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井冈三日(六):独有豪情精华

发表日期:2016-11-05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景区:井冈山 洣泉书院 点击数: 投票数:

       首先是有一个好消息,《井冈三日》的第二集“更有潺潺流水”上了POCO的旅游首页,现在旅游首页的更新非常之慢,能上还是挺高兴的,谢谢版主吧。

      书接前文。从八角楼出来,路边的辣椒很不错,漂亮。

 

 

       在路上,司机在一个庙宇停了下来,原来是象山庵。实话实说,在这次去象山庵之前,我并不知道象山庵。

 


 

       象山庵位于江西井冈山山市茅坪村。此庵始建于清康熙癸巳年(即1713年),座东北,朝西南,初建时内设“大佛殿”、“达摩祖师殿”、“千斋殿”三个大殿。据传,当时整个庵堂设有99根大柱,香火鼎盛时,也曾有99个尼姑在此修行,是湘赣边界的名庵。

 


 

       在整个井冈山风景区,它处在一个相对偏僻的位置,所以游客很少。

 

 

        象山庵是因庵后的山称象山而得名。

 


 

         大雄宝殿。

 

 

        两边的偏殿。

 

 

        1928年5月25日,毛泽东、贺子珍就是在象山庵的这个房子里正式成婚。

 


 

        这里有模拟当时婚礼的现场。

 

 

        老柜子上的画还是非常古朴的。

 

 

       在井冈山革命斗争时期,这里曾是红军的重要活动场所。如红四军后方留守所、红四军机炮连、湘赣边界特委机关印刷厂均设在此,永新、宁冈、莲花三县党的组织联席会议和湘赣边界第一期党团训练班,均是在此举办。会后,隐蔽藏匿在茅坪一带山中的党员,都返回各县,相继恢复和建立起党的组织,积极开展工作,建立地方武装,发动群众打土豪,分浮财,开展农村游击暴动,领导本县群众进行开创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伟大斗争。

 


 

        从,象山庵出来,旅游车来到了红军造币厂。就此这趟专线旅游就结束了。

 

 

        红军造币厂位于江西井冈山市茨坪西北面的上井村。

        1928年4月下旬,朱德、毛泽东两军在井冈山胜利会师,5月初正式宣布成立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后改称红四军),部队不断壮大。而湘赣两省敌军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也实行频繁的军事“围剿”和严密的经济封锁,根据地军民面临着严重的给养困难。1928年5月,在王佐的建议和推荐下,红军军部将军民们打土豪和战场上缴获的大量的首饰和银器具等,运用谢氏花边厂的铸造技术,请谢火龙、谢官龙等谢氏兄弟为师傅,在井冈山上的上井村,借用农民邹甲贵的民房,创办了井冈山红军造币厂。并先后在上井的牛路坑、大井的铁坑、茨坪和金狮面的红军洞等地设立了造币厂的粗坯车间和冲压车间。王佐是红军造币厂的主要负责人。
       红军造币厂沿用“墨西哥”版别铸造了第一批银元,并在每块银元 上,凿上了标志着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自己发行流通的“工”字印记,称为“工”字银元。它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红色政权最早在革命根据地内发行流通的第一批金属铸币。
       当时的红军造币厂由于条件和技术等各方面的限制,只能因陋就简,就地取材,只打造了银元1万多枚,银料1000公斤。但是,井冈山红军造币厂的建立和“工”字银元的发行流通,成功的帮助了当年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军民,度过了艰难的岁月,也为此后的湘赣革命根据地造币厂和中央苏区造币厂的建立积累了经验,奠定了基础,它在中国革命政权的货币发展史上是占有重要的历史地位的。
      造币厂坐落在百竹园里,周围环境还不错,都是绿油油的竹子。
 


 

        一路上回来,重新回到游客服务中心。换成我们自己的车子,离开井冈山。Bye,Bye,井冈山!

 


 

        回去的路上,安排在炎陵县打尖,吃饭,顺道去洣泉书院看看。  
   洣泉书院位于湖南省株洲市炎陵县城,始建于宋嘉定年间,原名黄龙书院。乾隆十八年 (1753年)由知县周仁魁重修,并拔官田充实经费,更名为烈山书院。嘉庆二年(1797年) 酃县知县赵宗文增修斋舍,因县有洣水发源南境之根索岭下自东南流入西北,贯穿县境,于 是取学者诚能如泉之涓涓不息,则百川学海无不可至之意,将烈山改为洣泉,道光五年( 1825年)知县沈道宽将书院迁建至北门外校场坪改名酃湖。同治二年(1863年),邑绅万典 璋将书院迁回原址,复名洣泉,此后洣泉书院兴学不断,当时书院有学田272亩,年收租谷 548石以供经费,著名的山长有安仁周元和、宁乡王开卓等,清朝末年洣泉书院被改为第一 高级小学堂。        

  洣泉书院处于洣水发源地,背青台、面鹿原,遥望云秋,诸山而列,书院坐北朝南,以南北为中轴线,东西两厢房对称,屋檐施石沟滴水,封火山墙, 房檐四角起翘高挑,玲珑别致,属江南清初祠堂建筑形式。
  洣泉书院为土木结构,三进两厢式建筑,建筑面积1942㎡,两厢为学生学舍,有大小房间58间,或许正因为狭小而恰恰给人一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 只读圣贤书的寒窗书香气氛,整个书院古朴幽静,院前四根大园木柱威武挺立于两侧,气势非凡,院内古树苍绿青翠,后院有花坛,鱼池装饰别有一番情趣。
  站在大门口一眼望去,建筑中轴设有大门、讲堂、大成殿三进,依次增高寓意步步高升,书院一进为天井式室内庭院,院内两株古桂花树,每到农历8月 便是满院芳香,入大门沿回廊,经讲堂两旁狭长的通廊,可进入大成殿和东西斋舍,交通流线明确合理动静相宜。

 

 

       二进是中厅,即书院的核心部分讲堂,为 历代老师授课的场所,门首高悬一块木匾“魁星点斗”,为道光年间大清翰林孔继勋在此讲学时所题,目的自然是希望学子们,学有所成,金榜题名。讲堂 两边的走廊上方是拱形门。两旁一副长联,左为“宋黄龙明烈山清洣泉芳名雅颂乾转坤旋万代宗师绳祖武”,右为“圣科第贤政要仁勋业俊彩星驰龙飞凤舞千秋懿士裕后昆”。

 

 

         1928年4月中旬,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回师炎陵县县城,团部设在洣泉书院。

 

 

  过讲堂后左右有两个对称布局的天井,洣泉书院共有天井11个,大小不一,变化多样,这些天井不仅巧妙地解决了屋顶排水问题,且收到了很好的采光、 通风的效果。

 

 

  正面为大成殿,殿内中原设有孔子神位,两侧为先生寝房,洣泉书院大成殿的后侧,原是书院老师的住室,左右两间、中间为天井,花池是整个书院的 后花园,在书院的东侧斋舍,共有号舍20间,每间不足5平方米,是名符其实的斗室,两侧斋舍与此对称布局,形制大小及数量基本一致,生员每两人一间, 寒窗苦读,斋舍有时也兼作考场,自宋至清,炎陵考取进士11人,举人43人,贡生374人,大部分人都在洣泉书院就读过。

 

 

        校舍之间有走廊相环,天井相通。

 

 

        门上古朴的雕塑。

 

 

        是曹国舅和韩湘子?

 

 

       1928年3月,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 一团来到酃县城,团部设在洣泉书院,他领导了酃县“三月暴动”,部署了接龙桥战斗,为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和湘南起义部队向井冈山转移和两军胜利会师创造了条件。

 

 

      毛泽东的恰同学少年。

 

 

       为了纪念那段珍贵的历史,1970年,炎陵县在书院左侧兴建了“工农红军革命活动炎陵纪念馆”,以丰富的革命文物和翔实的历史资料,真实记录了第一次连队建党、毛泽东与朱德第一次会面、根据地第一次土地改革、第一次政治培训等根据地一系列首创性革命活动,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红色旅游景点。

      毛泽东与朱德第一次会面到底是在哪里?一般认为是在龙江书院。

      “1927年9月29日,毛泽东率领起义部队到达江西永新县三湾村,在枫树坪下记下了著名的“三湾改编”故事。随后,部队上了井冈山。

       秋收起义部队上了井冈山的消息,很快被风的使者带给了正在粤赣山路上艰难踯躅的南昌起义余部。朱德、陈毅心头为之一振,豁然开朗,立即派毛泽覃前往联络。无独有偶,毛泽东也在急切地寻找朱德,并派人下山接应南昌起义部队。双方的代表各显神通,不辱使命,各自找到了对方。1928年4月下旬,这两支在大革命失败以后最早发动武装起义的工农革命军,在历经百折千回之后终于会合到了一起。

      4月24日前后,井冈山翠竹葱郁,杜鹃灿烂。砻市龙江书院里,一场历史性的会面徐徐拉开大幕。

      朱德、陈毅早早地站在龙江书院门前的石拱桥上翘首以待,远见风尘仆仆的毛泽东身着一件灰布衣,健步如飞地向他们走来。到了拱桥前,毛泽东疾走几步,朱德紧趋而上,两双大手紧紧相握在一起。“你好,润之兄!”“你好,玉阶兄!”他们使劲地摇着对方的手臂,是那么热烈,又是那么深情。

       5月4日,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合编成立,后按中央指示改称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从此,毛泽东和朱德这两位近乎完美的天才搭档,带领这支朱毛红军,以如椽之笔书写了中国历史的壮丽篇章。”

      在书院,才了解到有另外一个版本。

  “距今85年前的1928年4月中旬,毛泽东和朱德在湖南酃县(今炎陵县)第一次会面。从此,两位伟人开始了在中国革命与建设史上长达半个世纪的亲密合作,谱写了一曲无产阶级革命友谊的壮丽赞歌。
  互派代表联络1927年10月上旬,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从浏阳文家市出发,沿着湘赣小道向湖南酃县挺进。10月4日在宁冈古城会议上,毛泽东决定在茅坪建立留守处,安排伤病员,同时也与袁文才见了面。
  10月12日,部队到达酃县十都,毛泽东刚在万寿宫住下来,就请来了何长工。第二天,何长工化装成一个逃兵,乘船由洣水进入湘江,不几天到了省会长沙。首先找到了裕民纱厂党支部书记欧阳协,并通过他找到了湖南省委,省委负责同志听完汇报后,告诉何长工,可以将汇报转告湘南特委,并告诉他南昌起义部队到了赣南、粤北一带,还拿出50块银洋给何长工作路费。

    于是何长工绕道武汉、上海,于12月上旬到达广州,正遇上广州起义失败,何长工没有打听到任何消息,准备启程返回井冈山。无奈广州至韶关的火车不通,只得在旅馆继续住下来。12月中旬,火车终于通了,何长工立即搭车来到韶关。
  在韶关的旅社,何长工无意间听到入住的国民党军官说起朱德所部的下落,于是又匆匆上路,赶到离韶关40多华里的梨埠头,终于见到了朱德,把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到达井冈山地区的情况和毛泽东派他来寻觅南昌起义部队的经过作了详细汇报。朱德听后十分高兴地说:“我们从南昌撤出来,跑了几个月,都没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我们很想去找毛泽东同志。前不久,我在江西信丰见到赣南特委派来的同志,才打听到你们的下落,并派毛泽覃到井冈山找毛泽东同志和他的部队。”两天之后,何长工准备返回井冈山,临别时,朱德送给他30块银洋和一份给曲江县委的介绍信。
  与此同时,由张子清、伍中豪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团第三营在遂川大汾遭敌袭击,也转战来到了赣南。陈毅闻讯后,化装成农民前往联系。而受朱德委派的毛泽覃化装成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副官的身份,由郴州、永兴、安仁经茶陵、酃县去找毛泽东部,途经茶陵与宁冈交界的坑口时,碰到了袁文才的部队。袁文才、陈伯钧等得知他是朱德部派去井冈山进行联系的同志,当即派人把毛泽覃护送到井冈山。11月中旬,毛泽覃到达大井,见到哥哥,详细汇报了朱德部队的情况。
  1928年3月上旬,湘南特委派代表周鲁到达宁冈,要求将工农革命军开赴湘南,策应湘南暴动。3月18日,毛泽东率部到达酃县中村,随即派毛泽覃率特务连前往耒阳,与朱德部队进行联系。毛泽东在中村待机期间,给部队上政治课,发动群众开展插牌分田。
  3月下旬,毛泽东接到湘南起义失败、朱德率部向井冈山转移的消息,随即分兵两路,前往湘南接应。一路以第二团为右翼,由何长工、袁文才率领向郴州方向挺进,阻击尾追湘南起义部队的湘敌。一路以第一团为左翼,由毛泽东率领,向桂东、汝城方向前进,阻截由粤北前来“会剿”的敌人,掩护湘南起义部队向井冈山转移。
  何长工、袁文才率第二团挺进资兴,会合了邓允庭带领的郴县农军第七师两个团。为了阻击北犯的粤敌,在何长工统一指挥下南进到滁口,击溃敌军一个团又一个营,随后北撤,在资兴城郊会合了陈毅率领的数千农军,决定一起东撤。
  毛泽东率第一团在汝城与桂东交界的寒岭界首先击溃汝城何其朗的“宣抚团”,接着又在汝城银岭脚、鸭屎片一带将何其朗部大部分歼灭,并占领了汝城县城,随后又在县城附近击溃了由粤北扑向湘南起义部队的胡凤璋所部第一路游击师,在资兴龙溪洞与萧克率领的宜章独立营会合后,于4月16日回到酃县城。
  毛泽东在酃县洣泉书院住下不久,接到当地干部报告:追击朱德部队的湘敌吴尚第八军张敬兮团和罗定带领的“攸茶挨户团”正向酃县县城窜来。毛泽东立即召集干部会议,部署城西接龙桥战斗。
  次日中午,敌人在火力配合下,蜂拥而来。我军全体指战员按预定方案,分两路抢占湘山寺和龙王庙、咯嘛形两个制高点。敌人多次进攻,都无法奏效,只得狼狈退了回去。到下午4时,张敬兮亲自向我军高地发动第十一次进攻。正打得难分难解之时,猛听得敌后枪声骤起。原来,九连连长王良、党代表罗荣桓接到张子清命令,率部插向敌后,将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战斗至黄昏时刻结束,敌人逃往茶陵,毛泽东也立即率部队撤出酃县城,转移到坂溪宿营,18日经石洲、十都回到宁冈。
  在工农革命军的掩护下,湘南起义部队迅速转移。第一师由朱德率领,经耒阳、安仁、茶陵,很快到达酃县沔渡。宜章三师、郴县七师在陈毅率领下,从郴州向资兴、桂东方向挺进,在资兴城郊与何长工、袁文才率领的第二团汇合,然后经桂东和酃县的中村、水口到达沔渡,与朱德的主力部队会合。
  毛泽东回到宁冈后,就听到朱德、陈毅两部已到达酃县沔渡的消息,心里非常高兴。第二天一早,他便迫不及待地率领第一团三营一连赶往沔渡。在沔水河畔的张家祠大门口,毛泽东见到了正在迎候的朱德、陈毅、王尔琢等人。
  饭后稍作休息,两位领导人首先各自回顾了起义队伍的近况。毛泽东着重介绍了井冈山地区及周围的地理、政治、经济与社会状况、党组织情况、群众基础以及半年来武装割据的基本经验。然后,共同具体商定了两支队伍会合整编后部队的番号、建制、干部人事安排等问题,决定部队番号定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王尔琢任参谋长,陈毅任士兵委员会(后改为政治部)主任。根据现有兵力,下设三个师,九个团。
  随后,两军领导人就建立根据地问题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和讨论,他们总结了部队过去的经验教训后,一致认为必须建立以罗霄山脉中段井冈山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以此为基础向四周发展,并决定将建立发展根据地的任务作为两军会师后的唯一工作。
  晚上,两支部队在沔渡举行了联欢会。会上,毛泽东、朱德分别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为了做好两军会师的准备工作,翌日早饭后,毛泽东先期返回宁冈,召开了团营以上干部和袁文才、王佐以及宁冈县委负责同志联席会议,通报了同朱德会见与两军合并成立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的有关情况。同时,一方面部署动员群众为迎接朱德部队做好宿营安排,另一方面部署做好会师大会的准备工作,除井冈山各哨口留下一定兵力坚守岗位外,其余分驻各地的部队按新建制开赴宁冈砻市。与此同时,朱德也在沔渡对部队进行了动员,强调两军正式合编后要严格遵守纪律,搞好团结和军民关系。然后,按预定时间于4月下旬向宁冈集中。
  由于毛泽东回宁冈的准备工作如期完成,朱德部队一到,便受到了当地军民的热烈欢迎。5月4日,在宁冈砻市由陈毅主持召开了两军胜利会师和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成立大会。朱德、毛泽东先后在会上发表了演讲,正式宣布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的新建制和领导人名单。全场欢呼雀跃,鼓号声、掌声与鞭炮声响成一片,庆祝两军胜利会师。大会在“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工农革命军万岁”的口号声中达到高潮,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全盛时期也从此开始了。”

      也就是说,朱毛第一次会师的地点是在炎陵县的沔渡。

 

 

        我们到书院时,已经5点,书院已经关门,守门师傅很好心地让我们进去参观。出来时,已经晚霞漫天。

 

 

         晚上就在书院附近的神农土菜馆吃的饭。

 


         菜的分量特别大。

 


 

       吃完饭后,一路转到京珠高速,休息三个点,保证安全到达长沙。

       在路上,天气很好。“独有豪情,天际悬明月,风雷磅礴。“这次井冈山之旅,仿佛也有了那么一些豪情。这次井冈山之行,对井冈山的困难有了更多的理解,对井冈山的精神有了更多的体悟。

       当我辈平常之人,就如林彪,对红旗能打多久有所怀疑时,是毛泽东。“独有豪情“。“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然后就是“天际悬明月,风雷磅礴”。一轮朝日就这么升起来了。

       是为记。

 

关键词:象山庵洣泉书院井冈山红军造币厂炎陵

作者:阿钟

《井冈三日(六):独有豪情》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阿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