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甘南:南方不南,远方不远精华

发表日期:2016-09-12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景区:甘南 点击数: 投票数:


甘南:南方不南,远方不远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

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

做不完一场梦。


在听过这首歌之后,我决定带着全家人来一次远行。

其实只是巧合!8月份是老家最热的时节,走在街上掉个鸡蛋,或许几分钟之后就能收获一个热腾腾的的煎鸡蛋。

于是出行的最大的目的,理所应当就是为了避暑。

去哪儿?这是个问题。真的会有南方艳阳里的大雪纷飞和北国寒夜里的四季如春么?

朋友说,你去甘南吧,那里一定有你想要的一切。


1.出发


出门是件麻烦的事儿。

远行的目的地其实也几经周折。

父母觉得无所谓,跟着儿女却哪儿都好,反正出去的少。

儿子只剩下开心,去一个新地方最是美好,应该有很多好吃的吧。

至于妻子,则担心的很多:最初担心我们要去的地方或许太冷。虽然大雪纷飞很美,但是感冒了怎么办?出门应该要带很多厚衣服吧!

随后,又担心路途太过遥远,一个人开车会不会太累,需不需要约上一两个伴啊。纠结的过程中,终于有朋友也要出行。太好了!刚好一起出行吧。

一切看起来似乎很顺利,可“但是”还是出现了。

朋友家的女儿想去四川,说要去竹海看竹子,并且十分坚定。而妻子对那里高达40度的气温耿耿于怀、难以接受。

各走各吧,还是甘南。


2.陇南


从陕甘交界的地方出发,到甘南大概要500多公里,有高速道路,还得走一些国道,破费周折。

甘南的全称是甘南藏族自治州,是中国十个藏族自治州之一,因为地处青藏高原东北边缘与黄土高原西部过度地段,境内既有广阔草原和险峻高山。

或许是因为行政区域在甘肃南部,由此得名。

陇南是去甘南路上重要的周转地,这里位于甘肃东南边陲,是甘肃唯一的长江流域地区,也是甘肃唯一的四大地理区域的南方地区,所以从地理上讲属西南地区。东连陕西,南接四川,北靠天水,西连甘南,为甘肃南下东出之要冲。陇南人自豪的把这里成为陇上江南。

对于缺水、干旱、植被并不丰茂的甘肃许多地方来说,陇南算是不错,但直观印象里与想象中的江南仍是两样。或许,这句口号只是代表当地人心里美好的期许吧。

正午,抵达陇南,终于看到了白龙江。正是这条江将陇南和甘南紧紧联系在一起,沿江而上就能到达甘南。

或许是因为前几日的大雨,也或许本来就是如此,目光所及的白龙一直是浑浑噩噩的状态。江水中超高的泥沙含量,让其散发出一种野性难训的味道。

白龙江边的市区,找一家面带土色的小店,在市井间找寻陇南的味道。

陇南当地人以汉族居多,因地理和人口的关系,这里的饮食习惯多与川陕相似,以川味为主。如果要说去吃的,在陇南最不能错过的是洋芋搅团。先将洋芋煮熟剥皮,盛在专用木槽中,用木榔头轻轻揉搓,夯砸成一整块。然后在碗中盛小半碗带汤的酸菜。再将洋芋团夹成小块放入碗内食用,搅团柔软细腻,菜汤酸辣可口。

粗狂中透着细腻!将寻常的土豆做出这般花样,陇南的人的性格大抵也是如此。

这是母亲的最爱,对于颇多忌口的她而言,能够吃到与家乡几近的食物,多少能疏解旅途的不适。


3.迭部


沿白龙江溯流而上,在高山峡谷间穿行,傍晚时分便抵达迭部。

进入迭部,便真正进入了藏乡。

藏语中的迭部意思是“大拇指”,被称为是山神“摁”开的地方。这句话或许最能贴切的形容当地的地貌特征。

粗犷的白龙江到上游并未因水量的减少有所收敛,反而更加暴烈,这一点从江岸边的地形样式就能窥见端倪。

白龙江的干流自西向东横穿了岷、迭两大山系水系之间,北部迭山主峰4920米,为黄河水系与水系的分水岭。所以能够看到的是,江水流经之处,至今保存着古代山谷冰川侵蚀地貌,强烈风化所形成的泥石滩以及冰斗、角峰、悬崖耸立,构成了当地独特的自然景观。

穿过几个峡谷,车行至一个相对平整的山坳,迭部县城就到了。

如果要说迭部县城有什么不同,最显眼的就是城边那个藏寨了,登坡而建的藏式民宿中,隐约几个身着藏袍的人穿行期间,大概最能彰显这里藏乡的独特。

这里迭部县城所在的电尕镇下辖的一个藏族自然村,当地说称之为诺日朗。

恍惚间,太阳落山了。带着清亮的温度和柔和的色彩,隐没在远处的高山之巅,只剩一抹霞光。

县城边上,白龙江边聚集的人渐渐多了。大概不管什么地方,喜欢与水亲近的人都很多。

随意和坐在江边的一个中年汉子聊起天,大叔估计也常出门在外,普通话相对标准,从县城的过往到当地的生活,乱七八糟,没有头绪。但依稀间,却仿佛自己并未走远,还在家乡的那条小河边与人攀谈。

大同的时代,其实那会有那么多的不同。大叔讲,迭部全县只有5万多人口,但七成以上都是藏民。然后,由于这里是进出甘南的重要中转地,外来流动人口很多。臧汉文化的交织侵染,让这里更多承袭着汉民族的风俗与习惯。

心之安处是故乡,迭部或许就能给人以这种感受。



4.扎尕那


扎尕那是此行的目的地之一。

2009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发布了十大非著名山峰,扎尕那就位列其中。在众多行者的描述中,这里被描绘成人间最后的伊甸园和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园。

“扎尕那”是藏语中“石匣子”的意思,而当地人更习惯于把这里成为“石城”。或许是因为这样一个称谓,也或许是扎尕那遗世独立的风格使然,直到现在,这里仍然并不广为人知。

从迭部出发约20分钟车程就能抵达扎尕那。那天早上,母亲用随身携带的一个小电饭锅熬了满满一窝白米粥,就着提前炒制好的泡菜,完成了我们的早餐。同样的米香,换一个地方似乎味道也有所不同,想象中好像又回到家乡出发的那个早晨,只是这一次我们是去往陌生的石城。

汽车渐渐接近目的地,带着湿气的微风从微微打开的车窗渗人,凉意中带着树木的清香。从两座石峰拔地而起,相峙并立而成的“石门”进入,在四面高耸入云巨峰簇拥的当间,一个沿坡散落的藏族村落便静静的候在那里。

没有客套寒暄,也没有过分的招呼,就像去见一个心里惦念很久却久未谋面的故人,一切都是顺其自然。

石城其实不是城,这是我进入扎尕那才知道的事儿。

神山半峰,藏族姑娘格桑经营着一家藏式民宿,主要接待来这里观光的旅人。

8月底的时间,随着暑期的结束,来这里探险的似乎一下少了不少,格桑的生意多少显得有点清淡。

朱红色的窗框、透明的玻璃幕墙,格桑一身红衣依着门口,时不时抬眼望望对面巍峨恢弘、璀璨生辉的光盖山石峰,就这样神游物外。

以上是我脑补画面中的一部分,虽然有些虚幻,但在我看来它不多也不少,应该就是扎尕那完美的样子。虽然姑娘和客栈都是有的,但姑娘的名字其实并没有仔细打问,或许我只希望她存在于我的想象。

现实中的格桑如今正面临的一个两难的选择。越来越多人来到这里,想一睹神山的绝世芳容,但人越多这里的开发的脚步就越快。在保持宁静平和追求更好生活的问题上,格桑必须要二选其一。

而在附近4个自然村近千户传统臧家中,这种选择也在继续,村民有近半人家办起了民宿,已经做起了外来人的生意。

山坡再往上,臧家人的主要粮食作物青稞也熟了。正赶上收获,一群年纪不大的少年正在地里忙着收割、打捆。要赶在初中开学前,将地里的青稞收回家,这是时不我待的任务。

少年的想法似乎已经不同,看惯了山下来来往往的人群,他的目光早已不在青稞上:“青稞挣不了几个钱,还不如让人骑马挣的多”。

开放的脚步已经不可阻挡,每个人似乎都在积极重新适应角色的转换。面对世俗的冲击,这里能否保持住那份纯朴与自然,或许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5.郎木寺


郎木寺其实不是寺,只是一个地名,是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和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共同下辖的一个小镇。

一条宽不足2米的小溪从镇中流过,却有一个很气派的名字“白龙江”,如按藏文意译作“白水河”。清澈见底的白龙江水把小镇一分为二。江北是赛赤寺属于甘肃碌曲县,又叫'安多达仓郎木赛赤寺',江南是格尔底寺属于四川若尔盖县,又叫“安多达仓郎木格尔底寺”,均属藏传佛教格鲁派寺庙。

小溪分界又联结了两个省份,融合了藏、回两个和平共处的民族;喇嘛寺院、清真寺各据一方地存在着;晒大佛,做礼拜,小溪两边的人们各自用不同的方式传达着对信仰的执著。

循着百度的词条,我们终于抵达郎木寺。

山下郎木寺镇的一家藏式酒店,装修颇具藏式特点,酒店大厅里燃起的藏香也散发出幽幽的沁人心脾的味道。老板两口子都是温州人,年纪不大,却已在这里经商多年,深谙外来人的需求和喜好。登记、入住,一切都极其随意自然。

酒店外便是郎木寺镇的街巷,巨大的青石铺满了整个街道,沿着青石往前,可以直通两个藏传寺庙。站在分岔路口,向左还是向右是个问题。

正午时分,安多达仓郎木赛赤寺内人影寥寥。除了偶尔闪现的几个僧人,这里藏传佛教的氛围似乎并不浓厚。反而是周边几个经塔周围的转经人,才让人真切的感到到这里的与众不同。

或许世事总难两全,在世俗与信仰之间总有选择。

寺庙大门口负责检票的藏族小伙叫贡保扎西,一顶牛仔帽遮住了大半个面容,只有间或摘下帽子,俊朗的外形才得以展现。除了晒得有些黝黑的皮肤,扎西与大多数城市里想年轻人并无二致,没人的空档也会止不住去玩玩手机和微信。

对于我偷拍这件事,他似乎也不在意,反而对我拍的照片和相机本身兴趣更浓厚一些。拿着我的相机一顿乱拍,但他自己满意的似乎不多。

扎西是个乐天派,对工作和生活充满了热情。为了得到相机的照片,我们互留了微信,他的微信名字颇有意思,叫摇摇小伙。

与扎西一起的还有个黑壮大汉,肤黑而面恶。虽然看着不容亲近,但却相当和善。他主动拿我的手机加了他的微信,并将自己的名字备注为年尕。

年尕看似大条,却相当细心。也很在意外来人对于他们的评价,并问及很多。对于儿子高反这件事他也给了很多贴心的建议,以至于旅程结束,我们仍然零星联络,并相约如有机会,会再去对方的城市旅行


对于藏传寺庙,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心有皈依的人去了,会找到虔诚与向往。而大多数人却只是匆匆而过,把这里当做一个事故的景点或是旅程中的一个小站。

我们终将远去,只是天各一方。

夜幕降临,天色如黛。寺庙外,小镇也渐渐热闹了起来,外来的旅人和当地藏民逐渐融为一体。

藏族大叔老马在镇上经营着一家路边烤肉摊,摊子名叫“小马烤肉”。老马烤肉最大的特点是鲜,摊子边铁架子上挂着一整只剥了皮的羊,有客人的时候老马会根据客人需要随机从羊身上选材,现选现烤。如果有兴趣,还可以亲身参与烤制,就图个鲜香。

一些说法中提到,藏传佛教岁不禁肉食,却也从未提倡、褒扬过吃肉的习惯,更是严厉禁止藏地的四众弟子为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杀生食肉。

只不过因为藏地地处高原之上,交通闭塞,与世隔绝,天寒地冻,环境艰苦。加上严酷的自然条件,使得能够生存的农作物少而又少。在这些不利因素的制约下,部分藏人才开始食用有限的肉食,因为自然条件已无法让他们再做出别种选择。

或许这是佛祖的悲悯,也是信仰的妥协。

就如郎木寺一般,两个各有隶属的寺庙虽同根同源,却相依独立,各有所持。不同的文化习俗也在这里相伴而生,各行其道却互不打扰。就连逐渐躲起来的外地人,也开始被当地人所欢迎和接受。

生活总是两难,再多执着与不肯,却也不得不接受那些渐渐的不纯粹。到头来才发现,一切际遇不过是一场随遇而安。


6.归程


因为儿子的高反,我们不得不匆匆结束这次远行。

从郎木寺到合作,再去往兰州的路上,地势从开阔再到险峻,一路多变。

也许最美的风景,从来都是在路上。

旅行的意义是什么,每个人的答案都会不同。一些人在寻找陌生的风景,一些人在探索未知的旅程,一些人在体会别样的心境,一些人却只是在寻找自己。

其实,旅行本来没有什么意义!不管是天涯,还是海角,那些你看过的山还是山、水还是水,一次远行并不足以改变你的一生,或是找到灵魂的归宿。

陈绮贞在歌里说:“说不出旅行的意义/勉强说出你为我寄出的每一封信/都是你离开的原因/你离开我/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6年9月 于甘南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作者:天黑不睡

《甘南:南方不南,远方不远》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黑不睡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