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你们有你们的伊朗(十)

发表日期:2016-03-07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点击数: 投票数:


 

6)哈菲兹墓及古兰经门

 

设拉子有两个地方必须在晚上来才好,毕竟有的角儿就适合在华灯初上的时候登台亮相。

其中之一是哈菲兹之墓。

设拉子是诗歌的代名词,这里的著名诗人一双手掰完都数不过来,其中最著名的有俩:哈菲兹和萨迪。他们的寝陵已经成了伊朗人的主要朝圣地,两者相比,哈菲兹之墓更受欢迎。

毕竟在伊朗有句俗话:每家必备两样东西,第一是《古兰经》,第二是哈菲兹诗集。而在麦克斯维尔看来,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个顺序恐怕还要倒过来。哈菲兹不仅是诗人,还是伊朗的民族英雄,因为伊朗人认为正是这些诗人在异族统治期间保存了波斯语言和文化。几乎每个伊朗人都能背诵他的诗句,并且借用他的诗来阐述自己的社会或者政治观点——就后一方面来说,这种地位,即便是李白杜甫苏东坡也望尘莫及。

要想了解哈菲兹在伊朗人心目中的地位,没有比他的陵墓更合适的地方了。



 再也没有别的景点有那么多的本地人来玩儿了!


 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是中央的八角亭。


 照例有个花样繁复的顶。


 亭内安放着大理石的墓碑,上面长长的诗句是1773年君王卡里姆汗亲自镌刻的。


 刻着诗句的石板还有很多,几乎每条路上都有。

出于光影效果考虑,醒醒打算倒着拍一张,还没有得逞,就被一个老太太制止了。看她惶急的样子,就像大年初一等着迅哥说“恭喜”长妈妈——不行,站倒了,这边才是正的,要到这边拍!好吧,不能让诗人受委屈,诗人的诗也不能……我敢说,在成都杜甫草堂、眉山三苏祠和江油李白故居都不可能碰上这种事儿——大妈绝对是真爱!


 这个没人干涉,反正早就分不出首尾了。


 花园里到处是坐着读诗的当地人,是真的拿着诗集读!


 一般人我可不求合影,可这小胖哥实在太会读诗了,那是真正的吟诵,就算一个字都听不懂也让人沉醉其中。


 其实,我也装模作样的在kindle上推送了一本《哈菲兹抒情诗选》,但是真没好好读,只觉得满篇的美女美酒,隐约还有点反宗教的意思,整整80首啊,全部都是!按理说,穆斯林是禁酒的诶,至于反宗教,这不是作死吗……莫非他也走的屈夫子香草美人的路子?总之比较晦涩,前言不搭后语的极为跳跃,或者是我遇上了一个糟糕的翻译者?就像当年王小波遇上一个写二人转出身的小哥翻译的《青铜骑士》。


 比较靠谱的解释是我太不文艺,作为被缪斯嫌弃的人,还是默默地到处乱逛一下吧


 这里还有些其他名人的墓碑。

 


 比较重要的会放在屋子里


 醒醒进来的时候差点直接滚到在地行了叩拜大礼。


 再往外走,就是小礼拜室了,男女分开的呐。


 差点忘了说,faal-e hafez 是这里仅次于读诗的流行仪式,简单来说就是占卜。不同的是,用来作为解读的材料是哈菲兹的诗,而且,会由一只驯养好的小鸟去选择具体篇章。具体玩法如下:交钱,小鸟啄出一张小纸片,解读纸片上的诗歌,预测你的未来。


 另一处适合在夜晚造访的地方是古兰经门。


 作为一个经常出门在外的旅行者,在加德满都一定要拜拜秃顶金庙ashok binayak里可爱的象神,到奥林匹斯则不可错过靴子上有翅膀的赫尔墨斯。而到了伊朗,就该来古兰经门下走一走:拱门顶上供奉的古兰经专门护佑出行者的安全,多少年来,设拉子人在出远门的时候,都习惯了从这里出发,即便是需要绕行也是如此。


 不远处也是一处陵墓,属于诗人哈珠·克尔曼尼,虽然他的地位不及哈菲兹和萨迪,可他有独特贡献哦。

接下来是抢答时间,知道普契尼的歌剧《图兰朵》的TX请骄傲地举手!我想很多人都知道这个歌剧是改编自《一千零一日》(注意,不是《一千零一夜》)里的故事,但是,亲们,你知道这个故事的雏形是源于哈珠·克尔曼尼的叙事诗《(波斯王子)胡马和(中国公主)胡马雍》吗?

虽说自中古以来,非但在波斯,在中亚、印度、阿拉伯乃至整个中东地区,“本地王子与中国公主”都是文艺题材的基本故事结构,它披着绚丽、香艳、神秘的色彩,寄托着中东对远东的怡情想象。“王子与公主”的桥段在共享、传播过程中,不断嬗变,演绎出各种版本,但口耳相传的民间故事和正儿八经写下来的文学作品还是有点区别不是?要不施耐庵哪来那么高的地位,何况,就算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和安徒生的《皇帝的新装》不也是加工别人现成的民间故事嘛!


 聚在这里的设拉子人对这个故事和诗人仿佛不怎么感兴趣,他们另有玩儿法。


 没想到吧,亲!竟然是跑酷诶!


 最惊人的是,这群孩子的“教练”不是长腿欧巴,而是胡子阿泽西!难道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吗,大叔,麻烦转过去,重新转身一次好不好。


 另一种玩儿法就全民皆宜了——“野”餐。不得不说,伊朗人真是巨爱野餐,必须回头专章讲述才说得清楚。


 至于现在嘛,别人都在野餐了,我也要找东西吃!


 一定要找一家好看好听又好吃的!


 确实好听!


 至于饭嘛……嗯,只能说,真的很好看!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把包包里藏着的萝卜干拿出来比较好。

手一伸进去就觉得有点不对头,厚厚的《LP》呢?回神一想,后背立马冒出汗来!完了,下午仓皇逃窜的时候,忘在换袍子的地方了。没错,我还清楚地记得是放在哪一个角落。

没了《LP》接下来的全部行程都无可挽回地要陷入灾难了。要是换了别的国家还可以再上网淘一点攻略查一点资料应急,偏偏在伊朗这样互联网严重受限的地方……额错了,额真滴错了,额一开始就不该到光明王墓去,额如果不到光明王墓去,额的书就不会丢,额书不丢额就不会沦落到介个伤心滴地方……


  “我不会就这样轻易地狗带!”就算没指望了也要再去找找才死心。

大晚上的,开启暴走模式,连滚带爬跑到门口,冷冷清清的,只剩一个守门人还坐在路灯下玩儿他的绿掸子。

难道是我不够“彬彬有礼”么还是抛弃了MBA小哥以至于“团不成团”,额错了,额真的错了。

想着大半夜的还要独自去对付那些笑呵呵的亲切的黑袍老太太,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这回真不能说——硬着头皮进去吧。

必须承认,黑袍子老太太虽然难免让人联想起一些不太愉快的事件,但她们真的很亲切,也很热心。值班的胖老太找来她们的小组长高老太,高老太又找来下午当班的瘦老太,三个老太太各种回忆各种找,办公桌、失物招领箱、地上、门背后……一处一处翻检过去,本就不抱什么希望的心当真是一点一点彻底凉了。

认命吧,谁见过忘在公共场所旅游景点的东西还找得回来呢。





  要不怎么说有个词叫“峰回路转”,又有个词叫“绝处逢生”呢!

我都已经出门了,突然听到背后一声欢呼,回头一看,瘦老太已经扎到一大筐一大筐的长袍子里去了,然后,我的《LP》就被她从衣服堆里刨!出!来!了!

 

 这是安拉跟我开的玩笑么?难道就是因为下午那句“再也不来了”?

啊!人生大起大落得太快,实在太刺激了!今天,是多么令人难忘的一天啊!


作者:醒醒

《你们有你们的伊朗(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醒醒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