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旅俄见闻之莫斯科(二)

发表日期:2016-11-01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1D 景区:莫斯科 点击数: 投票数:


        六、战斗的民族

       俄罗斯民族被人们称为“战斗的民族”,只要你踏上那片土地,就能够感受到那份强悍战斗精神的存在。在几百年民族形成和崛起的过程中,俄罗斯始终面临着许多外围的强大压力。他们曾被蒙古人统治长达二个多世纪,他们所传承的东正教核心的拜占庭帝国后被奥斯曼帝国所灭。当他们企图向外扩张时,在欧洲又遇到了瑞典和波兰等强大的力量。因此,为了主宰自己的命运俄罗斯民族特别重视军事武装力量。


       上图是位于克里姆林宫附近的无名烈士纪念地。 来到俄罗斯联邦,你会发现在每一个城市里,都会有一个纪念卫国战争胜利的广场,在俄罗斯还有一个不成文的习俗,每对新人在举行婚礼之前,都会到当地的无名烈士纪念碑前向先烈们献花之后,才会步入教堂举行结婚仪式。

 

        据说,来到俄罗斯访问的政要,在与普京总统见面前,都要到这里献花之后,才能进入克里姆林宫。这里的哨兵每一个小时进行一次换岗,无论冬雪覆身,还是酷热汗注,他们都纹丝不动。我们参观的时候正好遇上了他们在换岗,其过程庄严、威武。


         胜利广场位于库图佐夫大街中段,是全俄罗斯最大的纪念卫国战争胜利的广场。这里有许多纪念雕塑,表现了在那场战争中,苏联红军英勇抗击纳粹德国侵略者的感人场景。


        今天广场参观的人并不多,但是在方坚纪念碑下,有一群孩子正在听老师给他们讲解卫国战争中的历史故事。在俄罗斯旅游期间,经常可以见到孩子们在父母陪伴下到战争纪念馆、博物馆参观,听老师或馆内工作人员给他们讲解相关内容。孩子们在内围认真听讲,家长们则跟在外围也认真地听着。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国人学习和效仿。


        在纪念馆前,展示了许多当年在战争中使用过的武器。俄罗斯民族是一个崇尚英雄的民族,来到俄罗斯你会发现有许多的城市名、道路名还有教堂名等等,都会以俄罗斯历史上的名人或者英雄人物的名字进行命名,以此激发民众的民族自豪感。比如,广场边的库图佐夫大街就是以俄罗斯历史上曾与拿破仑交战的库图佐夫元帅的名字命名的。


        方坚碑下,一座雕塑描绘了一位俄罗斯勇士骑着骏马手持长矛,把象征纳粹的大蟒踏在脚下,刺成数截。


        在胜利广场,我们还遇到了一位家长带着两个孩子,孩子们挎着长枪,穿着小靴,宛如两位在此值勤的战士。我们要求与他们合影留念,大人也想促成。哈哈~~,可是他们小哥俩却很有个性地不买我们的帐。


        这是在圣彼得堡长滩苏老师与一位男孩拍的一张合影。在俄罗斯你可以随处看到拿着玩具枪的男孩。在他们的心目中,男子汉长大后就应该以成为一名军人为荣。更有意思的是,我发现孩子们都喜欢拿长枪,这说明他们从心底里更愿意做一名冲锋陷阵的战士而非军官。哈哈~~,在上期中有朋友提到,希望苏老师露个脸,经征得资深美女苏老师的同意,在此与俄罗斯小帅哥一起出个镜。


        在胜利广场边的游乐场,让我看到令人惊愕的一幕。一位父亲陪着大约只有两岁左右的男孩,在玩旋转翘翘板,没有任何的安全保护措施,孩子最高离地面有一米多。孩子开始不肯上,父亲执意把他放在位子上,看着他惊叫了几声后,慢慢的也适应了。父亲在笑,边上的爷爷也在笑,真是个战斗的民族,这要是在国内真不敢想像。


          驻守在克里姆林宫里的总统卫队,不要看他们的队伍不那么整齐,可是个个身手不凡。



        上图是位于库图佐夫大街上的凯旋门,它与法国香榭丽舍大道上,那座世界著名的凯旋门,纪念的是同一场战争。听起来有点儿迷糊,同一场战争,俄法双方各建一个凯旋门,到底谁是真正的胜利者呢?这里简述一段历史故事。十九世纪初,拿破仑率领64万大军攻进莫斯科,莫斯科军民在拿破仑抵达前实施了坚壁清野,让拿破仑大军欣欣而来,无功而退。法军撤离途中频受狙击,加之天寒地冻,补给不继,伤亡惨重,回到国内竟仅剩下三万人马。法国人为纪念战胜俄国建了一座凯旋门,之后莫斯科人不服气了,他们认为是他们赶走了拿破仑,他们才是真正的胜利者,因此仿制法国的模样也建了一座凯旋门。

        其实细心一想也就理解了。任何一个民族在与外敌交战中,为了鼓舞本民族的自信心,都认为自己是最后的胜利者。如同一场拳击比赛结束后,在裁判还未定出胜负之前,对手双方都在向观众表现自己是胜利者,他们要在粉丝面前表现出自己强大的一面。然而,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战争也是如此,他们的人民希望自己是胜利者,也需要在精神上为自己制造一个胜利者。其实,局外人看的是清楚的。

      


作者:云顶耕人

《旅俄见闻之莫斯科(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云顶耕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