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的少女时代。

发表日期:2015-11-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什么叫玛丽苏,也一直不清楚为什么大家这么热衷【朝九晚五】里对那个帅和尚念念不忘。

在我的印象里,他还是那个面瘫的山P君,却是我大学时最喜欢的男神。

好像我看过无数青春片,横跨各个国度,念着各种语言,常常在荧幕前或欢笑或不甘心。

只是无论那个女主角无论是谁来演绎,都会在电影的后半场忽然变漂亮,她的男神也会在忽然之间就喜欢上她。

我知道这只是电影,电影里男一男二男三或者是男十都可能在电光火石间对女主倾心。

我知道这只是电影,女主总是在忽然变装后,变得清纯可爱双眼闪烁放光,足以让剧里所有男生为之惊愕,而后发愣而不知所措。

我知道这只是电影,就算成年的她们输了所有,但是她们依然拥有最刻骨铭心地初恋,最锲而不舍地初恋情人。

纵然我知道这都只是电影情节,都可能会被笑话说,为什么还要去看这样的一开始便能猜中结尾的脑残片。

可是人就是需要脑残啊,就是需要偶尔世俗,偶尔放肆。

需要一颗永远不死的少女心,在别人的初恋的故事里,默默心悸。

默默回想那个年少无知的自己,是否也是迷上一个明媚少年过。

然后觉得自己瞬间可以低到尘埃里,把一句喜欢你收藏在心,成为这个世上最不愿轻易说出口的语句。

我们也曾迷恋过明星,也曾在高三的时候还偷偷地把明星贴在课桌上。

然后大声宣布说,将来我一定会嫁给她,或者一定要跑去那个国度看望他。

在那个没有网络,没有朋友圈,没有微博的年代。

就连拿一只手机都极其稀奇的年代,明星是那么遥远,真正意义上是一个梦想的代名词。

高三的我们蓬头垢面,也最烦恼中午最应该吃什么。

也在上午结束的铃声响起后,第一个冲到食堂,只为一只炸鸡腿。

也收到过所谓的“幸运信”,只是很无所谓地把他当废纸一样扔掉,而没有像女主那样神经兮兮。

甚至有次,在街上捡到幸运信时,把里面包裹的五元钱,兴奋地抽出,就这样让这封信随风飘走。

就像女主说的一样,不是所有的青春里都是光彩四溢,我们都极其平凡。

平凡的青春,平凡的那些小事,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想起他们却是通过一部电影。

说实话,看台湾这种青春言情片,在前段我时不时在起着鸡皮疙瘩,“道明寺”般地男主角,“初恋那件小事”般地女主。略微夸张地情节,无处不让人想吐槽,却又真心羡慕那些还能在电影里感受一把青春的人们。

我们所谓的青春,没有轰轰烈烈,没有那么多地惊天动地,堕胎逃学私奔出国。

那时的外国遥远地像天堂。

所以那些撕心裂肺地青春片,那不是我们的,那是导演臆想中的,是他们给那些身处命运边缘的人所赋予的光环。

普通的青春记忆里,就连一个我喜欢你,都难以说出口,就连牵手都是奢侈。

是无尽的陪伴,是从家里到学校,再到家里的长长的路,是每天说不完的话,是一个眼神就可以欣喜一天的小确幸。

是明知你会出现在这个巷子中,然后我故意不辞艰辛绕远路,也要装作不经意间碰见你的意外。

也是,一说再见就真的再也不见的结局。

青春里,谁都有一个欧阳,却没有那么幸运拥有一个徐太宇。

有一个在过马路时,能把你拎进安全区域的旁边人,却没有多年后见面时的那一句:好久不见。

 

这不是一部非常优秀的青春片,她可能不及任何一部以往的青春剧,她的情节偶尔浮夸,甚至夸张。

只是女主的一句,我们在青春里都只是最平凡的女生。

而在长大后,都可能只是机械地活着,忘了十八岁时自己想成为怎样的人。

也想不起来,那时迫切地希望可以工作是什么心态,可能希望成为港剧中干练又多金的女主。

我们好像都没有成为自己想象中的样子,也没有女主能下定决心辞职,分手,碰见自己的偶像,又遇到初恋。

我们还是依然平凡的活着,依然为生活中的自己奔波。

早起的小米粥,月下的煮南瓜,生息,繁衍,生生世世。

还要把偶尔的苦难当成游乐场,自嘲暗讽,然后安然度过。

这大概就是人生的意义,无论如何,只要好好活着,都要欢喜,庆贺。

 

只是在这个夜晚,依然有点小后悔,应该在青春里更横冲直撞,更无所畏忌一些是不是有更多的回忆可以保存下来。

就算没有男一男二男三男十围绕在身边,也至少希望那时能说一句“我喜欢你”,而能等来一个纯粹到不行的:

 

“我也喜欢你啊。”

作者:杨喧

《我的少女时代。》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杨喧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