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吉赛尔”与“螺丝钉” ——行游俄罗斯(十七)全文呈现

发表日期:2015-10-27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点击数: 投票数:


17、妖僧!哪里走——LP抓住他!


圣彼得堡的最后一站去哪里呢?LP有个奇怪的推荐,叫做“另类圣彼得堡”,比如,寻找科瓦廖夫少校的鼻子,或者弗洛伊德梦幻博物馆之类的。其中最特别的一处和拉斯普廷有关。

拉斯普廷是谁呢,如果你看过江南的《龙族》或者剧场版柯南《世纪末的魔术师》,那就应该对他略知一二。没看过也不要紧,接下来,我们请度娘来普及一下相关知识:

拉斯普廷正式的名字叫格里高利·叶菲莫维奇·拉斯普京,是尼古拉二世时的神秘主义者、沙皇及皇后的宠臣。因丑闻百出,遭到公愤,为尤苏波夫亲王、狄密翠大公、普利希克维奇议员等人合谋刺死。

他的丑闻包括装神弄鬼、蛊惑沙皇及皇后、搅乱朝纲以及使用催眠术睡遍了俄罗斯所有的贵族少女。据说凡是跟处女发生关系,拉斯普京就会收藏她的一丝头发,1977年列宁格勒市政府拆除他住过的房子时,在花园里找到成箱成箱的头发。而他最后也死于这个弱点。

说到他的死,那就更神奇了。

1916年12月的一天,在前线的尼古拉二世突然收到拉斯普京写来的一封信。这个妖僧在信中说,自己将在1917年元月前被杀害,但是他又警告沙皇,如果自己是被民众所杀,皇帝尚可存活几年;如果是被贵族所杀,沙皇一家人将无法活过两年。

没过几天,也就是在1916年12月29日,尤苏波夫以妻子伊琳娜为诱饵(有说法认为同性恋的尤苏波夫以自己为诱饵),将拉斯普京诱来,给他吃了8块掺有氰化钾的蛋糕,喝了一瓶掺有氰化钾的马德拉葡萄酒,但拉斯普京毫无反应。于是尤苏波夫向拉斯普京开了一枪,打穿了他的肺叶,碰伤心脏后留在肝脏里。

众人以为他已经死掉,正要处理尸体时,拉斯普京突然苏醒过来,扼住尤苏波夫的喉咙,随后挣脱了众人的制服,跑到尤苏波夫宫的庭院里。普利什凯维奇追出屋外,向拉斯普京开了三枪,最后一枪正中其头部。

密谋者将他拖进屋内,拉斯普京再度苏醒过来,尤苏波夫用哑铃猛击其太阳穴,将他再度击昏。

拉斯普京最后被扔入涅瓦河的一个冰窟窿中,尸体于次日被发现。法医验尸结果表明他在冰面下的冰水中还存活了8分钟之久。

次年3月8日俄国发生“二月革命”,罗曼诺夫王朝灭亡,妖僧的预言竟然真的应验了。

二月革命胜利后,彼得格勒苏维埃把拉斯普京的尸体从教堂里挖出来焚毁,目击者声称敛放其尸体的铅皮和锌皮棺材烧至熔化时,他的尸体还未被烧毁,并且从棺材里坐了起来,眼睛也睁开了。苏维埃士兵不断向尸体上泼洒煤油,10个小时后才将其烧为灰烬。许多贵族妇女化装来到其焚尸地拾取灰烬,作为圣物崇拜。

以上故事在《龙族》中也有转述,坑神江南在小说中将其解释为龙族血统作祟,这当然是杜撰,不过,难道你真的对这个妖僧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

不管你有没有,反正我有,于是,我就出发去找那间存放着他的身体器官的博物馆了。


最便利的交通工具依然是地铁。



又一次要往“地心”去的感觉。


好小的站台啊!


上次醒醒就是被夹在这样的门缝里,这回他学乖了。


博物馆就隐藏在这个街区。


这个街区很特别,满街都是这样的铭牌


就算是设计得比较艺术,实质还是差不多。


好了!就是这里。


看起来有点奇怪的样子


然后……本来该是在卖票的工作人员就给我看了这个。

我估计之前有很多像我这样想看稀奇的人已经来骚扰过了吧,要不她们怎么会早早准备好了这个


只能借几张图表示这个地方真的曾存在过。——顺便对LP这种不及时更新版本的行为表示不满。


化悲愤为食量,先来份俄式快餐。


开动!


然后呢……就随便乱逛一下吧,看看旅游景点之外的圣彼得堡。


沿街都是陈旧的房屋,像假的一样。


摸一摸1864年的门把手。


看看橱窗里精致的小玩意儿


一不小心,又找到一个教堂


竟然是赫赫有名的主显圣容教堂。


据说是整个城里镀金最多的。


作为保罗一世钦点的禁卫军大教堂,这里曾有保有很多武器和战利品,十月革命后,它们被运往圣彼得堡炮兵博物馆,后来又被转移到冬宫博物馆。现在这里只剩下围墙上的装饰柱还有点武器的影子了。


不过,这个教堂本身也都是后来翻修的呢。


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诡异的门把手。


雪越来越大


所谓滴水成冰应该就是这样


等公交车的老太太倒是不慌不忙。


我却要急着乘地铁回酒店了。


还好赶上末班


到了酒店门口就不用着急了,还可以再逛一下超市。


顺便买个宵夜早餐啥的。


回“家”!



-----------------------------------------------------------------------------------

 

 

 

尾    声


说起来,最近几百年,俄罗斯换了好些名字。“从莫斯科大公国”到“沙皇俄国”到“俄罗斯帝国”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再到“俄罗斯联邦”……眼瞅着它改一个名字就换一张脸,直让人怀疑阴阳先生“改名改命”的论调并非妄言。最有意思的是“俄罗斯联邦”,融合了“俄罗斯帝国”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这两个名字,而它事实上也正好同时了具有这两个时期的特点:吉赛尔与螺丝钉。芭蕾舞剧吉赛尔所代表的古典、艺术、奢华、浪漫、自由、优雅、高贵、盛大、庄严……社会主义螺丝钉所代表的现代、工业、高效、粗犷、整齐、服从、忠诚、木讷……

虽然通常都认为圣彼得堡继承了沙俄帝国的气势,而莫斯科则保留了更多的苏联时期风格,但事实上,历史还是公平地把印记烙在每一个它经过的地方。正如吉赛尔的舞步曾滑过了莫斯科,螺丝钉的划痕也刻上了圣彼得堡。在两个城市之间完成几趟折返跑之后,我对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已经没有了清晰的城市界定,只觉得满眼皆是交织在一起的“吉赛尔”和“螺丝钉”。也许正如诗人费德罗·伊万诺维奇·丘特切夫所说“凭理智无法理解俄罗斯,她不能用普通尺度衡量,她具有独特的气质—— 对俄罗斯只能信仰”

趁着还没有晕得倒下,我果断地撤掉城市之间的藩篱,放弃将它们归类的妄想,直接记下这一段糅合了古典与现代、艺术与工业、优雅与粗犷、浪漫与木讷、自由与呆滞的俄罗斯联邦之旅。希望能以我之昏昏使亲们昭昭。

“吉赛尔”与“螺丝钉”——行游俄罗斯。



         谢谢观赏。


                                                                                                     xiaoxiguazi



~THE END~



关键词:旅游俄罗斯

作者:醒醒

《“吉赛尔”与“螺丝钉” ——行游俄罗斯(十七)全文呈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醒醒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