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北上川甘青驴行大西北藏区(二)甘南郎木寺攻略

发表日期:2016-11-08 摄影器材: 尼康 D5000 景区:郎木寺 点击数: 投票数:


(二)甘南—碌曲郎木寺篇

第五日(7月1日)

    早起,在住处(九寨沟景区附近的彭丰村)早餐稀粥,油条,共六元。

    7:20旅馆女老板带了店里要乘车旅客到彭丰村对面公路等车。约7:45,我和凳子坐上九寨沟-兰州班车启程去郎木寺。

    今天行程约320公里,先向西南到松潘县的川主寺镇,再接上国道213,折往西北方向穿越以若尔盖草原出名的的若尔盖县,进入甘肃,最终到达郎木寺。

    上车后交了120元车费,向售票员要车票,竟不给车票,称半路上车无票,其他6一7彭丰村上车及此后路途上车人均不给票,看来还是在九寨沟车站正式买票比较妥当。

    1小时3O分左右班车到川主寺(海拔2988米),其后,右转上了国道213,穿越了若尔盖草原。


    正好今天是七月一日,无意间也算是坐班车重走长征路。

    若尔盖草原面积不限于若尔盖县,它包括了川西北的松潘、红原、阿坝、若尔盖,以及甘肃的碌曲、玛曲和青海的久治等县的广大地区。

    若尔盖草原地处青藏高原东部边缘,海拔高度在3300米至3600米之间,也被称为松潘高原。四周群山高耸,处在东边的岷山,南面的邛崃山,西边的果洛山、阿尼玛卿山,北面的西秦岭等高山大岭环抱之中,是高原上的一个盆地,不断地汇集了四周雪山的雪水,因此形成这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若尔盖草原是沼泽湿地草原,在游客看来草原风光旖旎,蓝天白云,繁花似锦。不过,当年红军长征时经过这人烟罕见不毛之地,天寒地冻断粮无食吃尽苦头,不少人长眠于此。经过草原时,从班车车窗里上看见七根火柴,班佑烈士等记念长征红军的标志性雕塑。

   快到郎木寺,汽车加油,乘客下车嘘嘘。郎木寺在老外中名头特别响,同车的也有老外。



    甘南郎木寺处在川甘青三省交界之地,广阔的大草原历来盛产良马,但藏族没有日常生活的必需品——茶叶,因此,就应运而生了中原与吐蕃的马匹与茶叶互市。

    离郎木寺不远处的213国道若尔盖段就是修建在唐朝的“茶马互市”的古道上。公元1047年,宋朝正式在四川设茶司,在甘南设马司,管理茶马贸易之事,“凡市马于四夷,率依茶易之”。随着商贸的繁荣,清同治四年(1865年),不断有甘肃、宁夏回族商人在郎木寺经商,并在此地落户,随后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东乡族、撒拉族等民族聚居渐成村落,于1943年在郎木寺修建了清真寺。所以,郎木寺共有三座寺院,除了藏传佛教的格尔底寺、赛赤寺,还有一座清真寺。这座清真寺距离格尔底老寺仅约50米,绿色柱子很显眼。

    当然,郎木寺主要居民还是藏族牧民。一般把甘南藏区跟青海藏区称为安多藏区,而把现在的西藏称为卫藏,川西和滇北藏区称为康巴藏区。


    中午约12:30,在国道213川郎公路郎木寺段下车,15元包小面包车从公路到南面七公里的郎木寺镇上,此地海拔3478米。我们入住吉祥旅馆,90元一标间,放下行李,略微洗漱,再喝喝水,吃吃糕点(怕高反的脾胃仍不适应,在九寨沟买了蛋糕),稍稍躺床休整下。


   我高反闹肚子,两日没有怎么吃。旅馆过道很宽,摆有座椅,阳光从窗外映入,很惬意。在九寨沟漳扎镇时专门买了容易消化的蛋糕,现在还有一袋,正好作为午餐细品。

    郎木寺其实是一个地名,而不是一座寺庙名称,是一个囊括了川、甘两省的地名,两省依照地名法的相关规定,规范的写法均为“郎木寺”。郎木寺是甘肃与四川接壤的地方,地处四川、甘肃、青海三省交界处。最早写成汉语郎木寺作为地名出现,是在1935年8月红军长征时的一份电文中出现了3次,后来(50年代初)西北野战军根据藏语标注在军用地图上也写郎木寺。

    郎木寺的藏语地名读作“达仓郎木”,达仓意思是虎穴;郎木的意思是仙女。因为嘉陵江上游主源之一的白龙江起源于此,郎木寺也以白龙江为界,北面是甘肃,南面是四川。属于甘肃是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郎木寺镇;而属于四川是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红星乡郎木寺村。

    白龙江起源于四川境内的纳魔大峡谷(就在四川郎木寺附近山谷中,网上也有文字称作白龙江峡谷)108个泉眼。这峡谷中有个山洞据传有猛虎,洞中钟乳石酷似亭亭玉立的仙女,因此叫虎穴仙女,也就是藏语达仓郎木,平时简称郎木。俺想大概当时红军听当地人称呼地名是郎木,加之有寺庙,就称此地为“郎木寺”了,应该这就是汉语郎木寺地名的由来。

    实际上郎木寺这地方甘肃四川两省居民混居。虽说以白龙江为界,但俺到那里一瞧,所谓白龙江却是窄窄的、浅浅的数米宽,似乎连小河都称不上,加之现在到处盖房子,有的地段这江或河都被路面遮盖着,问当地人都搞不清楚哪是甘肃哪是四川。不过这地方佛教寺庙倒有两座,都属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历史悠久。

    四川境内的叫“安多达仓纳摩寺”,也称格尔底寺,甘肃境内的叫“安多达仓赛赤寺”,简称赛赤寺。

    格尔底寺相对地势开阔些,寺院附近有成群牛羊悠哉游荡于山坡上吃草。格尔底寺院的第一世活佛茸青根登降参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七大亲传弟子,于1413年建立该寺院。因为第一世格尔底活佛的诞生地是嘉绒地区(今四川马尔康一带)一个叫格尔底玛的地方,所以人们将修建在达仓郎木的寺院称为格尔底寺,这一称谓在历史上和信教群众心中的地位神圣,象征着威严,标榜着智慧。寺院最负盛名是有个肉身舍利塔,这里供奉着五世格尔登活佛的法体,这是全藏区历史最长、保存最完好的肉身法体,尽管时光已过去了200多年,但据说肌肤仍有弹性,面容仍然如昔。


    当日,略事休息,约15:30俺就出门到四川格尔底寺逛荡去了,几百米外的甘肃赛赤寺留待明早再去。


    出门,在郎木寺街上拍个地图。我最喜欢看地图。

    再来个郎木寺地图。我的住处就在红星附近。

    郎木寺佛教圣地,看见街对面这“偷情圣地,等你艳遇”字样,不禁心惊肉跳,更要命的是窗户内正有一个高大壮实的大喇嘛在消费。可惜广角不够,拍了店门,只拍到半扇窗户,而且反光强烈,隐去了大喇嘛的高大形象。 

   一个镇两个省,都标榜是郎木寺,这个路口沿郎木寺标识牌去的是甘肃的郎木寺(赛赤寺),左转才是四川的郎木寺(格尔底寺)。

    俺主动向路边的卖票喇嘛买了格尔底寺门票(30元),进入格尔底寺。其实,这格尔底寺并无显著的围墙之类建筑隔离开民居,寺院各座庙宇之间散落分布着不少藏族民居,如果存心逃票非常容易。

    从南面白龙江峡谷(藏族人称纳魔大峡谷)流出的溪水,清澈透凉,就在格尔底寺前汩汩流淌。附近村庄藏民生活全靠这条溪流,藏族妇女清晨就开始在溪中劳作。有几个喇嘛甚至直接把小轿车开进溪流中,进行清洗,俺瞧有的轿车似乎档次并不低。


    格尔底寺转经筒,藏传佛教寺院四周大多有很多转经筒


    格尔底寺对面山坡有一座独立寺庙,图案似乎都是捉鬼的,不知到底是何庙。




    格尔底寺对面山坡寺庙,藏画似乎是驱鬼内容的,不知是保平安,还是求医的寺庙。



    格尔底寺对面山坡,藏民朝天呼号,甩抛“龙达”。


    藏民不时朝天空喊叫并撒白字片,我想会不会因为此处有天葬场,是在为死者招魂。后来,看见网上有文字称“天空散撒着的是祈祷吉祥的龙达(印有经文的方开小纸片)”。

    喇嘛在绿草地休闲



   郎木寺东面红色砂砾岩壁高峙,状如僧帽。可惜天气不佳,天气晴好,非常壮观。




   格尔底寺


    寺院彩绘



    不但玻璃罩着,还加铁网防护,难道真是金佛?





   且行且摄,遇见一个十来岁的小喇嘛,略懂汉语,口音很重,我听不大明白。见他对俺的相机很感兴趣,便把相机交给他。他也有模有样地拍起来。后来看他后来像拉风箱似的,手抓遮光罩拉前拉后变焦观赏取景器中的风景,俺有些心疼这相机呢,这可是六年的老伙伴,万一生病了,俺的千里行程才开始呢,后面怎么拍呀。等他拍几张,便拿回来了。

    正好走到南侧一个较破旧的小寺院内,小喇嘛指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喇嘛说那是他的师傅,俺也没在意。小喇嘛紧接着怀疑地打量我,并问,你买票了吗?俺掏出买的门票,给他看,自豪滴说,我当然有买票呀!小喇嘛显得很高兴把俺的票拿走,跑去找他师傅,用藏语说了一会儿。然后,高兴地对我说,来,师傅同意了,我带你去看宝贝。然后,拉我要进这座寺庙的主殿。

    俺看殿门用破布遮蔽,显得殿内很昏暗,进去无法拍摄(入门级相机高感太差),加之一向与佛无缘,便说不去了。小喇嘛似乎很吃惊,不高兴了。俺听不懂他跟师傅怎么交涉的,想过去可能好不容易才让他师傅允许我进去看宝贝,也因此不想麻烦小喇嘛,所以没进去看宝贝。

    现在想想,那个所谓宝贝会不会就是格尔底寺的镇寺之宝——五世格尔登活佛的法体,那可是全藏区历史最长、保存最完好的肉身法体呀!一般人可随便看不到的,当然这只是俺从小喇嘛生气的样子猜测宝贝的宝贵。



    格尔底寺南侧的大峡谷(纳摩峡谷)入口处,里面有虎穴、仙女洞等。


    郎木寺,右下方近处是四川的格尔底寺,左上角是甘肃的赛赤寺。


    格尔底寺规模比赛赤寺大,相比金碧辉煌的格尔底其它殿堂,据说这座雄伟的木塔历史最久远。



    格尔底寺背后的山坡上也有转经的小庙


    山坡上赶路的臧女,没胆量拍正面,只好拍个背影。其实,很想正面拍拍色彩鲜丽的藏女服饰,无奈,胆不够大呀!或许算是有摄心无摄胆。

    在格尔底寺西侧上坡远望。


    在山坡上,瞧见格尔底这木塔内有两只梅花鹿,准备特意拐进看看。照片左侧那个墨绿建筑就是清真寺。


    木塔很破烂,门都快烂掉了。

    不过有藏族妇女在殿堂口安营住宿。

    在木塔寺院东侧找到可爱的梅花鹿

    五体投地祷拜。

    看见木塔上的图案,觉得很眼熟。


    记起在色达看见藏传佛教寺庙上都有这个图案,像只大鸟或老鹰。在五明佛学院小卖部问过,说是大力金刚神,保护佛寺的。

    此行最后一站,在天水麦积山石窟9窟中七佛阁看见彩绘壁画也有类似图案,查了不少资料才明白这种鸟翅人面、尖嘴鸟爪是“迦楼罗”,也叫“金翅鸟”。

    迦楼罗原来是以龙为食,后被释迦牟尼收为护法,常在佛的背光之上护卫佛法。《说岳全传》一开始,就在第一回讲了个迦楼罗的故事。

    佛祖释迦牟尼在西方极乐世界宣讲佛法,佛祖升于莲花宝座,迦楼罗敛翅收爪眼射金光,在背光上护法。当是时,佛祖讲得天花乱坠,信众都屏住呼吸、安静地听法,千万人佛场中只听见洪钟般的如来佛声音,佛场中一个女居士却突然放了个屁,臭不可闻,致使寂静的会场一下子骚动起来。暴虐之性未尽的迦楼罗见那女居士污秽不洁,不禁大怒,展翅而起,飞落女居士头顶,尖嘴只一下就把女居士啄死了。释迦牟尼目睹此景斥责迦楼罗说,你跟我听法已有多年,依然没有改变你残暴的本性,你还是转生为人,到人间去经受一番苦难吧。于是迦楼罗展翅一飞,转世到凡间成为岳飞岳鹏举。被啄死的女居士也转世成为秦桧的夫人王氏,以后夫妇二人东窗之下密谋害死了岳飞。

    在藏区,我看到所有寺庙顶上均立有迦楼罗雕像,把它视为寺庙的保护神。


    16时过后,天色转阴暗,气温迅速下降,我见天色昏暗便回到旅馆。跟凳子见面得知他到纳摩峡谷转了转,并没有上到格尔底寺背后山坡。便给他带路,又来到格尔底寺后山。由于这地方拍摄角度好,凳子很兴奋。此时纳魔峡谷中刮出的寒风啸林而过,我立刻感觉阵阵寒气入骨,急忙招呼凳子赶快离开山顶。

    回到郎木寺镇上,我们找了家回民面馆,两人要了羊肉汤,醋溜白菜,干锅菜花,面片,白米饭。可惜我前两日在松潘买的酱牦牛肉,一口未吃,也只好扔了。


    天冷,凳子想来点酒,俺提醒回民似乎禁酒的。问店员有否酒,回答不卖酒,可以自己外面带入。凳子出去买回劲酒一小瓶,跟俺一起小酌几口暖身。

    回到旅店仍觉寒意袭人。亲们,俺出发时,福州气温37度上下,此地海拔近3500米,此刻温度该是6度左右,几乎是俺城市冬天的最低温度了。

    出发时,认为六月盛暑旅行,没带毛衣,看来非常失算了。

    夜间,时醒时睡,感觉冷热交替,冷得打颤,热得冒汗,赶紧服了感冒药。


第六日(7月2日)

    清晨,浑身酸麻痛涨,不得起床,便叫凳子自己先去玩,不用等我。特意嘱咐他,中午11:30前必须赶回。

    我原计划,今日一大早就去甘肃赛赤寺,无奈又昏昏睡去。延至上午九时多,终于强打精神起床洗漱。

    由于浑身疲软无气力,背不动单反相机了,便揣个手机(仍是去年的诺基亚1020)出门。

    在镇上街边,稀粥,馒头,鸡蛋,五元搞定。

    与格尔底寺隔河(即所谓的白龙江)遥遥相望的是在甘肃境内的赛赤寺。顺大路过桥,一上坡就是甘肃的赛赤寺。这座桥,应该就是网友所说的甘肃四川界桥。其实不然,这桥两端的整条大路都是甘肃的,只是桥东道路往南一段距离才是属于四川的。

    甘肃境内的赛赤寺在安多藏区名声显赫,主要是因其创始活佛具有至高无上的学养。“赛赤”为藏文音译,有“金色的宝座”之意。赛赤寺的第一世活佛降参桑格聪慧过人,德行高超,在西藏求学期间获得了佛学界授予的最高学位和荣誉——赤哇,俗称“赛赤”(第一个坐上“赛赤”宝座的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赛赤寺创建于公元1748年。创始人即第一任赤哇降参格桑年届七十岁,应家乡人民再三请求,经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的允准返回故里弘扬佛法,即创建了赛赤寺院。

    目前,分属甘川的两寺庙为争抢旅游知名度都自称是郎木寺,造成游客不小疑惑。

    桥东侧的郎木寺指示牌也可证明这段路是在甘肃境内,否则,在四川境内立这指向甘肃的郎木寺牌子,肯定早就被拆了。

    过桥进入甘肃赛赤寺,老老实实购买门票30元。

    四下随便转转。


    甘肃赛赤寺后面有个天葬场,如果碰上天葬可以观看。赛赤寺天葬场是目前藏区唯一默许近距离观看天葬的,只要天葬者家属不反对。

    沿左侧山路步行1公里多。

    海拔近3500米,加之感冒乏力,终于拼力来到了赛赤寺西南侧的天葬场,可是机缘不至,今日没有天葬。

    朦朦雾天中,只有我一人在天葬场四周转悠。

    吓一跳,乍一看还以为牛骨,仔细端详,分明是人的大腿骨,骨盆,还有腰椎。

    应该是天葬场地,糌粑是搅拌割碎腐尸肉喂秃鹫的,碎尸用的工具遗弃满地。

    不远处还有个箱子,收纳天葬工具,看这样子是一次性使用。


    独自在天葬场盘桓了近二十分钟。站在高处视野好,回程不走那弯曲的小道,直接穿越山头回赛赤寺。

    在天葬场外百米处,遇见两位藏族老妇。

    问她们卖得是什么?不料,言语不大通,“米拉,米娜”,事后才知道那是蜜蜡。

    她们又从玻璃瓶里倒出几块琥珀。

    看着面上两串手链还不错,问她们哪个价钱最高,她们说是右下方那个陈旧的手链,说是“老米娜”,一串一百元。我给了一百元,要了老米拉,叫他们随便加点东西给我。老妇脱下颈中项链解出一粒较大色彩鲜艳的给我,又加一条黑小珠项链。然后又邀我,再买些什么。我摆摆手说没带钱,还掏出兜里的零碎钱给她们看,就告别下山了。其实,我身上还是有几百元的,只不过出门旅行买个作纪念罢了。


   空阔无人山野里,悠哉白马。

    雾雨缭绕中的赛赤寺。

    赛赤寺大殿,金光闪闪。

    再见了,赛赤寺。



    11:35,我回到吉祥旅店结账,和凳子上街吃午餐。

    14点过,和凳子登上郎木寺至夏河的班车(车票70),启程奔拉卜楞寺而去,路程大约有224公里。



   郎木寺—夏河(拉卜楞寺)班车,每日只有一班。

    再见啦,郎木寺。


作者:老人海

《北上川甘青驴行大西北藏区(二)甘南郎木寺攻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人海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