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散文随笔] 你们的浪漫 我们的甜蜜

发表日期:2015-12-28 摄影器材: 三星 galaxy camera 点击数: 投票数:


 

        早上接到妹妹打来的长途电话,她神秘且欢喜地问我,记忆中有没有过父亲和母亲一起上山采蘑菇的片段。我想了想,很是确定地回复她:还真没有。原来,她刚才在和母亲通电话时得知,二老正在山上不紧不慢地采着蘑菇,通过声音可以判断出双方的状态甚好,心情也很愉快。我有些意外地跟妹妹说,真是没想到爸妈两人风风雨雨生活了近四十年,到老了竟能一起上山采蘑菇,还挺浪漫的是不是?妹妹说,可不是嘛,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越老越浪漫”吗?妹姐两个像是突然得到许多棒棒糖的小朋友,在电话两边甜甜蜜蜜地笑开了花。


        放下电话,想象着父亲和母亲在山林里采蘑菇的样子:遇到狭窄陡峭的小路,父亲会下意识地伸出右手拉上母亲一把;若母亲觉察到父亲有些口渴,便从篮筐里拿出水瓶,拧开瓶盖,体贴地递送过去。母亲自然不会说“请”,而父亲也一定不会说“谢谢”,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久了,并不需要太多言语,通过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读出对方的需要和感激……整个下午,我的脑子里陆续地浮现出很多父母在一起的画面:有并排坐在马车上去山里拣木柴的;有一前一后在田间耕种收割的;有当我在学校犯了错误,他们坐在炕沿上,一个唱白脸一个做红脸用心良苦地教训和劝导的;还有一左一右站在车窗外频频挥动双手为我送行的……


        傍晚拔通了家中的电话,接电话的是母亲,调皮地问起她和父亲“森林一日游”的收获如何,母亲开心地说,这段时间的雨水足,山上的蘑菇长得特别好,她采了一小筐,父亲采了一大筐,下山时路过一个村子见到有卖蘑菇的,觉得品相很好,又买了五十多斤。还没等我发问,母亲便善解人意地告诉我,买回来的蘑菇用水焯好放到冰柜里冻起来一些,再晒干一部分,留着给你们姐弟几个回来吃。至于晚饭,母亲很是满足且略带炫耀回答我,她给自己熬了鲜滑的蘑菇汤,为父亲做了他爱吃的土豆片炒蘑菇,两个人乐呵呵地享受着蘑菇宴,神仙都不换……我假装以记者的口气采访她:“请问母亲大人,今天您的老伴能全程陪您进山采蘑菇,而且是平生的第一次,您的感受是怎样呢?”母亲也极力配合地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地说,“荣幸,相当荣幸,像是做梦一样,还有点受宠若惊呢!”这语调像极了一个被人百般宠爱的青年女子。父亲在一旁也按捺不住喜悦,不时地插嘴说上几句,叮嘱我在节假日里尽量早点回来,在家里多住几天,可不要辜负了这么多营养的蘑菇和他亲自上山采摘的心意呵。


       父母在电话那边的一唱一和,既流淌着铁锅熬煮蘑菇汤的温润,又散发出着柴火烹炒土豆片的香甜,更让我想起二十几年前他们之间另一件浪漫的事。

 
        那时,父亲对豆制品不是很感兴趣,尤其是豆腐,母亲则恰恰相反,非常钟意这一道菜。所以,母亲在跟父亲开玩笑时说过的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你要是敢对我不好,我就敢天天给你做豆腐吃”。玩笑终归是玩笑,而母亲终究是在意父亲的感受胜过自己的喜好:通常,她只是把豆腐整块放在一边的盘子里,直接蘸着大酱吃,只有极个别情况下,比如家里来了客人,或者逢年过节才将它切成小块放在锅里炒炖,尽量避免让它散发出太过浓重的味道影响父亲的就餐情绪。父亲虽然一口不吃,却出于尊重,并不说些什么。于是,母亲每次为自己准备豆腐时,也会特别为父亲制作一些菜肴,以此来表示歉意和感谢。我们姐弟几个倒是综合了他们的喜好,没有豆腐的时候也不会十分想念,见它出现在饭桌上,也能和母亲热热闹闹地吃得盘子见底。


    在我十几岁时的一个冬天里,不知是什么原因,从来不吃豆腐的父亲竟积极主动地和母亲一起泡上黄豆,磨出豆浆做起豆腐来。


        做豆腐的那天,父母起得很早,开着灯把灶膛里的柴火烧得噼啪作响,锅里的豆浆不一会就烧得滚开。浓浓的豆香钻进不太严实的门窗,把睡在隔壁屋子里的我唤醒,我眯着眼睛张着鼻孔用力地嗅着,赖在被窝里舍不得起来。


        点豆腐的时候,并不知道孩子已经醒来的母亲和父亲在厨房依旧小声地说着话,不时传来轻快的笑声,隐约中听到母亲问父亲,你那么不爱吃豆腐,为什么还要给我做呢?父亲顿了顿,像是用手持成喇叭状,放在母亲的耳边,腼腆且慎重地说:“因为,我爱你嘛!”


        父亲的这六个字让我想起写作业时从电视里传出来的某段男女主角的对白,顿感两颊发热,把被子快速地蒙在头上,抿着嘴笑了起来。以前在家中打扫卫生时,从父母结婚时购置的箱子里翻到过他们恋爱时写过的厚厚一沓书信,虽然有很多字不认识,也有很多词语不能读懂,当时还没有从课本里学习到“浪漫”这个词,却在懵懂中深深地认定父亲说出的这六个字,足已胜过书信中的所有言辞。


        早饭做好了,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吃着碗里的饭,趁夹菜的空当偷偷观察父亲和母亲,发现他们也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仍然和平常一样表情郑重地交待着我们上学的一些事情,并商量着把做好的豆腐先送给哪家  亲戚,再分几块给哪位邻居。


        东北寒冷的冬天里是非常适合储存食物的。父亲和母亲一起把豆腐切成片,放在锅里烙成干,或者切成小块放到屋外的盖帘上直接做成冻豆腐,再统一存放到仓房里的大缸中。于是,整个冬天里,豆制品便成了餐桌上的常客:酸菜炖冻豆腐泡,海带炖豆腐泡、清炒豆丝,白菜豆丝汤……意外的是,父亲在母亲的带动下,对豆制品竟慢慢转变了态度,偶尔会伸出筷子夹上一些放到嘴里,由最初的面无表情,渐渐开始称赞起母亲的手艺来。这一切都被我们看在眼里,印在心中。或许,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在儿女的眼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他们微笑时,我们的嘴角也会跟着幸福地上扬;他们难过时,我们的心也会随之蒙上灰尘。


        如今,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父亲对豆制品的喜爱似乎超过了母亲,农忙时节,每天早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豆浆也成了母亲为父亲必备的一份爱与关怀。当年偷看过的信件一个字也想不起来了,而父亲的这句话,却凝聚着鲜浓的豆香,深情款款地渗入到记忆中,成为一套永远不会过期的营养餐,每次品尝,都是唇齿芬芳,身心温暖。这不仅仅是一个丈夫对妻子的告白,亦是一位男人对一个家庭乃至整个家族的承担与呵护啊。


        现在,步入而立之年的我们姐弟几个居住在不同的地区,料理着各自的家庭与工作,虽然平时很少有机会回到家乡团聚,但是不管相距多远,分别多久,都像飞扬在天空中的风筝,始终把父亲和母亲当成收放风筝的左手和右手,他们的喜怒哀乐则是那条连接线,细微且精准地牵动着儿女的心弦。尽管左手和右手有时会因为误解而发生磨擦,制造出一些不太柔美的节奏,但是,风筝们更愿意有选择性的去接收和分享双手所传递过来的浪漫与甜蜜。


        因为,我们爱他们嘛!

 

(此文首发辽宁作家网)

关键词:自颜自语

作者:树颜

《[散文随笔] 你们的浪漫 我们的甜蜜》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树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