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忆父亲精华

发表日期:2015-11-12 摄影器材: 尼康 Coolpix 3200 点击数: 投票数:


翻拍的父亲年轻时的照片

 

转眼间,我的父亲已过世10年了。早就想写点什么,但由于种种原因始终未能提起笔来。每每想到总有一种内疚由心而生。

我的父亲叫徐志勤,我对父亲的记忆来自于各个方面。小时候常常坐在爷爷的腿上,听爷爷讲述我父亲的故事。父亲小时候,家里比较穷,上学时,买了小学第六册教材后,就辍学了,跟着大他几岁的哥哥去曲周弹棉花,当时年龄很小,弹花是个体力活,常常累得吃不消。刚满参军年龄,就在解放初期响应号召参了军。

听母亲说,抱着我到北京部队找父亲,向战友打听父亲,战友们说:哦,你是找徐克斯呀!母亲听了很惊讶,后来听战友说,是因为在他的床头经常放着新华字典和马列著作,学习特别刻苦才给父亲起的绰号。是呀,一个小学三年级没读完的学生,要想学习,当然要格外刻苦和借助新华字典了。

父亲当了八年的兵,在部队是汽车兵,最后几年在部队是司机教练,后来复员回家,是一位普通的农民,那时我刚有些记忆,记得父亲领着我从生产队的地里下工回家,给我讲我看到的鸟的基本知识,儿时只有这个镜头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

后来父亲不在家上工了,听说是到邯郸参加战备团建设,每天拉排子车(人力双轮拉货车),在战备团遇到一个老师长,听说驾驶技术好,分配到团部开车,后又分配到革命老区涉县八五供应站车队,成为一名专职司机,这个时候我的记忆已经清晰。

记得我父亲当时非常重视时事理论学习,每期的党报都认真诵读。当时,每天晚上都要进行政治学习,有一次我跟随父亲到车队办公室参加学习,当指导员在读诵党报时,读错了一句话,我父亲马上进行了纠正,我当时感到很奇怪,他怎么知道读错了?第二天听我父亲的几个同事在一起说话,谈起了我父亲,说:志勤不仅开车技术一流,而且政治学习也非常到位,我们集体学习时,他早已学习了。

我小时候,父亲常跟我说:你现在还小,主要任务就是把学上好,将来参加工作了,就会体会到现在的努力是多么的有用,你现在要在生活上向最差的人看齐,在学习上要向学习最好的看齐,只有这样,将来才能成为社会有用的人。我想当时我对我父亲所说的话还不是很理解,但这句话他常对我讲,并且在我参加工作后,他又改成:“在生活上要向生活最差的看齐,在工作上要向先进看齐”,所以我印象非常深刻。

关于我的父亲,我实在是搞不懂,有时他很小气,在我小时候,每次他回家买些点心,不让我吃,说:等你长大后会有更好吃的东西吃,你爷爷年龄大了,这些是给你爷爷吃的,说完就全部送给我爷爷了。还有他在外工作,不常回家,每次回家后都会有村干部去家里休息,说你在外面见得多,有什么好酒让我们也尝尝呀;我父亲总笑着说:看看,我不喝酒,从来不看酒,也没买过,让你们失望了,等有机会吧。人家走后,我母亲说,他们想喝酒,就让他们喝点吧怎么了,这么小气;我父亲这时就会非常严肃的说:我不能助长他们这些歪风邪气,一点也不能喝。

他有时又很大气,记得我刚上初中时,说想买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我想我父亲那么小气,书肯定不会买的。可等我父亲下一次回家,居然带回一套,我记得当时那套书价值17.5元,可我父亲当时的工资每月却只有29.5元。还有一次,就要进入冬季了,我父亲和几个同事向领导请示了一下,合着对油钱,用车拉点煤烧,以便家里取暖,在去拉煤的路上,同事说他有个邻居生活怎么困难,冬季没煤烧什么的,买煤的时候,我父亲买的就比别人多,当他同事卸完煤后,我父亲就问他邻居住在哪里,让他领路,给他的邻居卸了好几百斤煤,回家我母亲听说后心疼的不得了,我父亲说:有困难了,我们帮一把也是应该的。

我父亲对金钱看得很淡。后来工作调动,我父亲调到永年县工商局工作,当时正处在改革开放初期,人们争先恐后追逐金钱。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有一邢台的私营大老板,不知从哪里听说我父亲的开车技术好的消息,打通关系,想让我父亲去他公司开车2年,并负责他儿子学会开车,条件是不影响工龄,工资照发,同时他再给开双倍的工资,被我父亲严正拒绝。事后有人说:现在有多少人停薪留职下海经营的,还得向单位交钱,也不一定就能挣到钱,你有技术,遇到这么好的事,你怎么能放弃呢?我父亲一笑了之,但回家后父亲告诉我们,我由于种种原因虽没能入党,但我当过八年的兵,我一直以来严格按照合格党员标准要求自己,我怎么能为了自己个人的利益损公呢?要是在现如今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人们不说是傻瓜才怪呢。

退休后在农村老家的日子里,他乐于助人,常做些力所能及不求回报的好事,比如无论他去地里做活,还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路面坑洼不平,总是在第二天早早起床,带上铁锹,把路面整理的平平展展的。听说邻里谁家有什么困难了,总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他们。

记得在他过世的前一年有一天,我刚回家听人说我父亲被一骑摩托的小伙子撞着了,我马上跑到我父亲家看望怎么回事,我父亲躺在床上看到我过来就要坐起来,我一边扶住父亲让他躺着别动,一边问:怎么回事呀?我父亲说:没什么,我去地里看看,在路上小伙子骑着摩托没注意,撞了我一下,你看我只是有点皮外伤而已,没什么大碍,小伙子也不是故意的。你看人家父母听说了还来看我,非要我去医院看看不行,咱也没什么大碍,让人家花那冤枉钱干什么,这不刚走。我在咱村卫生室上了点药,拿了点消炎的药,人家父母非要给丢几百元不可,我没留,也不是什么大事,几十块钱咱也拿得起,我让他父母回去好好说说孩子,以后骑车可要注意力集中点,出了大事可了不得,我开了多年的汽车,这个我可知道。我没事,你不用惦记。

父亲一生为人耿直,不会阿谀奉承,所以从来没能在巴结领导、阿谀奉承这方面对我有所传教。常教育我的是如何干好工作,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当知道我遇到什么困难或其他不顺心的事,他常用孟子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来开导我,给我讲好多励志的故事,以至我扎根基层至今。

我父亲是个小人物,一生没有做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他曾工作过的地方认识他的人当谈到他时,常说:人很好,常给人们讲哲学,讲人生哲理,讲做人的道理。我想那都是在传递着正能量,他一生扎根基层(在部队是一名普通战士,在地方车队是一名普通司机,在机关也是战斗在基层的一名普通管理人员),任劳任怨,他一生都在传递着一种信号,那就是正能量。

我的父亲没有给我留下什么物质财富,但他老人家留给我的精神财富却可以使我受用终生。我虽只是社会的一分子,但我也要像我的父亲那样把正能量传递出去,用自己的微薄之力为社会默默奉献。

 

谨以此文缅怀我的父亲!!!

    

 

此作品来自于活动 佳能EOS学院月赛:爱在镜头里永恒

作者:天下无忧

《忆父亲》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下无忧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