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那些声音

发表日期:2016-04-12 摄影器材: 三星 galaxy camera 点击数: 投票数:

       

        周末休息在家。给植物浇水,换盆。打扫房屋,洗衣服。喂猫,喝茶,晒太阳。在书桌上找到一张内存卡,塞到播放器里发现原来是多年以前听过的音乐。大约是在四年前,一个人外出时随身听的。近五百首。

 

        从清晨播放到傍晚,还没听到三分之一。这些曲目的作者有丁可、雅尼、陈悦、蒂朵、Tamas Wells、郑成河、项斯华、Gregorian、齐豫、理查德·克莱德曼……以及不同版本的卡农,天空之城,寂静之声,送别。与这些音乐相应的地点有火车,轮船,山路,林间,岛上,海边和阳台。与之相对的环境是,雪后的村庄、雨中的伞下、秋天的帐篷、起雾的山顶,节日里行人密集的码头、阳光下的虫鸟热闹的田园……

 

        听到大提琴演奏的《辛德勒的名单》,电影《海上钢琴师》的主题曲,苏芮的《奉献》,贺西格的《天边》时,眼眶是温酸的。它们像是一位相伴多年,分别很久,却又突然重逢的友人。熟悉亲切,体贴入微。分离时无需告别,再见时不用寒喧。

 

        一直很喜欢听《卡农》,各种版本的,钢琴,口琴,吉它,口哨,陶笛,小提琴。可以单曲循环上一整天,而不觉疲惫与烦腻。包括《天空之城》,《寂静之声》和《送别》。最初听《卡农》,完全是因为它的中文名字,卡,农。简单的笔划,清洁的读音,一直误以为是写给农村的田园,田园里的农夫的音乐。我在听它的时候竟也能从里面找到春耕秋收,花开叶落。后来也渐渐找到了四季的往复,人生的悲欢离合,生命的生老病死。这些现象或者规律如果用一个形状来表示,那么,我看到的是圆形。一直是开始,一直在结束。也就说,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这是轮回的形态。我们身在其中,却感觉不到它。因为它实在太过微细,微细得来无踪影,去无痕迹。

 

        对于《送别》,在我小学二年级的音乐课上便学会了。当时的音乐老师梳着一头漆黑柔顺的长发,坐在有脚踏板的风琴上一字一句地教着我们。老师的皮肤很好,风琴的味道很好闻。二十几岁的时候才知道这支曲目的来源,知道了李叔同先生,也知道了弘一大师。在去年的深秋里,连续几天总是能从窗外听到古筝版的演奏,而且也是单曲循环着。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好能让在厨房做饭的我听到耳朵里。有时会停下来,望向天边,轻声地哼唱出一段。小猫在床上安静地看着,听着,陪伴着。

 

        在傍晚时看一场电影,深夜里读一本书。去菜市场看看新上市的瓜果蔬菜,感受小贩们高低起伏的叫卖声。到桥洞下捕捉从东至西的风,揣摩行李箱底的滑轮将要去往的方向。尝试做一道从来没有吃过的菜,更换一条上班的路线。这都是为了听听别人的声音。听听事物从喉咙里发出来的,颜色中散发出来的,从气味,表情传递出来的信息和能量。

 

        可以从别人的声音里倾听到自己的声音,可以在他物的对照中查看到自己的影像。

 

作者:树颜

《那些声音》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树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