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北上川甘青驴行大西北藏区(三)甘南拉卜楞寺——环青海湖攻略

发表日期:2016-11-14 摄影器材: 尼康 D5000 景区:青海湖 点击数: 投票数:


(三)甘南—夏河拉卜楞寺篇


    7月2日下午14:10在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郎木寺镇坐上班车,前往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九甲乡拉卜楞镇的拉卜楞寺。其后,穿越了碌曲县、合作市,班车行驶了220多公里,终于19点许到达了夏河县县城。

    拉卜楞寺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城西,地址是夏河县九甲乡拉卜楞寺镇拉不愣寺,坐落在大夏河北岸、西北山似大象横卧,东南山似松林苍翠,大夏河自西向东北蜿蜓而流,呈右旋海螺状,是藏族人民心目中的吉祥圣地。

    夏河这个小县城并不出名,但是拉卜楞寺吸引着中外游客纷至沓来。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六大寺院有四座在西藏(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扎什伦布寺),另两座就是甘肃的拉卜楞寺和青海西宁的塔尔寺。

    拉卜楞寺被誉为“世界藏学府”,与塔尔寺不同的是,这里有六个学院,规模更为庞大,是最完整的藏传佛教教学单位。整个建筑庄严巍峨、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极为壮观,具有鲜明的藏族风格。

    拉卜楞是藏语“拉章”的变音,意思为僧侣的宫殿。拉卜楞寺寺主称为嘉木祥活佛,自1709年寺院创建至今,共有六世嘉木祥活佛了。不过拉卜楞寺不仅仅只有一个嘉木祥活佛,而是形成一个等级分明的,以嘉木祥活佛为中心的活佛体系。寺院内还有地位仅次于嘉木祥活佛的“赛赤”系列活佛,他们是贡唐仓活佛、德哇仓活佛、火尔藏仓活佛、萨木察仓活佛。这些“赛赤”活佛在拉卜楞寺都有自己独立的佛殿,比如拉卜楞寺地标性建筑——著名的贡唐宝塔,就是贡唐仓活佛修建的。

    拉卜楞寺始建于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规模宏伟,占地80余公顷,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经过280多年的修建、扩充,发展成为一个具有6大扎仓(学院)、48座佛殿和囊欠(活佛住所)、500多座僧院的庞大建筑群,在安多地区有“卫藏第二”之称。寺西有嘉木样别墅遍布山腰以上,崇楼广宇,金瓦朱甍,墙垣均红、黄色,寺顶四隅立铜质鎏金宝瓶,飞檐描金错彩,华丽非凡。拉卜楞寺内有铜佛像2.9万多尊,而红宫里的鎏金铜佛像有262尊,寺内还有无数的壁画、堆乡、卷轴佛画,多以佛教故事为内容,是珍贵的宝藏。


    当日出了汽车站后,在汽车站与拉卜楞寺之间的地段找个住处,方便出行。然后,放下行李,上街晚餐,小笼包-香菇肉包8;香菇菜包7;西红柿蛋汤8;紫菜汤7。


第七日7月3日

    这夏河海拔2900多米,当晚一入夜,阵阵寒气袭来,觉得跟郎木寺一样的寒冷。

    7月3日晨,见窗外飘荡着雨丝,一会儿工夫又变成淅淅沥沥的小雨了。由于在郎木寺被冻病了,心有余悸,想赖回窝。就嘱托凳子先去夏河汽车站,购买到西宁的长途车票,然后,他再直接先去拉卜楞寺,不用等我了。

    我又睡会儿,上午九时许出旅馆,十几分钟后到达拉卜楞寺开始了环寺散行。


    转经筒长廊



   拉卜楞寺院外墙周长约3.5千米,环绕有2000余个转经筒。

    五体投地膜拜


   德哇仓大门,雕梁画栋,精致绝美。



    我顺时针绕拉卜楞寺外墙而行,到贡唐宝塔正门,20元买票进去。


    登上宝塔顶端,俯览拉卜楞寺全景。



   在贡唐宝塔上,可以看见院门外有女藏民虔诚地朝拜。


    贡唐宝塔西侧有佛院在上早课。


    宝塔底层院廊两名藏族老妇在交谈。


    贡唐宝塔金顶的金饰。




    出了贡唐宝塔门口,离开拉卜楞寺外围墙,走过大夏河上的桥,穿过公路,爬上了拉卜楞寺对面的那个山坡——晒佛台。


    站在坡顶俯瞰拉卜楞寺,视野比贡唐宝塔开阔多了。


    在这山坡上可以看见拉卜楞寺众多雄伟白墙红墙的金顶佛殿之间,密密麻麻散布大片青灰色泥屋僧舍,完全可以想象出“世界藏学府”——拉卜楞寺众多的僧侣学生数量。


    此后,原路返回,沿外墙绕到西北角,有个小市场,在那吃了碗面食,继续绕行外墙至拉卜楞寺南侧。



    只知道拉卜楞寺有个狮子吼殿,应该就是这座吧。




    好大的金饼,有点震撼啦!




    隐约看见围墙内佛寺里有几个小喇嘛嬉闹。

    被小喇嘛们发现我在拍摄,注意后面高个小喇嘛手中是英语学习材料。

    再来一张,反正我在围墙外。



   南侧围墙外的山坡上,这些红白小建筑应该是拉卜楞寺历代大德高僧的归宿地。


    最后,从外围墙的一个入口台阶进入拉卜楞寺中心区。

    拉卜楞寺的僧舍




    现代科技文化无孔不入,小喇嘛不知用手机干嘛。  


    到了拉卜楞寺主寺殿。



   不过,这里的喇嘛大多不友好,特别警惕盯着相机镜头,如临大敌,一看见镜头略微朝向他们就大声叫嚷,完全没有拍照的机会。


    约14:30分,我离开了拉卜楞寺。一路上找寻书店,想买本介绍当地风土民俗的书籍。书店倒看见几家,可都是藏文书店,且从封面看卖的应该是藏传佛教方面的书籍。询问旁人,竟无人知道书店(汉文)在何处。终于在靠近长途汽车站的地方找到新华书店,里面有不少介绍藏传佛教书籍,挑选后买了索代的《拉卜楞寺佛教文化》回到旅馆。

应该感冒仍有小恙,感到困顿,便又睡觉三小时。


    晚饭与凳子一起在街上找了家小店进餐,共68元:酸辣白菜12;莴笋叶18;豆腐汤14;蘑菇炒肉片18;还有一盘蛋炒饭。

    话说这夏河县城乞丐是相当的多,每次进餐都有乞丐在饭桌旁乞讨。问店主干嘛不打发走这些乞丐?店主说,你们要给就给点,不给乞丐也会自己走的。问店主为何乞丐这么多?说拉卜楞寺是天下知名的大佛寺,拜佛人善行足,乞丐讨钱容易,所以各地乞丐蜂拥而至,就多了嘛。


第八日7月4日

    晨6:10分,我和凳子到县城汽车站乘坐夏河至西宁班车,车票79元。6:23班车开动,目标是西北264公里的青海省会西宁市。


    夏河县属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这里也是青藏高原的东北边缘,自古就是汉蕃交界之处。夏河县城(即拉卜楞寺镇)东偏北75公里,有个土门关。土门关往东33公里就是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县了。

    土门关是明朝二十四关中规模最大的,是关内关外,汉区藏区的关界。清雍正朝,土门关被辟为汉、藏、蒙、茶马互市市场关,关门早开晚闭,行人客商出入均由驻军巡查。关门与城楼在1949年被拆除了。

    夏河县是藏区,而相邻的临夏县却是汉区,绝无仅有的是在民国时代出了六位省主席:马骐、马麟、马鸿逵、马步青、马步芳、金树仁,还有10人担任过军长和军长以上职务。看见这一大帮姓马的,应该想起这不是普通的汉人,是信仰伊斯兰教的汉人,也就是回民了。

    临夏,古称河州,是古老的中华黄河文化早期发祥地之一,以“马家窑文化”为主的各类古文化遗址相继发现,原本是汉族人千百年来一直栖息繁衍的地方。河州还是有名的“彩陶之乡”,中国历史博物馆内珍藏的国宝“彩陶王”就是聪明智慧的河州古代劳动人民留下的宝贵遗产。后来,临夏成为我国回教的神经中枢,号称中国小麦加。


顺便提下西北诸马起家史。

    清朝同治年间,西北发生了一场“同治陕甘回乱”,解放后似乎出于民族宗教政策方面的考虑很少提及,或称为回民反抗清朝的起义。当时,清朝镇压太平天国起义开支巨大,就在西北等地横征暴敛,当地各族百姓苦不堪言,无法忍受。陕甘回民起义造反,几乎控制了陕西大部与甘肃除兰州之外的全部,但后来对区域内对非伊斯兰教的汉人进行屠杀,陕甘等地回民屠杀汉族百姓数百万。同样当左宗棠击败造反的回民后,汉民也对回民进行了报复性大屠杀。

    清同治六年(1867年),河州马悟真、闵殿臣等十几人为首起兵反清,推甘肃河州临夏清真寺阿訇马占鳌为帅,攻破河州屠杀汉民,并占领长达8年。当时回人杀死了河州绝大部分汉人,因此逃难的河州人都被外地人称作河州鬼,意思是河州汉人都被杀光了,看见了还以为是鬼魂。

    河州被占期间,余下汉人为躲避屠杀不得不戴白帽改信伊斯兰教。左宗棠率兵平叛后,以牙还牙以血偿命在收复陕甘的同时也杀了很多回民,唯独河州是个例外。左宗棠接受了河州马占鳌的投降,因此河州回民避免了其他地方回民被报复性屠杀的后果。此后,由于河州汉人被屠杀后,回民占据了汉人开垦的良田,繁衍非常快,幸存的汉人当初为生存改信了回教,因此人口中回民占了多数。民国时,改河州为临夏县。1956年设立为“临夏回族自治州”。

    民国时期西北诸马就是河州回军首领马占鳌、马占鳌手下大将马海晏、马占鳌帐下供职的马千龄的后代。马占鳌奸悍无比,当年左宗棠督率湘军进攻河州时在太子寺之役被马占鳌打得大败,这是左宗棠收复西北遭遇的最大败仗。可是马占鳌够厉害的,并未听从其他首领鼓噪的乘胜追击,反而说服他们乘胜投降了左宗棠。马占鳌此举换来了西北马氏此后七、八十年的“世袭军阀”。其中属于马海晏家族的有马麒和马麟(第二代),马步青、马步芳(第三代)等;属于马千龄家族的有马鸿宾和马鸿逵(第三代);而马占鳌家族后代马安良(第二代),马廷勷、马廷贤(第三代)等也都是西北拥兵军阀,其中马廷勷在冯玉祥与蒋介石的争斗中,因为先拥冯后叛冯,被冯玉祥诱捕活埋了,马廷贤在抗日战争期间投靠日寇,曾被日军委为“西北长官”。

    诸马后代遗传了先人残暴的血统,以马步芳为例。

    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2万余人组成西路军渡过黄河,进军河西走廊。马步芳倾巢而出,利用骑兵优势对西路军围追堵截。在河西战役中,西路军与马步芳部进行了连场浴血奋战,伤亡惨重,直至最后失败。马步芳对杀死或俘获的红军将领一律斩首悬挂城门示众,对被俘红军将士进行残酷迫害和奴役,仅在张掖就活埋西路军被俘人员2600多人,枪杀675人,烧死56人,扒心、挑喉、割舌等残害27人;在西宁活埋1800多人。马步芳将押解至西宁的400多名被俘女红军,强迫分给部属作妻妾、奴仆,还将俘获的红军3000余人编为补充团,押送到循化、化隆一带做苦力。 

    我此行到青海西宁时,发现马步芳的公馆居然成了旅游景点,就不知那里是如何评价马步芳这个嗜血屠夫的。 


(四)青海海西—环青海湖篇

    7月4日,清晨6:23夏河至西宁的跨省班车开车,向北经八角城城址,甘加,向西进入青海,再向北经尖扎,平安(海东)12:20到西宁八一路客运站。

下车后,叫凳子看着行李,我去看看去青海湖的车票咋买。不想,这个八一汽车站没有往青海湖方向的班车。


    询问确认后,出了车站,坐上西宁25路公交车到盐湖路口站下,到达新宁路客运站。

    我望着墙上汽车客运站时刻表,琢磨咋个走法。正好在客运站大厅看见有青海交通国际旅行社青海湖两日游推荐点,询问服务员小妹,这交通旅行社来历,回答是,就是交通系统办的。想来敢在客运站大厅做生意,应该不至于太离谱。环青岛湖我最中意的是茶卡盐湖、鸟岛、其他倒不是非去不可。不过,旅行社说这季节鸟岛关闭了,看看行程中有茶卡盐湖,而且包吃住行及门票,750元/人,性价比还可以。讨价还价,680/人,成交。签合同时,再三确定行程中不会另外加价,并要求在合同上注明。

当日就近在汽车站附近找个住处住宿。


第九日7月5日

    晨5:30起床,5:48坐上旅游公司大巴,逐点接人,要命的是最后一站到了火车站,接上几名刚下火车的游客。

    最后直到上午8时才启程。在车上,大家互相询问旅游价格,结果各不相同。最贵的是在某宝中国国际旅行社购买的880元,当时还确认是正规旅行社。其他,大多在780-850元之间。看来,再正规的旅行社都要依托当地的旅游公司。就这价格看,实际上就是层层加价,转卖游客,赚取差价。我和凳子幸运地是第一手原装货,没有被倒卖。

    出西宁市约40分钟,小姑娘导游开始介绍合同上没有的两个景点:湟源丹噶尔古城,达玉部落。说即将到达丹噶尔古城,将停车参观。湟源丹噶尔古城、达玉部落门票价80、70合150元,到时候导游个人在达玉部落会赠送游客草原藏族歌舞表演一场,以及后面再送藏族家访项目。不下车参观也可以,必须在车上等。实际上,就是违反签订的旅游合同变相加价。这所谓丹噶尔古城,我在做攻略时也看到过,没什么兴趣,不过既然来了青海湖一趟,又是这么个情况,不去,似乎浪费了时间。

    导游过来收费时,我严肃滴对她说:这是最后一次交钱,如果,此行后面还有收费项目,俺不会再掏一毛钱。并问她,所谓藏族歌舞表演、藏族家访之类的,不会到时借机来个敬酒、结婚仪式等,再借口风俗习惯,乘机收钱的项目?导游回答,绝对不会,俺也姑且信之。


    丹噶尔古城



    丹噶尔古城还是保存不少古建筑。整个古建筑景区内也像个市场,各式各样买卖均有。






   这旧县衙内表演开堂,外面过道有个县官坐的轿子。一名游客乐呵呵坐进去拍照,刚拍完,旁边马上有人过去收钱。这游客乐呵呵的笑容立马变成悔不当初的哭丧脸。


    再见了,湟源丹噶尔古城。


    出了丹噶尔古城景区,已是上午11时了。可是导游心情很好,几乎可以形容是“心花怒放”。她买了水果、点心分给大家,说是个人请客。

    前往达玉部落途中,导游说,吃完午餐,她个人将请大家看藏族歌舞表演,一是在表演厅看,或是在草原上看,问大家选哪里?都到了草原,大家一致回答在蓝天白云下的大草原看。

    旅行车开到达玉部落吃午饭。想想,这达玉部落也不大,既然旅行团队定在这吃饭,也不应该会买什么门票的。导游附加的两个景点,丹噶尔门票80,不知导游买的团体票能打到几折,这达玉部落门票再除去,全车30多名游客,导游这一趟收入应该不少呀。

    俺想,现在旅游公司恐怕给导游的报酬不多(甚至没有?),导游的收入还在于自己千方百计想办法设立名目从游客身上取得。就这导游个人增收的所谓两个景点150元门票,估计导游从每名游客那里能有近百元收入,一车三十多游客,算算,也有起码3000元入账。




    进了达玉部落,吃罢午餐,大家随导游到了草地上,沐浴阳光,等着表演。不想等了十分钟,又被导游带回到了一个礼堂,说改在室内看。可这礼堂铁将军把门,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开门。我出面责问导游,为什么改在这里,到底什么时候开始表演?大家时间不能这样白白耗去!导游说,有人要求改在室内的,现在找人去找礼堂锁匙。我说,既然你在车上征求过大家意见,决定在草原上表演,就该按照大家意见,岂可随意更改,说变就变,言而无信。导游看看一时还开不了门,就说,好吧,还是在草原。

    大家又回到蓝天白云下,围坐草地上,观看表演。不过,离开礼堂时,一对上海口音老头老太大声嘟嘟囔囔,怎么不照顾老人家,又去外面!敢情导游就是因为这个才转到礼堂的,但是这两人根本不是我们这个团队的。所谓藏族歌舞,就是景区的工作人员(看肤色应该都是藏族)换上藏族服装跳几个舞,再唱几个卡拉OK。再想想,既然安排在这进餐,搞不好歌舞就是赠送的,被导游拿来说是个人自费赠送忽悠游客的。



   这藏族歌舞倒不是学院舞蹈那样曼妙华丽,是藏族百姓日常那种舞蹈,朴实粗狂。



   看完歌舞,导游宣布就地自行活动半小时,然后集中前往金银滩草原。


    草原上的花,草原远观是平坦低矮的小草,走进草原都是没过膝盖的。

    再见了,怀玉部落。


    所谓金银摊草原,就在怀玉部落马路对面,连旅行车都不用挪位。

入口处有个藏族少女跟羊的雕像,这就是金银滩草原的卖点,介绍说西部歌王王洛宾在四十年代初,在这里创作了《在那遥远的地方》这首歌。

    俺去过不少草原,丝毫不觉得此有何特色,不过就是在草地上立个牧羊少女雕像。更感受不到《在那遥远地方》歌曲里的意境,其实就是个人来人往,充满商品气息的商业景点罢了。

    只拍了张马儿休憩相片,可怜的马儿不能自由自在地驰骋,每日里被主人牵行,供游客骑乐。


    在金银滩草原北面不远处有个城镇。


    金银滩照例自行活动半小时左右,大家赶往下一个景点——沙岛。

    下午约15:00到沙岛,天气晴好,团队大巴停在景区入口处。

    导游买好门票,交代游玩时间两小时,17时在景区入口处集合。

    不过,沙岛景区入口处到湖边景点,还有7.5公里,不许任何外来车辆入内。景区有提供交通车,票价20元。导游说,旅游公司只包门票,不含景区交通车票,这20元自付。


    原先对沙岛也没什么期盼,进去后看见沙岛附近的青海湖,水体清澈,那颜色随着距离湖心远近不同,湖水呈现不同层次的变化,从近处无色透明逐渐过渡到浅蓝,再加重颜色到湖心的深蓝。两个小时,较之景区的大小,完全不够用。


    沙岛果然有很多的沙山,不过不是岛是个半岛,以前倒可能是个岛,应该是青岛湖水位下降,就变成半岛了。

    湖水浩渺,不见人影。


    找些游客做点缀。




    再找些靓丽些游客作背景。





    俺先在湖边转转,后来想爬上高大的沙山,俯览浩瀚的青海湖大景,却没有时间了。


    青海湖天气说变就变,不知何时天空中飘来大团的乌云,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大家急忙赶到景区入口处坐上大巴。


    略等了几个人,大巴于17:20开动,朝今天宿营地黑马河开去。


    下午17:20离开沙岛,大巴朝今天宿营地黑马河开去。

    途中果然下雨,不过,不到半小时这场雨便悄悄消失,青海湖边的天空中立马挂出一道亮丽的彩虹。


    离开沙岛,遇上了一场雨,马上又晴了,在用手机隔着车窗玻璃拍张炫丽的彩虹。


    约19:40终于到达黑马河。

    这里距离我非常想去的鸟岛仅10公里,只能下次有机会再去了。

    住宿地黑马河的傍晚。

    每年春天生活在青海湖咸水中的青海湖湟鱼都要集体溯流而上,回到它们的淡水河出生地繁殖后代。黑马河的青海湖湟鱼溯流也非常壮观。


    住进宾馆,放下行李,吃了晚餐,天已黑了。

    没有机会拍夕阳,因为当初跟旅行社谈合同时,特别要求安排看青岛湖日出,所以问导游,明早几点起身看日出。导游说,想看日出的跟她报名,明早她会叫起大家的。

    睡下时,发现天空似乎阴沉沉的,还有些许雨丝,不禁为明日能否看到日出担心。

    

第十日7月6日:

    凌晨四时多,嘘嘘,再看看外面还是黑黑的,又睡下,但是看天气似乎不可能看到日出了,彻底熟睡,反正如果有日出,导游会叫的。一早起来,似乎天气还不错,也许那导游也根本没想带我们去看日出。

    吃了早餐,6:45启程前往查卡盐湖。难得碧空如洗,阳光灿烂。蓝蓝的天空竟然无一丝云彩。


    约8:10,翻越橡皮山(3817多米)。

    蓝天下,视线所及,都是毫无遮蔽的漫山遍野绿色草原。可是,途中嘘嘘就不方便了,男人还行,女同志只有跑到几百米开外视线模糊之处解决下。


    上午9:10到查卡盐湖,大巴驶入盐湖停车场。导游约定大家自由活动1个半小时后,在停车场集中。

    茶卡盐湖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茶卡镇。茶卡镇地处109、315国道交汇处,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站点,东距西宁298公里,西距州府德令哈200公里,被誉为柴达木东大门,历史上是商贾、游客进藏的必经之地。

    茶卡盐湖,“茶卡”是藏语,意即盐池,也就是青盐的海;蒙古语称为“达布逊淖尔”也是盐湖之意。茶卡盐湖南面是鄂拉山,北面有青海南山,湖面海拔3100米,东西长15.8公里,南北宽9.2公里,呈椭圆形,总面积105平方公里,虽然是茶卡盐湖是柴达木盆地四大盐湖中最小的一个,却有10几个杭州西湖的面积。

    茶卡盐湖是柴达木盆地盐湖开发最早的一个,已有3000多年的开采史,因为茶卡盐极易开采,人们只消揭开十几厘米的盐盖,就可以从下面捞取天然的结晶盐。由于羌族人就已经知道采盐食用,因此《汉书·地理志》记载:“金城郡临羌西北至塞外,有西王母室、仙海、盐池。”仙海即今青海湖,盐池就是茶卡盐湖。《西宁府新志》上也有这样的记载:“在县治西,五百余里,青海西南……周围有二百数十里,盐系天成,取之无尽。蒙古用铁勺捞取,贩玉市口贸易,郡民赖之。”茶卡盐湖于清朝康熙年间开始大规模开发,一直到现在还在生产大量的盐。




    茶卡盐湖盐类沉积矿物由石盐、石膏、芒硝、无水芒硝、泻利盐、白钠镁矾和水石盐等组成。石盐矿层出露湖面,盐层厚1.2-9.68m,最厚15m,平均4.9m。现储盐量达4.48亿吨,氯化钠含量高达95%,据说可供全世界使用约75年。

    一脚踩下去,一层淤泥下面就是白白的盐。





   茶卡盐湖号称中国天空之城,因为盐湖底下是厚厚的一层盐,上面是一层薄薄的水,像一面镜子一样倒映出各种美丽的的高原风光。


    俺到茶卡盐湖时,晴空万里,没有一丝云彩,没有云彩也就缺少了一种重要的倒影,不免有些遗憾。但是,当你走进盐湖,看见那晴空中浩瀚的湖水倒映出远处的雪山影像还是感到巨大的震撼。





    我在盐湖逛逛拍拍,似乎还未尽兴,但是约定的集中时间到了。急忙于约定的10:40,准时赶到停车场,上了旅行团的大巴。


    高原阳光非常强烈,大巴内被太阳灼烤得温度急剧升高,异常闷热,可有人迟到了。导游在大家催促下打电话联系上后说马上就到,可等了很久还不见人。我们对导游讲,你应该去里面找他们也许迷路了。导游磨磨蹭蹭下车,仍不动身去找,也许是畏惧强烈的阳光吧,不知为何对这导游没有好印象了。

    直到超时40分钟后,这一行人才姗姗来到。一个年轻女子带两个小孩,外加两个妇女,一个是她妈一个是她婆婆。她们刚到盐湖嫌阳光太强,不下车游玩,一个小时后又下车了。更要命的是集中时间到了的时候,却带小孩去坐盐湖小火车。同行碰到这样的人,真的很无语。

    离开茶卡盐湖,就奔二郎剑而去。


    青海湖四周基本都可以看到湖,但在二郎剑看见的青海湖最浩瀚,并且湖边到公路之间均是黄灿灿的油菜花海,无边无际深蓝的湖水结合广阔青黄的油菜花田,非常壮观、大气!可惜,由于时间被那几个人在茶卡盐湖占去了,导游只允许我们下大巴拍五分钟。


    午餐在二郎剑景区外的一家饭店进餐。


    团队餐管饱就行,我对这粗茶淡饭还是满意的。平时端坐办公室,没有运动,缺乏新陈代谢,驴行就是补补功课。


    吃过午餐,大巴向两日游的最后一个景点——日月山开去。

    日月山也就是盖了个亭子,加上那些所谓的传说,我觉得没什么意思,随手用手机拍了几张,单反都懒得掏出。


    1987年青海省政府立的文成公主碑,



   山腰在动工兴建寺庙。


    倒是觉得大喇嘛竟童心未眠,骑上白牦牛照相。可惜单反放在包里,不然长焦拉近,来个特写。



    日月山石刻青岛湖地图,两日环湖游结束,再见青海湖!


    日月山大家也就呆了十来分钟,下一站是导游赠送的藏族家访。

    约16:15,大巴到了一个叫克素尔文化村地方,进行导游所说的藏族家访。

    导游带大家进入这个文化村,一个穿藏袍的藏家小伙把大家接到自己家中,请喝免费的酥油茶。接着介绍说,他们原先都是青海湖边的牧民,现在政府保护环境,牧民做出了牺牲,不再到青海湖周边放牧,定居在这个政府建的村庄里,搞多种经营。他说现在藏民生活过得很好。每家都有几十几百头牛羊,这牲畜市值加起来都是上百万元以上。藏民都这么有钱,羡慕得一众游客瞪大了眼睛。

    他还介绍了不少藏族婚嫁丧葬医学等风俗。后来真诚地称赞汉族人是最聪明的,不少游客心里不禁飘飘然,接着又说藏族人是最健康,如果汉藏结合最完美了,天下无敌。又解释为什么藏族妇女在冰天雪地的户外生孩子,并不用坐月子,能立即干活?是因为藏族女人出嫁时,阿爸都会把藏药浸泡的银手镯,银腰带送给女儿。这藏族日常用的银碗以及银手镯,银腰带由于浸泡藏药所以具有神奇作用。还现场用银碗替一位中年游客刮了颈椎,游客说他的颈椎确实舒畅了不少。

    最后,这藏族小伙将大家带至村中一个大展厅里,说这是村里保护环境减少放牧,转型集资搞的藏族产品展示厅,大家可以随便看看。

    我和凳子进入大厅后,找个地方,在一旁坐着,看其他人围观柜台里炫目的金银器,也就是前面讲的具有特殊功效的藏族金银器皿。不过,价格都是几千上万的,大家也就看看,问问价格而已。

    这大厅还是比较大,我在入口处附近等着,没有随队伍一起走。没想到出口在另外一个方向,看看没什么人啦,也就走出去。出来一看,出口离大巴很近,还有不少人回到车上又进了大厅。

    最后上车的,还是那几个女人,不过那藏族小伙很热情,乐呵呵帮忙抱着小孩子,送了上车。


    由于有几个游客要赶19:30火车,时间很紧张,大巴马上就开动了。

    开车后大家交谈下,我才知道回车上又进大厅的游客,是回大巴取钱或取卡的。可这些人为什么要上车取钱取卡回到商场(大展厅)去?

    原来有不少人在商场内买了玛卡,天麻等药材,玛卡应该连药材都不算,只是保健品吧。但是那卖东西的手段卑劣,游客禁不住那满满热情的推荐,就说买一点,售货员立马把一堆药材倒入粉碎机,二话不说立刻按动电钮迅速粉碎,数量都是超出你想购买的数倍。你若跟他理论,就说药材已粉碎了,不买不行,逼你买。可怜一个北京女孩原打算尽尽孝心购数百元给父亲,结果是6千元,这女孩只能含泪购下。致使不少游客只得到大巴上拿钱、拿卡回到大厅结帐。全车只有个大婶发挥了中国大妈的狠劲,5千多元,说没钱,叫刷卡,说没卡,说药材已粉碎,没钱不能走,大声争吵说凭什么不能走?最后结1000元的药材,离开。

    粗略统计,这种情况下大概有2-3万的购物量,那是一个狠呀,不过俺坚守住了阵地。

    我还要揣测下,那个导游应该也会又分成的,不然为何以私人赠送藏族家访噱头把游客忽悠到这?合同上并没这个地方的。再不然,导游事先也该提示提示游客几句,但这导游什么话也没有,而且进村后就避开了。

    说了这些,就是衷心希望同行如果参加旅行团,要对购物保持清醒的认识。旅行就是旅行,不是购物行,现在物流很发达,全国各地不会存在很大的价格差。


    环青海湖两日游结束,下一站是西宁北面的门源。

    两日前,坐班车从甘肃夏河拉卜楞寺抵达西宁八一路汽车站看见公示牌公告,西宁发往海西(青海湖)海北(门源)的班车都是在新宁路客运站。


   但是,到了新宁路客运站询问却得知,搭乘往海北方向的班车必须到新建的西宁火车站附近的汽车客运站。

    我们当初在新宁路客运站大厅决定参加环青岛湖二日游旅行团时,也看见门源一日游的项目。我当时说,不然干脆接着青海湖两日游行程,也定下门源一日游,然后不返回西宁,直接去祁连。凳子说不急,回来再说。

    昨晚在青海湖黑马河住宿时,我跟凳子商量说,如果两日游结束,回到西宁,次日再找到那个新火车站汽车客运站,买票去门源,周折多,费时间,还是参加一日游省时间。另外,我特别询问新宁路客运大厅旅行社的接待人员,确认一日游在门源达坂有停车,让游客欣赏门源美景。而我们两人自己坐班车就不可能有机会在翻越达坂山时停车欣赏到门源浩门川的美景了。

    这次凳子同意了,今天午餐后,我电话联系旅行社定下明日一日游项目,确认了出发时间及集中地点。


    因此,19:35左右回到西宁市区,我叫大巴司机在靠近明日去门源的集中地点——西宁体育馆附近停车。

    我和凳子在附近小区找个家庭旅馆住下,放下行李上街走上十分钟到西宁体育馆认认路。体育馆周边似乎还是西宁的繁华路段,我们闲逛到附近的一条美食街吃了晚餐。

    随后,回住处洗漱、上网、休息,为门源之行养精蓄锐。



作者:老人海

《北上川甘青驴行大西北藏区(三)甘南拉卜楞寺——环青海湖攻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人海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