斯莫尔尼教堂,它的设计者是意大利建筑师拉斯特雷利,此人的另外两大代表作是冬宫和夏宫。

在伊凡六世执政期间,被取消王位继承权的彼得大帝之女叶丽萨维塔曾在此出家修道。修道的结果就是伊凡六世很快被皇家卫兵的政变推翻,叶丽萨维塔得以继承王位。——听起来,这修道院有点感业寺的味道啊。


用一个长镜头来交代:远景


中景


近景


特写


脏了的天使好可怕!惊悚的娃娃头,就像是隔壁斯莫尔尼宫发生大清洗的时候被吓哭的。


如今它和克里姆宁宫的大会堂一样,成了音乐会的会场——总算逃离政治和宗教,投向缪斯女神的怀抱了。


接下来要说的是与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伦敦的圣保罗大教堂和佛罗伦萨的花之圣母大教堂并称为世界四大教堂的圣伊萨克教堂。


这教堂先后修了四次,最开始是木头的。1818年沙皇彼得一世设立比赛重新设计这座教堂,法国建筑师蒙费朗胜出,彼得一世在他的二十多种设计方案中选定了一种,并确定用石头作为材料。


一晃就是好几十年,教堂还没修好,彼得一世就去世了,继位的尼古拉一世比胡亥还狠,又使用了更为豪华的设计,致使工程延期。


基础建设带装修,一共花了四十年时间。


为了运送来自芬兰的巨型柱子,尼古拉不仅制造了特殊的船只,甚至还特意建造了一条铁路!!有钱就是任性啊!

这个建造过程和奢侈程度都跟阿房宫一样的建筑,也像阿房宫那样遭到了战争的侵害,在二战中,大教堂受到严重损坏,战后花了整整20 年才修复完毕(还是比阿房宫好点,毕竟石头点不燃啊)。

维修人员故意留下教堂大门外的大理石柱子上的几处弹痕没有修补。并且在一根柱子旁挂了一块铜牌注明:“这是在1941~1944 年,德国法西斯发射的148478发炮弹中其中一发留下的罪证。”


这么有故事的建筑哪还能当成普通的教堂使用呢?所以,它被改成了艺术博物馆。


门口的coser都那么艺术呢


如果花40年时间可以修成圣伊萨克教堂,那么花51年时间呢?这就是答案。


    花51年时间就可以建成赫赫有名的救世主滴血教堂了。



这座令人眼花缭乱的教堂顶着一大堆洋葱头,一看就有莫斯科圣瓦西里教堂的影子。


它另有一个正式名称叫复活教堂,“滴血”这么恐怖的外号源于亚历山大二世在这里被恐怖组织炸死的恐怖事件。但是,现在,它通常被称为“那座花了24年建好,又花了27年装修的教堂”


单看外观是无法理解为何装修花了这么长时间的。


必须进去细看——这是唯一一座进去需要换鞋的教堂。


乍一看没什么稀奇


只是有超高超多的壁画


但是!看!


看出玄机来了没?


再走近一点


全是用小小的马赛克拼成的呢!


现在再抬头看这些壁画,感觉不同了吧


太惊人了有木有


每一幅都是一小颗一小颗拼接而成的!


再加上一些锦上添花的细节


比如这些


这些


这些


这些


和这些……27年已经算是速度快的啦!这样的乙方实在是业界良心啊。


门口有个小小的展区


介绍了拼画的材料和工艺


还有调色用的标准色板


以及外部维修的过程


如果说圣伊萨克教堂是艺术博物馆,那么救世主滴血教堂就是艺术本身。这样一来,普通人到底该到哪里去做礼拜呢?喀山大教堂当然是首选。


喀山大教堂建于200多年前,整个设计几乎是照搬了罗马圣彼得教堂。不知道这种明目张胆的“山寨”行为跟它的设计师安德烈曾经的农奴身份有没有关系。


典型的罗马柱子。


这个角度看上去,门廊好像希腊的雅典学院。


正门口的门神是1812年别列津纳河战役保卫俄罗斯的英雄,这边是巴克莱·得利。


这边是出现了好多次的库图佐夫,他的骨灰就存放在这间教堂里。

span>



诺,就在这儿。


4

喀山大教堂里面光线阴暗,也许是80米的穹顶太高带来的错觉。


作为真正的教堂而非旅游景点,这里总是有很多信徒排成一字长龙,等着亲吻喀山圣母像。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新版的圣母显灵事迹传出来呢。


对了,这间教堂里还有些独一无二的东西,比如俄式礼拜堂。


再比如这个!说了不准打灯的!还开那么多盏。

“大师就是有气场啊,拍个地板都这么大阵仗,还带俩助理……”醒醒又艳羡又哀怨地在旁边看了很久。


关键词:旅游俄罗斯

作者:醒醒

《“吉赛尔”与“螺丝钉” ——行游俄罗斯(十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醒醒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