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回 声

发表日期:2015-11-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那天,姐问我:不知道儿时我们经常要经过的“三眼桥”现在还在否!   所以,那天从逃学的弄堂出来后,便决定沿着河边的水泥路向村庄的西头走去。

 “西井头”,这里变化如此之巨大。往日的只剩下眼前这片杂草的废墟!听村里人说早在六年前这里因修建高速公路被夷为平地,一推就是一片。曾经的青瓦白墙、天井楼阁、花窗木柱。青石板,绿水波,小弄堂,石栏凳,以及这些,那些,蛛丝不剩!---可谓“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我的脚步也因此而被打乱。河边,一个大爷正河里洗着土司篮,见我踟蹰不前,便主动上前探问,并告诉我去“三眼桥”该怎么走。随后,大概走半里地的样子便站在大爷所说的河边树林子。立河边,“三眼桥”如时光定格般横在我眼前。

三眼桥,全桥为东西走向,六十几米长大概,桥面石板铺就,青石护栏,桥中有三孔俗称为三眼桥。而其真正名字叫“古桃江渡”,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子。与其说,这里的人因叫习惯三眼桥而把其真名给淡忘甚至到退出记忆,倒不如说,究竟有多少人真正知道抑或是有一点点听说过其之真名。

我并不打算走上桥,就只是远远观望。对于此桥,就算过去多年,内心对它的恐惧感是从没有真正消失过的。记得还孩提时,每当走上桥头总能听得到,脚踩桥板后发出似空谷的回音声,越往桥中间,声音就越大,似从音箱传出,浑厚的,绵长的,沉重的。皆因,响彻在空旷无人的田野四野,它是阴森的,诡异的,是闻声色变的。

爸,是一个出门人,每个月只偶尔几天休息家,但凡在家,便会走进每一个傍晚,迎着暮雨或踏着余晖步行三里地来这桥上等我娘回家,娘下班的时间向来没有定数,一忽早一忽迟,所以,更多的时候爸在桥上一等就是几小时。若遇到抽不开身的日子,呼上我派我去三眼桥上把我娘等来,还叮嘱要是到天黑下还等不来你娘,就走下桥蹲地上再仰起三角尺最小角的角度往远处的天空看,看看你娘的身影有没有映在天空里,有,那是你娘回来了。”

作者:缢

《回 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缢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