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 临《寒食帖》】

发表日期:2016-03-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乌台诗案”后,苏轼被贬黄州,十亩荒地,一间雪堂。从此后,人生进入了另一个境地,是失落?或是劫后余生的超然?也许都有,也许更复杂。一个理想的追求者,注定与孤独相伴。从另一个角度看,黄州也成就了苏轼,正是在黄州,苏轼完成了他一生最辉煌的创作高峰,历经了人生的浮沉,收获了对生命的豁达,亲历了红尘中的世态炎凉,挣脱了役心之物,成为跨越千年时空的文化巨匠。


       面对着滚滚东逝的流水,苏轼在这里写下了的光耀千古的《前赤壁赋》、《后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遥想雄姿英发的周公瑾,和自己早生的华发,得失之间,发出“人生如梦”的感叹;“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是非成败转瞬即空,唯有江月永恒,面对着千古不变的江月,诗人将所有的敬畏融入了诗词里;“与谁同坐? 明月、清风、我。”,曲罢却无人应和,遂成千古绝唱......


      《黄州寒食诗帖》,也是苏轼在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作的二首五言诗,黄州时期的苏轼,寂寞相伴,穷愁潦倒,郁郁不得志。字里行间,苍凉惆怅,点画线条里,不只是苏轼心底的悲凉,和入笔墨里的还有诗人的眼泪。


        一千多年过去了,每次面对《寒食帖》,不由会感叹苏轼所处的那个凄风苦雨,孤寂失意的年代,也会感慨这是中国书法的高度,也是人生的高度。

 



           

 

             丙申清明前,老王临苏轼《寒食帖》并记。

作者:果父

《【 临《寒食帖》】》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果父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