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憨山大师《心经直说》精华

发表日期:2016-04-2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此经题称般若者何?乃梵语也,此云智慧。

称波罗蜜多者何?亦梵语也,此云到彼岸。

谓生死苦趣,犹如大海,而众生情想无涯,无明不觉,识浪奔腾,起惑造业,流转生死,苦果无穷,不能得度,故云此岸。惟吾佛以大智慧光明,照破情尘,烦恼永断,诸苦皆尽,二死永亡,直超苦海,高证涅槃,故云彼岸。

所言心者,正是大智慧到彼岸之心,殆非世人肉团妄想之心也。

良由世人不知本有智慧光明之心,但认妄想攀缘影子,而以依附血肉之团者为真心,所以执此血肉之躯以为我有,故依之造作种种恶业,念念流浪,曾无一念回光返照而自觉者。日积月累,从生至死,从死至生,无非是业,无非是苦,何由得度?

惟吾佛圣人,能自觉本真智慧,照破五蕴身心,本来不有,当体全空,故顿超彼岸,直渡苦海。因愍迷者,而复以此自证法门而开导之,欲使人人皆自觉悟,智慧本有,妄想元虚,身心皆空,世界如化,不造众恶,远离生死,咸出苦海,至涅槃乐。

故说此经,经即圣人之言教,所谓终古之常法也。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菩萨,即能修之人。

甚深般若,即所修之法。

照见五蕴皆空,则修之之方。

度一切苦厄,则修之实效也。

以此菩萨,从佛闻此甚深般若,即思而修之,以智慧观,返照五蕴内外一空,身心世界洞然无物,忽然超越世出世间,永离诸苦,得大自在。由是观之,菩萨既能以此得度,足知人人皆可依之而修矣,是故世尊特告尊者,以示观音之妙行,欲晓诸人人也。

吾人苟能作如是观,若一念顿悟自心本有智慧光明如此广大灵通,彻照五蕴元空,四大非有,有何苦而不度!?又何业累之牵缠!?人我是非之强辩,穷通得失之较计,富贵贫贱之可婴,心者哉。此上乃菩萨学般若之实效也。

言五蕴者,即色受想行识耳。

然照乃能观之智,五蕴即所观之境,皆空则实效也。

【舍利子。】

此佛弟子之名也,然舍利亦梵语,此云鹙也,此鸟目最明利,其母目如之,故以为名。此尊者乃鹙之子也,故云舍利子,在佛弟子中。居智慧第一。

而此般若法门,最为甚深,非大智慧者不能领悟。故特告之,所谓可与智者道也。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此正对鹙子释前五蕴皆空之意。

而五蕴中先举色蕴而言者,色乃人之身相也,以其此身人人执之以为已有,乃坚固妄想之所凝结,所谓我执之根本,最为难破者。今入观之初,先观此身四大假合,本来不有,当体全空,内外洞然,不为此身之所笼𦋐,则生死去来,了无挂碍,名色蕴破。色蕴若破,则彼四蕴可渐次深观,例此而推矣。

而言色不异空者,此句破凡夫之常见也。

良由凡夫但认色身,执为真实,将谓是常,而作千秋百岁之计,殊不知此身虚假不实,为生老病死四相所迁,念念不停,以至老死,毕竟无常,终归于空。此犹属生灭之空,尚未尽理。良以四大幻色,元不异于真空耳,凡夫不知,故晓之曰色不异空,谓色身本不异于真空也。

空不异色者,此句破外道二乘断灭之见也。

因外道修行,不知身从业生,业从心生,三世循环,轮转不息,由不达三世因果报应之理,乃谓人死之后,清气归天,浊气归地,一灵真性还乎太虚。苟如此说,则绝无报应之理,而作善者为徒劳,作恶者为得计矣,以性归太虚,则善恶无征,几于沦灭,岂不幸哉。孔子言曰:游魂为变。故知鬼神之情状,此正谓死而不亡者,乃轮回报应之理昭然也。而世人不察,横为断灭,谬之甚耳。

然二乘虽依佛教而修,由不达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不了生死如幻如化,将谓三界之相以为实有,故观三界如牢狱,厌四生如桎梏,不起一念度生之心,沈空滞寂,沦于寂灭,故晓之曰空不异色。谓真空本不异于幻色,非是离色断灭之空,正显般若乃实相真空耳。

何也?以般若真空如大圆镜,一切幻色,如镜中像,苟知像不离镜,则知空不异色矣。此正破二乘离色断灭之空,及外道豁达之空也。又恐世人将色空二字话为两橛,不能平等一如而观,故又和会之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耳。苟如此观知色不异空,则无声色货利可贪,亦无五欲尘劳可恋,此则顿度凡夫之苦也。

苟知空不异色,则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不动本际而作度生事业,居空而万行沸腾,涉有而一道清净,此则顿超外道二乘之执也。苟知色空平等一如,则念念度生不见生之可度,心心求佛不见佛果可求,所谓圆成一心无智无得,此则超越菩萨而顿登佛地彼岸者也。

即此色蕴一法能作如是观,则其四蕴应念圆明,正如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脱,故云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也。诚能如是,则诸苦顿断,佛果可至,彼岸非遥,只在当人一念观心成就耳。如此之法,岂非甚深者哉?!。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此又恐世人以生灭心,错认真空实相般若之法,而作生灭垢净增减之解,故召尊者以晓之曰:所言真空之实相者,不是生灭垢净增减之法也。且生灭垢净增减者,乃众生情见之法耳,而我般若真空实相之体,湛然清净,犹若虚空,乃出情之法也。岂然之哉?!

故以不字不之,谓五蕴诸法,即是真空实相,一一皆离此诸过也。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此乃通释般若所以离过之意。

谓般若真空所以永离诸过者,以此中清净无物,故无五蕴之迹,不但无五蕴,亦无六根,不但无六根,亦无六尘,不但无六尘,亦无六识。斯则根尘识界,皆凡夫法。般若真空,总皆离之,故都云无。此则离凡夫法也。

然般若中,不但无凡夫法,亦无圣人法。以四谛十二因缘六度等,皆出世三乘圣人之法也。苦集灭道四谛,以厌苦断集慕灭修道,乃声闻法也。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乃十二因缘流转门,即苦集二谛。无明尽至老死尽,乃还灭门,即灭道二谛,此缘觉所观法也。般若体中本皆无之。

极而推之,不但无二乘法,亦无菩萨法。何也?智即观智,乃六度之智慧能求之心;得即佛果,乃所求之境;然菩萨修行,以智为首,下化众生,只为上求佛果。良以佛境如空无所依,若以有所得心而求之,皆非真也。以般若真空体中本无此事,故曰无智亦无得,无得乃真得,方得为究竟耳。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良由佛果以无得而得,故菩萨修行依般若而观。然一切诸法本皆空寂,若依情想分别而观,则心境缠绵,不能解脱,处处贪着,皆是挂碍。若依般若真智而观,则心境皆空,触处洞然,无非解脱。故云依此般若故心无挂碍,由心无挂碍,则无生死可怖,故云无有恐怖。既无生死可怖,则亦无佛果可求。以怖生死求涅槃,皆梦想颠倒之事耳。

圆觉云:生死涅槃犹如昨梦。然非般若圆观,决不能离此颠倒梦想之相。既不能离颠倒梦想,决不能究竟涅槃。然涅槃亦梵语,此云寂灭,又云圆寂。谓圆除五住,寂灭永安,乃佛所归之极果也。意谓能离圣凡之情者,方能证入涅槃耳。菩萨修行,舍此决非真修也。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谓不但菩萨依此般若而修,即三世诸佛,莫不皆依此般若,得成无上正等正觉之果。故云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梵语也。阿云无;耨多罗云上;三云正;藐云等;菩提云觉;乃佛果之极称也。

由此而观,故知般若波罗蜜多,能驱生死烦恼之魔,故云是大神咒;能破生死长夜痴暗,故云是大明咒;世出世间无有一法过般若者,故云是无上咒;般若为诸佛母,出生一切无量功德故,世出世间无物与等,惟此能等一切,故云是无等等咒。

所言咒者,非别有咒,即此般若便是。然既曰般若,而又名咒者,何也?极言神效之速耳。如军中之密令,能默然奉行者,无不决胜,般若能破生死魔军决胜如此。

又如甘露,饮之者能不死。而般若有味之者,则顿除生死大患,故云能除一切苦。

而言真实不虚者,以示佛语不妄,欲人谛信不疑,决定修行为要也。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

由其般若实有除苦得乐之功,所以即说密咒,使人默持,以取速效耳。

【揭谛 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萨婆诃。】

此梵语也。前文为显说般若,此咒为密说般若,不容意解,但直默诵,其收功之速,正在忘情绝解不思议之力耳。

然此般若所以收功之速者,乃人人本有之心光,诸佛证之以为神通妙用,众生迷之以作妄想尘劳,所以日用而不知,自昧本真,枉受辛苦,可不哀哉。苟能顿悟本有,当下回光返照,一念熏修,则生死情关忽然隳裂。正如千年暗室,一灯能破,更不别求方便耳。吾人有志出生死者,舍此决无舟筏矣!

所谓,滔滔苦海中,般若为舟航;冥冥长夜中,般若为灯烛。今夫人者,驱驰险道,泛滥苦海,甘心而不求此者,吾不知其所归矣。虽然般若如宵练,遇物即断,物断而不自知,非神圣者不能用,况小丈夫哉!

〖般若心经直说终〗

心经直说跋

圆觉云:智慧愚痴,通为般若。又云:诸戒定慧,及淫怒痴,俱是梵行。修多罗奥要微义,指人于一切凡圣法中,得决定正位,此可与证者道,不足为粗识言也。讵意狂禅拨无者,反藉为口实。

宗门流弊,今日为甚。究其始,皆由浮慕之士,不从生死发心,以大道为名闻之资,以名闻为利养之实,持此心行,未有不错会古人向上之语,谬谓无凡无圣,无古无今,明撤藩篱,暗滋情习。不知凡圣既遣,今古混同,此一着绝大总持,谁为承当?谁为转变?决了慧用甚深难辨,正谓以少方便疾证菩提,从声闻缘觉以迄菩萨佛地,皆不能忘般若之功也。

大慧云:击石火,闪电光,引得无限人,悟将去,传将去,有什么了日?!圆悟为之吐舌曰:只要契证,若不契证,终不放过。

以此观之,则圆悟所谓契证者,证何等事耶?永嘉曰: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会者曰:众生根本无明,即是诸佛不动智。且诘之曰:何为不动智?曰淫怒痴;何为根本无明?曰不知淫怒痴。审尔则能知淫怒痴者,不可谓非般若也,乃有境缘相逼,若或与不知者同一流转即不然。安之与勉,顺之与逆,亦人各自知。

始知理不能该事,悟不可当证,合断德以成其智。举一般若,而三德具备。岂干慧之足言哉!?是归自栖贤,趋侍吾师,得捧读心经直说,可谓深救禅病,因乞流通,以示来学,复承命跋。

谨述见闻所欲言,愿与吾人同具择法,固不自知其浅昧也。



 

初心修悟法要

憨山大师

「一、如何修悟」

若论此段大事因缘,虽是人人本具,各各现成,不欠毫发。争奈无始劫来,爱根种子,妄想情虑,习染深厚,障蔽妙明,不得真实受用,一向只在身心世界妄想影子里作活计,所以流浪生死。佛祖出世,千言万语,种种方便,说禅说教,无非随顺机宜,破执之具,元无实法与人。

所言修者,只是随顺自心,净除妄想习气影子。於此用力,故谓之修。若一念妄想顿歇,彻见自心,本来圆满光明广大。清净本然,了无一物,名之曰悟。非除此心之外,别有可修可悟者。以心体如镜,妄想攀缘影子,乃真心之尘垢耳。故曰想相为尘,识情为垢。若妄念消融,本体自现,譬如磨镜,垢净明现,法尔如此。

但吾人积劫习染坚固,我爱根深难拔,今生幸托本具般若,内薰为因,外藉善知识引发为缘,自知本有,发心趣向,志愿了脱生死,要把无量劫来,生死根株,一时顿拔,岂是细事。若非大力量人,赤身担荷,单刀百人者,诚难之难。古人道:「如一人与万人敌」,非虚语也。

「二、修悟下手处」

大约末法修行人多,得真实受用者少。费力者多,得力者少。此何以故?盖因不得直捷下手处,只在从前闻见知解言语上,以识情抟量,遏捺妄想,光影门头做工夫。先将古人玄言妙语,蕴在胸中,当作实法,把作自己知见。殊不知,此中一点用不着。此正谓依他作解,塞自悟门。

如今做工夫,先要剷去知解,的的只在一念上做,谛信自心,本来乾乾净净,寸丝不挂;圆圆明明,充满法界;本无身心世界,亦无妄想情虑。即此一念,本自无生。现前种种境界,都是幻妄不实,唯是真心中所现影子。如此勘破,就於妄念起灭处,一觑觑定,看他起向何处起,灭向何处灭。如此着力一拶,任他何等妄念,一拶粉碎,当下冰消瓦解,切不可随他流转,亦不可相续。永嘉谓:「要断相续心」者此也。盖虚妄浮心,本无根绪,切不可当作实事,横在胸中。起时便咄,一咄便消。切不可遏捺,则随他使作,如水上葫芦。只要把身心世界,撇向一边,单单的的,提此一念,如横空宝剑,任他是佛是魔,一齐斩绝,如斩乱丝。赤力力挨拶将去,所谓「直心正念真如」,正念者,无念也。能观无念,可谓向佛智矣。

修行最初发心,要谛信唯心法门。佛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多少佛法,只是解说得此八个字。分明使人人信得及,大段圣凡二途,只是唯自心中,迷悟两路。一切善恶因果,除此心外,无片事可得,盖吾人妙性天然,本不属悟,又何可迷?如今说迷,只是不了自心本无一物,不达身心世界本空,被他障碍,故说为迷。一向专以妄想生灭心,当以为真,故於六尘境缘,种种幻化,认以为实。如今发心趣向,乃返流向上一着,全要将从前知解,尽情脱去,一点知见巧法用不着,只是将自己现前身心世界,一眼看透,全是自心中所现浮光幻影。如镜中像,如水中月。观一切音声,如风过树;观一切境界,似云浮空。都是变幻不实的事。不独从外如此,即自心妄想情虑,一切爱根种子,习气烦恼,都是虚浮幻化不实的。

如此深观,凡一念起,决定就要勘他箇下落,切不可轻易放过,亦不可被他瞒眛. 如此做工夫,稍近真切。除此之外,别扯玄妙知见巧法来逗凑,全没交涉。就是说做工夫,也是不得已。譬如用兵,兵者不祥之器,不得已而用之。古人说参禅提话头,都是不得已。公案虽多,唯独念佛审实的话头,尘劳中极易得力。虽是易得力,不过如敲门瓦子一般,终是要抛却,只是少不得用一番。如今用此做工夫,须要信得及,靠得定,咬得住。决不可犹豫,不得今日如此,明日又如彼,又恕不得悟,又嫌不玄妙。者些思算,都是障碍,先要说破,临时不生疑虑。

至若工夫做得力处,外境不人,唯有心内烦恼,无状横起,或欲念横发,或心生烦闷,或起种种障碍,以致心疲力倦,无可奈何。此乃八识中含藏无量劫来,习气种子,今日被工夫逼急,都现出来。此处最要分晓,先要识得破,透得过,决不可被他笼罩,决不可随他调弄,决不可当作实事。但只抖擞精神,奋发勇猛,提起本参话头,就在此等念头起处,一直捱追将去。我者里元无此事,问渠向何处来?毕竟是甚么?决定要见箇下落。如此一拶将去,只教神鬼皆泣,灭迹潜踪、务要赶尽杀绝,不留寸丝。如此着力,自然得见好消息。

若一念拶得破,则一切妄念,一时脱谢。如空华影落,阳燄波澄,过此一番,便得无量轻安,无量自在,此乃初心得力处。不为玄妙,及乎轻安自在,又不可生欢喜心。若生欢喜心,则欢喜魔附心,又名一种障矣。至若藏识中习气爱根种子,坚固深潜,话头用力不得处,观心照不及处。自己下手不得,须礼佛、诵经、忏悔,又要留持咒心,仗佛密印,以消除之。

以诸密咒,皆佛之金刚心印,吾人用之,如执金刚宝杵,摧碎一切吻,物遇如微尘。从上佛租,心印秘诀,皆不出此。故曰:﹁十方如来,持此咒心。得成无上正等正觉。﹂然佛则明言,祖师门下,恐落常情,故秘而不言,非不用也。此须日有定课,久久纯熟,得力甚

多,但不可希求神应耳。

「三、解悟与证悟」

凡修行人,有先悟后修者,有先修后悟者。然悟有解证之不同。若依佛祖言教明心者,解悟也。多落知见,於一切境缘,多不得力,以心境角立,不得混融,触途成滞,多作障碍。此名相似般若,非真参也。若证悟者,从自己心中朴实做将去,逼拶到山穷水尽处,忽然一念顿歇,彻了自心。如十字街头见亲爷一般,更无可疑;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亦不能吐露向人,此乃真参实悟。然后即以悟处融会心境,净除现业、流识、妄想、情虑,皆鎔成一味真心。此证悟也。此之证梧,亦有深浅不同,若从根本上做工夫,打破八识窠臼,顿翻无明窟穴,一超直入,更无剩法。此乃上上利根,所证者深。其余渐修,所证者浅。最怕得少为足,切忌堕在光影门头。何者?以八识根本未破,纵有作为,皆是识神边事。若以此为真,大似认贼为子。古人云:「学道之人不识真,只为从前认识神。无量劫来生死本,癡人认作本来人。」於此一关,最要透过。

所言顿悟渐修者,乃先悟已彻,但有习气,未能顿净。就於一切境缘上,以所悟之理,起观照之力,历境验心,融得一分境界,证得一分法身,消得一分妄想,显得一分本智。是又全在绵密工夫,於境界上做出,更为得力。

「四、修悟六原则」

凡利根、信心勇猛的人,修行肯做工夫,事障易除,理障难遣。此中病痛,略举一二。

第一、不得贪求玄妙

以事本来,平平贴贴,实实落落,一味平常,更无玄妙。所以古人道:“悟了还同未悟时,依然只是旧时人。”不是旧时行覆第更无玄妙。工夫若到,自然平实。盖由吾人知解习气未净,内熏般若,般若为习气所熏,起诸幻化,多生巧见,绵着其心,私谓玄妙,深入不舍。此正识神影明,分别妄见之根,亦名见刺。比前?浮妄想不同,斯乃微细流注生灭,亦名智障,正是碍正知见者,若人认以为真,则起种种狂见,最在所忌。

第二、不得将心待悟

以吾人妙圆真心,本来绝待,向因妄想凝结,心境根尘,对待角立,抢起惑造业。今修行人,但只一念放下身心世界,单单提此一念向前,切莫管他悟与不悟,只管念念步步做将去,若工夫到处,自然得见本来面目,何须早计?若将心待悟、即此待心、便是生亡根株。待至劫,亦不能悟,以不了绝待真心,将谓别有故耳。

若待心不除,易生疲厌,多成退堕。譬如寻物不见,便起休歇想耳。

第三、不得希求妙果

盖众生生死妄心,元是如来果体。今在迷中,将诸佛神通妙用,变作妄想情虑,分别知见;将真净法身,变作生死业质;将清净妙土,变作六尘境界。如成做工夫,若一念顿悟自心,则如大治红垆,陶镕万象。即此身心世界,元是如来果体;即此妄想情虑,元是神通妙用。换名不换体也。永嘉云:“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若能悟此法门,则取舍情忘,欣厌心歇,步步华藏净土,心心弥勤下生。若安心先求妙果,即希求之心,便是生死根本,碍正知。转求转远,求之力疲,则生厌倦矣。

第四、不可自生疑虑

凡做工夫,一向放下身心,屏绝见闻知觉。脱去故步,望前眇冥,无安身立命处。进无新证,退失故居。若前后筹虑,则生疑心,起无量思算,计较得失,或别生臆见,动发邪思,碍正知见。此须勘破,则决定直入,无复顾虑。大概工夫做到做不得,正是得力处,更加精釆,则不退屈。不然则堕忧愁魔矣。

第五、不得生恐怖心

谓工夫念力急切,逼拶妄想,一念顿歇,忽然身心脱空,便见大地无寸土,深至无极,则生大恐怖。于此若不勘破,则不敢向前。或以此豁达空,当作胜妙,若认此空,则起大邪见,拨无因果,此中最险。

第六、决定信自心是佛

然佛无别佛,唯心即是。以佛真法身,犹若虚空,若达妄元虚,则本有法身自现,光明寂照,圆满周?,无欠无余。更莫将心向外驰求,若舍此心别求,则心中变起种种无量梦想境界,此正识神变现,切不可作奇特想也。然吾清净心中,本无一物,更无一念,凡起心动念,即乖法体。

今之做工夫人,总不知自心妄想,元是虚妄,将此妄想,误为真实,专只与作对头。如小戏灯相似,转戏转没交涉,弄久则自生怕怖。

又有一等怕妄想的。恨不得一把捉了,拋向一边。此如捕风捉影,终曰与之打交涉,费尽力气,再无一念休歇时。缠绵曰久,信心曰疲,只说参禅无灵验,便生毁谤之心,或生怕怖之心,或生退堕之。此乃初心之通病也。此无他,盖由不达常住真心,不生灭性,只将妄想认作法耳。者里切须透过,若要透得此关,自有向上一路。只须离心意识参,离妄想境界求。但有一念起处,不管是善是恶,当下撇田切莫与之作对。谛信自心中本无此事,但将本参话头,着力提起,如金刚宝剑,魔佛皆挥。此处最要大勇猛力、大精进力、大忍力,决不得思前算后,决不得怯弱。但得直心正念,挺身向前。自然巍巍堂堂,不被此等妄想缠绕。如脱?之鹰。二六时中,于一切境缘,自然不干绊,自然得大轻安,得大自在。此乃初心第一步工夫得力处也。

以上数则,大似画蛇添足,乃一期方便语耳。本非究竟,亦非实法。盖在路途边,出门一步,恐落差别岐径,枉费心力,虚丧光阴。必须要真正一门,超出妙庄严路,所谓“行步平正,其疾如风。”其所行覆,可以曰劫相倍矣。

要之,佛祖向上一路,不涉程途,其在初心方便,也须从者里透过始得。


 


关键词:心经

作者:36度影像

《憨山大师《心经直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36度影像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