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呼伦贝尔-迎着严寒一路向北精华

发表日期:2016-01-11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 景区:呼伦贝尔 点击数: 投票数:




    此刻,我坐在电脑前,手边是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看着屏幕上一张张冰冷却又火热的照片,我的心里又开始长草,满脑子都是那片广袤洁白的土地。照片是不久前冒着严寒拍下的,那时候,我在遥远的呼伦贝尔……


▲广袤的呼伦贝尔雪原


    零下三、四十度是个什么概念?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来描述,手机掏出来瞬间关机?不敢轻易眨眼因为怕结满了冰霜的眼睫毛粘住?还是那天我在朋友圈得瑟说:“捡根木棍,上卫生间用!”的玩笑?怕是都不足以描述这千里雪原上彻骨的冷,起码那条微信就有好几个朋友没搞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其实后来这种极寒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趣味,大家兴奋的随时准备跃跃欲试,随时准备体验又低了一度的感觉,然后回到车里向遥远的亲友们炫耀。


▲阳光虽暖却无法穿透极寒



▲冰冷的雪原上,女孩在跟她的骆驼倾诉着什么?



▲眼睫毛上结满了冰霜



▲一路向北,看似阳光温暖,殊不知此时已是零下三十几度的低温


    如果不刮风,或者不是长时间在户外活动,这种严寒其实也没那么可怕,不过有一次例外,那就是在陈巴尔虎旗呼和诺尔举行的每年一度的盛会——中国冰雪那达慕大会上,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户外拍摄,那可是真的很冷啊!虽然冷,但会场上却是人山人海。呼伦贝尔草原上不仅生活着蒙古族,还有鄂温克族、鄂伦春族、达斡尔族等多民族聚居,这样的盛会自然都会盛装而来,还有来自天南海北的游客们。刚进入会场就和小伙伴们走散了,想找个好点的位置拍照却很难,虽然我脖子上挂着贵宾证却毫无用处,因为我根本挤不进去!只好爬上围着场地的冰墙,这里虽然高一些角度却不是很理想,好吧,咱能拍就拍几张,不能拍就看,毕竟这盛会不是总能看得到的。








▲盛大的冰雪那达慕开幕式





▲古老的祭火仪式







▲冰雪那达慕绝对是草原上冬季的盛会,当地各族群众盛装而来


    那达慕大会凑的就是个热闹,想安安静静地看赛马套马驯骆驼摔跤等等,除非你等到真正后面的比赛,这次是没有时间了,不过也没关系,千里草原上,哦不,现在是千里雪原!雪原上到处是风景,搭起一片蒙古包就是草原旅游接待点,你甚至可以看到小型的那达慕。从兴安盟的阿尔山向北到海拉尔的途中经过的锡尼河苏木的斯仁达瓦牧家乐就是这样一个草原旅游部落。这是很早就走出森林的鄂温克部落,早已不再狩猎而是和蒙古人一样游牧,生活习惯和蒙古族相似,被称为“通古斯”。




▲锡尼河苏木,雪原上套马



▲骏马奔腾



▲骆驼是生产生活中的好伙伴





▲与蒙古族一样,摔跤也是草原鄂温克的传统项目


    而海拉尔往满洲里方向的一个小小的蒙古牧人之家只有一户人家,几顶蒙古包,一行勒勒车,到达时穿着一身红袄的漂亮女主人骑着马来迎接我们。


▲在雪原中策马驰骋



▲套马的汉子威武雄壮



▲马拉雪橇,要不要体验一下?


    呼伦贝尔有长达7个月的冬季,漫长的寒冷并不是草原森林的专利,事实上城市里也一样,只不过城市里人多楼多车多,随之人们应付漫长冬季的花样也多了起来,比如首府海拉尔的雪地摩托车比赛,比如各个城市都有的冰雪节、冰雪嘉年华……


▲海拉尔,雪地摩托车比赛





▲夕阳下的海拉尔,伊敏河上波光粼粼



▲海拉尔哈萨尔大桥



▲海拉尔冰雪嘉年华,传统服饰展示


    相对于首府海拉尔,呼伦贝尔另一个城市满洲里的名气恐怕更大,这个中国最大的口岸城市,鸡鸣而中俄蒙三国共闻。满洲里市区到中俄边界的41号界碑只有3公里,两国在界碑两边跨中俄铁路各修建了一座“国门”,中方的国门是满洲里最著名的景区,高大伟岸气势恢宏,站在国门顶部的大厅,往西北看是略显破旧的俄罗斯小城贝加尔斯克,往东南看就是漂亮的满洲里。即使已经接近零下40度,满洲里的街上依然繁华,不过跑去著名的套娃广场人却不多,因为那里正在施工。晚上去冰雪城堡看冰雕雪雕,忽然“嗵”的一生巨响,漂亮的烟花在空中绽放,这天,是平安夜!


▲满洲里,庄严雄伟的国门



▲一列火车开往俄罗斯的贝加尔斯克



▲眺望满洲里



▲满洲里,套娃广场上的游客



▲套娃广场的俄式建筑



▲套娃广场的大门,里面在施工,游人不多



▲满洲里是非常漂亮的城市



▲中蒙俄国际冰雪节,冬天里热闹的节日



▲平安夜,烟花绽放


    根河,呼伦贝尔最北边的县级市,这里有个中国地理环境之最——中国最冷的地方,被称为中国的“冷极”,历史上极端低温纪录是-58℃,至今在中国还没有打破。离开满洲里一路向东北过了额尔古纳市已是下午,快到根河市的时候有大片的白桦林,伙伴们进去林子里了,我独自一人沿公路走开,感受着冷寂与苍凉……


▲越冷越向北









▲北国冬日的冷寂与苍凉


    北纬52度的冬天白天很短,下午四点已是黄昏,前方不远处的白桦林里住着中国最后的山林游猎部落——鄂温克敖鲁古雅使鹿部落。这里是根河市西郊敖鲁古雅使鹿部落的一部分,实际上现在的鄂温克人早已过着半定居的生活,打猎已经不适合现代环境,但驯鹿还是要在森林里游牧。驯鹿浑身是宝,旅游业也代替狩猎成了敖鲁古雅新兴产业,所以现在鄂温克使鹿部落的日子过的不错。晚餐后去根河剧院看敖鲁古雅民族歌舞剧,没想到艺术水准极高,这让我们大为折服!


▲走进敖鲁古雅使鹿部落



▲敖鲁古雅使鹿部落的房屋——撮罗子



▲敖鲁古雅使鹿部落,驯鹿





▲艺术水准极高的敖鲁古雅民族歌舞剧

    2009年12月31日,根河静岭气象站测到-58℃的极低温,因此这一带成为中国的冷极。静岭其实是大兴安岭森林里的一个林业站,海拔大约1000米左右,公路和森林铁路在这里交叉,路边山坡上立着“冷极”的标志,另一侧的大广告牌上写着“兴安之巅,冷极之源”。山坡下没多远一个原来的林业村,现在改名叫做“冷极村”了,原本是林场职工的村民们也都搞起了旅游,小小的村子红红火火的,整个就是个冰雪游乐场,不过狗拉雪橇、雪滑梯等等都没能引起我们的兴趣,因为我们此时玩儿的是今冬火遍全球的一个游戏并乐此不疲——在极寒的天气,一杯热水泼出,瞬间凝成冰箭,雾气蒸腾万箭齐发,很是壮观!在外面玩儿的兴高采烈的,可是时间久了,手和脸已经冻的几乎没了知觉,费了半天力气掏出手机,刚按亮屏幕便瞬间关机,同伴的稍好一点,起码看到了显示的温度,-42℃!这是此行最冷的记录了,回家后看新闻,官方的说法是那天根河-45.1℃……






▲冷极点,森林中的公路与铁路



▲兴安之巅,冷极之源



▲冷极村,狗拉雪橇



▲今冬风靡世界的寒冷游戏,我们玩儿的兴高采烈

关键词:极寒原创摄影旅游fightingwolf呼伦贝尔

作者:Fighting wolf

《呼伦贝尔-迎着严寒一路向北》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Fighting wolf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