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禅诗三百首》(精选9)怀素等诗精华

发表日期:2016-03-28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点击数: 投票数:

 

《禅诗三百首》(精选9

 

题张僧繇醉僧图

怀素

 

人人送酒不曾沽,终日松间挂一壶。

草圣欲成狂便发,真堪画入醉僧图。

 

 

 

【作者简介】    怀素(725785),长沙人。着名书法家。幼时出家为僧,喜爱草书。家贫无纸,遂广种芭蕉以其叶练字;用漆盘练字时,磨穿了盘底,且秃笔成冢,学习非常刻苦,书艺大进。后入京求学,进益有加,颜真卿、张渭、戴叔伦、钱起等皆作诗称其草书。他书承“草圣”张旭并加以发展,狂逸放纵,与张旭齐名,有“颠张狂素”之称。怀素嗜好饮酒,酒后乘兴运笔,皆成书中极品。


 

【赏析】

          这是一首形神兼到的题画诗。

     题画诗之要旨在于通过对图中形象的精妙描述,透视出画中深蕴的境界。头两句勾描图中情形。松枝悬酒,兴来即饮,至酣方休;醺后作甚?诗人想象一代草圣在斗酒之后,如同李白有斗酒诗百篇之雅兴,草圣往往是狂呼大叫,癫狂万态,走笔如龙。这种恣肆不羁的形象,真可以画一幅如妙如肖的“醉僧图”啊!

草圣张旭之癫狂意态,高适曾作诗云:“世上谩相识,此翁殊不然。兴来书自圣,醉后语尤颠。白发老闲事,青云在日前。床头一壶酒,能更几回眠。”而对狂素之狂态之翰香,有贯休《观怀素草书歌》为证:“张颠颠后颠非颠,直至怀素之颠始是颠。师不谈经不说禅,筋力唯于草书妙,颠狂却恐是神仙。”“我恐山为墨兮海为水,天为笔兮书大地,乃能略展狂僧意。”

    狂素性狂,书狂,诗也狂。诗境狂在青冷、高寒。《寄衡岳僧》中便可一览他的风采:“祝融高座对寒峰,云水昭丘几万重。五月衲衣犹近火,起来白鹤冷青松。”亦狂亦寒之僧,世间出其右者无多。钱起谓之“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送外甥怀素上人归乡侍奉》)

 

 

 

送普上人还阳羡

皇甫曾

 

花宫难久别,道者忆千灯。

残雪入林路,暮山归寺僧。

日光依嫩草,泉响滴春冰。

何用求方便,看心是一乘。

 


 

【注释】

阳羡:位于今江苏宜兴市。

花宫:指佛寺。 李颀 《宿莹公禅房闻梵》诗:花宫仙梵远微微,月隐高城钟漏稀。

千灯:以一灯传燃千灯,即以一人之法展转开导百千人而无尽。

方便:方即方法,便即便宜,犹善巧也。

一乘:佛乘。此处义谓看心是最直接简单的方法。

 

 

 

【作者简介】

    皇甫曾(?—785),字孝常,丹阳(今江苏丹阳)人。天宝进士。一生任小吏。工诗善制,文藻新奇,情发于外。诗出王维之门,诗名远播。集中不乏酬送僧友之佳作。

 

 

【赏析】

    上人离开寺院来到此地已有些日子,现在必须回去了,因为一灯传燃千灯,这件惟一要做的事时刻萦绕在他的心头。回去的路白雪布散,穿过层林,遥入远方。上人坚定地走在归寺的路上,映着斜阳暮山,身影越来越小,但他慈悲众生,不顾劳累的伟大精神却渐渐地清晰。这种精神当是来自于上人对真如实相的证悟。只有证悟真如,才能真正运同体大悲,兴无缘大慈,念念以传灯度人为要务。于是诗人笔锋一转,写出“日光依嫩草,泉响滴春冰”这样两句平常的风景句。这真是为上人的禅悟作个注脚。“平常心是道”,惟证此心者能真受用这日光嫩草、泉响春冰。末后一联点悟证的方法——看心而已。心生万法,只此一心澄虑清净,自然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无门慧开禅师)。

 

 

 

寻南溪常山道人隐居

刘长卿

 

一路经行处,莓苔见屐痕。

白云依静渚,春草闭闲门。

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

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

 

 

【作者简介】

    刘长卿(709790),字文房,河间(今河北)人。733年进士。仕途多难,因“刚而犯上”、“多忤权贵”而两遭谪贬。诗作圆熟精到,清秀淡雅;尤长五律、词旨深婉,自诩为“五言长城”。

 

 

【赏析】

    这是一首访友记游诗,非但无访友未遇之失望惆怅,反而获得了畅然的禅悦。

一路幽寻,只见苍苔密布,屐痕历历,可见其路之僻,隐居处之深;寻久而不遇时,回头望碧天白云,白云依着静静的湖渚飘游;终于到了隐处,但见春草封住了禅门。白云、静渚、春草、闲门,给人以静穆淡逸的氛围。山中气候多变,一阵净雨洗濯,松色愈加青翠,傍山而行,继续寻踪,峰回路转,竟抵达溪流的源头。此处进一步点出山之幽深,也点化出诗人寻游的乐趣。尾联的“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是点晴之笔,亦为千古名句。见溪花而现禅意,如同拈花微笑的故事,给人默契无言的妙悟.使人进入“相对亦忘言”,唯有心领神会的精神境界。

 

 

 

听嘉陵江水声寄深上人

韦应物

 

凿崖泄奔湍,古称神禹迹。

夜喧山门店,独宿不安席。

水性自云静,石中本无声;

如何两相激,雷转空山惊?

贻之道门归,了此物我情。

 

 

【作者简介】

    韦应物(737791)京兆长安人。少年时即事玄宗。后为滁州、江州、苏州刺史。性行高洁,虔敬佛教,与皎然、顾况等友善。其诗闲淡简远,韵律生动,有陶渊明之风,世称陶韦。有《韦苏州集》。

 

 

 

【赏析】

    本诗首二联写纵贯秦蜀的嘉陵江优美险峻、鬼斧神工的气势与江水咆哮如雷的声势,为下面的思载千里作下铺垫。水柔如情,静莫过山,本来都是无声无响的,这是诗人对“声响”独特的见解。正如他在《咏声》一诗中所言:“万物自生听,太空恒寂寥。还从静中起,却向静中消。”“自生听”,就是本诗中的“两相激”;大自然中既然本来是没有声音的,故终将归于静,归于寂寥。声音都并非真实的,只有静寂才是永恒的真实。故他认为“喧静两皆禅”。(《题琮公》)有了这层感悟,已足可了物我之情。

 

◎本文转自: 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52122

 

关键词:禅诗禅意人生

作者:山水醉生

《《禅诗三百首》(精选9)怀素等诗》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山水醉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