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逝水流年--上海故事

发表日期:2017-01-05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点击数: 投票数:

       弄堂,上海特有的民居形式,曾经和千千万万上海市民生活密不可分;多少故事,多少典故,多少名人,多少记忆,和石库门,亭子间紧紧联系在一起,没有弄堂就没有上海,更没有上海人。上海的弄堂有着深厚的人文底蕴和地域风情,也就是海派文化,是历史留给上海的一段五味杂陈的记忆。

 

     田子坊的前身,曾经的街道小厂,巷子废弃的仓库,石库门里弄的平常人家,下雨一地泥,天晴一片尘。华丽变身后成为潮人眼中数一数二的时尚地标,有着里弄民居味道,是有生活情趣的。

 

    旧时的上海弄堂曾经是中层阶级代代生存的地方。他们是社会中的大多数人,有温饱的生活,没有大富大贵;有体面,没有飞黄腾达;经济实用,小心做人,不过分的娱乐,不过分的奢侈,勤勉而满意地支持着自己小康的日子,有进取心,希望自己一年比一年好,可也识时务,懂得离开空中楼阁。

 


 定定心心过着自己的日子,眼巴巴瞟着可能有的机会,期望更上一层楼。不是那种纯真的人,当然也不太坏。弄堂是最真实和开放的空间,人们在这里实实在在地生活着,上海的美女,可以打扮的花枝招展,也不在意穿着睡衣拖鞋出来取信。

 


 20世纪三四十年代,城市的街头到处都能看见上海女人雪花膏的广告。上海是中国最早有规模生产的化妆品之一,俗称“雪花膏”,旧日的广告上,印着当时的当红明星白杨,甜心一般的笑容,胸前一束鲜花,那扮相让当时的女人心向往之,那是最早的广告代言,雪花膏成了当时女人的奢侈品。

 


 怀表是佩带在胸前、怀里的表,表端有一条链子可以固定在身上,可以是装在西装背心口袋里的袖珍钟。佩戴一块怀表,在一些场合小心地拿在手里,“啪” 地一响,表盖打开,露出白表盘、黑表针,神态整个就是一个傲慢的绅士,当年上海老克勒的形象代表。

 

 

1955年9月生产出第一块上海手表,算作中国手表的始祖。1958年上海手表厂正式建厂,生产出第一批上海牌手表,改写了中国人只能修表不能造表的历史。当年能拥有一块上海牌手表,要存上几年的积蓄还要凭票才能买到。风水是轮流转的,港台娱乐圈内,上海牌手表再次得到了追捧,在内地青年人中也不乏拥趸,亮出手腕的一刻,老旧的上海牌机械手表总会引起一阵尖叫。而在收藏圈内,上海牌手表又成为一个新亮点。

 


 

 老竹鸟笼也是收藏界的新宠,价格一样不菲。像这样的竹笼一般是养金丝雀的。旧时在上海被有钱男人包养的女人被称为金丝雀,又称金屋藏娇。

 


 1908年,在上海租界就有了最早的公共交通,有轨电车,叮叮当当的奏响了城市交通的序曲。1934年引进英国双层公共汽车和月票;50年使用无轨电车,60年的巨龙车,90年国产双层车运营,93年有了轨道交通,上海一直用速度引领潮流。

 


 牛奶箱,信报箱那是生活在石库门大杂院的代表,许多人家生怕搞错还会在上面写上姓氏,张三李四等,而且什么材料都有铁皮的,木头的,塑料的,也有用月饼盒改装的,现在杵在田子坊这种环境下,有一种出人意料的艺术美感。

 

用藤皮藤芯藤条缠扎架作制成的各种椅子,已经破败不堪,简单地用线绳串起凑合着用,不舍得丢。你无法理解主人和它之间积淀多少沉重的感情,不能因为它破旧就随意扔掉,不离不弃这就是旧情难忘啊!

 


 上海一些老弄堂还能看到一老式消防栓,现在已经失去了实用价值、功能,不过觉得它记录着上海一段历史,1880年当消火栓第一次出现在上海英法租界街头时,在很多中国百姓眼中认为的怪物,哪里知道这些东西是用来灭火的。

 


 最早的弄堂水龙头是公用的,整条弄堂里只有几个水龙头,每天早上都在争龙头,有起床洗漱的,洗衣服的,倒马桶的,洗菜做饭的全指望着几个水龙头;后来改装了后弄堂里整排建都是水龙头,但龙头有了,水管细放不出水,早上依然要抢龙头。

 


 再后来每家都可以接龙头了,还要安装小水表,装好后自家用的,生怕被人偷水,于是各显神通,有装锁的,有拆龙头栓的。

 


 

阳光暖暖地照下来,打在红砖墙上,时光仿佛定格镶嵌在每一寸墙砖上、缝隙里。大妈们悠然自得地晒着太阳唠着嗑,邻里之间打个照面,问候几句,改变的是环境,不变的是生活。

 


 

门口的家猫很配合,呆萌地配合我拍照。据说田子坊有猫咪咖啡馆,女孩子特别喜欢选一个午后去那里调戏小猫。

 

 关紧的木门看似平静,只要静下心就能听见屋主人打骂声或孩子的啼哭声。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这个古训在上海老弄堂里表现得淋漓尽致。不过呢,日子一长,耳濡目染,你见怪不怪。

 


 弄堂里,房子间,每家每户都会将长长的竹竿往外伸,刚洗净衣服被单早早地晾晒出来,窗台也不例外晒着刚洗好的布鞋。晾晒衣服必须要赶早,不然向阳的位置被人占了,一家老小的衣服就只能乘风凉了。

 


 弄堂里有自创的游戏。女孩子踢毽子、造房子、跳绑绑、跳绳、 抓筛子;男孩子滚铁环、 打弹子 、打陀螺、 手枪 、斗鸡、骑骆驼。“弄堂游戏“成了六七十年代所有上海人共同的美好回忆。

 


 物资匮乏的年代,买东西都要排队,主妇们分身无术想绝招,拿块砖头,放个篮子,小板凳等占个位置,那时候人实诚,这些法子都算数。现在不行了,于是有人就在地上装地锁,给自家车子占车位,很无奈弄堂里多了好多人为的障碍物。

 


 

 


 老上海的生活已经渐渐淡出了,回忆却深深扎根在我的心里。弄堂没有小河流水的灵秀清澈,不是风景宜人,但它却努力给予人最平凡的感动,它不起眼,却如此惹人怜爱,它历经沧桑的洗礼。我有幸看到了这一切:错过了最好的你,却绝不能再错过最后的你。

作者:雷霆万钧

《逝水流年--上海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雷霆万钧的POCO作品...

评论