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掀起你的盖头来——2014国庆兰卡纪行(二十)

发表日期:2015-11-18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0 景区:霍顿平原国家公园 点击数: 投票数:

DAY 6 10.2 星期四努瓦勒埃利耶-埃拉

游览霍顿平原国家公园、乘坐茶园火车

 

按照计划,今天上午是去霍顿平原国家公园游览。

 

凌晨四点半,闹钟响了。我第一个起来到阳台上“观天象“:雨停了,湿气还是很大,看不见星星,也没有月亮。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上去赌赌运气。

 

把大家叫醒,又帮大家将方便面用微波炉煮熟,这些方便面都是前天到了康提后在超市买的。而我的早餐是大伙都不想再吃的、昨天必胜客午餐剩下的两块披萨。

 

随后大家轻手轻脚地坐电梯下了楼,将行李装上车,房间钥匙留在了门房,自己打开了车库的大门,等苏达将车开出,我和兔子又将大门关上。五点半,出发前往霍顿平原。

 


M68:DAY 6 线路图(查看大图请点击这里

 

从努瓦勒埃利耶一路向南,经过去往纳努欧亚火车站(Nanu Oya,离努瓦勒埃利耶最近的茶园火车站)的三岔路口继续向南,沿着山谷前行,接连经过安贝维拉火车站和帕提博拉火车站后,我们的车子便一头扎进了茂密的原始森林中。继续沿着盘山公路一路向上,忽然间,视野开阔了起来,这时便已经来到了霍顿平原上。

 


P1010:荒野中看到了一头鹿

 


P1011:汽车在密林中穿行

 


P1012:树丛中出现一头雌性麋鹿

 


P1013:在它的身后还有一头小鹿

 


P1014:霍顿平原上的公路

 


P1015

 


P1016:霍顿平原风光

 


P1017:看见了一群野鸡

 


P1018:一头雄性麋鹿就在路旁

 


P1019:像是在审视着一批批来访的不速之客

 

霍顿平原,这一海拔2100~2300米的高原,是斯里兰卡地势最高的一块土地。在这块土地的西部和东北边缘,兰卡第二高峰奇瑞迎保塔峰(Kirigalpotta,2395米)和第三高峰——陶特堡拉峰(Totapola,2359米)扶摇直上。在它们巨大的暗影里,一个奇妙世界徐徐展开,一直延伸到在树叶和草尖上叮当作响的阳光下。

 

Horton Plains,如果直译过来,其实是“霍顿平原们”。“平原们”一词透露了霍顿的地形特征——又平又阔,但并非一成不变、一铺到底,这个“平”是有起伏的,是由一块一块的“平”拼接而成的,其内包含了艾格拉·波派兹平原、月亮平原和野鹿平原。其实霍顿是一个波状起伏的高原,这个“波”不是惊涛骇浪时的狂波巨波,而是无风时懒洋洋的、软和轻摇的柔波、缓波。

 

霍顿,是另一个海。一个温柔海,一个神秘海,一个长着森林的草诲。

 

连绵不绝的山地草原,是这碧色海洋的柔波,也是风景的底色。簇状长草随风起伏,盖满低坡和山间谷地。而在山顶和高坡,云雾林在瞬时出没的浓雾间冷凝深翠;雾聚雾散间,层层翠色涌动,如春浆,如暗潮。还有一种非常奇妙的“岛状林”,一般分布在小山头上。它们与大面积的山地森林分隔开来,四周为草地或沼泽所环绕;好似一座座葱茏小岛,又好像给小山头戴上了一顶顶可爱的绒线帽。这样的“岛”,霍顿平原大约分布有25个。

 

更为奇妙的是,植被与植被之间有着明确的边界,而且这种分界竟能维持好几十年不变:植物学家在野外调查中发现,哪怕是树林间的一窄条草地,抑或是被大片草原包围的一小片岛状林,四、五十年后也都坚守阵地,不退,亦不进。卯此楚河汉界分明,井水不犯河水,难道是森林与草原于百年前偷偷签订了秘密协议?不解之下,人们进行了种种猜测,如霜冻,草原周期性的野火……不过还是难下定论。

 

经过了一个小时的车程之后,我们到达了公园大门口,等候买票的车子已经排起了长队,而周边也已经起了大雾,但是雨还没有下。在这里我最后纠结了一把,还是决定既来之则安之,让苏达带着ADA前去买票。霍顿平原国家公园的门票规则非常复杂,包括了门票、车辆通行费、每队人的服务费、增值税等,反正我们最后付掉了14250卢比。

 


P1020:到达公园大门口,车子排起了长队,雾气也渐渐浓了起来

 


P1021:霍顿平原国家公园简陋的大门

 

通过公园大门后,车子继续往前行驶约15分钟,途中能不断看到一些野生动物,比如麋鹿、山鸡等。在停车场下了车,边上有一些小商店,供应食物和热茶、牛奶,需要上厕所的必须在这里解决掉,因为公园内是没有厕所的。入口处会检查大家随身所带的东西,打火机、塑料袋是禁止带入的,所以大家需要背个小包,最好用水壶装水,以防喝完的矿泉水瓶随处乱扔。

 


M69:我制作的霍顿平原国家公园示意图(查看大图请点击这里

 


M70:走遍全球上的霍顿平原国家公园地图

 

公园内的徒步线路是一个环形的,我们选择了逆时针的走法。开始的一段路还算平整,在经过分岔路口时从左手边走,不多远变开始了下坡路,这一段路是在被大水冲刷出来形成的袖珍型峡谷,需要不断在大小不一的石头上爬上爬下,而此时又开始下起了小雨,路变得非常滑,所以大家都走得小心翼翼的。大约40分钟后就到达了第一个景点——“小世界尽头”(Mini World’s End)。这是一处相对较为低矮的悬崖处,往下看并不十分陡峭,稀薄的云雾漂浮在山与山之间,阴冷的天气让人兴致索然。

 


P1022:开始的徒步路段

 


P1023:周边的景色

 


P1024:清澈的溪水

 


P1025:下着小雨,大家打着伞、披着雨披

 


P1026: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是兴致勃勃的

 


P1027:园区内景色

 


P1028

 


P1029:一棵属于云雾林的树种

 


P1030:小世界尽头的景色

 


P1031:照片中的山谷并没有那么险峻

 

匆匆拍了几张照片后继续往前行走,这一段路较为平坦,20分钟后便来到了“世界尽头”(Great World’s End)。“世界尽头”就如它的名字“世界的末端”所表述的情形一样,是一个成直角直切下去,高1000米的悬崖峭壁。在悬崖上看到的风景犹如展开的山水画,但只要向下看,深不见底的深谷就会让人感到阵阵眩晕。另外这里还以雾大而闻名于世,当雾气笼罩住所有景观时,这里就只剩下恐怖了。

 

在“世界尽头”的北面是霍顿平原国家公园,在海拔2000米的高原上市是一望无垠的草地,与“世界尽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霍顿平原国家公园以它许许多多珍贵的特有植物,吸引着世界各地的研究者。

 

走到“世界尽头”的观景台,眼前豁然开朗,往下看去是一个很深的山谷,有几处房屋散步在山谷间,因为观景台没有栏杆,所以即使没有恐高症的人也会不禁驻足不前。悬崖虽然令人害怕,但周围的景色却非常壮观。山峦叠嶂、郁郁葱葱,云雾就从眼前流过。碧蓝的晴空、雪白的云,还有那山间的绿色,定能舒缓你走累了的脚步,让您觉得不虚此行。

 

额~上面这段是走遍全球上的描述,可是眼前的景色却让我觉得是不是来错了地方。雾蒙蒙的天空,淅沥沥的小雨,一阵阵的大风,让我完全没有了兴致;再加上这样的地貌在中国实在是太过常见,随便去到个山里的地方,几乎都能找出来差不多样子的。况且,还买了这么贵的门票、走这么多路进来,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我不禁后悔今天所作出的这个决定。

 


P1032:世界尽头下的峡谷

 


P1033:对面的山

 


P1034:所谓的悬崖

 


P1035:悬崖下的村庄

 


P1036:没有栏杆的观景台

 


P1037:风很大,雨也不小

 

没办法,进来了还得走出去,于是我招呼一样失望的大家赶紧继续往前走吧。从世界尽头到贝克斯瀑布的这段路大部分都是在略有起伏的平原上行走,加上雨一直下个不停,所以我们加快了行走速度。约半个小时后出现了一段在密林中的上坡路,比较难走,爬上去后有个指往贝克斯瀑布的指示牌,我看了下还需要往下走一长段路,便放弃了。

 


P1038:继续往前走,这些路段相对好走一点

 


P1039:霍顿平原景色

 


P1040:Belihul Oya河在静静地流淌

 


P1041:这条河属于高原河流

 


P1042:在临近贝克斯瀑布前需要在密林中爬一段山坡

 

离开瀑布后的这一段路,虽然还是上坡,但已相对平缓了些,也好走了很多。我们快马加鞭,10点钟便已出了门口。算起来原本正常需要三个小时的游览行程,我们只用了两个半小时便走完了。

 


P1043:Belihul Oya河时宽时窄

 


P1044:一直伴随我们走完最后一段路程

 

到停车场找到苏达,赶紧拿来了他帮我们收好的香烟,先过足烟瘾再说。边抽烟我边想,人均花了近150元的门票,来回坐2小时的车,就是为了进去在雨中花2个半小时暴走8公里越野,究竟是为了什么?

 

在写到这里的时候回看中国国家地理对于霍顿平原的描述,可以增长一些知识,但也别被那些华丽的辞藻所蒙蔽了。它是这样讲的:

 

在霍顿的草海里散步是一件愉悦的事情。干粮带上一包,甚至不用带水。大湖小湖里的水清凉又甘甜,比商店里的瓶装水不知好多少倍。不过,伞和一件保暖的外套是万万要带的,高原上天气变化多端,眼下还晴空万里,下一分钟可能就雾湿阴冷,甚或暴雨如注。霍顿的风也是出名的,这里是兰卡风最大、最冷的地方,最大风速能达到每小时70公里。当那样的风呼啸着从高原尽头朝你狂奔过来,轻而易举就能将你吹透。不论人还是植物,都会倦曲身子,尽量在风里站稳脚跟。于是你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山顶的云雾林一般都比山下的树林矮。

 

一月至三月是霍顿的旱季,草原变得干枯易燃,一有火里,引发的大火几乎是不可控的。还好,几道防火带、溪流和路径能防止山火的恣意蔓延,但草原的灾害不可避免。山火过处,草原上的一切儿乎都付之一炬,各种植物和动物都魂归九天,唯有不易燃的杜鹃树活了下来,继续开出和火苗一般颜色的花朵。几场雨过后,草很快又生长起来,一大丛一大丛带着白芒的Crosypogon草,像一墩儿一墩儿的大草垫子,绕着云雾林,绵绵厚厚地铺成长达天际的绿毯。有人说,正是霍顿地区史前时代就开始的、刀耕火种式的原始农业烧毁了森林,才演变成了如今这2000多公顷的草原。不过,也有人认为霍顿草原是在特定环境条件下形成的天然植被。孰是孰非似乎并不太重要,重要

的是草原与森林的二重奏造就了独一无二的霍顿,不是吗?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是日本作家村上吞树写的一本书的名字,放在霍顿平原,似乎也颇为合拍呢。

 

“世界尽头”,在书里,是一个逃离开纷繁尘世的“他处”;在霍顿,是一个最为闻名的景致。

 

要到达那“世界尽头”(The End of the World),不付出一番大力气是无论如何也不行的。沿着霍顿国家公园里的长长游径,无论从正时针方向,还是从反时针方向,都要绕足半圈,才能到达那个离入口处最远的“尽头”。好在一路绝不枯燥,事实上,风景的无穷变化甚至会让你忘记了目的地,冷不丁才又会记起。连绵的高山草原,一列列滴翠的云雾林,戴着 '绿绒帽'的小山头,灰黑色的古老裸岩,雾气弥漫的小湖,矮竹丛生的沼译……行走中很容易沉人梦幻似的境地,一声清脆的鸟鸣才又将人惊醒。

 

在长草如涛的大背景下,高高的枫糖树的出现,会在你的视线里迅速制造一个小高潮。哪怕很远,它那亭亭如盖的伞状树冠和虬曲苍劲的枝条也容易辨认得出。有时,是一小片林子,飘着细细纷纷的白色花瓣;有时,就一棵,独立的姿态清灌又淡然,在天地间舒展开来,犹如一个自由起舞的灵魂。

 

还有一种“高潮植物”,就是如火苗般镶嵌在草原上、野火都烧不死的锡兰杜鹃。这种木本杜鹃原产于喜马拉雅地区,沿南印度的西侧通道(Western Ghats)传到兰卡。它叶片浓绿稠密,炽焰似的花朵从暗的底色里擎出来,其红灼灼,其色烈烈,有一种令人不敢逼视的极致之美,总觉得下一秒钟,这娇嫩的花儿就会燃成灰似的。兰卡人

把它视作神树,没有人会摘一片叶子,当然更不会摘一朵花。

 

翻过一道梁再一道梁,跨过一道溪再一道溪,最后,当从一片潮暗的云雾林里钻出来的时候,山尖上的明亮阳光会晃得你有片刻的目眩。当眼晴从眯起再睁大,却发觉脚下的高原陡然跌落,而你,正立在那危崖边上,于是又是一个心惊目眩。

 

“站在2000多米的高处,从冷寒、霜冻的草原边缘往下望,落眸之处,是900米之下青葱碧绿的那格拉克茶园。眸光再放远,一波一波的山峦,线刻般精描细画的瀑布,雾蒙蒙的湖水,山脚下伸展开的一畦畦沃野,直至汉班托塔泛着淡粉柔光的盐田,和盐田尽头波光闪烁的大洋,一一在无琅的视野中展现……'

 

这便是旅行者阿奴·维若苏瑞亚眼底的'世界尽头',是一个终结,也是一个开始。这道高差880米的悬崖,像一个惊叹号,用一种要让天下惊叹的姿势,屹立于高原南端,标志着中央山地到了南部尽头。其实,霍顿高原南部的大断崖绵延足有70千米,像一堵铜墙铁壁插落繁华低地'而霍顿,犹如一处盛大的梦境,被高擎在红尘之上,花开花落,宠辱不惊。

 

不过,“世界尽头”时常云雾弥漫,4~9月雨季期间更是如此。如果想看到绝世奇景,最好的时辰是在清晨6~10点之间,那时候云雾还没来得及涌上来。10点一过,十有八九,你的眼前就只剩一堵白茫茫的雾墙了。

 

那么,如此绝世奇景。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和亚当峰一样,霍顿平原也形成于7亿~5亿年前。东、西冈瓦纳大陆台并的过程中,板块的推挤让中部地块垂直拔起,长达数亿年的夷平作用,又将高原上原本起伏剧烈的地形缓缓抹平,于是就有了今日霍顿的磅礴大气。包括“世界尽头“在内的大悬崖,正是地块隆起时右层错断形成的断层崖。

 

垂直抬升的地形,也切断了原本河川的河道,形成大大小小的瀑布。去往 '世界尽头'的路上,密林间的贝克斯瀑布(Baker's Falls)就是其中之一。这个瀑布位于贝利胡河的上游,高只有20米,但激流撞上灰黑色的古老片麻岩,水花飞溅,如雪如玉,再被瀑边高大碧绿的树旗夹峙其间,水沫氤氳中,有一份出尘的美。

 


N266:贝克斯瀑布(网络图片)

 


N267:贝克斯瀑布(网络图片)

 


N268:贝克斯瀑布(网络图片)

 

兰卡最高的班巴拉坎达瀑布(Bambarakanda Falls,高241米),最美的朗姆博达瀑布(Ramboda Falls,高139米),还有库鲁杜河瀑而(Kurudu Oya Falls,高139米)、迦拉加玛瀑布(Galagama Falls)、狄亚鲁玛瀑布(Diyaluma Falls,高171米)……仿佛赴盛会般地、数以百计的瀑布团团聚拢在这块隆起的断层高地,有的就在霍顿平原上,有的则分布在高地外缘,如裂帛,如泻玉,如雪龙倒悬,如银河垂挂,水声轰鸣唱和,如瑰丽的交响诗乐。难怪14世纪的传教士玛瑞格诺说:“在锡兰,凡人也听得天堂里喷泉的水声……“

 

好吧,我既没有看到火红的杜鹃花,也没看到一大丛一大丛带着白芒的Crosypogon草,更不会冒着拉肚子的危险去喝大湖小湖里的水,我只是在雨中暴走了2个半小时而已。

 

关键词:旅行斯里兰卡

作者:老J

《掀起你的盖头来——2014国庆兰卡纪行(二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J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